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楼船要挫胡儿锐 水战初扬大汉威(3)

时间:2021-05-13   作者:梁羽生   点击:



    原来虞允文是个进士出身,在南宋朝廷做个不大不小的官儿(礼部郎官),这次金人南侵的消息传来,许多畏敌如虎的大臣,都主张“浮海”逃避,但也幸有一些坚决主张抗敌的忠臣,力陈不可逃避,其中就有虞允文所上的一疏(奏折),详举金兵必败的理由(金主暴虐,民心不附,劳师远征,师出无名,骄兵必败,长江水战,以其所短,攻我所长,等等……)南宋高宗皇帝赵构虽然也有与敌妥协之心,但因金人渡江,这是威胁到他生死存亡的问题,因而方在抗敌一派的催动之下,勉强起而备战。派大将刘锜为江淮制置使,并调虞允文作随军参赞。虞允文本无实职,手下亦无军队,这次他编散兵游勇,招集义军,训练成一支精锐的水师,事先还是未曾请难过朝廷的。朝中权贵,不满他自作主张,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防他争权夺利,故而对他诸多掣肘,这也不必细表了。

    蓬莱魔女心头沉重,暗自寻思:“朝廷到了这样紧急的关头,还不思振作,反而对公忠报国的前敌将领诸多掣肘,当真是可叹可恨!好在小朝廷虽然腐败,百姓们却都是好样的。保家卫国,也只有靠老百姓自己的力量了。”

    耿照道:“柳女侠今日遇上的就是那闹海蚊樊通。”虞允文道:“哦,是他吗?这么说,是他投降了金虏了?”蓬莱魔女道:“这厮已被金虏俘去,投不投降,尚未可知。”虞允文道:“这股水寇,我早想招抚,若被敌方捷足先登,这倒是一个心腹之患。“说话之间,忽听得前头金鼓齐鸣,杀声震耳,耿照大喜道:“敢情是已追上了金虏的帅船了?”虞允丈亲击进军鼓,水手们都加了把劲,楼船鼓浪疾驶,不一会便已赶上前队,只见被宋国水师船只包围在江中心的,竟是七八条破船,有的被烧去了船蓬,有的被碰损了船身,桅断橹折,看得出是在遇上宋国水师之前,已曾发生过一场战斗。但中间一条船还比较完整,船上一面大旗也仍在迎风招展,那是一面黑色大旗,用金线绣出一条长蛟,一头猛虎。耿照叫道:“这正是樊通、李宝这一股盗船!”

    虞允文站到船头,喝道:“鸣金收兵,不许将他们的船只毁了。”以宋国水师的力量,此时若要击沉这七八条破破烂烂的盗船,那是易如反掌,但主帅号令已下,他们只好暂且收兵,停止攻击。

    虞允文道:“请你们的舵主出来答话。”那盗魁站出船头,惊疑不定,说道:“我今日已陷入你们包围之中,你尽管借我颈血,染红你头上乌纱,但要我李宝向你屈膝求饶,那是万万不能。”

    虞允文道:“李舵主,你别多疑,我今日不是来缉捕你的,我只间你,你们今日倾巢而出!意欲何为?”李宝道:“这是我们的家务事,元帅你可以不必多管。总之,我们决不是来对付官军的。”虞允文道:“你们刚才是和金国水师打了一仗吗?”李宝道:“不错,难道你以为我们是给金虏助战的吗?”蓬莱魔女站出来笑道:“我知道你们的家务事,你是来接应你们的舵主的,我正要向你请教,我柳清瑶与你们江南的黑道英雄,素无仇冤,你们的舵主为何要设下圈套害我?”蓬莱魔女平平静静的说话,用的却是传音入密的内功,声音不大,但却震得对方的耳鼓嗡嗡作响,李宝大吃一惊,说道:“原来你就是蓬莱魔女柳清瑶。我们当家的可并没有说起是对付你。我只知道他是碰上了厉害的对头,故而前来接应。”说到此处,蓦地喝道:“我们当家的是不是给你杀了,我李宝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也情愿死在你的剑下。想你大名鼎鼎,也不至于要官军助阵,来,来,来!你我就来比划一场吧!你是要我过去还是你自己过来?”

    蓬莱魔女心道:“这厮倒是个汉子。”哈哈一笑,说道:“我与你无冤无仇,好端端的和你打什么架?”李宝怔了一怔,喝道:“我们当家的不是给你杀了么?”蓬莱魔女道:“他是被金人俘去了。”李宝吃了一惊,道:“当真?”蓬莱魔女:“他在被俘之前,我还听得他叹了口气,自言自语他说了这么一句……”李宝忙问:“说的什么?”蓬莱魔女道:“说什么韩三娘子害了他。”

    李宝陡然一震,又惊又怒,“哼”了一声骂道:“好个韩三娘子,我、我……”忽地又叹口气,说道:“虞将军,我李宝今日已落入你的掌握之中,我也不作逃生之想了。虞将军,你可肯放我这边的一条小船回去,让他们带我的命令,回去遣散我水寨的弟兄么?这于你于我,都有好处,你杀了我,已足够请功领赏,我遣散弟兄,也免得连累多人,”

    虞允文笑道:“当然可以……”李宝大喜,立即吩咐他身边一个头目道:“你回去叫弟兄散伙,今后也别再于这没本钱的买卖了。你找到三哥,要他与那韩三娘算帐,我是不能亲手料理她了。”那头目应一声,跳过另一条小船。

    虞允文道:“我的话还未曾说完呢!”李宝双眼一翻,说道:“怎么?虞将军你是要反悔前言,赶尽杀绝?”虞允文站在船头,亲把令旗一挥,高声叫道:“让开条路,把他们都放过去!”这一下大出李宝意料之外,愕然说道:“虞将军,你、你要放我?”

    虞允文道:“不错,我不只是放你一条船回去,我是让你们全部回去,决不损你们一条船,伤你们一个人!”李宝茫然说道:“虞将军,你为什么肯如此开恩?”虞允文道:“今日你们也打了金虏,咱们既是有共同的敌人,那也就不必自相残杀了。你们走吧!”一声令下,宋国水师的船只两面分开,果然让出了一条水道。

    李宝自忖今日必是全部被歼,决无幸理,哪知虞允文竟然下了这样的一道命令,轻轻易易地就放过了他们,李宝热泪盈眶,突然在船上“扑通”跪下,向虞允文叩了三个响头,说道:“多谢将军不杀之恩,异日必将图报!”虞允文道:“李舵主请起,只要你以后仍是与我同仇敌恺,那也就是报答了,去吧!”

    这七八条盗船去后,虞允文手下的军官纷纷问道:“元帅为何不趁此机会,将这股水寇一鼓尽歼?””即使是要收编他们,也该趁此大好机会,迫令他们投降呀?”虞允文笑道:“昔日诸葛亮对孟获七擒七放,‘南蛮’遂不敢复反,我今日不过一擒一放而已。你们要知道这些人都是硬汉子,即使能迫令他们投降,他们也不会心甘情愿为我所用。以力服人,不如以德服人。要他们服服贴贴地自行投顺,不更好吗?”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