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秘籍甜言谋大利 金圈铁笔斗名山

时间:2021-06-12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41章 秘籍甜言谋大利 金圈铁笔斗名山

    桑青虹道:“你有话但说无妨,我还能不信你么?”孟钊作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说道:“小姐对小人如此推心置腹,小人就是肝脑涂地,亦是心甘情愿的了。想这两大毒功非同小可,听说老主人当年就是因为练这两大毒功,以致走火入魔的。小姐千金之躯,实是不宜尝试,不如由小人冒一冒这个险,倘若侥幸练成,由我破那贼子的毒掌,小姐从旁便可伤他。小姐当不至于疑心小人是意欲骗取桑家这两大毒功吧?”桑青虹呆了一呆,心道:“原来我所顾虑的他也早已想到了。难得他对我竟是这样死心塌地,甘愿为我牺牲。”要知孟钊是先把“毒功秘籍”

    交了给她,然后才提出代她练的,桑青虹自是不会怀疑他企图骗取武功。

    桑青虹呆了一阵,忽地紧紧握着孟钊双手,说道:“孟大哥,你对我这么好,我真不知如何报答你。有个秘密,你也许还未知道,我爹爹晚年已想出了法子消除练这两大毒功的祸害,给我们留下了一套内功心法。不过,我也得对你说实话,这是未经过实际试验的,成与不成,我也不敢说确有把握,不过,懂得这套内功心法,练那两大毒功,成功的机会总是要大得多了。

    我、我本来不想你代我冒险的,但我又不想违背我爹爹的禁令。

    唉……”孟钊连忙抢着说道:“小姐你肯给个机会让我为你效劳。

    这是小人天大的福气!莫说还有练成的希望,即使当真有杀身之祸,小人曾蒙小姐青眼,也不枉这一生了!”桑青虹听了孟钊这番“痴情”的话,不禁大为感动,紧握着孟钊的双手,说道:“孟大哥,难得你有这番好意,我也不想辜负你的心事,那你就代我练吧.你练功之时,我和你作伴。我将这套内功心法传授给你。”说罢,将那本“毒功秘籍”又交回给了孟钊,孟钊大喜过望,按过“秘籍”,说道:“小姐,多谢你对我如此信任,小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桑青虹低声说道:“孟大哥,你别再小的小的自称了。从今之后,我是把你当作哥哥看待。要是能报了姐姐的大仇,我、我一定不亏负你的。”说到此处,双颊晕红,言语中已有事成之后,以身相许之意。孟钊禁不任心中怦然而动,几乎就要把实话说了出米,但随即想道:“公孙奇厉害无比,我若背叛了他,立有杀身之祸。何况桑青虹也并非十分美貌,她给我的好处也没有公孙奇给我的多,我跟随公孙奇练成了绝世武功之后,何愁找不到比桑青虹更漂亮更本事的妻子!”

    原来孟钊是与公孙奇串通了来骗桑青虹的。公孙奇老奸巨狙,他早已定下两套办法,第一套由他先来行骗,失败之后,又再利用孟钊出马,实行第二套办法。

    公孙奇聪明绝顶,他得了那本毒功秘籍之后,用心模仿桑见田的笔迹,不消多久,居然给他模仿得维妙维肖,他伪造一本假的秘籍,就叫孟钊利用这本假的秘籍来向桑青虹行骗。不过在假的当中,那练功法门也有两三成是真的,所以,桑青虹看了才一点也不起疑。他伪造的秘籍,假中馄真,真中渗假,倘若有人依他的法门练功,不过三月就要走火入魔。他将假的“秘籍”交与孟钊拿去行骗,当然是为了提防盂钊背叛他了。侥是如此,他还未完全放心,在孟钊临行之时,他又用“化血刀”在孟钊背心大穴拍了一掌,要是孟钊在三个月的期限之内不回来见他,便要毒发身亡。

    孟钊也有孟钊的打算,自从他被珊瑚唾弃之后,他下去仔细想想自己何以被人唾弃的原因,却反而怨恨耿照“抢”了他的情人,但他自知本领低微,决计不是耿照对手,要报复也无从报起。公孙奇知他心事,答应他若是事成之后,就收他为徒,传他绝世武功。这么一来,孟钊对他自是矢忠不二了,何况他还被公孙奇“斫”了一刀“化血刀”。

    孟钊对桑青虹所说的那番谎话,就是他与公孙奇两人合编出来的。公孙奇情知桑青虹见过了蓬莱魔女之后,他自己是凶手的事实,决计不能再瞒得过桑青虹了,因此索性叫孟钊在桑青虹面前指责他是凶手,这一着果然巧妙无比,骗得桑青虹再也没有半点疑心。

    他们的计划就是由孟钊完全骗到了桑青虹的内功心法之后,就拿去献给公孙奇。这样虽不及有个桑青虹在旁陪练的好,但总胜于得不到内功心法,自己瞎摸。至于孟钊,当他和桑青虹一起的时候,他可以装作练功,其实并不真练,反正桑青虹也未练过这两大毒功,不会知道真假。孟钊可以推说资质鲁饨,这两大毒功复杂深奥,练三个月未见成效,那也是毫不稀奇之事。

    且说桑青虹听信了盂钊的谎话,对他是感激无比,不但答应授他内功心法,而且隐隐有以身相许之意。孟钊大喜过望,诚恐夜长梦多,连忙说道:“虹妹,既然那魔女说过还要回来,那咱们可要赶快离开此地了。”桑青虹嫣然一笑,说道:“孟大哥,你说怎么,我今后都会依从你的了。好,这就走吧。”说到此处,忽地顿了一顿,然后问道:“哦,还有一事,未曾问你,碧绡这丫头呢?她不是跟着你的么?”孟钊面上一红,说道:“可怜这丫头命薄,她已经病死了。其实我并非有意于她,只因她是小姐的心腹,我才与她亲近的。这些事慢慢我再向小姐详细陈说,如今还是赶快走吧。”桑青虹笑道:“你不必解释,我对你的心事完全明自,我也不会怪你。”

    其实碧绡乃是给孟钊害死的,但桑青虹对盂钊已是样样相信,死了一个丫鬟这样的“小事”,她哪里还会再向孟钊追究?不过主婢一场,也多少有点惋惜之情而已。

    桑青虹此时便似飘流在水中的一根芦苇,无可依靠,随风,但求有人拉她一把,她便心怀感激,视同知已了。因此尽管她还不是真的爱上了孟钊,但却在六神无主的精神状态之中,不自觉地把今后的命运交到了孟钊手上。

    当下,桑青虹携了那两个贴身侍女,也顾不得收拾东西,匆匆忙忙的便跟着孟钊走了。

    待得蓬莱魔女与耿照阿到这间屋子,早已是空空人去!蓬菜魔女叫了一声“苦也!”说道:“要是让青虹再次落入她姊夫之手,却教我如何对得住她的妹妹?”耿照道:“也许还未走远,咱们再去嫂傻。”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