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

人生不易

 
  “人生不易”这老话毫无偏差。他、近段时间不知怎的,对此话佩服至极。
 
  起初他总认为“人生不易”这个老话是专指一些能够惊动周边的事情的概况。可如今,他不再这么认为。他更加的认可“人生不易”是不易在许多难言之隐,是曲里拐弯的,说是能说又怕别人笑话,讲是能讲又担心表达不清引起误解,总之,就是难受。
 
  他,真的心地善良,乐善好施,认识的人对他的评价都不错。而眼下他过得真的“不易”。他今年五十有二,按说已知天命了,当然他从来没有否定,天命已经来到,只是喜欢挤个眼露出笑来,摆出一副模棱两可的态度。有人说他长着一副挨揍的脸,他不同意,他说我真的没有皮笑肉不笑。为此眼下他经常面对着镜子去笑,总结出一点,这幅嘴脸有丝缺陷,真的是不易。在天命里,他不知道如何应对,毕竟还要活下去。以前为啥不去照镜子,实话他不愿意接受,但内心有些难受。
 
  他不是文盲,他有着一定的修养和见识,他声音富有极强的磁性。
 
  或许是气流碰撞两颗大门牙回旋的杰作。而属猴的秉性又给他了一定的灵动和智慧,当然,愚钝起来的时候,也成为笑柄,思维灵活的固执总能碰见固执的灵活。驾照已经考到科三,他决然的放弃了,考不易,放弃也不易,别人问起回答更不易,人生处处都不易。就如在炎热的夏季,驾校快着火的路面,由于车载设备原因,他科二在考场开了六圈,“还有没有王法了”,一句经典的台词总在他耳畔回旋,前五把全都圆满却没被录上,该死的第六把些许偏差却准准的被记录了,要命,“还有没有王法了。”
 
  “人生不易”太多太多,清醒的时候想糊涂,糊涂的时候想清醒。绝对不是拥有的时候不珍惜,失去的时候知可贵。他也想成为大度的男人,可是何为大度,你、能够把握吗?说、显得你小气,不说别人似乎没感知。你说你到底是说还是不说,真的不易。老婆出门花枝招展,回到家里疲惫不堪,为啥?真的是堂而皇之的话语,说、都会说的言辞,就能够解析吗?尊重他人,哈哈,是否全都搞错了。可是他坚定的意见是,反了。什么反了,面对的对象反了,最起码是极度的不公平。
 
  “你啥意思?”他老婆问他。
 
  “没什么意思?”他答。
 
  “瞅你那熊样,还男人呢、心胸狭隘,变态!”他老婆真二八经的吼他。花枝招展地走出了门。他挤着眼睛撇着嘴,只感不易。
 
  从属性角度说人,他总结过,人就是为了上下的嘴吃喝。不好听,呵呵,不好听才是真的。至于更高的意识形态,他总结,就是种子发了芽开了花结了果,别人吃进嘴里、心里、念想里,才会有所谓的价值意识,一种不当吃喝的境界才会出现,实现不易,很不易。不要去和一个饥饿的乞丐谈论食物以外的话题。
 
  “做饭”此刻他心里极度不满的自语。菜刀在西红柿上溅出一片血的红颜......似乎能听到西红柿粗鲁的哀鸣:“他妈的,我招谁惹谁了!”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默默之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