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名著 >

张老儿借财被骗

时间:2021-04-06   作者:李春芳   点击:

海公案(全文在线阅读)>  第九回 张老儿借财被骗

  却说张老儿听得那银号的掌柜说银子不好,心中大惊,呆了半晌说道:“怎么见得是不好的?”那掌柜的道:“这明明是夹铅的,外面用银子包皮,这就是不好的,休要强辩。难道我们当了这一辈子库号,还不认得么?”张老儿此际无以自凭,只叫得苦,便三脚两步走出了银号,望着严府而来,要寻严二的晦气。

  比及到得严府,问时,那严二跟随严嵩入朝去了,又不知几时才回。没奈何,只得在对面一家门首蹲着等候。自怨不小心,有了这项银子都不看过,却上了人家的当。倘若不认,这怎么好?又想着严二是个大有作为的人,料然是被人家骗了的,却不是故意与我的。且看他昨日这般好心看承我,他决不肯不认的。只管在那里胡猜乱想,足足等到午时,方才回来。

  这严二随着主子马后,早已一眼看见了他,更佯作不曾见到,随着主子进去了,故意不出来。张老儿是送惯豆浆的,所以府中的人也些许相认得,但逢出来的,便问严二先生在里面做什么?或曰:“他如今现在上面伺候爷的饭,饭毕还要帮爷签押发稿。几多事情,哪里得空闲出来?你要见他,只可明日来罢。”张老儿道:“小老要将一件东西交还与他呢。既是差事不得空,敢烦尊驾代为交与如何?”这人道:“使不得。他的性情是最古怪的,我们同辈差不多都不与他交谈。你有什么东

  西,且待明日当面交与他罢。”说毕,各有事去了。这老儿只得又在门首等了许久,天色差不多要晚将下来,肚中又饿,方才走回店中。

  甫入店门,只听得里面几个公差的声音,在那里大惊小怪的说道:“躲得去的不成么?”张老儿此际无奈,走到里面,对那一众公差道:“不躲的,我来了。”公差见他回来,骂道:“真是个顽户,怎么走了去躲着,这时悄悄回来?料道我们去了,所以走回来吃饭。睡到天明,一个黑早就走了。这个方法,是你拖欠钱粮的伎俩。如今我们却不管你有没有,我只带你到堂上去面回官去!”便一手揪着张老儿的胸膛,扯住便走。张老儿慌了,大叫:“且慢且慢,有话慢慢商量。”他的妻女都来相劝,公差哪里肯依,只顾乱拖。

  彼此相嚷,却惊了海瑞也来劝。公差道:“海老爷,你不要管这闲事罢。”海瑞道:“列位且息雷霆,容我分说。不合再任你们发落就是。”内中一人道:“如此且略松一松手,谅他也走不上天去。且听海老爷有什么说。”公差听了,才放了张老儿。海瑞道:“张东家,这是钱粮,不是私债,该早日打算,亦免得有今日。你如今且说有什么打算呢?”张老儿叹道:“列位又哪里知道我这样委曲?银粮的欠项,哪有不上紧的道理。

  如昨日我去了这一天,也是为着此项。不知用了多少唇舌,才向一家财东借了八两银子。回家只望今日去号里交纳,谁知是夹铅的,即找原主回换,又怎晓得银主就偏偏有事,不得空闲,连面也不曾得见,直等到这时候才回。大抵要明日方能够回换呢。烦列位再为宽限一日如何?”公差叹道:“亏你几十岁的人,说出这样孩子的话来!你又不是三两岁的孩子,怎么银子都不看一看好歹,就竟收了去号里上纳,这话哄谁。”张老儿道:“不是我说谎,列位不信,待我拿出来与你们观看便知。”

  遂向腰间取了那锭假银出来,放在桌上。

  众人看了,只冷笑不肯相信,反说是故意借此假的推却。

  便问道:“这银是哪里借来的?我们却还要问你一个用假银的罪名呢!”张老儿道:“那不干我事,现在原主在呢。”公差道:“你说银主是谁?”张老儿道:“不是别人,就是新通政严府的家人严二先生借与我的。”公差听了叹道:“这就怪不得你说了!你好端端的,却向这人借贷?这严二本是扬州人氏,做了半世的光棍,在这北京城里,做过了多少次数的犯案,也不知几回的了。后来打听得严府权势,他便投在严府充做家奴。他并不姓严,本唤李三尖。‘严二’这两个字,是主人改的呢!

  如今你上了当,也不用到那里去换了。若是换时,他决不肯认的。还说是主人赏他的银子,你白赖他,立时回了主人,将个帖儿,送你到兵马司去,还要吃他二十大板,一面大枷呢!我们目见过数次的,你这晦气的,休想去换,只得快些打算完纳罢。”张老儿听了这一番言说,不觉紧皱双眉,舌头伸出唇外,半晌缩不进去,叹道:“我真要死也!”说罢,哭将起来。妻女闻知,亦不禁泣下。海瑞在旁叹道:“哪有这样的人,这便如何是好?”张老儿到了此际,夫妻两口面面相觑,呆呆的立着,形如木偶一般,公差们又要作威。

  海瑞看见如此,心中也觉可怜,便相劝道:“列位不必如此,钱粮一项是不能拖延的。如今他又着了骗,又无门可贷,在下情愿暂为代纳,不知要多少银子才够呢?”众人道:“既是海老爷有这番好心,连我们的茶东,共是四两五钱银子就够了。”海瑞道:“如此,容易得很的。”遂急急回房,取了四两五钱银子来,替张老儿代纳。公差接了银子,反复细看了一回,收了,说:“多承海老爷了,俺们改日再会。”一齐拱手出门而去。

  张老儿看见公差去了,便率妻女到海瑞面前叩谢。海瑞连忙扶起道:“东家不必如此,些须小事,何必介怀!”张老儿随:“若非老爷见怜,今日被他们拿了进去,免不得吃那老棒呢!但不知将什么报答你老人家哩!”夫妻两口千恩万谢的,自不必说。

  到底张老儿心中不服,到了次日清晨,就到严府来等那严二。到了早饭后,方才得见。严二问张老儿道:“你送豆浆来的,这时候来此何干!”张老儿便将昨日事情告知,便把银子交还。那严二故意作色道:“你今却又来了。我的银子是上人赏下来的,怎么说是假的?休再说了,被人听见了笑个大口呢!”张老儿道:“明明是二先生的银子,我们做买卖的人怎敢相欺?现有某银号银匠及公差人等可以作证。”

  严二大怒道:“胡说,好丧良心的人!你被人催迫得紧,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怎么样的哀恳我,方才借这银子与你,把官钱还了,剩下做了资本。怎么还要赖捏我是假银,这还了得!别个可以入你圈套,却不想想我是什么人?快快回去打算还了我罢,否则回了我家老爷,只怕你受不得这些苦呢!”一顿骂得张老儿哑口无言,含着一眶眼泪,只得仍旧拿着假银锭出了严府。一路上好不气怒,走到店内,妻女连忙来问是怎么样了。

  张老儿顿足捶胸,指天划地的骂道:“丧心的千家奴,竟不肯认,还拿话来吓我呢!”元春道:“父亲过于忠厚,一时被他骗了。他这般居心的,哪里还肯认账?只算是自家倒运就是。”张老儿道:“虽是这般说,不久就是一月限期。倘若他来讨时,却又作何究竟?总要设法方好呢。”元春道:“倘彼来讨时,还请那位海老爷对他说说。或者以理谕之,庶获免偿,亦未可定。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