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三大杀招

时间:2021-06-17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卷 第十一章 三大杀招

元宗真的死了!一股悲伤袭上项少龙心头。想起当日落魄武安,元宗不但供应食住,还传他墨子剑法,那三个月的相处,使自己在这乱世里有了求生的筹码和本钱,真个义高情重。若非知道元宗因严平而致死,他也不会和这赵墨的钜子决裂,故虽为此平白多了几百个苦行者式的可怕对手,心中仍感痛快。
  他仰伏在一张长几上,享受着春盈等四女给他浴后的按摩推拿,尽量让自己松弛神经,好应付今晚的连场大战。这是个强者称雄,无法无天的世界。否则他早去了报警,申请人身保护了。他的手中把玩着那方铸了一个“墨“字的钜子令,感觉着那奇异的冰寒。
  严平和符毒这些墨家的叛徒,为何如此不惜一切要得到钜子令呢?元宗身上没有钜子令和楚墨夜袭信陵君府两事,自然是赵穆这奸贼告知严平,好教他来找自己麻烦。这人真的非常狠毒,几句话便使他陷身险境。他仔细研究手中符令。
  以前他在二十一世纪看武侠小说时,总爱描写什么令牌,只要拿在手中,对某一门派和组织的人便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可以指挥命令他们。不过这钜子令显然没有这个作用,否则元宗举起它来便成了,不用拼命逃生。所以这钜子令必然有某种实质的价值,非只是钜子身份的象征那么简单。
  但若是如此,元宗为何不告诉自己,是否因为他也未曾悉破这秘密,所以心中存疑,没有说出来呢?乌廷芳和婷芳氏两女这时笑着走进浴堂来,到他身旁几沿坐下,两对纤柔的小手加入为他按摩肩肌。他不由舒服得闭上了眼睛。手指却在钜子令上摩挲着。
  当他摸着那个“墨“字时,字体内上方的两点似若微不可察地转动了少许,吓了一跳下,睁眼细看。再用力以拇指摩擦,两个凸出的圆点却是纹风不动。心中一叹,待要放弃,忽地想起若这么容易便发现钜子令可能存在的秘密,元宗早便发现了,于是又专心研究起来。
  乌廷芳在旁笑道:“项郎啊!这是什么宝贝,你看它比看我们更用神哩!“婷芳氏则道:“这东西真精巧!“项少龙笑应着,以指头用力向那两个圆点按下去,可是仍是没有任何反应。
  乌廷芳这时顽皮起来,俯身轻啮着他的耳朵,往后一扯。项少龙舒服得呻吟起来,正要放下钜子令来对付她,忽地灵机一触,按下没有作用,那可否扯上来呢?遂吩咐春盈找来一个小钳子,夹着其中一个圆点,用力往上一扯。“得“的一声,圆点应手而起,由令身升起近半寸。项少龙精神大振,坐了起来。
  众女不解地簇拥着他,趁热闹般一齐研究他手中的令牌。项少龙又把另一点拔高,变成了由“墨“字上方凸了两枝小圆柱出来。他不由紧张起来,试着顺时针转动小圆柱,果然应手旋动起来,发出另一声开锁般的微响。众女都啧啧称奇。
  乌廷芳挽着他的手臂道:“里面定藏了东西,项郎快扭另一边看看。“项少龙深吸一口气,压下紧张的心情,扭动另一边的小柱。试了一下,却是动也不动,但转往逆时针的方向时,异事发生了。“得“的一声下,钜子令上下分了开来,露出藏于其内五寸许高的一个小帛卷。众女齐声欢呼。项少龙心头震荡,知道自己在神推鬼使下,终于发现了钜子令的秘密。
  小帛卷在榻上摊了开来,长达二十尺,密密麻麻布满了图形和绳头小字。前半截是上卷“墨氏兵法“,下半截的下卷竟全是剑法,卷首写着“墨氏剑法补遗三大杀招“。项少龙大感兴趣,用神观阅下,心中狂喜。原来这三大杀式全是攻击的剑法,与墨子剑法的以守为主大相径庭,不知是否墨翟晚年心态转变,创出了这主攻的三招,以补剑法的不足。
  名虽为三招,但每招至少有百多个图形,可知复杂至怎样程度。最巧妙的是这三招全与防守有关,故可天衣无缝地配合在元宗传授的墨子剑法里。
  第一式名为“以守代攻“,只见那些栩栩如生的人像,由打坐、行走,以至持剑作势,腾跃蹲滚,各种姿势,应有尽有。每图均有详细文字说明练习和使用的方法。真是句句精妙,字字珠玑,使人对墨翟这人的才情智慧,生出无限景仰。
  第二式名为“以攻代守“。若说第一式稳若崇山峻岭,这第二式便若裂岸的惊涛,有沛然莫测的威力。只是这两式,实已尽剑道攻守的窍要,配合起墨子剑法,威力增强了不知多少倍。
  第三式名为“攻守兼资“,变化更是复杂,但却非另两式的混合,而是玄奥之极的剑法,不但攻中有守,守中有攻,最厉害处是变化无穷,随时可由攻变守,由守变攻,看得项少龙心神俱醉。
  这时他已无暇研究上卷的兵法,拿起木剑,来到园中,专心一志地把这三招的剑式,研练起来。众女则坐在园中的小亭里,看着爱郎苦心专志地挥剑起舞。
  项少龙边看边练,开始时停停看看,练到得心应手时,每剑挥出,或砍或劈,,或刺或削,其中都隐含剑道的至理。不知不觉间他沉迷在奇奥巧妙的剑法里,浑忘一切,这种美妙的感觉,自由元宗处学懂剑法后,还是首次尝到。木剑在帛卷运力用劲的指引下,忽似轻巧起来,破空之声反收□净尽,变成沉雄的呼啸,更增使人心寒胆落的威势。
  他又配合原本的墨子剑法,再度演练,一时剑气纵横,生出亦静亦动,静时有若波平如镜的大海,动时则似怒海激涛,变化莫测。众女看得心神俱醉,只觉项少龙每一姿态都妙至毫巅,每一个动作都表现出人类体能的极限,既文静又激烈,形成惊天地泣鬼神的气势。
  时间飞快溜走,到滕翼、荆俊和乌卓三人来找项少龙时,他才知道不经不觉练了三个时辰剑法。对于未习墨子剑法的人来说,要练这三式可能三年都没有成果,但对项少龙来说,三个时辰已足可使他脱胎换骨,得益不浅。项少龙一点劳累的感觉也没有。心中大奇,墨翟那种奇异的呼吸方法,必是与人体神秘的潜力有关,假若自己日后能依他的打坐法练习养气的方法,可能效用更为神奇,说不定真能成了武侠小说中所说的高手那样,拥有神妙的内功。匆匆梳洗更衣后,他到厅堂去见乌卓等三人。
  滕翼惊异地看着他道:“项兄神采飞扬,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是否有什么喜庆之事。“乌卓也道:“孙姑爷眼神比前更锐利了,真使人惊叹!“项少龙心中暗喜,岔开话题道:“眼下有多少人手可动用?“
  乌卓道:“我们人手充足,调动五、六百人也没有问题,可是如此一来,却暴露出我们手上的实力,长远来说是有害无利。“项少龙信心澎湃道:“不若就我们四个人,再加上你精选出来的十名好手,去闯他一闯!“三人同时愕然,这样岂非强弱悬殊吗?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