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看上去很美(第十章)

时间:2021-01-13   作者:王朔   点击:

看上去很美(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章

  方枪枪知道自己眼睛后面还有一双眼睛。他十分信任住在自己身体里的那个叫“我”的孩子。他认为这孩子比自己大,因其来历不明显得神秘、见多识广。

  那时他已经听说了《西游记》这个故事。高洋家有一套〈西游记〉连环画,这小子看一本就回保育院卖弄一段,云山雾罩,记不清的地方就胡说八道,讲得小朋友们神魂颠倒,想入非非。每天晚上熄灯后,孩子们各自躺在床上,全室一片寂静,评书连播员高洋又尖又浅的嗓子就在黑暗中开讲了:孙悟空、牛魔王、唐僧、白骨精、玉皇大帝一个个出现在我们面前,飞来飞去,各显神通,展开一场无关正义,纯粹比武的混战。这比小八路打鬼子的故事要有趣,也不那么揪心。

  好孩子孙悟空武器比较过硬,不像海娃张嘎子赤手空拳缺枪少炮,老得先挨揍,鬼鬼祟祟躲子弹——这种尽受罪,也吹,仍不免凄风惨雨的描写弄得大家都不爱当好人了:胜利是一定会胜利,但总的加起来,还是坏人滋润的时候多。

  孙悟空多好呵,首先一条金箍棒好使,再一条永远打不死,百炼成钢一点没吃苦,几个仙桃人参果加上太上老君的一把炒豆全过程完了。吃一个就得活好几干年,他得活多少年——太让人羡慕了。要是不掩护唐僧这个没起子的,谁拿他有办法?

  孩子们在高洋断章取义、支离破碎的讲述中,一点没意识到唐僧同志是在追求真理,孙悟空老兄只不过是革命队伍中的一个打手。特别对观音菩萨、如来佛这些领导人有意见,你们非要到孙悟空没辙了再去救他,平时光在一边看笑话。

  既然上边决定要到西天取经,你们也举了手,为什么不一阵风把老唐吹到西天还要人家一步步走?孙悟空同志能力强一个人足以完成这项任务为什么不信任还故意派出一些妖魔鬼怪打人家?这就不得不使人怀疑如来佛的动机了:经是你的,人也是你派的,自己派人取自己的经,你想干什么?

  一些求知欲旺盛的孩子再三问过高洋:什么叫真经,真经说什么了,值得哥儿几个这么费劲拔力往西天赶?

  高洋支支吾吾,想了半天说:不知道。到了西天以后呢?方超问,如来佛有什么表示?

  什么表示也没有。高洋苦恼地说,小人书上只说到了,就完了。

  连“从此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这一句也没有吗?陈南燕说。她们高间的孩子也摸黑出来听故事。没有。高洋十分泄气。

  这叫什么事呀。孩子们群情激愤议论纷纷:我觉得如来佛没安好心,他们都是一伙的,合起来坑老孙。

  另一个看过这套连环画,只是口才不如弟弟一直沉默的高晋最后有一个说法,比较受孩子们认可:真经——那就是个意思,给孙悟空找点事干,怕他又去大闹天宫。

  晚上寝室的故事会方枪枪很少插话,只是静静躺在自己被窝里吸收玩味这些匪夷所思的神话。听到孙悟空被如来佛压在五指山下,他流下亮晶晶的泪水;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的肚子,扑灭了火焰山,捣毁盘丝洞,渡过子母河,他又偷偷笑了——为自己曾经动摇了对老孙的信心感到不好意思。他对这个本来快活地在花果山当大王,却把自己的后半生献给在崇山峻岭扫荡群妖的壮丽事业的猴子产生了极大敬意。那时他很崇拜书,认为书上写的都是发生过的事情,每一个字都是真的。他把《西游记》当作现实一种,刚刚结束的历史。

  远在古代,中国天上、地下、水里到处都充斥着神通广大的妖怪,连地主那样的坏人都欺负,全靠大英雄孙悟空一根棍子打光了,否则的话,多少部队金角大王一个葫芦就给装走了。没有孙悟空,就没有我们今天的清平世界、朗朗乾坤,幸福生活。我们应该怀念他,起码谱一个歌唱唱人家,以显得我们有良心。要不人家该不高兴了,再有妖怪人家就不一定帮忙了。

  方枪枪坚信孙悟空还活着,在遥远的西天翻跟头。那些被他打败的妖怪也都活着,变成善良的山里农民苟且偷生。也许他们中的一些不安分的人已经进了城,变化成其它形状潜伏在我们身边,夜里出来吃个把孩子解馋——如此一想方枪枪汗毛倒竖,树、窗户、墙壁、一张桌子、一把椅子都像幻了形的妖怪。

  他头蒙进被窝哆哆嗦嗦地祈祷:孙悟空你快来吧,妖怪都没死,没你不成。

  方枪枪充满希望地问他身体内的大孩子:你是孙悟空变的吗?

  我很想说是。我也非常乐意是。可我对这一点把握也没有。孙悟空有七十二变,我只是一变:变成方枪枪,而且再也变不回来了。

  孙悟空一个跟头十万人千里,我爬个墙都费事。

  如果我是孙悟空,我的金箍辘棒呢?方枪枪的耳朵里只有耳屎。

  再说,就算我爱忘事,也不可能对自己的英雄事迹一点印象都没有,群众这么提醒也想不起来——多峥嵘的岁月埃我对方枪枪说,很可能我连猪八戒变得都不是,老猪的武艺我也望尘莫及。你就别指望我替你去打人了,咱们都不是这块料。也许我只是孙大爷棍下丧命的一个小妖,辗转投胎投到你这儿。

  是个妖就比人强。方枪枪对我的信任——如既往。

  方枪枪掉牙了。满嘴牙都像钢琴琴键可以按动。啃苹果尤其要小心翼翼,不留神就出血,就撅断一只,一阵麻人的寒战掠过全身。他很担心自己从此吃不了好东西。我对他说,没问题,呐们还会长出一嘴牙。

  他的肛门很痒,挠也治标不治本。保育院的小朋友都新添了一个动作:一手在前抠鼻子,一手在后挠屁股,非常锻炼腰迹汪若海第一。于倩情第二,陆续拉出蛔虫。

  李阿姨拿来一箱宝塔糖每顿饭发给大家几颗,想多吃敞开供应。孩子们—一开始还当糖抢,吃下去才知有多恶心,口腔、肚皮都会感到麻痹。我提醒方枪枪要警惕,李阿姨的糖那是随便吃的吗?应该含在嘴里不咽,上厕所时吐掉。

  我教导方枪枪:你要小心呢,李阿姨很可能是妖怪变的。看看周围,没有人长那么大一张嘴,除了吃孩子她要这么大嘴干什么?请你注意她的眼角,那儿有两道向上斜拉的纹路,这是她变成李阿姨时没变好留下的。她的脸上有很多难以掩饰的旧貌:唇上的胡须,鼻孔内的黑毛——一个功力不够的妖怪变成人时最难变的就是过去的——身毛发。再譬如她眉心那粒痞子,这几乎就是铁证了:一不留神露出的本相。我很得意自己的目光敏锐,识破了一个妖怪,同时把方枪枪吓得簌簌发抖。我叮咛方枪枪:要听妖怪的话,别让她盯上你。数着点小朋友的人头,这么多孩子她随便吃一两个咱们也发现不了。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