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看上去很美(第十二章)(2)

时间:2021-01-31   作者:王朔   点击:



  方际成娓娓叙来:最打的就得说四七年了。我们前脚进了大别山,敌人后脚就跟了上来,每天都得跑路,一歇下来枪就响了,队伍越走越短,跑不动的,生了病的就给敌人抓去,肉都打光了,就剩骨头了。

  这是什么意思?方枪枪看了眼方超,方超也很纳闷,到底谁打谁,怎么净给人家追了,还打得只剩骨头。

  方际成没发现小哥儿俩的困惑,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吃的也不好,没的吃,老百姓都跑光了。大别山穷啊,一下来那么多部队,老百姓说,我不跑就要饿死。

  方际成说着说着精神焕发:国民党很蠢,人又多装备又好,就是撵不上我们。

  你们猜为什么?

  谁要猜你们为什么跑得快,我们等着你转身打呢。方枪枪内心不满,一声不响。

  方际成十分得意:因为我们掌握了他们的密码。他那里给部队下命令,我们这里同时就知道了,他下完命令,我们再下,就在他前一个村子宿营。我生病了,打摆子,有人提议把我留给老乡,什么留给老乡,就是留给国民党嘛。郭天民讲:抬着,部队到哪人抬到哪。四个连的警卫保护着我一个人在山里转。我是宝贝疙瘩,译密电码都靠我,全部队就我这么个初中生,哪里舍得——这么着拣了条命。所以你们要好好学习……

  你胡说!方枪枪忍无可忍,站起来指着他爸:你造谣、污、污、污蔑。他气得口不择词,人也结巴了。

  我怎么污污一蔑了?方际成笑着学他。

  哪有光让敌人追的,你们一打他们不就消灭了,还用那么跑,也好意思。

  谁让你一打就消灭了?敌人没手,没枪啊?枪比你还好,还多,不跑,只有死路一条;不跑,‘哪里出得来一个新中国,让你天天有饭吃我的乖儿子我很好意思…

  …

  方际成伸手去抱方枪枪,撅着嘴想亲他一口。

  方枪枪一把甩开爸爸的手。这个人是越说越不像话了,合着堂堂新中国是马拉松比赛跑出来的,那么多敌人都是跑没的,谁腿长谁得胜利,这要不是胡说八道,那就没有什么可叫胡说八道的了。

  那么你呢—一方枪枪转身问在一边看书听着他们对话笑的妈妈:你参加革命这么些年也净跑了?

  我哪有你爸爸他们那么走运,他妈妈放下书笑着说,我是想跑也跑不了。腿再快你能跑得过美国飞机吗?我们那是现代化战争,不像你爸爸他们还能看见人,飞机一来,方圆几公里就炸平了。我去朝鲜三年,只见过一个美国人,在天上,开着架F—86,对着我就俯冲下来。我躺在一间茅草房里,也生着病,肺炎,心里说,你千万别扫射呀,蓝眼睛我都看见了,碧蓝碧蓝的,嘴还在动,大概嚼着口香糖。

  这小于手摁在按钮上没发射,冲下来看我一眼就飞走了——差点你就没妈了。

  你们,方枪枪指着父母气急败坏地说,你们都干嘛了,不是跑就是生病。

  这对父母可是让方枪枪失了望。万没想到两人身体都那么不好,一到结骨眼就生病。敌人一来,跑的跑,装死的装死,这和电影上演的实在太不一样了。我怎么那么倒霉,爸爸妈妈都是胆小鬼,一个敌人都没打死过,星期一怎么去见其他小朋友。

  方枪枪在被窝里唔唔咽咽哭出声,被子都湿了。

  躺在旁边被窝里的方超安慰他:别信他们的,他们是‘故意这么说的。

  可他们自己都承认了。

  那是他们杀的少,不好意思跟你说。方超开导弟弟,体想啊,800万国民党,50多万日本人,200来万伪军,加30几万美军,70万南朝鲜人,这有多少了?

  方枪枪掰着手指数来数去数不清。

  1100多万。这还没算红军打死的。这么多打死的,解放军才有多少人?

  不知道。方枪枪完全被这些天文数字弄晕了。

  300万——这是书上说的。300万杀1100万,平均一人杀几个——你算吧。

  算不出来。

  知道你也算不出来,告你吧:一人7个,三七一千一。所以,我早知道他们杀过多少人了,一人7个,加起来14.少是少点,总比没有强。方枪枪好受了点,翻了个身望着窗外夜空中的月亮静静地想:等我将来遇见敌人,一步也不跑。把他们都打死。1100万都是我打死的,我是大英雄,元帅,骑着马回29号,都给我鼓掌,羡慕我……他就那么手托着腮睡着了。

  第二天,死了一个元帅。从城里源源不断开来黑色的小卧车,一辆接一辆缓缓驶过29号门前的马路。有人说,毛主席周总理坐在那些拉着帘的小卧车里,剩下的九大元帅、十大将什么的也都坐在其中的车里,死去的元帅躺在一辆车中。

  方枪枪挤在大人腿下露出个头,看着从天边排到天边的黑色长龙,羡慕地想:赶明儿我也躺在小卧车里回来,让路边挤满人看我。

  第三天,他想当老侯,举着手榴弹骗一炮楼伪军:我就是李向阳。

  第四天他想当王成,被敌人包围在山头上,身背步话机,又扫机枪又扔爆破筒,一边拉弦一边咬牙切齿地说:我让你们上,让你们上。

  第五天高洋刚睡着就被他捅醒了。他伏在床栏上苦闷地对高洋说:我怎么想怎么觉得李阿姨是特务。

  谁?高洋一下没醒过梦来,迷迷怔怔地问。

  李四眼。方枪枪又扒拉了几下高洋,把他彻底搞醒。

  他没觉得她像吗?特务都长她那么难看,又凶。《铁道卫士》里那个女特务王曼丽小姐,说话、动作和李阿姨多像啊,贼头贼脑那劲儿也一样,就是个儿矮点。

  高洋睡眼惺忪想了一会儿,说:可能,马小飞被捉的时候她跑了,这几年又长高了。

  特务要化装那可太容易了。方枪枪沉思道:她要是呢,就一定会有手枪,也许是左轮。

  我知道了。高洋一骨碌爬起来,嘴贴着方枪枪耳朵小声说:我在中班就听人说咱们保育院有个女特务,假装当阿姨,有一次午睡她擦枪,被一个小朋友看见,就被她弄进锅炉房掐死了,这案一直没破。

  你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方枪枪也捏着嗓子不发亮音儿大开大合着嘴说:肯定是李阿姨干的。那时候咱们小,都没发现她,所以她才一直带咱们班。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报告去?

  我想自己逮她——你敢吗?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