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楼船要挫胡儿锐 水战初扬大汉威

时间:2021-05-13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29章 楼船要挫胡儿锐 水战初扬大汉威

    蓬莱魔女大怒道:“原来你还是金虏的走狗!”唰的一剑,便要取那盗魁的性命,忽听得呜呜声响,敌船的弓箭已经射来,这是金国巧匠打造的神臂弓,利用机关弹簧之力发箭,可以射出数十丈远,蓬莱魔女拦在船边,封住那盗魁的去路,背心对着敌船,却正好做了敌船的箭靶。

    蓬莱魔女拂尘反手一挥,拂落了射到背后的几枝利箭,那盗魁猛地咬破舌头,喷出了一口鲜血,施展邪派内功中的“天魔解体大法”,掌力陡然增了一倍,蓬莱魔女既要腾出一只手来拨箭,剑上的劲道就减了几分,那盗魁的掌力陡然增强一倍,蓬莱魔女的剑尖竟然给他震歪。说时迟,那时快,盗魁趁此时机。

    已脱出了蓬莱魔女剑圈的笼罩,“扑通”跳入江心,蓬莱魔女拂尘凌空击下,“啪”地打中了那盗魁的背心,可惜那盗魁的大半个身子,已浸入水中,只是尘尾的一部份碰着了他,他背上皮开肉烂,却依然泅水逃了。

    那盗魁游到中途,亦已气力下支,叹口气道:“韩三娘子,你害了我了!”敌阵中几个金国水军赶来,符他救起,那盗魁振臂一挥,喝道:“滚开,我不要你们救我!”可是他受伤不轻,心中又正在气怒烦恼,挣扎了一会,仍然被那几个水军捉着,送上了敌船。船上的一个金国将军哈哈笑道:“赫连郡主,这都是你的功劳,既可除去蓬莱魔女,又收服了长江一霸,哈哈,当真是一举两得!”那盗魁双眼翻白,已经晕了过去。连清波道:“叫人好好服侍他,这人对咱们大有用处。”

    蓬莱魔女颇觉意外,寻思:“原来金国的水师,不是这盗魁召来的,倒是我错怪了他。但他为柯要处心积虑地在长江上设下圈套陷害我?我与江南的绿林人物,素来是风马牛不相及,按说也不会结下这个仇家?”

    敌船的神臂之箭弓络绎不绝地射来,蓬莱魔女无暇再去寻思,先要对付这射来的乱箭。幸在敌船不敢过份迫近,神臂弓射来的劲道到了蓬莱魔女这只船上,也已成了强弩之未,蓬莱魔女挥舞拂尘,符乱箭纷纷打落,敌船上虽有数十把神臂弓发射,一时之间,倒也无奈她何。

    蓬莱魔女不甘束手待毙,也曾想过扑上敌船和敌人拼命。可是这形势与刚才不同,刚才只是对付盗魁的一只船,现在却是一整队的金国水师,倘若她仍用前法,以木板作为垫脚,飞渡江面的话,神臂弓从四面八方射来,焉能抵挡?蓬莱魔女正在踌躇未决,那将军已在喝道:“放火烧船,看这魔女可有三头六臂?”

    一声令下,敌船上登时射出了数十支火箭,其中一支,正巧落在船头的风帆之上,登时烧了起来,江面风大,火势蔓延极是迅速,转瞬间只听得噼噼啪啪的声响,木头也已经着火燃烧了。

    风帆着火,一条火舌卷来,蓬莱魔女挥剑斩断桅竿,提起断篙,奋力一挑,将那面着火的风帆抛入江心,但她的衣袖亦已被烧毁了一大片,幸而扑灭得快,身上未曾着火。船上最易着火之物乃是风帆,抛下风帆,火势较缓,但船头船尾都已起火,蓬莱魔女只是单身一人,顾此失彼,焉能扑救?何况她还要腾出手来应付敌船的乱箭!

    烟渐浓,火渐大,烟雾弥漫,薰得蓬莱魔女也不禁连声咳嗽,玉面妖狐纵声笑道:“蓬莱魔女,你想不到也有今日吧?”那将军忽道:“可惜,可惜,这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听说她还是咱们皇上想要的美人儿呢!”玉面妖狐笑道:“哈,你还有怜香惜玉之心,那还不赶快过去救她?”那将军叫道:“你还不赶快跳下水去,难道当真要给火烧焦么?”原来这位将军对蓬莱魔女也有几分害怕,只怕距离一近,就要给蓬莱魔女所伤,故而意欲待她掉到水中,失了本领之后,才把她救起。玉面妖狐格格笑道:“对,待到火上身后,看她跳是不跳?咱们且等着大饱眼福,看看美人出浴吧!”船已着火,那将军料想蓬莱魔女无路可逃,已是瓮中之鳖,当下把手一挥,停止了乱箭发射。

    蓬莱魔女气得七窍生烟,寻思:“我决不能落在敌人之手,受金虏所辱!”心中正起了自尽的念头,忽听得金鼓之声,震耳欲聋,金鼓声中,长江浪涌,一大队战船,在上游疾驶而来,中间一只楼船打出宋国的旗号,另一面大旗,也高高竖在楼船之上,绣着斗大的一个“虞”字!

    蓬莱魔女精神陡振,打消了自杀的念头,心道:“人言南宋积弱,兵疲将寡,不堪一战,但看这队水师,军容之盛,却也不弱于金虏!”蓬莱魔女不懂战术,但看这队战船已对金国的水师采取了包围态势,两翼包抄,越迫越近,金国的船只队形已乱。

    金国那将军的笑声顿时收了,气狠狠地骂道:“又是虞允文这小子来与咱们作对!”一声令下,火箭纷纷射出,都对准了虞允文那只“帅”船!

    蓬莱魔女心道:“这位虞允文将军能令敌人畏惧,想来不是平庸之辈,但金虏的火箭厉害,却不知他可能应付得了?”她一面提起舱中所存贮的食水,泼灭蔓延到她身边的火头,暂救一时,一面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虞允文那只“帅”船。

    只见一位将军,兀立在船楼上,年约三旬,面白无须,一派儒将风度,神色自如,看那些火箭纷纷射来,一声笑道:“儿郎们显显本领,也叫金狗见识见识咱们神箭手的手段!”一声令下,楼船的弓箭也纷纷射出!

    宋军射出的弓箭是用人力发射的,射程之远,劲道之强,当然不及金国水师所发的“神臂弓”,但却准确非常,一枝铁箭碰一枝火箭,金国水师向虞允文帅船射来的火箭,都在半空中便给对方的箭碰个正着,落下长江。波心流火,蔚为奇观。蓬莱应女暗暗喝彩,心道:“虞允文的神箭手果然名不虚传,如此本领,在江湖好汉中也不多见,难为他训练出这么多的神箭手来!

    倘若南宋官军都是这样的精兵悍率,何愁金虏不灭?”

    那金国将军大怒喝道:“待我来,看箭!”亲挽五石强弓“嗖”的一箭射出,他是金国著名的勇士,腕力强劲,还胜于“神臂弓”,宋军所发的神箭有两枝先后碰着他的箭头,却未能将之碰落,那枝箭仍然不偏不倚地对准楼船的虞允文射来。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