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杂文评论 > 影评书评 >

恐惧中的恐惧:无法倾诉的女人

恐惧中的恐惧


变为母亲的女主仅是煮饭、扫地、照顾孩子、服务丈夫的机器,被婆婆约束成温顺无私奉献的妈妈,女主看镜子里母性的她觉得极其恐怖,那并不是真正的她。

身处这情景,多次想向丈夫倾诉、交流,而他用忙工作来拒绝,得不到关爱的女主绝望了,寻找关爱她在找存在感,用酒精麻醉痛苦,用刀伤自己的身体痛处代替心理极大痛苦,只是都无任何作用。

人跟他人,跟最亲的人无法彻底交流,很悲凉的一部电影。

而以上内容,电影是通过以下镜头语言表现的,聚焦在家、诊所、商店等少数场所;逼仄的门框、窗帘夹住女主,女主看孩子、丈夫、家里环境、镜子里自己是水波纹一般扭曲变样,用视觉上感知上的变样,表现心理上的痛楚,那无限的煎熬、压迫;片头在小孩房间时女主在昏暗里光线里,脸上是黑的非完全光明,通过这打光呈现她的焦虑、病态、痛苦。这些都呈现女主痛苦。

而在表达丈夫、婆婆、医生、精神病人等他人与女主存在深刻隔阂是这样呈现的,女主向丈夫求助时,镜头聚焦或切到丈夫,女主是渴望丈夫聆听、提供帮助的,但当丈夫已工作忙来拒绝时,镜头转换焦点或切到在女主本身,这里变换间突显了两人的距离,女主失望了,她摔门而走或死盯者丈夫后背;而近片尾,丈夫关心坐在沙发上妻子病情是,镜头环绕女主后背在台灯前定住,台灯柱分隔两人,沟通之晚、隔膜之深他们已无法再交流了(这场景是镜头动非演员动,有非常明显导演视觉,他亲自揭露这残酷事实。)。而精神病人,虽然也痛苦,但相对无言,唯有背对而坐,每人的痛苦只能各自疗伤。

颜色上,镜头聚焦在女主橙红色指甲上五六次以上,在被药剂师Merick关注时、在自己整理头发和穿美丽衣服吸烟时,这指甲暖色调似乎是她追求鲜活自我、关爱的一种符号。衣服上颜色也可窥探女主心情,当女主开心时,穿的衣服亮丽,而悲伤时,穿棕色这些中冷色调,坐在沙发时,人像是融在同色调的它上,人消失了一般。

音乐上,它配合女主神经质痛苦表现,流露鬼魅感、不正常感,听着,心毛毛的,不知是否某古典名曲。

总体而言,电影用优秀的视听语言透彻表现它内容,是非常出色的佳作!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