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骗他狗日的高中队

时间:2021-05-31   作者:刘猛   点击: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部分 锻炼 第49节 骗他狗日的高中队

    很多年以前,一个大黑脸和一个小黑脸相遇了,他们坐在一条我们叫做冲锋舟的橡皮艇上,沿河而下一路欢歌笑语大黑小黑两张黑脸笑的都不行不行的。那个脸也很黑但是没有他们大黑小黑的脸黑的沉默寡言的广东士官操着橡皮艇的小马达嘟嘟嘟走,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但是经常是被他们两个大黑和小黑逗的乐不可支,总是有些诧异也有些欣慰的看着大黑,好像在想这个大黑有多久没有这么开怀大笑了。

    很多年以后,这个小黑再次见到了这个大黑,不过小黑是在电视新闻里面看见大黑的。那是罗马尼亚国防部的军事代表团访华他们国防部长带队规格很高,我们的解放军总长和一群上中少将在人民大会堂迎接他们,宾主进行了友好的交谈,对两国两军的友好交往表示了充分的信心。小黑开始并没有注意,因为将军的事情他并不关心,正在准备换台,但是镜头一切一个会场的全景他就吓了一跳——在泰然自若谈笑风生的解放军的将星中有一个急促不安的大黑脸,好像连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是好。他那张黑脸真的是太出众了,即便是坐在总长身后好几排后面的一群少将中间也是那么黑的夺目黑的跟木炭一样——说木炭都是轻的。

    后来小黑在新闻重新播出的时候把这条录了下来反复看。

    然后就定格在那个全景上,看见那个大黑局促不安眼神乱飘全身都不自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在都是衣冠楚楚绝对职业将军风度的年轻的少将中间显得那么不合群跟不知道跟谁借了一套衣服混进来的一样,说他是老军工真的不委屈他——他那操性也真的就是个老军工的感觉,没有那个笔挺的陆军少将的马甲,走在街上你能以为他是什么?就是一个山里的土豹子,跟你问路可能你还不愿意多答理他。而且头发已经花白了,小黑看的就心酸想掉泪。

    然后小黑看见了那个广东士官,现在还是个士官不过是个二级士官了,跟一只忠心耿耿的大狼狗一样站在这些将军的座位后面正对着大黑的位置,不因为大黑是少将就对他的态度有什么献媚的成分,还是那么冷冰冰的眼神警觉跟一只真正的大狼狗一样保护着自己的主人——只是换了一个笔挺的毛料陆军马甲而已。他跟周围散布的那些同样是眼神里面都有那种忠心耿耿一往无前的狼狗精神的十几个尉官一样背手跨立纹丝不动,但是大家的眼睛都没有闲着看的还不是一个方向——虽然无论从哪个角度说确实是没有必要,但是职业习惯你是可以改掉的吗?在那些忠心耿耿的狼狗中间,他是唯一的士官。

    小黑就翻当时的很多报纸,在里面找大黑的名字。跟很多年前小黑还是个列兵一样在图书馆堆积如山的报纸和战史里面找大黑的名字一样虔诚一样急切——虽然两次相差很多年的寻找得到的答案是不一样的,但是名字是一样的。

    当时小黑找到的关于这次外军友好来访的地方报纸报道,在一长串出席首长的最后一个是大黑的名字;在当时关于这次外军友好来访的军报系列报道,其中有一篇就是大黑陪同罗马尼亚友军高级军官们参观解放军陆军特种部队的小纪实,只配了一张题图照片——大黑拿着一把小黑非常熟悉的95自动步枪在靶场对外军的将军们讲解什么,那种神态全然没有在人民大会堂的局促不安,而是跟一个老军工站在自己的车间里一样跟客人夸耀着什么,极端的自信和骄傲换句通俗的话就是鸟的不行不行的,他宽广的身子后面可以看见几个戴着凯芙拉防弹头盔一身迷彩满脸迷彩跟迷彩钉子一样订在地上沉默的尉官士官们,当然他们的眼睛和臂章是用POTOSHOP做过处理的——标题是《总参某部何副部长陪同罗马尼亚国防部访华代表团参观我某部基地》。下面的文章我就没有看,因为千篇一律不值得看的八股文。

    很多年前小黑还是个列兵的时候,也在一堆80年代中后期的报纸和战史中翻阅到了大黑的名字,当时照片上的大黑还没有这么宽广,但是眼神里面的鸟样是一样的。

    当年小黑列兵作了笔记,就记在自己的日记本上,是一张1988年的《解放军报》的一个系列报道《两山轮战侦察英雄人物志》的题图小介绍:

    “何某某,32岁,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某集团军某机械化步兵师侦察营少校营长,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陆军学院侦察指挥专业,两山轮战时期某军区侦察大队三中队长,一等功臣,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称号。此人作战勇敢,多次亲自率领侦察分队完成重大任务,无一次失手,敌军特工队对其心境胆寒。他曾经带领一个15人侦察分队在敌后与绝对优势敌军围剿兵力周旋一个月,歼敌40人而自己无一伤亡完成任务后顺利撤出,成为两山轮战时期我侦察作战的一个典型战例。何某某对敌人造成很大威慑,敌军特工队悬赏10万人民币要他的人头……”

    小黑翻出自己当年的日记本,看了之后不禁哑然失笑——就大黑那个鸟样,当了将军肯定也是老本行,这倒也就罢了;关键是他现在在总参大院里面混,是不是还是一口一个“妈拉个巴子”?总部的首长是怎么忍受的?还是跟军区副司令一样不仅不介意还愿意跟他喷?接见外宾的时候翻译怎么给他翻啊?那些驻华武官可都是懂中国话说的好的不行不行的肯定听得懂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滋味?真想不出来大黑坐总部机关是个什么操性——不过依照他的个性,是不会改口的,就是泰山被大海淹了黄河被高原填了,他绝对还是这个操性!那这帮子总部他手底下的小白脸参谋干事可就是有好日子过了绝对天天被骂的狗血喷头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被他组织起来早上先跑个10公里越野再说,那辆宝贝迷彩摩托在总参大院里还让不让开的跟黑风怪出山一样?据我所知部队大院都是限速非常严格的,估计是够呛,摩托也不会让少将级别的干部碰的,肯定是出门就是奥迪,真不知道他怎么受得了。不过有他干这个,总是让中国人民可以放心多了——这是个真爷们真汉子真的是干特战这个行当干了一辈子的而且在巴顿面前也能叫上一板的虽然他不开坦克开突击车但是绝对是敢跟巴顿亲自开的坦克撞眉头都不眨一下的主儿!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