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武学分传三弟子 奇能骇俗一神僧

时间:2021-06-03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37章 武学分传三弟子 奇能骇俗一神僧

    那女子见蓬莱魔女已把公孙奇打跑,向她走来,有点不好意思,便把那汉子放下,换了一只手将他扶住,单掌平胸,柳腰微弯,向蓬莱魔女施了一礼,说道:“多谢姐姐救助之恩,请间姐姐高性大名。”那晚在千柳庄前,她虽然曾与蓬莱魔女交手,但因夜色朦胧,对蓬莱魔女的面貌还看得不大清楚,蓬莱魔女此时又是作男子打扮,她看看似曾相识,一时间却认不出来。下过她听得公孙奇唤蓬莱魔女作“师妹”,已知她是个女子。

    蓬莱魔女笑道:“那晚在千柳庄前我曾领教过姐姐的高招。我姓柳,名叫——”那汉子“啊呀”一声叫了出来,说道:“敢情是柳女侠柳清瑶?檀公子早已与我说过了,那日路上相逢,我已疑是你了。可惜——”蓬莱魔女也自有点尴尬,笑道:“那日都是怪我不好,鲁鲁莽莽的就和你动手了。你说的那位檀公子檀羽冲可是武林天骄?”那汉子道:“正是。我和他一道渡江的。我不是汉人,也难怪柳女侠疑心。”他说话多了,气喘心跳,连连咳嗽。

    蓬莱魔女道:“你且慢说话,我给你看一看。”一看之下,不禁大吃一惊,只见那汉子的一只右掌,血色毫无,就像腊干了似的。蓬莱魔女这才知道公孙奇已经练成了一种最阴毒的邪派奇功——“化血刀”。蓬莱魔女暗暗叹了口气,寻思:“桑家的毒功秘籍,到了我师兄的手中,以后又不知要害多少人了?还幸他现在只有五成火候,我须得早日将他制伏才好。唉,我师父只有他一个儿子,若是知他在歧路上越走越远,如今竟变成了邪派妖人,不知多伤心呢!”

    原来“腐骨掌”与“化血刀”乃是桑家秘传的两大毒功,公孙奇之所以娶桑白虹为妻,主要就是为了盗取这两大毒功。那晚他与玉面妖狐害死了桑白虹之后,公孙奇使得到了这毒功秘籍。不过这两大毒功练起来危险得很,桑白虹的父亲桑见田当年就是因为练“化血刀”而致败血身亡的。功夫越深,危险越大,公孙奇凭着本身有正宗内功根底,练这毒功进步神速,但到了五成火候,已察觉有对身体不利的迹象,所以不敢往下再练。

    “化血刀”是这毒功的名称,其实练的却不是毒刀而是毒掌,只因练成之后,掌劈赛如刀斫,给他“斫”中之处,血液受毒干枯,故而名为“化血刀”。幸而公孙奇只有五成火候,若是给他练到最高境界,“斫”中一处,毒素即可以迅速蔓延全身,一时三刻之内,便要成为“人干”,死状之惨,实是难以形容。蓬莱魔女的师父公孙隐是一代武学大师,见多识广,他虽然不懂练“化血刀”却识得有这毒功,曾与蓬莱魔女讲过急救之法。

    蓬莱魔女细察了那双子的伤势,固然暗暗吃惊,但也看出了公孙奇火候不足,这伤还不是无可救治,松了口气,说道:“幸好你内功深厚,化血刀只是毒害了你的一只右掌,还未曾彼及虎口以上。你将丹田真气,循着少阳经脉,运到虎口的关元穴,连转三转,使到新血冲下,冲开败血。霞姑娘,你也来帮忙帮忙。”蓬莱魔女与连清霞各出一掌,一掌贴着背心,一掌抵着胸口,各以本身功力,助他运气疗伤。她与连清霞都是身有上乘内功的人,加上了那汉子本身的功力,过了半炷香时刻,新血果然源源注入掌心,蓬莱魔女用剑尖轻轻刺穿他的中指,把毒血渐渐挤出,毒血溅在青葱的野草上,野草都立即干枯。连清霞与那汉子都不禁怵目惊心.矫舌难下。

