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落花时节第9章

时间:2021-01-31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9 章

    宁恕早上洗漱出来,见他妈妈早已摆上一桌丰盛的早餐。他坐下先替他妈盛了碗粥,对从厨房端一碟酱油出来的妈妈道:“妈,今晚我可能没法回来吃饭了。”

    “知道,又应酬。不过……”宁蕙儿显然很是犹豫,“你今天能不能走趟出来,只要一个小时,陪我去医院探望个老朋友。”

    “今天没办法,明天还得看安排,我这几天被老板追着做事,身不由己,不像前阵子那么自由。妈你准备好礼物,我只有要时间就走出来一下接你。是谁啊?晚一两天要不要紧?”

    “是唐英杰唐叔叔。”

    “不去!”宁恕回绝得非常坚决,“妈,你也不能去。你去是自取其辱。”

    宁蕙儿沉默了会儿,道:“你不陪我,我只有自己去了。我也担心遇到老唐家里人,但以前我们一次次搬家,老唐一次次帮我转户口,帮你们找学校插班,没有他哪有你们的今天。如果没有老唐,我没本钱学车,也轮不到我开出租车,我拿什么养活你们姐弟。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今天,老唐病了,住院了,我一定要去探望。”

    宁恕一脸的恨其不争,“妈,忘记过去,远离过去,好好地过当下的体面日子,不行吗?”

    宁蕙儿怔怔地看着儿子,叹了声气,“再说。”便不再提起。

    宁恕还想敲钉钻脚,可阿才哥一个电话打断他的激动。他正好让油饼弄得手上一塌糊涂的,只好按了免提。“宁总,这事必须向你道个歉,我这人不地道,你帮了我这么大忙,我昨天没好好请你,今天还是没法好好请你吃饭,后天还不行。你尽管心里骂我混蛋,但一定要等我回来我们好好喝一通。”

    “举手之劳的事儿,别总挂心上。怎么,出差,这么早已经在路上了?”

    “对,出差。昨天得亏你提醒,那份合同我复印下来了,我今天过去探个底细,摸清关系。嘿嘿。”

    “才总,你以后可千万别再说我帮你大忙了,我哪跟得上你想的这些啊。明白了,大赞。”

    阿才哥得意地大笑,“谁说的,以后那块地的事需要请教你的地方多了。宁总,反正,等我回来,我们不醉不休。”

    宁恕按掉电话,沉吟会儿,对妈妈道:“妈,你看我和姐现在好歹都混得比较体面,有些旧事还是别翻出来的好。”

    宁蕙儿瞅着儿子好一会儿,严肃地道:“人不能忘本。你看你朋友连暂缓请客都要打电话来道个歉呢。”

    宁恕急得有点儿烦躁:“老唐不一样。妈,我现在回来发展,你别做出事来让我为难。”

    宁蕙儿将碗往桌上一顿,盯着儿子,却欲言又止。“你慢慢吃。”她走去阳台收晾干的衣服去了。然后到自己卧室慢慢地叠,直到宁恕上班去都没出来一步。

    宁恕不敢怠慢,上班停车后看时间还早,便给宁宥打个电话。“姐,家里的事还好吧?”

    “不好,累死,但你也帮不上忙。你说吧,找我什么事。”

    “那个老唐住院,妈妈竟然想叫我一起去探望。”

    “哪个老唐?”

    “那个老唐,就是我们以前……”

    “哦,他。”宁宥刚走进办公室,惊讶地站在当地,一时忘了放下包坐下。想了会儿,才道:“我知道你想到哪儿去了。这事吧,妈怎么做,你别拦着。你想不去,那就不去。但你千万不能把妈和唐叔叔的关系想歪。你可以不相信唐叔叔,但你不能不信任妈的人品。”

    “姐,这是你的本意吗?我清楚记得你当年怎么说出‘屈辱’两个字。”

    “那时我不懂事。原因不跟你解释,你没经历不会懂,妈妈那种心情你能一辈子不懂最好。总之你别在这件事上惹妈生气。你如果拒绝陪,我会周末抽时间陪妈一起去。”

    “你什么意思……嗳……”宁恕眼看着一辆大红的奥迪TT跑车由远及近,毫不犹豫打横停在他车头。而远处显然还有空车位。“姐,回头再说,我这儿有事。妈妈的事你三思,别冲动。”

    等宁恕说完,大红奥迪里面钻出一个女孩,正是昨天傍晚号称不会开车的那位。宁恕哭笑不得,只得按一下喇叭。女孩吓了一跳,立刻扭头来看,才见到宁恕坐在车里,两人相对大笑。宁恕下车,笑道:“不好意思,今天不行,我上去一下就得出发开会……”

    “好吧,我立刻开走。都好像很忙诶。”

    “感谢女侠不堵之恩。”宁恕掏出名片递过去,“往后想堵时候千万通知一声。”

    女孩略显尴尬,跺着脚回去车里,飞一样地开走了。

    被女孩一搅和,宁恕的心情变得大好。可他笑着走进办公室,却一眼见到本该呆在北京的顶头上司和另一位从来都是他的竞争者的资深同事。宁恕从头凉到脚,知道被突袭了。

    上司没挪窝,等着宁恕双腿灌铅一样地挪到他面前,才严肃地道:“小宁你早。等下我们一起去说明会,我们这方由我主讲,你补充。事情紧急,来不及通知你,请你原谅。你赶紧处理一下工作,我们尽可能提早过去,会前先接触一下。”

    宁恕虽然一脸挤出来的笑容,可心里沉甸甸地想到,完了。

    虽然是上班时间,但简宏成可以不守规矩,他先钻进健身房练跑步。他咬牙给自己定了个计划,先练上一个月试试。上班时间的健身房空无一人,简宏成可以不用在乎姿势,跑到后来呼哧呼哧东倒西歪,全靠一口真气苦苦支撑着。

    陈昕儿被笑吟吟的助理领到健身房门口,助理很是乖巧地道:“简总一个人在里面。陈太需要果汁或者咖啡吗?我去拿一下。”

    陈昕儿忙道:“不用了,不用了,你去忙,那边有水,我渴了自己会来。谢谢你。”

    女助理笑容可掬地退出,并小心地将门关上。陈昕儿简直有受宠若惊的感觉。但她没停留,她看到了正在锻炼的简宏成。穿着T恤和运动短裤,露出来的四肢一看就是缺乏长期有效锻炼的。陈昕儿一声不吭,静静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