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秘密(第十一章)

时间:2021-06-11   作者:东野圭吾   点击:

秘密(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从宾馆里出来时,雨下得更大了。平介撑起伞,独自向新宿车站走去。

  “给直子买块蛋糕带回去吧。”想到这里,他在新宿站附近转了起来。说来也奇怪,以前直子处于他妻子状态时,他很少能想起给她带礼物。

  没有发现合适的店。平介决定到小田急百货去看看。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车站的厅柱后蹲着一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梶川司机的妻子。开始他觉得她可能是心情不好吧,但好像还不是那么回事。她居然正在抽着烟,还时不时将手伸向旁边的垃圾筒,弹掉烟灰。虽然她很注意同腿的姿势,但一个女子蹲在公共场所看上去总不那么雅观。可能真是太疲劳了吧。虽然看年龄她也就40岁左右,但是团起来的后背却让人觉得这是个老太婆。

  平介本想装作没看见的样子走过去,但是晚了,她的目光似乎捕捉到了平介。她睁大了眼睛,眼睛里没有神。她还张开了口,微微地,像是发出“啊”的一声的样子。

  没办法,平介只好向她点了一下头。估计她是在电视里记住了平介的长相。

  她赶紧站起身,同样点头向平介回了个礼,随后便要转身快步离开。

  然而,接下来的一瞬间,她的身体像跳舞似的摇摆起来。接着像是试图抓住空气似的,她伸出手来,再接着她一下子堆坐在了水泥地面上,发出了“啊”的一声惨叫,声音尽量压得很小。

  平介赶忙走上前去。很多路过的人也部停下来盯着看,但想伸手帮她的除了平介没有别人。

  “有事吗?”平介一边伸出右手一边问。

  “啊……没事,没关系。”

  “是眼花了吧?”

  “嗯,站起来时动作过猛了。”

  平介心想一定是蹲的时间太长而站起来又那么急的原因吧,何况看起来她本来就没多少力气。

  “抓住我的手。”他再次伸出了右手。

  她说了声“谢谢”,抓住了平介的右手。可是刚站起来一半,她就露出痛苦的表情,又一次坐在了地上。平介仔细一看,原来她的右脚踝擦伤了。

  “啊,扭到脚了吧?”

  “不,没事的,真的没事。”说完她想试着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但是没有成功。看来她的脚踝一定很痛。平介再次给她搭了一把手,这回她总算站起来了,但走步看起来还是有些吃力。

  “你住在哪里?”平介问。

  “啊,您不用担心,我自己能回去。”她说道,脸上依旧流露出痛苦的表情。

  “没有谁能过来接你一下吗?”

  “没有。不过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看来梶川司机的妻子是铁定决心无论怎样都不给平介添麻烦。平介也能理解她,其实他自己也想赶快逃离这个场面,但他还是不忍心丢下她一个人不管。

  “你的家在哪里?快点儿告诉我吧,否则我也很为难。”平介改用略带强迫的口吻说道。她听了之后好像有些吃惊。

  “在……调布。”

  “调布?那正好和我家在同一个方向。一起打车回去吧。”

  “啊,不用,我能走回去。”

  “别硬撑了。那么多人都盯着我们看呢,快照我说的做吧。”

  她随身携带的东西有一个黑色的手提包,一个在商场买东西时送的纸袋,还有一把折叠伞。平介将三样东西合提在右手,左手借给她支撑住身体。就这样,总算可以挪动身体了。

  在出租车里两个人基本上没有说话。即便是说,她也只是重复地说着一句“不好意思”,而平介则重复地回答着一句“没关系”。

  出租车在一栋两层的公寓前停了下来。眼前的建筑就像是把楼板拼接一下组合起来的,十分简陋。

  平介刚要付打车钱,梶川的妻子却执意争着由她来付。最终两人采取了AA制。

  她说“到这里就可以了”,劝平介直接坐这辆车回家,但平介还是下了车,因为听说她家住在二楼。

  两个人费了好大的工夫才终于来到二楼。这回她大概觉得不能就这样让平介回去,对平介说:“进来喝杯水吧。”

  “啊,不了,你不用费心,我把你的东西放下就走。”

  “那怎么行呢!您特意为了我到这儿来,怎么也得让我请您喝杯茶吧。”

  这句话让平介听了觉得有些别扭:让你请我喝杯茶?

  她家门旁挂着名牌。竖写的“梶川幸广”,旁边并列着“征子”和“逸美”两个名字。征子应该就是她了,逸美应该是她的女儿吧。开了门之后,梶川征子冲着里面喊道“逸美!逸美……”很快,屋里面传来了脚步声,一个梳着短发的中学生大小的女孩走了出来。她的上身穿着运动服,下身穿着牛仔裤。看到平介,她显得有些吃惊。

  征子向女儿说明了事情经过,听完之后梶川逸美一副索然的表情说了句“真丢人”。

  “总之你赶紧去给杉田先生沏杯菜来。另外再拿个坐垫来。”梶川征子命令着自己的女儿。平介在一旁感到心里有些不舒服。

  “算了,我这就回去了。”

  樨川征子转过身来向他深鞠一躬:“至少请喝杯茶再走吧,求求您了。”

  被面容憔悴的她这么一说,平介也觉得再争执下去太没有男人的风度。于是他说:“那好,我就只坐一告儿。”说完之后他脱鞋进了屋。

  梶川家的布局看起来是两室一厨。进门后往前走两步就是个比较宽敞的兼充饭厅的厨房,再往里走是相对着的两个房间。看起来一个是西式的,一个是日式的。估计日式房闻里还设了祭坛,因为他闻到了线香的味道。

  突然,梶川征子在地板上蹲了下来。平介想她大概是又头晕了吧。但是并非如此。她冲着他跪了下来。

  “杉田先生这次的事件真是对不起!让您失去了妻子,我不知该如何向您道歉。”说完她将额头贴向了地面。

  “梶川女士,请不要这样。我不希望看到你这样做。请你停下来,求求你了。”平介握住她的手腕,想把她拉起来。他一边拉一边想,她大概就是为了向我下跪才非要把我让进屋来的吧。

  可能是扭伤的邪只脚很痛的缘故,她皱起眉头喊了声“痛”。

  “啊,你不要紧吧?”平介慢慢将她扶起来,让她坐到了椅子上。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