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名著 >

中乡魁宝玉却尘缘 沐皇恩贾家延世泽

时间:2021-03-05   作者:曹雪芹   点击:

红楼梦(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一一九回 中乡魁宝玉却尘缘 沐皇恩贾家延世泽

  话说莺儿见宝玉说话摸不着头脑,正自要走,只听宝玉又说道:“傻丫头,我告诉你罢.你姑娘既是有造化的,你跟着他自然也是有造化的了.你袭人姐姐是靠不住的.只要往后你尽心伏侍他就是了.日后或有好处,也不枉你跟着他熬了一场。”莺儿听了前头象话,后头说的又有些不象了,便道:“我知道了.姑娘还等我呢.二爷要吃果子时,打发小丫头叫我就是了。”宝玉点头,莺儿才去了.一时宝钗袭人回来,各自房中去了.不题.

  且说过了几天便是场期,别人只知盼望他爷儿两个作了好文章便可以高中的了,只有宝钗见宝玉的功课虽好,只是那有意无意之间,却别有一种冷静的光景.知他要进场了,头一件,叔侄两个都是初次赴考,恐人马拥挤有什么失闪,第二件,宝玉自和尚去后总不出门,虽然见他用功喜欢,只是改的太速太好了,反倒有些信不及,只怕又有什么变故.所以进场的头一天,一面派了袭人带了小丫头们同着素云等给他爷儿两个收拾妥当,自己又都过了目,好好的搁起预备着,一面过来同李纨回了王夫人,拣家里的老成管事的多派了几个,只说怕人马拥挤碰了.

  次日宝玉贾兰换了半新不旧的衣服,欣然过来见了王夫人.王夫人嘱咐道:“你们爷儿两个都是初次下场,但是你们活了这么大,并不曾离开我一天.就是不在我眼前,也是丫鬟媳妇们围着,何曾自己孤身睡过一夜.今日各自进去,孤孤凄凄,举目无亲,须要自己保重.早些作完了文章出来,找着家人早些回来,也叫你母亲媳妇们放心。”王夫人说着不免伤心起来.贾兰听一句答应一句.只见宝玉一声不哼,待王夫人说完了,走过来给王夫人跪下,满眼流泪,磕了三个头,说道:“母亲生我一世,我也无可答报,只有这一入场用心作了文章,好好的中个举人出来.那时太太喜欢喜欢,便是儿子一辈的事也完了,一辈子的不好也都遮过去了。”王夫人听了,更觉伤心起来,便道:“你有这个心自然是好的,可惜你老太太不能见你的面了!"一面说,一面拉他起来.那宝玉只管跪着不肯起来,便说道:“老太太见与不见,总是知道的,喜欢的,既能知道了,喜欢了,便不见也和见了的一样.只不过隔了形质,并非隔了神气啊。”李纨见王夫人和他如此,一则怕勾起宝玉的病来,二则也觉得光景不大吉祥,连忙过来说道:“太太,这是大喜的事,为什么这样伤心?况且宝兄弟近来很知好歹,很孝顺,又肯用功,只要带了侄儿进去好好的作文章,早早的回来,写出来请咱们的世交老先生们看了,等着爷儿两个都报了喜就完了。”一面叫人搀起宝玉来.宝玉却转过身来给李纨作了个揖,说:“嫂子放心.我们爷儿两个都是必中的.日后兰哥还有大出息,大嫂子还要带凤冠穿霞帔呢."李纨笑道:“但愿应了叔叔的话,也不枉——"说到这里,恐怕又惹起王夫人的伤心来,连忙咽住了.宝玉笑道:“只要有了个好儿子能够接续祖基,就是大哥哥不能见,也算他的后事完了。”李纨见天气不早了,也不肯尽着和他说话,只好点点头儿.此时宝钗听得早已呆了,这些话不但宝玉,便是王夫人李纨所说,句句都是不祥之兆,却又不敢认真,只得忍泪无言.宝玉走到跟前,深深的作了一个揖.众人见他行事古怪,也摸不着是怎么样,又不敢笑他.只见宝钗的眼泪直流下来.众人更是纳罕.又听宝玉说道:“姐姐,我要走了,你好生跟着太太听我的喜信儿罢。”宝钗道:“是时候了,你不必说这些唠叨话了。”宝玉道:“你倒催的我紧,我自己也知道该走了。”回头见众人都在这里,只没惜春紫鹃,便说道:“四妹妹和紫鹃姐姐跟前替我说一句罢,横竖是再见就完了."众人见他的话又象有理,又象疯话.大家只说他从没出过门,都是太太的一套话招出来的,不如早早催他去了就完了事了,便说道:“外面有人等你呢,你再闹就误了时辰了."宝玉仰面大笑道:“走了,走了!不用胡闹了,完了事了!"众人也都笑道:“快走罢。”独有王夫人和宝钗娘儿两个倒象生离死别的一般,那眼泪也不知从那里来的,直流下来,几乎失声哭出.但见宝玉嘻天哈地,大有疯傻之状,遂从此出门走了.正是:

