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千万别把我当人(第十七章)

时间:2021-05-06   作者:王朔   点击:

千万别把我当人(全文在线阅读)>    第十七章

  “我坚决不同意把唐元豹骗了!”白度在窗前猛地一个转身,对一本正经坐在会议桌四周的赵、孙、刘等人说。她嘴唇哆嗦着,竭力克制着自己:

  “我坚决不同意把唐元豹同志骗了。诸位,我白某横行天下数十年,自认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但这事,对不起,我觉得恶心,我觉得太过分了。”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挽狂澜?”赵航宇说,“我们当然也是十分不愿出此下策。”“没有,我现在心里很乱想不出什么高招。”

  “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们开创的事业就这么垮了。”

  “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我们不能存妇人之仁,这不是针对哪一个人。如果需要,我想我们在座的每一个都会毫不犹豫贡献出自己最宝贵的东西——我们已经把脸贡献了。”

  “替元豹想想,他还年轻,还没有用过,就永远失去了,这会在他心灵上造成巨大的创伤。永远滴着血的创伤——他有权利使自己的身体各得其所。”

  为了使这张张完整,他在其它方面就必得残缺,这恐怕是早晚都要进行的痛苦选择。“

  “你说过,他是目前我国的脸中唯一的全活儿人了。”

  “他仍然是,我们并非要他残废,除非你认为妇女本身就是有残疾的。”“这没有什么丢人的,他并不因此就成了怪物。千千万万的妇女原本就没有,她们谁也没抱怨,尽管时而流露出某些遗憾但仍满怀信心象正常人一样生活。”

  “甚至更加轻快,跟正常人比别有洞天。”

  “有所失必有所得。”“无产者失去的只是锁链,获得的却是整个世界。”

  “道理我是懂,但感情仍然转不过弯儿,你真有把握骗了元豹后他不会变态伤能保持力量和勇气?”

  “试一试嘛,不试怎么知道?反正情况不会再坏到哪儿去了,如果我们得到的不是一个亚马逊女战士而是一个泰国人妖,我们也只偃旗息鼓,解散‘全总’,日后再图东山再起。”

  “元豹这杆大旗不能倒,你不但要转弯子,还要亲自去做元豹的工作,让他愉快地接受组织的决定。否则我们只好把你开除出‘全总’主任团。”

  “这是组织的决定吗?”“是的。‘全总’主任团一致通过,并指定我们三个找你谈话。”“既然是组织决定,我那我服从,但保留我个人人的意见。”“允许保留,但组织决定必须不折不扣地贯彻执行。”

  “我还有个最后的请求,如果一旦变性失败,我恳求你们不要再试图给元豹重新装上。”

  “你把我们想地也太卑鄙了。说实在的,这个决定作出时我们也都老大不忍,很多同志都哭了,觉得对不起元豹。”

  “我们这些人呐,也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如果不是身在这个岗位上,感情要服从需要,要考虑到全局的利益,哪会这么人面兽心?”“小白呀,”赵航宇手搭在白度肩上带着她一起在屋里来回走,“要充分估计任务的艰巨。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办起来难,也是,把谁骗了谁没有情绪除了太监。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多讲些妇女也是人的道理,这点上,你是女同志,有优势,要利用。办法是人想的皇帝我们都改造过,他唐元豹总不会比皇帝还刺头儿吧?”

  牢房的铁门“哗”地一声拉开了,一个警察站在天窗透下来的阳光中冲昏暗的牢房里喊:

  “唐元豹出来,带上你的铺盖卷。”

  监狱会客室里,警官正严肃地和白度谈话:

  “我接受你的解释。但我要警告你们,你们既是个民间组织,一切活动,言论就不要超出民间的范围,不要和政府的工作搅到一起,更不许在群众中造成你们俨然是个临时政府的错觉。”“一定。”“气焰不要那么嚣张,言谈不要那么放肆,要办什么事就老老实实地办。组织比赛就谈组织比赛,培养选手就谈培养选手,多挖掘人本身的内涵和困境,不要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离题太远,对社会弊病,光停留在调侃,嘲笑上有什么用?”

  “对对,我们一定注意,自己就管自己的事。”

  “我也不是叫你们只管自己的事不管别人的事。别人的事可以管,但态度一定要端正,一定要善意的,有社会责任感是好的,但发展到刻薄、尖酸乃至恶毒地诽谤和影射就不好了。”“我一定叫他们注意。”

  “什么叫他们注意?我叫你注意,我现在就盯着你。”

  “我注意。”“光保证不够,我要看你的行动,我了解你们这些人,你们总是阳奉阴违。”“这回不了,一定同决同德,到时候我们组织外国人比赛给您送两张票,请你一定去临场指导。”

  “我就不一定去了。我对这些和外国人斗气儿的事不感兴趣。国内的事情就够我忙的。”

  警官站起来,和白度握手告别,送她出门:“这次就宽恕你你们,下次,唐元豹再出这种事,我就连你一起追究,谁让你是他的作者。”“我一定注意不给他胡说八道的机会。”

  “要严加教育,控制使用。”

  元豹孤零零站在监狱大门内发着愣。

  白度夹着包起出监狱大楼,向这边走来。元豹见到白度露出笑容。“还笑呢。”白度说他,“我为你挨不多少训?下回可得注意了,别光顾一时痛快,自己倒霉不算,我也跟着背黑锅……走吧。”白度领着元豹刚出了监狱大门,一群记者和闲人便围了上来。马路上阳光灿烂,人来车往,十分热闹。元豹眼睛都被阳光照花了,在睁着无神的眼睛,沉着脸,在白度的护卫下分开人群挤着走。“你对你的所作所为是否感到悔恨?”

  “如果再有机会,你是否仍会象从前一样行事?”

  “你是否认为你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当局曲解了你的本意?”记者们七嘴八舌地提问,元豹一言不发,白度连声回答。

  “无可奉告。”阳光和照,陈设舒适的室内,元豹静静地坐在铺着白桌布的餐桌旁吃饭。室内十分安静,只有餐具和盘碗相碰发出的轻微回响。菜肴十分丰盛,颜色绚丽。

  元豹面无表情地吃着,吃着吃着,他哭了,两行眼泪流下了他的面颊。

  白度坐在他对面,手托腮看着他,一动不动,也不说话。

  元豹很快擦去泪水,又继续吃,也不抬头看白度一眼。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