    蓬莱魔女道:“毒血已排除净尽,以后就只需好好地调养了。你多吃点补血的药物,让身体尽快复原。还有,你这只有手,在这个月内,绝不能用来与人动武,也不能提举重物。”那汉子面有难色,连清霞柔声说道:“宜哥,这个月内,我绝不会离开你,你要办的事情,我也总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那汉子对蓬莱魔女十分感激,说道:“柳女侠,我真不知怎样谢你才好!”蓬菜魔女道:“这算得了什么,你的好朋友武林天骄也曾助过我打败那祁连老怪。嗯,我还没有请教你们的姓名呢。”

    那女子道:“我复姓赫连,名叫清霞;他是我的表哥,复姓眼律,名叫元宜。”赫连、耶律都是辽国著名的大姓,蓬莱魔女道:“哦,你复姓赫连?那么你们是辽国人不是金国人了?江湖上有个绰号玉面妖狐的女子,她名叫连清波,她、她是——”赫连清霞已知她想说什么,眉蹙神伤,黯然说道:“她正是我的大姐,赫连这个姓氏一说出来,人人都知是个辽姓,容易惹人注意,我们也不愿意给人家知道我们是亡国之民,(按:其时辽国早已被金国所亡。)汉人有个‘连’姓,所以我们碰到陌生人就改姓连了。”停了一下,很不好意思地接着说道:“我和大姐多年不见,我也知道她这几年来行为很坏,这次我潜来江南、原因之一,就是要找我的大姐。柳女侠,你那晚一见我就下杀手,我知道你一定是把我当作我的大姐了。当时我未认识你,家丑不便外面,所以没有向你解释。”

    蓬莱魔女道:“我有好些事情,想要问你。只是耶律大哥可得找个地方歇息才好。”

    赫连清霞道:“我也有些话要和你说,请到我的临时住址坐一坐吧。”扶了耶律元宜,往前带路,将蓬莱魔女带进一个山洞。

    这山洞通爽干净,地上铺有两床锦褥,看来他们二人已在这里住了多天。蓬莱魔女道:“你们不是和华大侠、华谷涵在一起的么?他到哪儿去了?”赫连清霞道:“华大侠正是去寻找你的,他到临安去了。”蓬莱魔女道:“他可曾与你说起我的什么事情?”赫连清霞笑道:“他说姐姐是当今第一位女豪杰,他对姐姐佩服得紧。你们以前见过面么?”蓬莱魔女道:“见过一次,未有交谈。”赫连捕霞笑道:“华人侠对你可是早已仰慕的了。那晚你与我动手,事后他知道了,他也猜到是你,叫我以后若然再碰上你,就不妨把真相告诉你,免得你误会我是大姐。姐姐,你看,你虽然未和他正式见过,他却早已把你当作好朋友看待了。”蓬莱魔女面上一红,说道:“那晚你和他夜探千柳庄,他可有说起什么?比如柳元甲的身份,他可有提及?”赫连清霞道:“奇怪,那晚他邀我夜探千柳庄,我说一个土霸做寿,有什么好看,他说这姓柳的庄主,只怕不仅是一个普通的土霸,他正是要去查究他的身份,姐姐,你现在也这么问,想必你已另有所知,这柳元甲到底是什么身份?”蓬莱魔女好生失望,心想:“我的身世之谜,原来华谷涵并未与她谈过。”当下说道:“柳元甲是江南武林盟主,当然不是个寻常的土霸。”耶律元宜道:“岂止如此,他和金国的国师金超岳还是好朋友呢。将来金兵万一渡江攻宋,只怕他会在江南内应。”蓬莱魔女心头一震,说道:“你可拿到了什么凭据?”耶律元宜道,“他那晚是怎样款待金超岳的,柳女侠,担必你也见着了,这不就是凭据?”蓬莱魔女心道:“这个我爹爹已对我解释过了。”但耶律元宜虽然未能添上什么新的“凭据”,经过他这么一说,蓬莱匿女心上已是多了一个疙瘩。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