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高楼疗伤(2)

时间:2021-06-05   作者:黄易   点击:


  纪嫣然瞪了赵倩一眼后,向项少龙道:“人家千辛万苦来到这里,还坐到你身边来,不是正方便你吗?“
  项少龙被她一言惊醒,回到了冷酷的现实来,问道:“外面的情况怎样了?“
  纪嫣然平静地道:“信陵君、龙阳君和嚣魏牟都全力搜寻你,城防比以前加强了数倍,连城外和河道都布满了关防和巡兵,恐怕要变成鸟儿才可飞出去。“
  项少龙胆战心惊地问道:“其他人呢?“
  赵倩亲热地坐到纪嫣然身旁,道:“放心吧!倩儿早问过嫣然姐,他们全部安全逃去,一个也没给逮着。“
  项少龙松了一口气,不过想起信陵君,便笑不出来,他失去了《鲁公秘录》,怎肯放过自己呢?
  纪嫣然脸色沉了下来,道:“这几天魏人分区逐家逐户搜索你的行,最后终会搜到这里来。暂时他们只留意我,还没有怀疑到邹先生,可是一天你离不开大梁,仍是非常危险。“
  赵倩轻轻道:“姐姐你这么本事,必定有办法的。“
  纪嫣然道:“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办法,但城防那么严。“记起了一事向项少龙问道:u你腰上配着的那东西很奇怪,连邹先生那么见多识广的人都未见过,是从那里弄来的?“
  项少龙知道她说的是攀爬用的索钩和腰扣,答道:“那是我自己设计,由赵国的工匠打制,只要到了城墙,我便有方法带着倩儿越墙而去。“
  纪嫣然大为惊异,用心地看了他一会,轻叹道:“愈和你接触,便愈发觉得你这人不可测度。不过现在的情况下,你想到达城墙不被哨楼上的人发觉,根本没有可能,就算走出城外,亦避不过城外以万计的守军,所以还是要另想办法。“
  赵倩凑到她耳边悄悄道:“姐姐是不是愈来愈欢喜他呢?“
  纪嫣然俏脸一红,房内突然响起摇铃的声音。
  项少龙还未知发生什么事时,两女色变道:“有敌人来了!“
  纪嫣然扶起项少龙,赵倩则手忙脚乱地收起有染血渍的被单,和收起所有与项少龙有关的事物。
  项少龙骇然道:“躲到那里去?“
  纪嫣然扶着他到了一个大柜处,拉开柜门,只见里面放满衣物,那有容人的空间。接着她伸手一推,衣物奇迹似的往上升起,露出里面的暗格。
  这时赵倩已收拾妥当,还垂下幕帐,赶了过来,合力扶着项少龙避入暗格里。纪嫣然把载着衣物的外格拉下,柜门竟自动关上,巧妙非常。
  那原供一人藏身的空间,挤了三个人在里面,紧迫可想而知。三人侧身贴在一起,赵倩动人的肉体紧压在他背上,而纪嫣然则与他脸对着脸挤压至拨水难入的地步。
  他可以清楚地感到纪嫣然胴体曼妙的曲线,尤其是他身上只有一条短,其刺激香艳处差点使他忘记了眼前的凶险。
  纪嫣然比赵倩还要高一点,俏脸刚好搁到他肩头上,轻轻耳语道:“这是邹先生为自己设计的救命之所,想不到给我们用上了。“
  空间虽窄小,却没有气闷的感觉,显然设有巧妙的通气孔。
  项少龙有感想道:这时代的人无论身份多么尊崇,但都有朝不保夕的恐惧,所以邹衍有这藏身的暗格,信陵君亦有他逃生的秘道。
  暗格内忽地多了些奇怪的响声。
  项少龙用神注意下,原来两女的呼吸都急速起来,胸脯起伏下,贴体□磨的感觉更强烈了。幸好项少龙身体仍相当虚弱,不致有男性生理上的反应,否则会更加尴尬。
  两女的身体愈来愈柔软无力,项少龙心中一荡,忍不住一手探后,一手伸前,把她们搂个结实。
  纪嫣然还好一点,赵倩“嘤咛“一声,纤手由后探来,搂紧了他的腰,身体火般发烫。
  步声起,自然是有人逐层搜查,最后来到这最高的一层。
  信陵君的声音在外厅响起道:“本人还是第一次来参观邹先生的望天楼,噢!这是什么玩意?“
  邹衍平静答道:“这是量度天星方位的仪器,邹某正准备制一幅精确的星图。“
  信陵君显然志不在参观,推门而入道:“噢!我还以为这间房内另有乾坤,原来是先生的卧室。“
  邹衍笑道:“我的工作只能在晚上进行,没有睡觉的地方怎行。“
  信陵君道:“不若让我到先生的观星台开开眼界吧!“
  步音转往上面的望台去了。
  三人正松了一口气。
  再有人步入房内,仔细搜索,还把柜门拉开,真个什么都没有遗漏。
  三人的心提到了喉咙处,暗骂信陵君卑鄙,引开了邹衍,让手下得机大肆搜索。
  扰攘一番后,信陵君和邹衍往楼下走去。
  三人轻松了点,立即又感到肢体交缠的刺激感觉。
  赵倩和纪嫣然都是黄花闺女,虽说对项少龙大有情意,但仍是羞得无地自容。
  赵倩和项少龙亲热惯了,还好一点;纪嫣然却从未试过这样挤在男人的怀抱里,一颗芳心不由忐忑狂跳,在这寂静的环境里怎瞒得过项少龙的耳朵,只是这点,已可教她羞惭至极。
  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三人似都有点不愿离开这安全的空间。
  项少龙的嘴唇揩了纪嫣然的耳珠,轻轻道:“喂!“
  纪嫣然茫然仰起俏脸,黑暗里感到项少龙的气息全喷在她脸上,心头一阵迷糊,忘了说话。
  项少龙本想问她可以出去了吗?忽感对方香唇近在眼前,暗忖若此时还不占她便宜,何时才占她便宜,重重吻上她湿润的红唇上。
  纪嫣然娇躯剧颤,终学赵倩般探手紧搂着他,仰起俏脸,任这男子进行非君子的欺暗室行为。
  脚步声又再响起。
  虽然明知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况,纪嫣然仍吓得把红唇离开了项少龙使她销魂蚀骨的大嘴。
  接着邹衍在柜外压低声音唤道:“可以出来了?“
  项少龙大感不妥,以信陵君这样的身份地位,邹衍没有理由不送他至楼外的,若是如此,就不会这么快返回来。
  还有是人都走了,以邹衍的从容潇洒,没有理由这么压得声音又沙又哑来说话。
  赵倩此时完全迷醉在项少龙强烈的男性气息里,根本不理会舍这以外的任何事。
  纪嫣然却是神思恍惚,迷糊间以为真是邹衍在外呼唤,正要答话,项少龙的嘴再封了上来。
  纪嫣然暗叫冤孽,心想这人为何如此好色,连邹衍的呼唤都不理了。
  那人又在外面呼唤了两次。
  纪嫣然蓦地恢复了澄明神智,知道有点不妥当,同时也明白了项少龙并非那么急色。
  外面那人低骂道:“君上真是多此一举,明明没有人,仍要我逐层楼扮邹衍叫唤三次,嘿!“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