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诗歌 >

挽歌

时间:2021-03-16   作者:王家新   点击:

 
 
 
 
这就是被我们自己遗忘的灵魂
一个夜半的车站:没有任何车辆到达
也没有任何出发
 
 
归来的陌生人:奥德修斯
他在物是人非的故乡寻找的不是女人,
更不是往昔的权柄
而是一支笔。
盲诗人荷马看到了这一切,
但为什么他给我们讲述的
却是另一个结局?
 
 
夜间的建筑工地。
推土机轰鸣。
它终于为彻夜不眠的失眠者掘出了
一个一直在他身体里作痛的废墟。
 
 
又一对夫妻离婚,而在五年前
我是他们的证婚人。
还要我讲述事情的经过吗?
不,在悲剧中还有另一个故事。
悲剧诗人应及时地从悲剧中退出
而让一支马戏团欢快地进去。
 
 
每天她都到网球场去
她弹跳、扣杀,她发出母兽的喊叫,
而把一道道白色的闪光
留在一个男人阴暗的梦里。
 
 
“那么让我们走吧,你和我”
你看这北京护城河边的一家家饭店
犹如夕阳压低的帽檐
又似一张张嘴,只是吐不出舌头
并且它们就是一个个比喻,等待着
永不到来的艾略特……
 
 
再一次
她向我讲述童年时代的压抑,
讲怎样遭受母亲的痛打,
讲继父怎样……
而这时你最好把你的手放在她的上面
(隔着一张预设的桌面)
否则她还不知怎样讲下去……
 
 
那么
怎样从钢笔中分娩出一个海洋
怎样忍受住语言的滑坡
怎样再次走向伟大的生命之树
怎样不说“他妈的”而说“我赞美”
而在最真实的激情到来之前
把你的所爱举过头顶?
 
 
泥泞的夜。在一个女人身体里进行的
知识考古学。黑色的皮包
以及里面准备好的论文……
 
 
你从旧货市场找到了
一些旧画片(七十年代的美女李铁梅)
和一盏结满油垢的马灯。
你是否就在这盏灯下思念过谁
或是写出了插队后的第一首诗?
一盏马灯带回了一个峥嵘的时代。
然而,当你试着点燃它时
已失去了旧日的激情。
 
十一
 
医院长长的走廊。
手忙脚乱的护士们不是在一个人断气之前
而是在一首挽歌里停止了走动。
    作品集王家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