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吃鱼识人

时间:2021-05-23   作者:霍伟华   点击:

吃鱼识人

 
  今年展会将在海滨城市举办,按照以往惯例,公司将会派人参加。这可是免费旅游的好机会,老刘和王喜都在摩拳擦掌,准备抢占先机。
 
  这天下班后,老板心血来潮,说要在家里宴请大家。两人都认为,这是一个表现的好机会。
 
  可等两人来到老板家一看,却不禁愣住了,小王居然也在。
 
  小王是前不久才招聘的新员工,给人的感觉孤傲冷漠,还有点抑郁。工作时,小王有点漫不经心,被老板点名批评几次后,表现才慢慢好了起来。
 
  老刘跟王喜相视一笑,这小子毛都没长齐,怎么跟我们斗!两人都没把小王放在眼里。
 
  老板连忙招呼三人坐下,笑着说:“昨天,我的一个生意伙伴送来两条长江刀鱼,这可是个新鲜物件啊,你们吃过没有啊?”老刘和王喜互相看了一眼,都谄笑着摇了摇头:“我们听也没听说过,一定是一种很名贵的鱼吧!”再看小王,他似乎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过了几分钟,老板夫人把烹制好的刀鱼端上了桌。老板谦让了好几次,众人才举起筷子。
 
  老刘一尝,暗叫不对,这鱼怎么没放盐?正愣神时,老板笑着问他:“这鱼做得还行吧?”老刘赶紧一笑,连连说味道正好。“是吗?”老板说着,也尝了一口,却微微一怔。
 
  这时,老板夫人也尝了一口刀鱼,夸张地叫道:“哎呀,真鲜啊!”老板眉毛一挑,得意地说:“这长江刀鱼是清明前捕捞的,三百多块一斤呢!”众人直咋舌,真金贵啊!
 
  老板又吃了一口鱼,迟疑了一下,拿筷子一指王喜:“这鱼还合你胃口吧,是不是淡了点?”王喜早就尝出这鱼平淡无味,但一想是老板夫人做的,就违心地说:“味道刚好,真是多一份则咸,少一分则淡啊!”老板眉头一皱,看了王喜一眼,再也没说什么。
 
  鱼吃到一半,老板夫人突然说:“不知道要来三个人,鱼做少了。厨房里还有条刀鱼呢,我去做!”老板眼睛一亮,好像想起什么,赶紧问小王:“小王,你刚来公司,一切还习惯吧。对了,这鱼味道还可以吧?”小王放下筷子,好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小声说:“老板,这鱼的味道太……太淡了,盐好像放少了……”
 
  老刘和王喜一怔,暗自又喜又气:新人就是新人,连最基本的讨老板欢心都不懂,看你以后还怎么混下去。可是,老板却好像一点都不介意,对一旁的夫人说:“哦,鱼味道淡了。老婆,另一条鱼你记得多放些盐!”
 
  老板夫人不悦地盯了小王一眼,正要起身去厨房。小王放下筷子,又慢吞吞地说:“长江刀鱼味道非常鲜美,以清明节前捕捞的最佳,烹饪时只需放盐和少许清油,还有姜丝、葱段就可以了,其他的调料放了,不但不会增添其美味,反而会影响刀鱼本有的鲜美口感。”
 
  老板一愣,看到夫人脸色微微泛红,渐生愠怒之色。
 
  老刘和王喜张大了嘴,心里直说:哎呀,这不是明摆着指明老板夫人第一条鱼做得很失败吗?你这个小王,自己痛快痛快嘴倒也罢了,可你惹了老板夫人,老板肯定也要生气,我们也跟着你沾了一身晦气!
 
  一时间,气氛僵在那里。好半天,老板夫人怒火渐渐平息,猛地站起身,做第二条刀鱼去了。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久,第二条鱼做好了。摆上桌时,老板夫人故意把盘子顿了一下,以示不满。众人都装作没看见,没理会她。等众人提筷子一尝,都暗暗吃了一惊:同样是刀鱼,按照小王的做法,这条刀鱼的鲜美味道比第一条好了简直不止一倍!
 
  当然,谁也没敢说出口。只有老板一个人自顾自地吃着刀鱼,嘴里还连连赞叹:“哎呀,这长江刀鱼真是太好吃了,果真名不虚传啊!”小王微微地笑了笑,没说什么。再看老板夫人,直气得干瞪眼。
 
  几天后,公司下了通知,老板决定带小王去参加展会。
 
  听到这条消息,老刘跟王喜惊讶得下巴差点没掉下来。怎么会是他?两人去问秘书小红,小红也很纳闷,放着两个部门经理不去,为什么要带一个新员工去呢?可谁也没好意思问老板。
 
  这天中午,老板陪客户吃饭喝多了酒,没回家休息,就在办公室沙发上躺了下来。人一喝酒多,话也就多了起来,老板也不例外。
 
  中午是小红值班,她给老板倒醒酒茶时,趁机说出关于出差人选的疑问。
 
  老板笑了笑,絮絮叨叨地说开了:“小红,你是不知道,我那老婆各方面都不错,就两样我不喜欢,一是做饭不行,不是咸了就是淡了,不是夹生了就是太面了,乱七八糟的菜谱、光盘没少买,可厨艺还比不上学校食堂。前几天,我那生意场上的哥们从南方空运来的两条刀鱼,三百多块一斤,一条七八百块啊,却被她活生生地糟蹋了一条,她做鱼时居然忘了放盐,我那个心疼啊!可你知道的,我这人天生怕老婆,不敢跟她提,本想借老刘跟王喜之口,往鱼里放些盐,将就着能把鱼吃下去,可谁知那两人居然比我还害怕我老婆,真是让人失望透顶啊!”
 
  小红恍然大悟,可她又说:“可小王是新员工,刚来公司几个月就跟着你出差,大家怎么能心服口服?况且他跟你即不沾亲,又不带故的!”老板打了个酒嗝,笑嘻嘻地说:“大家不服?谁不服都不要紧,关键是我服了!”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