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热望的人(2)

时间:2021-06-17   作者:王稼骏   点击:

 
  频道默认在新闻台,女主播正播报一条凶杀案:“花桥镇和静路发现少年尸块,警方初步判断死因系头部遭钝器击打所致。被害少年身上有多处外伤,疑似生前曾遭到殴打折磨。这是本月第二起虐杀少年并抛尸的相似案件了,警方提醒民众,尤其在校读书的初高中学生,警惕陌生人的搭讪……”
 
  吉宇撇撇嘴,没等新闻播完,把电视调到了动漫频道。
 
  和静路?
 
  易理希目光慢慢移向窗外,庭院门前,那条她每日眺望的街道,就叫做和静路。
 
  她微微蹙眉,如此娴静的地方会发生这般恶劣的案件,想到家附近游荡着一个虐杀少年的变态,易理希不免为吉宇暗暗担心。
 
  刚刚升入高中的吉宇,比同龄人看来矮小,可能是身高上的不自信,吉宇平日寡言少语,倒是和易理希独处的时候,他会变得话很多。除了丈夫,吉宇是第二个悉心照料她的男人了,或者说是个小男人。
 
  易理希和先生没有孩子。婚后不到两个月,怀孕的易理希意外流产。医生诊断易理希患有先天性纵隔子宫畸形,她不容易怀孕,即使怀孕也十分容易流产。这个消息对喜爱孩子的夫妻俩,是个不小的打击。之后易理希患了重病,丈夫郭树言更是再无提及这件事情了。
 
  门厅的灯光亮起。“我回来了。”一个低沉的男中音。
 
  郭树言一手夹着公文包,一手扶墙,单脚着地换着鞋,边朝客厅里说:“今天送货的老王迟到了,耽误了关门时间……吉宇也在呀!”
 
  “叔叔好!”吉宇依依不舍地关上了电视,“妈妈让我等叔叔到家了就回去,我明天再过来拿保温瓶。”说完,吉宇就急匆匆地往家里跑。
 
  “等等!”郭树言从公文包里翻出从镇上买的小点心,分了一半给吉宇,替他捋正了额头上的头发,笑着说,“快回家去吧!”
 
  郭树言每次和吉宇说话时,语气中都充满着无限爱意,像在同自己的儿子说话一般,他的公文包里为吉宇常备着各种零食,每次见到吉宇便迫不及待地掏出来给他吃。
 
  吉宇收下了点心,一溜烟跑回了家。
 
  要是我们能有自己的孩子那该多好?
 
  易理希时常满怀愧疚地这样想道。
 
  换了拖鞋,郭树言将妻子推到了餐厅,固定好轮椅的位置,是让妻子能够看到整个厨房的角度,他开始准备他们的晚餐。
 
  墙上的电子黑板显示着今天的菜谱,郭树言大声读着丰盛的晚餐:“意大利焗菠菜,海鲜西红柿通心粉,土豆泥拌肉饼,还有奶油鸡茸汤。”
 
  在电子黑板的右下角,画着一颗小小的爱心。
 
  菜谱的制作方法郭树言早已烂熟于心,但他仍旧边做边背诵着:“菠菜要切成三段……海鲜必须打成沫……肉饼要做得松软,皮不能太厚。土豆泥最完后冷却五分钟,胡椒粉只能放一点点,否则容易呛到气管里去……”
 
  易理希眯起眼睛,乖巧地看着丈夫将一盘盘色味俱佳的菜肴端到她的面前。
 
  突然她发现丈夫黑色外套的袖口边缘,沾染了深色的液体,初期她以为是调味料。仔细一看,痕迹已经干了,应该不是在家里弄到的才对。
 
  丈夫是很爱干净的人,一定今天才沾到的。
 
  意大利餐端上了餐桌。今天易理希的食欲不错,郭树言足足喂了三十分钟,把她的那份全吃完了。
 
  郭树言风卷残云般消灭了自己盘子里冷却的通心粉,顾不得收拾,走到了妻子面前,蹲下身子,说道:“理希,我就快完成‘小狮子’了。今晚我就在工作室里过,你早点休息,不用陪我了。”
 
  易理希不由自主地再次朝丈夫的袖口看去,污点的颜色很像血迹,但丈夫身上似乎没有伤口,那么血迹会是谁的呢?
 
  不知为何,易理希脑海中浮现出那具被虐杀的少年尸体。
 
  搬到花桥八年以来,丈夫第一次没有准时回来,会不会……
 
  易理希想到一半,赶紧断了念头。眼前这位熟悉而又疲倦的男人,怎么可能去做如此残忍的事呢?她为自己这样想而感到羞愧。
 
  易理希轻轻叹了口气,跟自己道一声“晚安”。
 
  郭树言的工作室就在卧室隔壁,方便他晚上不时查看照料妻子。约八平方米的工作室里,摆着一排大大小小的显示器,粗细不一的电线从墙上垂落。郭树言脱下外套,从口袋里取出一粒黄灿灿的纽扣,凝视良久后,才将它放到一边。
 
  “小狮子”的研究已接近尾声,郭树言进一步对机器调试改造。他坐到仪器的座椅上,熟练地将四个吸盘状的小芯片分别贴在了脑后、心口,手指以及手臂脉搏处。双脚自然踩在踏板上,将自己的下巴放到了一个毛绒材质的托柄里,这个被郭树言称为“狮爪”的装置,承受了整颗脑袋的重量全部。
 
  这台名叫“小狮子”的仪器通过内置摄像头及传感器,能够根据用户眼球转动频率,以及采集到的瞳孔、呼吸、心跳、面部肌肉变化、脑电波以及各项皮肤生理反应,综合数据后仿真出代入式中枢神经指令信号,由电子部件将仿真信号转换成数字信号,再通过微机将输入的数字信号进行存储、分析、检化,最终以文字的形式反馈到主体屏幕上。
作品集王稼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