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空中小姐(第十三章)

时间:2021-06-30   作者:王朔   点击:

空中小姐(全文在线阅读)>    第十三章

  民航疗养院坐落在风景区九溪口,依屏风山,临钱塘江,清晨凭窗便可见悠悠江水东去。沿九溪路向山里逶迤行去,溪水潺缓,竹林修茂,山坡俱是郁郁葱葱的茶园。据当地人讲,这一带的茶园便是闻名遐迩的龙井上品“狮峰龙井”。外行人看那暗绿色的茶叶子是看不出名堂的,不过前面数里之遥却是正宗的“龙井村”。村里盖了许多俗气摆阔的新楼房,显然这二年村里很出些富裕户。阿眉说她还是喜欢那些粉墙乌瓦、古朴的老房子,我也有同感。

  阿眉到杭州不久,我也欢天喜地自北京南下。不消说,春日杭州甚是宜人。柳绿桃红,伉俪游湖。品茶、吃鱼(阿眉象只猫似地爱吃鱼),惬意得很呐。杭州旅游办得不错,我们时常乘旅行社的车出游,对浙南一望无尽的金黄油菜花和绍兴头戴毡帽、手扶舵脚摇橹的农民,以及莫干山浓雾缭绕、湿漉漉的毛竹林,都有深刻印象。

  阿眉胖了。是在她同餐桌一个老飞行员的督促下胖的。那老头总说:“我吃什么,你就吃什么,错不了,都是富于营养的。女孩胖一点好看。”老头是个食肉兽。

  阿眉现在对我不太尊重,总是动手动脚,我是说,总是揍我。每次分手时,非占点小便宜,扇我个耳光再走。有次把我打火了,追上去在她背上打了几拳,把她打哭了。两天没出疗养院。我在杭州城里也玩厌了,就在九溪附近找了个地方住下。

  我去疗养院找她。在九溪镇上碰见个卖冰糕的,买了一大把,进她的房间时腮帮子都冻木了。她一见我,笑了(我就知道她不记仇)。

  “给我找点热水喝。”我把剩下的两只冰糕递给她。

  阿眉舔着正在融化的冰糕,拿起一只暖瓶摇了摇:“没水了,我给你打去。”

  她一阵风似地跑出去。

  这时,她同房间的空中小姐进来,学究气地拿着本书。我没见过这个人,猜是她的“瓷器姐姐”薛苹,是个分队长之类的小头目。我哈了哈腰,以示尊敬,她却拿挺大的眼睛瞪我:

  “你就是阿眉的男朋友?”

  “你好。”

  “我不好。”她蛮横地说,“我早就想跟你谈谈啦——你怪了不起的呀!”

  “没有呀。”我挺窘,又一时搞不清她火从何来。

  “你害得阿眉老偷偷哭,我看为你不值。”

  阿眉拎着满满的暖瓶跑回来。那位小姐没再说下去,气哼哼地走了。我估计她不爱看阿眉对我的“巴结”相。

  “王眉”我也气哼哼地说,“你在你们乘务队都给我造成什么坏影响?”

  “没有啊。”

  “你瞧你们屋这主儿,对我多凶,好象我怎么虐待过你似的。”

  “没有没有。我在她们面前一直都说你好。”她笑着对我说。

  我接过她递给我的杯子,一边喝水一边往窗下面看,看到那姑娘和一个身材魁梧的飞行员从庭院走过。

  “那是她男朋友吗?”

  阿眉挨着我,伸长脖子往下看了一眼:“嗯,长得怎么样?”她扭头问我。

  “不同凡夫。”

  “她对薛苹可好啦。”

  “我对你不好吗?”

  我瞪起眼睛问阿眉,她噘起嘴:

  “你老欺负我,还打我。”

  “你还打我呢。”

  “我使你那么大劲了吗?你打得我后背现在还疼呢。”

  我笑了,离开窗子,又吃了几块她喂的糖,想起什么,问阿眉:

  “你老偷偷哭哇?”

  阿眉脸有点红,没说话。

  “为什么?”

  “还不是为你。”她冷不丁又说,“昨天,我们疗养院的人给我算了一挂,说我不宜找五十里以外的人。”

  “胡说八道。你信吗?”

  “有点信。”她把头扭向一边。看我很久没话,问:“你想什么呢?”

  “想孔老二的话:”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