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名著 >

梅花9 闪闪发亮 喝起来有点像汽水的甜美果汁

时间:2021-06-02   作者:乔斯坦·贾德   点击:

纸牌的秘密(全文在线阅读)    >   梅花9 闪闪发亮 喝起来有点像汽水的甜美果汁

  “幸好我们离开了那里!”颏下蓄着白胡须的老人佛洛德对我说。

  好一会儿,他只管瞪着眼睛盯着我。

  “我真担心,你会对他们讲些不该讲的话。”他说。

  他把视线从我脸上挪开,伸出手来,指了指山丘下的村庄。然后他又拱起腰背坐回椅子上。

  “你没跟他们说什么吧?”他问道。

  “对不起,我不太懂你的意思。”我回答。

  “唔,难怪你不懂。我问的方式也许不太对。”

  我点头表示同意。“那就请你换一种方式问吧,如果有另一种方式的话。”

  “当然可以!”他急切地说。“但是,首先你必须回答一个挺重要的问题。你知道今天是几年几月几号吗?”

  “我不太清楚,”我坦率告诉这位老人。“大概是十月初……”

  “不必告诉我几月几号,告诉我今年是哪一年。”

  “1842年。”我回答。渐渐的,我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老人点点头。

  “小伙子,一晃就是整整五十二年啰。”

  “您在岛上住了那么多年?”

  他又点点头:“唔,五十二年。”

  一颗泪珠从他眼角夺眶而出,直滚下他的脸颊来。老人并没伸手把它擦掉。

  “1790年10月,我们从墨西哥出发,”他开始诉说起来。“在海上航行了几天后,我们那艘双桅帆船忽然出事,沉没到海底。船上的水手全都遇难,只有我抓住几块坚实的木板,一路漂流到岸上……”

  老人陷入沉思中。

  我告诉他,我也是因为一场海难才漂流到岛上来的。老人难过地点点头,说道:“你把这个地方看成一座‘岛’,我也管它叫‘岛’,但我们能确定这真是一座岛屿吗?小伙子,我在这儿住了五十多年,每一个角落都去过,就是一直找不到海岸。”

  “看来这座岛还不小啊。”我说。

  “这么大的岛,怎么没画在地图上呢?”

  老人抬头望着我。

  “当然,我们可能被困在美洲或非洲某个地方,”我说。“我们很难确定,海难发生后,我们到底跟随洋流在海上漂流了多久,才被冲到岸上来。”

  老人绝望地摇摇头。“小伙子啊,在美洲和非洲你总会看到‘人’啊。”

  “可是,如果这个地方既不是一座岛屿,又不是一个大洲,那它到底是什么所在呢?”

  “挺奇特的一个所在……”老人含糊地说。

  他又陷入沉思中,好一会儿只管静静坐着。

  “那群侏儒……”我问道,“让你感到不安?”

  老人没有直接回答我,却反问道:“你真的来自外面的世界?你真的不是他们那一伙人?”

  我是他们那一伙?看来老人真的害怕那群侏儒。

  “我是在汉堡上船当水手的。”我告诉老人。

  “真的?我是从卢比克来的……”

  “我也是呀。我在汉堡上船当水手,那是一艘挪威籍轮船,但我老家在卢比克。”

  “当真?其他事情你暂时别说,先告诉我,在我离家这五十年间,欧洲发生了什么大事?”

  我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老人。那些年,欧洲最重大的事件就是拿破仑发动的战争。我告诉他,1806年,卢比克全城被法军洗劫一空。

  “1812年,我出生后的第一年,拿破仑挥军进入俄罗斯。”我说。“结果仓皇撤退,损失惨重。1813年,在莱比锡一场大战中,他吃了败仗。拿破仑退到厄尔巴岛,建立他的小王国,可是几年后他又卷土重来,再建法兰西帝国。这回他在滑铁卢被击垮。最后,他被流放到非洲西海岸外的圣赫勒拿岛,度过余生。”

  老人专注地听着。“至少他看得见大海。”老人喃喃自语。

  看样子,他试图把我告诉他的这些事情拼凑起来,组成一段完整的历史。

  “听起来好像一个冒险故事嘛。”老人听完我的讲述,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这就是我离家后的欧洲历史!跟我想象的大不相同。”

  我同意老人的看法:历史像是一则讲不完的童话故事,惟一的差别在于历史记录事实。

  太阳即将沉落到西山后。山脚下整个村庄陷入一片阴影中。侏儒们穿着五彩缤纷的衣裳,在街上晃荡闲逛。

  我伸出手臂,指着这群小矮人。“你老人家打算告诉我他们的事吗?”我问老人。

  “当然,”老人说。“我会告诉你一切,但你得先答应我,今天晚上我告诉你的话,不会传到他们耳朵里。”

  我连忙点头答应。于是佛洛德开始讲述他的故事。

  “那时我在船上当水手。我们那艘西班牙籍双桅帆船,运载一大批银货,从墨西哥维拉克路土港(Veracruz)出发,准备开往西班牙的加地斯(Cadiz)。天气十分良好,风平浪静,可是说也奇怪,出航后几天我们就遭遇海难。当时海上没有风,我们的船漂流在波多黎各和百慕达之间的海域。当然,我们都听说过,这一带的海面常发生奇怪的事,但我们都没把它当真,以为它只是老水手的迷信。

  一天早晨,我们的船正航行在平静的海面上。船突然凌空而起,仿佛有一只巨大的手把它揪起来,像螺丝锥那样旋转它。几秒钟后,我们又被抛落到海面。每个人都被整得七荤八素,遍体鳞伤。船货开始移位,大量的海水涌讲船舱。

  “我漂流到岸上,捡回了性命。那片小沙滩,我已经没什么印象了,因为一上岸我就往岛内走去。游逛了几个星期后,我在这儿落脚,定居下来。此后这里便是我的家。

  “日子过得还可以。这个地方生长着马铃薯和玉蜀黍,也有苹果和香蕉。还有一些水果和植物,是我从没见过或听说的。我日常的主食是浆果、环根和禾草。我得替岛上每一种奇异的植物取个名字。

  “过了几年,我终于驯服岛上的六足怪兽。每隔一段时间,我就杀一只六足怪兽来吃。它们的肉很瘦、很嫩,味道有点像我在德国老家过圣诞节吃的野猪肉。日子一年一年过去。我采集岛上的药草,治疗身上的各种病痛。我也学会调配各种饮料,用来提神醒脑、舒畅身心。待会儿你就知道,我常喝一种叫‘凝灰岩汁’(tuff)的饮料。它是用棕榈树的根熬煮成的,味道有点苦——这种树生长在多孔的凝灰岩上,所以又叫凝灰岩棕榈。困倦时,这种饮料会让我清醒,精神百倍;失眠时,它会让我呼呼入睡,一觉到天明。它挺好喝,对身体毫无害处。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