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秘密(第十二章)

时间:2021-06-13   作者:东野圭吾   点击:

秘密(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晚餐准备的竹笋饭、蒸鸡蛋羹和烤鰤鱼,都是平介最爱吃的。

  “竹笋饭好像有点咸了吧。”直子这样说道。不过平介却觉得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直子对盐分特别敏感,唠叨饭菜做咸了也成了她的一种习惯。

  “今天早上的事情后来怎样了?”

  “今天早上的事情?”

  “就是田岛和远藤的事。我不是把他俩搞混了吗?”

  “噢。”直子笑了,“这件事啊,可不是嘛,真够危险的。不过没关系,好像没有人特别在乎这件事。”

  “那就好了。小孩子长得真快呀,这才一年的时间,就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

  “我今天也为此吃了不少苦头呢。特别是上了六年级,有的孩子不但体型变了,就连长相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害得我又得重新记他们的长相和姓名。”

  “怎么样,记住了吗?”

  “根本记不住。先糊弄过去,以后再慢慢记吧。”直子边吃着竹笋饭边说。她手中端的是自己的碗,而不是藻奈美平时用的小碗,这让平介看着觉得有些怪怪的。

  “另外,那个叫远藤的男生是什么来历?他怎么和直子啊,应该说是藻奈美,走得那么近?”

  “你好像挺在乎的嘛。”直子露出诡秘的笑容。

  “你干什么呀,笑成那样。”

  “没什么,哈哈。我看你确实很在意这事。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连我也对这事挺在乎的。”

  “你就别卖关子了。你一定已经调查过了吧?”

  “是啊。那个远藤啊,是藻奈美的第一男友。”

  “第一?你说的是什么呀?”

  “像阿拉伯国王什么的不都有第一夫人、第二夫人吗?就是那种感觉。”

  “瞎胡闹。照你这么说,难道她还有第二、第三男友不成?”

  “这个嘛,第二、第三男友好像暂时还没有定下来呢。总之,远藤是她现阶段的第男友。他俩之间好像是从今年冬天开始急剧升温的。”

  “岂有此理。这么点儿的孩子就开始想这种事!”平介说完喝了一小口鸡蛋羹。鰤鱼发出的味道使得鸡蛋羹格外鲜美。不愧是直子做的菜!他这样想。

  “嘿嘿!”直子笑了起来。

  “虽然平介是个没趣儿的人,不过藻奈美可不随你。听说她走在走廊里时,经常会有其他班的男孩子拍她一下就跑。”

  “那不过是在戏弄她而已。”

  “好笨的招数!上小学的男生想吸引自己喜欢的女生时,反倒尽会做一些讨女生嫌的事来。这方面平介也有亲身体会吧?”

  “这种事情,我早都忘了。”

  吃完晚饭,平介帮直子刷起碗来。他的角色是将她用清洁剂刷过的碗用清水冲净。直子对他说:“你以前可从来都没帮我刷过碗啊。”

  “虽然我知道你实际上是直子,可是一看到这双小手,就有些放心不下,担心万一盘子什么的没拿住会掉下来打碎了。”

  “话虽那么说,但是不论身高还是手的大小,我和藻奈美都没有多少区别,只是藻奈美的手比我的细。”

  “当然要比你的细了了!”平介想了想直子本来的样子说道。她原来的身高是158米,体重是50多公斤。

  “你是不知道,藻奈美最近已经能做许多家务了。估计最今天做的菜她也已经能做了。”

  “啊,真的吗?”

  “她还能做一手出色的针线活呢。你那件黑灰色上衣的扣子就是她给你缝的。你没看出来吧?”

  “一点儿都没看出来。哎呀,这孩子部已经这么能干了啊。”说完平介深情地望着直子——也就是藻奈美的身影,同时在心中暗想自己一定要好好珍惜那件上衣的扣子。

  “不过——”直子转向平介,“我觉得没有多少力气,只是洗洗碗手腕都会酸。”

  “是呀,因为你现在的手腕只有原来的一半粗细啊。”平介在心中念道。

  “对了,今天的集会结果如何?”

  “唉,还是没什么进展。”

  平介跟直子说起了赔偿金的事。即便是听了“8000万日元”这个数字,直子似乎也没什么反应,只是说了声“是吗”,之后转了一下脖子。

  “他说目标是8000万,估计最后会比这低很多。”

  “那是一定的。”将碗全部洗完之后,直子又用水将沾在手上的清洁剂冲掉。

  “除了这些,会后还发生了一些出人意料的事。”

  “出人意料的事?”

  “嗯。”接下来平介把梶川征子到场的事以及回来的路上去了她家的事都向直子汇报了。直子边转着大大的黑眼珠边听完了平介的叙述。

  “看来真把你给折腾坏了。”

  “怎么说呢,算是一次不小的意外吧。”

  二人回到日式卧室。要是往常的话,平介会马上打开电视机的,可是今天他还没等他拿起遥控器,直子说话了:“我刚才听了你讲的内容,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什么事?”

  “是在大巴里的事。”

  “说得具体点儿。”

  “我无意中听到了两个司机的一些对话。当时车进了个高速公路服务区,其他乘客都下车休息去了,只有我和藻奈美还留在车上。当时藻奈美睡得很香,我实在不忍心把她弄醒。这时就听见前面有人说话了。我们前面的座位是给被替下来的司机休息用的,再往前就是驾驶席了。”

  “你听到什么奇怪的内容了吗?”

  “倒也谈不上奇怪,不过还是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听见他们说‘来瓶力保健吧’、‘咖啡园的作用还能维持吧’之类的话。不过我不知道是谁在对谁说。”

  “原来如此。”平介抱起了胳膊。从他们的这番对话中也能印证确实存在疲劳驾驶问题。

  “我们是不是应该把这件事告诉警方呢?”平介歪起头来问道。

  事故发生后不久,长野县警方曾经来找过平介,提出想和藻奈美聊一聊。那时他们正在大力收集幸存者的证言。当时,平介以女儿由于受到了惊吓暂时不能说话为由拒绝了。之后没几天,警方又提出了同样的要求,估计是因为他们在电视上看到杉田藻奈美能开口讲话了。平介再一次拒绝了。这回他的理自是藻奈美的精神状态还很不稳定,事故发生时她正在睡觉,什么都不知道。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平介不想轻易让任何人见到藻紊美,其中的理由自然不用说了。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