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千万别把我当人(第十五章)

时间:2021-05-01   作者:王朔   点击:

千万别把我当人(全文在线阅读)>    第十五章

  布满丘陵、沼泽、湖泊、河流和灌木丛的荒原对面坡上搭起了一座支着雪白天逢的大看台。

  看台上摆着西瓜,汽水和香烟。

  赵航宇陪着经理、农民企业家、个体户等上百名股东戴着草帽墨镜扇着扇子步入看台,依次就座。

  白度领着两人站娘给来宾们一人发了一架望远镜并捧了个大本子请来宾们一一签到。

  来宾们纷纷举望远镜对着寂寞的荒原调着焦距,东瞅西瞧:“演员很快就会出场,”赵航宇回过头来对大家说,“大家可以注意对面山上的那处悬崖,一会儿演员就要先从那上面跳下来。”“啧啧啧,这么高,底下有没有什么保护措施”?

  “什么都没有,全凭演员的一身工夫。”

  “了不起,这个演员厉害,当年狼牙山应该派他去守。”

  “小白呀,”赵航宇招呼白度说,“通知对面可以开始了。”

  对面悬崖上,孙国仁正在为全副武装前着大步枪腰里插满手榴弹的唐元豹检查着装。

  “风纪扣扣严,皮带扎紧。脚下的鞋脱下来,这次演次规定不许穿鞋。”元豹脱下鞋,孙国仁把两只鞋插到元豹身后的背包上。

  “记住,祖国人民在看着你,要能往直前,视死如归。胜利后回来,我为你请功。”要是我回不来了,告诉大家不要哭。“

  “你就让大家哭吧,别的忙也帮不上你。”

  “劝劝他们,就说我是为人民而死的,死有余辜。”

  “我会教他们把帐记在帝修反身上的。”

  对面山上升起两颗红色信号弹。

  “出发的时候到了。”孙国仁催促元豹,“没什么交代的就去吧。”元豹脚步沉重地走到悬崖边,往下一看,天旋地转。

  “不许熊!”孙国仁在一旁厉声喊。

  “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元豹高喊一声,眼一闭,心一模,纵身跳了下去。

  孙国仁见元豹跳了崖,连滚带爬地跑到山凹,对隐蔽在那儿的一队穿着伪装服的保安队员喝令:

  “进入阵地!记住,谁要是不按规定挨打,伤了元豹一根毫毛,回来我扒了谁的皮!”

  “喳!”保安队员们抖擞精神沿着一人多深的交通壕,分头跑向自己的位置。看台上一片兴奋,嗽叭里放着战争电影的录音剪辑,枪声炮声响成一片,伴随着雄壮的交响乐。人人都聚精会神地把着望远镜观看。望远镜的视界内,只见元豹象片羽毛似地从悬崖上跳下来,缓缓地落在崖下的荆棘丛里,半响,他浑身是土摇晃晃地站起来,扇了自己两嘴巴,定了定神儿,撒腿跑起来。

  只见他时而匍匍躜行,当有隐蔽物时爬起来猫腰迅跑,一个土包后亲出一条大汉拦腰抱了他,被他轻轻一甩象扔谷草捆似地扔出老远,躺倒不动了。当他跑到一棵树下,树上又跳下一条大汉骑到他背上,被他一个背挎摔昏过去。

  元豹在树丛间,丘陵上狂奔;在沼泽中艰难跋涉;跞过一条条壕沟,攀上一座座绝壁;和不断出现的敌人搏斗,战胜他们。向看台奔来。他跳进一条湍急的洒流,奋力泅渡。河里钻出水鬼,于是展开一场激烈搏。元豹和水鬼此起彼伏地被对方把头拽进水里,咕咚咕咚喝水,露出水淋淋的脸大喘着互相往脸上挥拳猛击,最后水鬼沉没不见了。

  元豹精疲力尽地爬上岸。四、五个在汉端着刺刀围了上来,元豹握着拳头走起圆场,轮流和他们交手,演出一场空手夺枪的绝技。四、五个大汉被缴械打倒后,元豹又跳进另一条河,奋力泅渡,河里又钻出水鬼,于是又搏斗。元豹爬上岸,又遇见四、五个端着刺刀的大汉。于是又空手夺枪“”

  炮火在轰鸣,一发发大口径炮弹在奔跑的元豹身旁左右爆炸,掀起冲天的尘土,炸了一个大弹坑,元豹的身姿时时被火光和硝烟吞没,然而,每当胡烟散去,元豹又跳起继续向前飞奔。一队敌人坦克蜗牛似地缓慢爬行着,出现在元豹前面,排成一排,象行刑队处决手无寸铁的犯人一样,转动着炮塔、瞄准元豹——一齐开水。元豹,几立在硝烟散去的坦克前,一出拳,一辆坦克冒出浓烟,坦克兵跳了坦克四散奔逃,被元豹连连出拳,每人帽子上冒出一股红烟,一辆坦克冲来碾过元豹的身体——坦克被咯翻了,元豹抖抖土从容地站起来。

  元豹一路冲杀着继续向前进,看来没什么能挡住他了。他的脚步虽然踉跄,脸上却充满胜利的渴望。

  “横亘路上的一个煤气罐着火,火势猛烈,元豹中过去,把手伸进火里,关上煤气阀门。

  他继续向前跑来,一座房子着火了。他一头扎进火海,浑身冒着火苗冲出来,回身鼓足腮帮子吹了两口气儿,比划了几个手势,火苗微弱,暗淡下来,化为一片灰烬。

  他继续往前跑,一堵砖墙挡住了他的去路,他退后几步,调整了一下步伐,蹬蹬蹬迈了大步腾空而起—头撞上去……他继续往前跑,砖墙已在他的身后,那上面留下一个人形的豁口。他向看台跑来,脚步轻盈,矫健如飞,他身后的路一段段坍塌——那都是铺着解草和浮土的陷井。

  他在布满尖钉的烧红的铁板上芭蕾舞汪员一样灵巧地跑。他在湖面上滑水运动员一样喷溅着水花一般地驶进。

  他向看台跑来,近了,大了,清晰了,浑身的装备和脸上的微笑都很分明了,甚至能听到他身上枪枝和手榴弹碰撞的叮当声和他光脚板跺在碎石路上的“扑扑”声。

  “看台沸腾了,人们纷纷放下望远镜,站起来用肉眼看着正一步步向山上跑来的元豹,热烈地鼓掌,大声地加油:

  “来个好几嘿——”“黑——好!”“来个炒嘿——”“嘿——妙!”“再来一个要不要嘿?”

  “嘿——要!”在一片掌声和喝采声中,元豹终于跑到了终点。

  掌声如潮,鲜花似雨,元豹两手捂腰慢慢地溜达着,微笑着向欢少的人们招手。白度和两个姑娘跑上去,把—条毛巾被披到他肩上,往他怀城塞了一抱鲜花,然后簇拥着他向休息室走去。

  一大群扛着摄像机举着照相机的记者跟上者,纷纷抢拍元豹的形象,闪光灯成—片耀眼的光斑。

  “噼哩哄啦,噼哩叭啦。”一片耀眼的光斑。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