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千万别把我当人(第十四章)

时间:2021-04-29   作者:王朔   点击:

千万别把我当人(全文在线阅读)>    第十四章

  “你问我当时按兵不动想什么?”

  店老头儿迷迷登登地问坐在审讯台后胖秃了。

  “我在想,帝国主义也不容易。”

  店老头在椅子上坐坐正,皱着眉头边搜肠索肚地回忆边吞吞吐吐地说:“从天津跑出来,我是坐船沿着潮白河跑到高家村投奔的刘十九。我这人见水就晕,坐那两小时船没风没浪的都吐出了花花肠子,上了岸,还是晕总觉着脚下在晃。

  晕劲儿还没过,就赶上了北洼大战。刘师兄给了我一彪人马,让我埋伏在高梁地里,特正面一要响就数数,数到一百零八下就领着人马杀出来,抄八国联军的后路,战斗打响了,八国联军举着刀端着枪从我跟前冲过去,一个个挺胸凸肚挺威武,边冲还边喊,小嗓子都喊哑了。我就寻思,这八国联军虽然红鼻子绿眼儿可也是人,将心比心,我在本国内河坐了两小时船就晕成这样,人家打大老无的外国打海上坐着船飘洋过海来侵略咱们,真是不容易。就这么一走神儿的工夫,那边就打完,刘师兄已经被五花大绑地捆走了。“

  “这阵工夫有多长?按北京时间。”

  “能有多长?好几万洋人打好儿万庄户人,也就是历史的一瞬间吧,我也没掐表。”

  “那么你后来呢?”“我?主力都打垮了,我这百十号人能干什么?我只好跟大家说,哥们儿们,撒了吧,想活命的就快跑。”

  “你就这样瓦解了队伍?”

  “就这样,本能地决定分散突围,保存革命的火种。”

  “你这是在犯罪,晓得吗?”

  “不晓得,墙倒众人推,天塌高个顶,趁火打劫,鸡蛋不能往石头上碰,我一点没违反战略——头里那几仗我们都是这么打赢的。”“见着松人压不住儿,见着能人直不起腿——这么形容你—点没错吧?”“没错,这么形容您也一点没错。”

  “老实点!别忘了你现在在哪儿!”

  “一点没敢忘,我要是忘了,这天地间就没您了。”

  “老叛徒,这么多年怎么就没早点把你挖出来。”

  “会躲呗,糊弄你们还不是小菜儿?老实说,我要是乐意,能千秋万代和你们站在一起—点马脚不露。”

  “我看你是活腻了。”“你要活到我这岁数,隐藏个一百来年,你也得腻——跳出来得啦。”“你的领导呢?”“展览呢。”白度和孙国仁站在衣衫褴褛,面有菜色的元豹面前,既焦急又不安。“谁派他去的?马上就要检阅了,他不说抓紧时间给你热热身,倒自己跑去出头。”

  “他也是被抓的,身不由己,可能是人家觉得他象谁。”

  “胡闹,现在还有没有王法!”白度义愤填膺,“越老知不知道这些事?”

  孙国仁叹口气:“不要提啦,赵老已经堕落了。一晚上换上八个地方睡觉,白天就精神恍惚。”

  “生活啊,真是腐蚀人。”白度说,“这样吧,你派人去和抓走刘顺明的机关交涉一下,看用什么办法能把他保出来,这节骨眼儿上没他还不行。我带元豹去搞点饭吃,要汇报表演了,饿着肚子怎么上得了场。”

  “能不能高xdx潮把汇报演出日期推迟一下。”

  “恐怕不可能,股东们已经集体下了最后通牒,拿不出成果来就扭送咱们去法院,告咱们诈骗。”

  “赵老什么反应?没去再做做说服劝解工作?”

  “赵老拍了桌子,骂了人,又能怎么样?拿不出东西红口白牙,许诺谁不信?股东们都撕破脸了,这人一不要脸了很多事情就没糊弄了。”“鼠目寸光呵——这些人,讲好了同舟共济半道上又纷纷下船。”“你怎么样?”白度问昏昏欲睡明显得有些体力不支的元豹,能坚持到最近的饭馆吗?“

  “给我沏杯麦乳精。”“哪儿还有强化食品?”白度环视空空如也的室内,“能当的全叫刘顺明当了吃西餐了。你就先喝杯糖水吧。”

  白度找出个糖罐,把所有剩下的糖末儿都倒进一口杯里,冲上水递给元豹。

  元豹一口气都喝了下去,舔着嘴唇伸着空杯:“还要。”“这样不行呵。”孙国仁用手搬着元豹嘴巴看看他的牙口,“他还需要补,大补,否则拿出去也会被打回来,商检那一关也就过不了。”“振作点,元豹,”白度摇着萎靡不振的元豹。“你可不能趴下。你才饿了三天,长城压根儿就没吃过一口,照样几立了几千年。”“咱们中国能让人从月球上看见的就你们俩了。”孙国仁也声泪俱下。“我想吃只鸡。”“给你,都给你,还想吃什么?只要国内出产,全国人民不吃虎口夺食也要给你弄来。”

  白度抹抹泪站起来,坚定地对孙国仁说:

  “砸锅卖铁,也得让元豹吃顿饱饭。”

  一个简陋的个体小饭馆,孙国仁和白度搀着捂着军大衣的仍然浑身哆嗦走不动道的元豹走进来,在一张污渍斑斑的破桌子旁坐下。孙国仁敲着桌子不耐烦地喊:“老板,上菜!”

  坐在收款台后面的老板娘看看这三位,又抬头看看看收款台玻璃上贴后张带照片的通辑令。叫出老板,用下巴指指那边坐着的三位,嘀嘀咕咕说了半天,老板解下围裙撸胳膊挽袖子地过来:“您三位是‘全总’的吧?”

  “是呵?你怎么知道?”孙国仁很兴奋,指着元豹介绍说,“这就是唐元豹,咱们国家新选出的头号男子汉,你一定在电视上见过他。”“你就是唐元豹呀?”旁边桌上三个正在喝酒的小伙子中的一个转过身问元豹,“怪不得看着眼熟。”

  “你们是干什么的?”孙国仁笑嘻嘻地问人家。

  “什么也不干,混混儿。”小伙子说一句,转回身继续喝自己的酒。老板和元豹握握手,对孙国仁说:“三位要吃饭是么?”

  “是。”白度说,“这难道还用问?你就快点吧。”

  “这样吧,你们打我一顿得了。”

  “这是怎么说话呢?”孙国仁急了,“我们是来吃饭的,打你一顿算是怎么回事?”“饭是没有。”老板沉着地说,“命倒有一条。你们挑吧,是手牵手下油锅还是个顶个滚钉板,随你们——反正我不赞助你们这顿饭!”“噢,你是怕我们吃饭不给钱。”白度恍然大悟,“告诉你,我们有钱,也准备付。”“拿出来,”老板伸出手,“先交给我。”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