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千万别把我当人(第五章)

时间:2021-04-05   作者:王朔   点击:

千万别把我当人(全文在线阅读)>    第五章

  “知道为什么叫你到这儿吗?”

  “知道,是要了解我在义和团运动中的表现。”

  在一间空荡荡的镶着隔音板的大房间里,秃头胖子坐在写字台后面,脸藏在后台灯罩后的阴影里。如灯的光束打在唐头儿的脸上,他双手放在膝上,恭恭敬敬坐在一张姑娘地上的没有靠背的凳子上。“你的姓名?”“唐国涛。”“年龄?”“一百一十一岁。”“捕前居住哪里?”“坛子胡同35号。”“何时入伍?”“一八九九年三月。”

  “历任何职务?”“小队长、把总、二师兄、大师兄、一绝法师。”

  “曾受过何种奖励何种处罚?”

  “一九○○年被判处死刑。”

  “有鸡眼么?”“没胡。”

  医院雪白的诊室内,唐元豹仅穿着一条游裤坐在诊桌旁回答一个女大夫的询问。妇大夫边问边记。

  “有狐臭么?”“没有。”“有痔疮么?”“没有。”“你怎么什么都没有?”

  “您可以闻闻,看看?”

  “不相信你。你大概也不尿炕了?”

  “尿过、改了。”“站到那边秤上去。”女大夫指了指房间一端一台笨重的货秤。看秤的护士认真地拨着准盘屋,直起腰对女大夫宣布:“八十公斤高高的。”“现在脱下裤衩到帘子后面去。”妇大夫放下笔,搓着手站起来。“干什么?”元豹紧张地问。

  “看看你的发育情况。”女大夫面无表情地说。

  “听说。”站在一边的白度温和地说。“这位大夫已经闭经了。”“可我从没给人看过。”元豹羞答答地跟着女大夫进了帘子。片刻,女大夫出来,到水池子洗手,对接替她记录的女护士说:“发育情况,中。”“八十八年前的那天夜里,就是八国联军进城的那天夜里,你在哪里?”“我在家里。”唐老头儿在台灯的照射下显得十分镇定。

  “为什么不去战斗?大刀王五在战斗,老舍的父亲也在战斗。”“我有更重要的任务。”

  “什么任务?”“我赶着回家,先把我爹妈、媳妇、孩子一一勒死。那天天也是这么黑,也是这么冷,我刚把一家老小处理完,突然,只听得有人敲门,嘴里轻声地喊:”师娘,师娘,你快开门‘。我把门这么一打开,只见进来一个人,左手抱着一个婴儿,右手举着盏红灯……“

  “是谁?”“就是我老伴,我现在的老伴——当时她是‘红灯照’。”“那怀里的孩子?”“就是霍元甲。”“天呐,我怎么从没听说过还有这么一段!”

  “我老伴一见我,就扑通跪下,嘴里喊着:”师父,师父,我师娘,师姐全歹了。‘我说:“是,都是我勒死的’。我老伴哭着说:”那从今后,我就您的亲人,这孩子……‘我打断她“’这孩子哪儿抱来的还送回哪儿去‘。”

  “后来呢?”胖子抹抹泪。

  “后来,枪声大作,日本人冲进来了,嘴里喊着八格牙路,用枪指着我,问我‘什么的干括?’说时迟,那时快,日本人冲进来的时候我已经钻了被窝,我老伴跪的方向也变了,冲着日本人磕头:”太君,他是磨豆腐的,大大的良民。

  ‘日本人就嘿嘿地笑用,用刺刀捅她身子’花姑娘‘地叫。于是乎,我掀被而起,大孔一声:“住手!我就是你们要抓的义和团干部,和老百姓没关系!’”“唐老,这您可有点演义了。”胖子皱着眉头说。“据我所知,义和团基层始终都没建党。”

  “年轻人,这你就不懂啦,早在一百年前,我们已经前仆后继了。”唐元豹被孙国仁抓着一只胳膊挟持着快步在长长的走廊里走。孙国仁把他带进一间诊室,几个穿白大褂的大汉上来把他按坐坐在一张椅子里,五花大绑一般将各种仪器的吸盘、夹子固定在唐元豹的四肢与躯干一,一台X光机被推上前,瞄准唐元豹。“我们开始调试——通电。”主管大夫说。

  坐在椅子上的元豹遭电击一通乱扭。

  “疼!”他大喊。一个大夫将一块伤湿止疼膏贴在他嘴上,他立刻没声了。

  所有仪器上的指示灯亮了,示波器上出现绿幽幽的萤光,紊乱地波动。仪器发出各种怪响。

  “现在开始测试,各控制台告数据。”

  “心一个。”“肝一个。”“肚一个。”“贤一个。”“停——肾怎么是一个?”

  操纵员仪器后在探出头问元豹:“你那个腰子呢?”

  孙国仁猛地撕下元豹嘴上的膏药,元豹嘴通红地问:“不能一个么?”“不能,”操纵员说,“都是两个,好好想想哪儿去了。”

  “想不起来,我小时候老丢东西。”

  “看看这腰子尺寸。”主管大夫说。

  操纵员又埋头后面,俄顷,报告:“有菠萝大小。”

  “这不结了,一个顶俩。”主管大夫对众人说,“继续。”

  “肺八百来米。”“脂肪能插住筷子。”自动记录仪“嗒嗒”记录着,把所有数据打在一条长长的纸带上。主管大夫和白度手捧着纸带一段段看着。

  “基本完好。”主管大夫对白度说,“如果不作解剖标本的话。”“松绑。”白度对大汉们说。又对从椅子上站起来,活动着麻了手腕子的元豹说:“请到这边来。”

  唐元豹被魁梧的孙国仁抓着胳膊在长长的走廊里快步地走。另一间雪白的诊室里,一排大夫抬起眼看被孙国仁跟跄捺坐在椅子上的元豹。一个戴黑镜的中年大夫手里握着厚厚一叠卡片在桌上轻轻敲着,和气地说:“下面我们做一次小小测验,请不要紧张,就象小时候你父母对提高一样,回答不上也没关系,相信你能回答的很好,都不是想很难的问题,千万别紧张。”

  “请吧,”唐元豹诚恳地说。“我尽量满足各位。”

  “谢谢。”大夫说,“下面开始,请看我手中的卡片,这上面画着一只猴子和一个人,我的第一问题是,你能否有一句话说明人和猴子最根本的区别——请你回答!”

  “猴子全身有毛,人只在几处有毛。”

  “回答正确,得分。”唐元豹嘿嘿地笑,美滋滋地瞅着一另一个大夫手里的记分牌,看到白度,立刻不笑了,严肃地坐好。“下面我问第二个问题,还是这张卡片,这只猴子和这个人,是猴子的脸皮厚呢还是人脸皮厚抑或是一样厚——清你回答!”“人脸皮厚。”“回答错误——扣分!”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