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清浊两分心自苦 恩仇俱了意难忘

时间:2021-07-16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54章 清浊两分心自苦 恩仇俱了意难忘

    秦弄玉道:“咱们冲出了峡谷,倘若珊瑚姐姐陷在这儿,那可就失了照应了。咱们回头再找她吧。”耿照以宝剑开路,本来只差一段路就可以杀出谷口的,闻言不觉踌躇。

    秦弄玉道:“柳女侠已经从山上杀下来了,咱们前去与她会合。请她帮忙寻觅珊瑚姐姐。”耿照见不着珊瑚,心里也是忐忑不安,想了一想,说道:“柳女侠领袖群雄,她要为大众着想,越早离开险地越好。这件事情不必麻烦她了。咱们回去自己找吧。”

    话犹未了,忽听得天崩地塌似的,山谷里响起巨大的雷声,震耳欲聋,原来飞龙岛主早已在谷口两边的山峰上堆积了许多巨木,这时预先埋伏在山峰上的人,斩断了系着一堆堆巨木的粗缆,千百根巨大的木头滚了下来,堵塞了那狭窄的喇叭形的谷口!秦、耿二人,只因稍一踌躇,已被关闭在峡谷之中。

    出口道路断绝,要冲出去,除非翻过山头。但飞龙岛的人扼守山上,且有无数碉堡,乱箭从碉堡中射出,要从山下攻上山头,翻山越岭,谈何容易?这次赴会的各家寨上,各路英雄,连同部属,将近千人,其中虽然不乏轻功超卓、本领高强之士,究竟也还是少数,岂能只顾自身、忍令大众成为瓮中之鳖?于是有的从山下杀上去,熄要拨除碉堡,打开一条生路:有的却从山上杀下来,这些都是身为一寨之主的人物,杀下来为的是照顾他们的部属,混乱中步骤不能齐一,伤亡是越来越多。

    山上碉堡星罗棋布,要想——拔除,那是决难办到。即使只是拔除要冲之地的数十个碉堡,恐怕也得伤亡迨尽。柳元宗叫道:“咱们的人先集合起来,再想办法。”山上山下,都在展开激烈的混战,客方人少,要集合起来,急切间也是难以做到。

    秦、耿二人回头杀入重围,秦弄玉忽道:“照哥,你看那边山坳,那女于是不是——”耿照道:“是谁?”他只道秦弄玉发现的是珊瑚,哪知跟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不觉吃了一惊,只听得秦弄玉尖声叫道:“是那妖狐!”这时他也看得清清楚楚了。

    玉面妖狐赫连清波木是与金超岳一同来的,金超岳受了伤,早已逃进山头的碉堡养伤,连清波独自一人逃上山去,这时还在半山。仙似乎听得秦弄玉的叫声,向她这边看了过来,发出了一声冷笑,叹口气道:“是你来自投罗网,我也救不了你了。”脚步不停,仍然向前行去。

    秦弄玉与她有杀父之仇,咬牙说道:“照哥,咱们追上去与他拼了。”耿照道:“我也想报仇,但这一大段距离,如何追得她上?追过去危险太大。依我看——”

    秦弄玉道:“你看如何?”耿照道:“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言下之意,即是劝秦弄玉不可轻举妄动,先要保全自己。

    脱了今日之险,再徐图后计。秦弄玉道:“就这样放过了她不成?”正在踌躇,忽见一个女子,翠带风飘,手持玉笛,从山坳闪出,与赫连清波迎面碰个正着。秦弄玉道:“咦,这不是昨晚救了咱们的那个女子么?”耿照道:“不错。她是妖狐的妹妹赫连清云。”秦弄玉念及赫连清云的救命之恩,说道:“也罢,看在她妹妹份上,今日暂且不与她算帐。”

    且说赫连清波突然看见一个相貌旨自己十分相似的女子迎面面来,怔了一怔,赫连清云道:“姊姊,你还认得妹子么?可怜我们找得你好苦!”

    她们三姊妹的父亲本是辽国的羽林军统领,金国灭辽那年,她们父亲誓死报国,事先遣散妻女,独自留在京都守卫。母亲带她们三姐妹回乡,途中碰上乱兵,赫连清波就在兵荒马乱之中夫敞。

    那一年赫连清波七岁,清云五岁,清霞三岁。七岁的孩子多少也懂得一些人事了,何况她们姐妹相貌十分相似,赫连清波见了妹妹,在她张口叫“姊姊”之前,早已知道她是妹妹了。

    当年姊妹失散的一幕往事,登时在她脑海中重现出来。

    赫连清波又惊又喜,道:“呀,原来你们还活在人间!你是二妹还是三妹?母亲呢?她可还健在?”

    赫连清云道:“我是清云。妈已在今年正月去世了。她临死时还惦记着你。要我和三妹务必把你找回来。大姊,这里不是说话之所,你和我一同走吧,翻过山头,快快离开此地!”

    赫连清彼想起了母亲,还依稀记得她小时候母亲是怎样疼爱她,不觉心里一酸,说道:“我不能给娘送终,很是难过。好在我如今已有安身立命之所,你不必走了,就跟我吧!”

    赫连清云道:“姊姊,你有什么安身立命之所?”赫连清波道:“我如今已是金国的郡主,你们无依无靠,正好跟我共享荣华!”言下极为得意。

    赫连清云呗口气道,“大姊,你知不知道?——”赫连清波道:“知道什么?”说犹未了,忽见又是一个相貌与她相似的少女,从树林中跑出,接声说道:“爹爹是被主寇杀死的,你知不知道?你还甘心为虎作怅么?”

    赫连清云道:“三妹,你也来了。有话好好说,对大姊不可如此无礼。”

    赫连清波皱了皱眉头,道:“哦,你是清霞。爹爹死了,此话可真?你是哪儿来的消息?”赫连清云道:“城破之后,爹爹浴血苦战一口一夜,杀了金国数百武士,可怜他寡不敌众,终于死在敌人乱箭之下。”

    赫连清霞道:“爹爹的部下有逃出来的,把这消息传到乡间,还说金国要搜捕爹爹的家属,我们逃上山去,在荒山上过了十五年。”

    赫连清波道:“我知道的和你们不一样。爹爹在城破之日,知道天命归于大金,就支出兵权,愿意做个百姓。他还写了一张劝谕百姓安份守己的告示,盖有他的官印。这是我后来亲自见到的。金国皇帝对他优礼有加,也没有说要逮捕家人。”

    赫连清霞怒道:“这是一派谰言,爹爹的部属亲眼看他被金兵的乱箭射杀的。爹爹是铁铮铮的汉子,岂能投降敌人?”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