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诗歌 >

天堂的舞蹈(长诗)

时间:2021-05-10   作者:沈方   点击:

天堂的舞蹈
 
 
 
我目光冰凉,走过这灯红酒绿的街道 。
是来到了天堂吗?
 
青春哑口无言,天真烂漫在拍卖之中 。
在轻柔的叫唤里,今年的羊羔五颜六 色。
 
生活重新开始,照耀出我卑微的身份 。
我掩住脸庞,泪水打湿了往事……
我感到水汪洋一片,一直到生命的尽 头。
 
在茫茫人海,沉没时的呼吸和心跳, 逃亡的歌声跌跌撞撞。
悔恨的旅客啊。飘泊。
无情的我,在一夜之间声名显赫。
 
玻璃门打开了,理发师慈善地流露微 笑。
我铁青着脸,不知道把行李放在哪里 。
 
 
 
坚定而锋利的玻璃是理想的残骸,是 冷酷的。
那仰面躺在地上的我是一个受伤的俘 虏。
 
从前我用消毒的爱情止血,并且让世 俗的交谈镇住剧痛。
弟兄们耗尽了一生的时间,挥霍掉宁 静的阳光和自由的风。
 
而今我抓起一把盐,将伤口揉搓了一 遍又一遍,
不是为了忘却,而是为了狂想远方的 岛屿、宫殿和恋爱中的蜜蜂。
我满头大汗。
 
畅开复又关闭的门啊,外面是一条大 道、太阳,
这一切风尘仆仆,兴致勃勃。
这精确而又虚幻的布局不会有什么泄 露。我是如此认真。
 
 
 
因为在阳光下笑得太久,我已经褪去 了鲜艳。
 
草地上生锈的铁锁是一个辞退的仆人 ,那是在雷雨前的下午发生的旧事。
我把捡拾到的钮扣当作了财富……
 
那棵树翠绿还依旧吗?当然还有树荫 下的竹笛,拆散的小闹钟,光亮的铜齿轮,
曾经在胆怯中丢失的时间。
 
我最初拥有的是一片疯狂的天空,因 焦虑而病痛。我反反复复
阅读一本书,喝完一碗碗汤药,
在苦涩中,我用舌头舔舔嘴唇,笑得 调皮,笑得惨烈……
 
 
 
撕碎一片星空,放入日常的饮食中, 丰富的营养灿烂华丽。
在健康的日子里,我用青菜的嫩叶遮 掩窘迫,想象石磨碾动的声音。
 
风吹拂我,问题不断出现。
一条伪装的鱼、一盒空洞的饼干和存 在于无可奈何的记忆。
要知道我的口袋里充满了硬币和温柔 的瞌睡。
 
我在燃烧。
痴迷中对一束花言语荒唐,我头晕目 眩,呼吸急促。
我选择了消失,把形像的灰烬如期归 还。
 
 
 
现在是什么蒙住了我的双眼呢?
 
很久很久,恍惚中,为飘香的石榴流 下口水。
是不是丝带的飘动,阳光在跳跃,媚 笑的少女乘坐一架秋千,
我不停地猜想。
 
一开始就已天花乱坠。
弟兄们。现在,请拿起铁锤砸碎哭泣 的男人。
石头中会有快乐诞生,倔强的花朵正 红得残酷,嘶嘶呼叫。
 
要生活就必须有辛劳,必须拉破脸皮 ,必须宰杀牲畜,准备足够的肉食。
 
 
 
可怜的背脊,蓬首垢面的影子,抚摸 膝盖的女人。
一个不肯安分的小东西,新鲜活泼的 夜晚,
一种堕落的呻吟,然后是白昼。
 
法律从宽敞的会议厅里流出来,响彻 打断演说的掌声。
在兜售裤子的商店里,我研究了穿裤 子的传统和放荡。
 
在忧郁的边缘,我脸上是别人的笑容 ,
不会再存在慷慨的感情。
 
 
 
于是我逃回到内心,习惯在临睡前洗 脸。
 
垃圾,污秽的抹布,丑恶的嘴脸一片 荒凉,
远方的看守双手捧着贿赂,打开了枷 锁。
 
在投掷石头之后,闪电悬挂在度过的 岁月上空,铁器沉默寡言。
我口是心非,满嘴的牙齿叮当落地,
在自选商场的货架旁,我不断地握手 言欢,表达爱慕。
 
我想起了动物园,忠厚诚实的动物和 解散了的自己。
我想起了洪水,想起了本来面目的家 庭。
 
苍蝇就是苍蝇,那些照本宣科的激情 ,
纯洁无邪的窃贼是一个玩笑。
 
 
 
我还要扔掉天堂的花朵,
抹去幻想的灰尘,生锈的自行车,臭 袜子。
货物在运输途中,烟草熏黑的失眠… …
 
我冒险撬开了铁栅,慌忙中将牙膏吞 进了肚子,
尾巴拖在地上。
 
出没于讨价还价,争论星星和芝麻的 重量,寻找一只碗。
作品集沈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