  走求名利无双地,打出樊笼第一关.

  不言宝玉贾兰出门赴考.且说贾环见他们考去,自己又气又恨,便自大为王说:“我可要给母亲报仇了.家里一个男人没有,上头大太太依了我,还怕谁!"想定了主意,跑到邢夫人那边请了安,说了些奉承的话.那邢夫人自然喜欢,便说道:“你这才是明理的孩子呢.象那巧姐儿的事,原该我做主的,你琏二哥糊涂,放着亲奶奶,倒托别人去!"贾环道:“人家那头儿也说了,只认得这一门子.现在定了,还要备一分大礼来送太太呢.如今太太有了这样的藩王孙女婿儿,还怕大老爷没大官做么!不是我说自己的太太,他们有了元妃姐姐,便欺压的人难受.将来巧姐儿别也是这样没良心,等我去问问他。”邢夫人道:“你也该告诉他,他才知道你的好处.只怕他父亲在家也找不出这么门子好亲事来!但只平儿那个糊涂东西,他倒说这件事不好,说是你太太也不愿意.想来恐怕我们得了意.若迟了你二哥回来,又听人家的话,就办不成了。”贾环道:“那边都定了,只等太太出了八字.王府的规矩,三天就要来娶的.但是一件,只怕太太不愿意,那边说是不该娶犯官的孙女,只好悄悄的抬了去,等大老爷免了罪做了官,再大家热闹起来。”邢夫人道:“这有什么不愿意,也是礼上应该的。”贾环道:“既这么着,这帖子太太出了就是了。”邢夫人道:“这孩子又糊涂了,里头都是女人,你叫芸哥儿写了一个就是了。”贾环听说,喜欢的了不得,连忙答应了出来,赶着和贾芸说了,邀着王仁到那外藩公馆立文书兑银子去了.

  那知刚才所说的话,早被跟邢夫人的丫头听见.那丫头是求了平儿才挑上的,便怞空儿赶到平儿那里,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平儿早知此事不好,已和巧姐细细的说明.巧姐哭了一夜,必要等他父亲回来作主,大太太的话不能遵.今儿又听见这话,便大哭起来,要和太太讲去.平儿急忙拦住道:“姑娘且慢着.大太太是你的亲祖母,他说二爷不在家,大太太做得主的,况且还有舅舅做保山.他们都是一气,姑娘一个人那里说得过呢.我到底是下人,说不上话去.如今只可想法儿,断不可冒失的。”邢夫人那边的丫头道:“你们快快的想主意,不然可就要抬走了。”说着,各自去了.平儿回过头来见巧姐哭作一团,连忙扶着道:“姑娘,哭是不中用的,如今是二爷够不着,听见他们的话头——"这句话还没说完,只见邢夫人那边打发人来告诉:“姑娘大喜的事来了.叫平儿将姑娘所有应用的东西料理出来.若是赔送呢,原说明了等二爷回来再办。”平儿只得答应了.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