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痴情何托怜妖女 毒计重施骗小姨(2)

时间:2021-06-05   作者:梁羽生   点击:



    赫连清霞道:“幸亏他到来的时候,我恰巧功行完满,倘若他早未片刻,那就不堪设想了。”

    蓬莱魔女心感不安,歉然说道:“惭愧得很,这公孙奇正是我的师兄,却使你们受了伤害。霞妹,你和他激战半天,可有影响?”赫连清霞笑道:“我的大姐更是对不住你。要说到‘抱愧’二字,我更无颜见你了。柳女侠还是你刚才说的那句话说得好,龙生九子,各个不同。是好是坏,只看本人。我不能为姐姐负罪,你师兄做的坏事,更是与你无关。公孙奇的本领确是历害,我打是打不过他,但他的功力,比之柳元甲似乎尚有不如,我并没受伤,真气也能运用自如,可说完全没有影响。”

    但蓬莱魔女不仅仅是为师兄抱愧,还为的公孙奇的父亲是她的恩师,眼看着师兄在歧途上越陷越深,这份难过的心情也就不用再提了。心里想道:“师兄现在的功力,虽是比不上我的爹爹,(唉,柳庄主究竟是否我的爹爹呢?)但倘若给他练成了那两大毒功,只怕非但是我不能制伏他,即使笑傲乾坤与武林天骄出手,也未必准能赢他了。现在他毒功尚未大成,可是,唉,我又能把他怎样?要是他不听我的劝告,难道我还能把他杀了?”

    耶律元宜道:“山口那座关卡,死了那许多官兵,这是怎么回事?柳女侠,我在那里遇见你,你是否正在查究此事?”蓬莱魔女道:“我有一位朋友在那里遇险,看情形是有人杀了官兵,将他劫走。我正在为此事伤神。”耶律元宜道:“何以你知道是‘劫走’而不是‘救走’?”蓬莱魔女便将心中怀疑之点说了出来,耶律元宜与赫连清霞异口同声说道:“这么说,这一定是公孙奇干的好事了。”

    蓬莱魔女听了,心中更是郁闷难宣,当下问道:“你们行止如何?已否定夺?”耶律元宜道:“霞妹已经痊愈,我们明天就准备回江北去了。目下军情紧急,金国大军即将南下,我须得早日回到军中,预作安排,以期有助于宋。柳女侠,你呢?”蓬莱魔女道:“我想到临安去走一趟。”赫连清霞微微一笑,似含深意,说道:“华大侠此际正在临安,但愿你们能够见面。”耶律元宜却忽地叹了口气,说道:“檀公子也到了江南,可惜咱们却不知道他的行踪。柳女侠,请你代为留意,若是碰上了他,请你代我问候。”原来武林天骄也曾在耶律元宜面前,透露过一点他对蓬莱魔女的倾慕,这情形正如笑傲乾坤曾对赫连清霞透露心事相同。赫连清霞和华谷涵的交情好一些,所以她比较偏袒于华谷涵,心里希望蓬莱魔女能与华谷涵结合,而耶律元宜则与武林天骄的交情好一些,故比较偏袒于武林天骄,私心盼望蓬菜魔女能接受武林天骄的爱意。不过他是个男于,与蓬莱魔女又是初初相识,所以说话要比赫连清霞含蓄得多。

    蓬莱魔女何等聪明,当然是闻弦歇而知雅意,但这正是她最感烦恼的问题之一,不便有所表示,实在也难作表示,当下脸上一红,说道:“他们两位都是我的朋友,我会留意他们的行踪的。我还想探听耿照的下落,追查我那不肖的师兄,要先走一步,后会有期,告辞了!”

    蓬莱魔女别过他们二人,趁着天色未晚,就向着公孙奇所逃的方向,追赶下去。耶律元宜、赫连清霞在洞口向她挥手道别,蓬莱魔女无意中结识了他们,听到了许多她想知道的事情,心中端的是百感交集。

    赫连清霞的一席长谈,破解了她心中的许多疑团,玉面妖狐的家世来历,真假妖狐之谜,武林天骄、笑傲乾坤与她们的关系,他们夜探千柳庄的原因等等,她都知道了。但赫连清霞却也给她添上了一个新的疑团,一个新的烦恼,那老和尚是什么人?武林天骄代人向柳元甲索书,原书的主人是否就是那老和尚?要是那老和尚仍然国在原来的破庙,他还可以请赫连清霞带她去找,但如今那老和尚又已是不知去向了,倘若老和尚当真是她的爹爹,岂非父女重逢之望,又成泡影。

    另一个烦恼就是公孙奇给她的了,那老和尚之事还可以在见到武林天骄或笑傲乾坤之后慢慢打听,但倘若耿照是落在公孙奇手中,救他出来,这却是急不容缓的事了。但公孙奇的武功如今已是与她约略相当,她要在公孙奇手中夺人,也殊无把握,何况还涉及她恩师的关系?耿照是否真的落在公孙奇的手中呢?蓬莱魔女却不知道,耿照此时已经获救,但也是像她一样,陷入了感情的苦恼之中。

    暂且按下蓬莱魔女不表,且说耿照那日在天目山的那座关卡之前,遭受暗算,身中毒针,在官军围攻之下,正自摇摇欲坠之际,忽地有个白衣人前来,将官军杀得一个不留,那时他已是迷迷糊糊,待到那白衣人将他抱起,他隐约认出是个女子,而且是个他所不愿意相见的女子,登时心头一震,就晕了过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耿照才似是从恶梦中醒了过来,只见阳光炫目,花香透窗,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床前的小几上烧着一炉安息香,对面是一张梳妆台,两侧是绿玉屏风,四壁挂有字画,看情形竟似是豪富之家千金小姐的闺房!

    耿照咬了咬手指,很痛,绝不是身在梦中。“咦,我怎么到了这儿?这又是什么所在?”他定下心神,追思往事,渐渐恢复了记忆,想到了天目山口的那场恶战,想起了是个白衣女子将他救了出来,“唉,这不是梦了,难道当真是她,是她,又一次救了我的性命?”

    就在这时,那白衣女子轻轻走进房来,义出现在他的面前了。这女子眉弯新月,嘴绽樱桃,在朝阳渲染之下,杏脸飞霞,更显得明艳动人,但她嘴角挂着的微笑,如怨如慕,似喜似嗔,却令得耿照蓦地一惊,下由得坐了起来,“啊呀”一声叫道:“桑姑娘,果然是你!”这白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他所最不愿意见的——桑家的二小姐桑青虹。

    桑青虹笑道:“耿公子,你醒过来了,怎么样,觉得好了些么?”耿照吸了口气,只觉得浑身疼痛,胸中气闷,但他却不愿向桑青虹诉苦,只是怔怔地望着她。桑青虹笑道:“不认识我么?你以为救你的是谁?”到了此时,耿照不能不向她道谢了,只得说道:“桑姑娘,真想不到又是你救了我的性命。”

    桑青虹笑道:“蓬莱魔女那个丫头呢?那个丫头名字是叫做珊瑚吧?怪好听的。她怎么不和你一道了?你想不到是我,那么你想到的是她吧?耿照被她撩起了心中的伤痛,果然就想起了珊瑚来了,珊瑚的影子与秦弄玉的影子同时在他心头泛起,这两个他最是心中悬挂,急于想见的女子没有见着,却见着了他所要躲避的桑青虹。造化弄人,当真是人所难测。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