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我永远想念她

时间:2021-01-02   作者:刘猛   点击: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一部分 提炼 第10节 我永远想念她

    时间过了不久,我这个文书就已经基本上称职了。可见文化就是战斗力是有一定道理的,受教育的程度越高,只要你有个身体好底子和肯钻研进步之快是文化程度低的士兵难以比拟的。连苗连长也对我迅速能够掌握文书的综合业务感到惊讶。因为这就意外着你已经在理论上掌握了侦察专业的所有科目,甚至可以说是精通了。

    除此以外,我在实践中也取得了较大的突破。其实这真的是要感谢老炮,如果不是他海锤,我不会有这么好的身体素质和基础军事素质,在掌握侦察兵技能的时候这些都派上了用场。擒拿格斗、车辆驾驶、飞车捕俘、基础攀登、侦察兵多能射击、摄像和照相侦察(这得益于我在当兵前就很迷恋过摄影技术,从艺术摄影转向应用摄影比一点原理也不懂要快的多的多,大多数战士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长短焦广角景别曝光率光圈大小何况我先后玩过美能达、佳能、尼康的多款相机和镜头,中学的时候就在杂志上发过封面——当然都是漂亮美眉,当然在侦察连一般我都是在军事摄影的前提下用艺术摄影的角度来精雕细啄的完成这些的,所以苗连长的一个乐趣就是看我拍的照片,觉得不光军事价值大大的有,拍出来也好看,总是要放大挂墙上,要不到处送给别的连长,最后连团部都挂了一张我拍的风景,搞得团部的宣传干事每次见了我都不高兴——有一回家属来对还派我给家属照相,说是要艺术照那种——结果他的家属一来我就惊了,照的时候都怕镜头炸了,拍出来苗连不满意,我也不敢说啥子,其实心里在说底板次我也没办法啊)、手语和密语通讯、班组侦察突击战术、地图判读、攀登滑降等乱七八糟名目繁多的侦察兵战斗技能技巧我掌握的都是最快的,而且很多科目都能跟几年的老士官一拼高低。

    这回一排长对我是刮目相看了,不仅是愿意带我训练,而且老是跟我传授很多他在军校侦察专业的本科生才学会的高级技能。我也不知道什么是侦察兵该学的什么是侦察排长该学的,因为我什么都不会啊!我那时候就是怕掉队,真是可以说是象一块海绵一样在吸取知识了。我们俩还成了不错的朋友。他搞对象的情书还有很多是我帮他写的,我是多么不容易啊!

    每次我替他写情书的时候都会想起小影,她现在在哪儿呢?每次想到她我的笔下总是真情流露,写的行云流水,再读的时候都会感动的我自己想流眼泪。一排长看了极其满意,说你一来就不用再去翻什么席慕容普希金了。后来他把我当哥们了,就让我看她对象的照片,我一看就觉得真对不起我的情书,但是不敢说。后来再写干脆一闭眼就当给小影写吧,就这么顶下来了。我当时真是不明白,一排长一表人才怎么找对象这么不开眼?后来再看看部队家属们的模样心里就明白了,现在不是解放军是最可爱的人的时代了,女孩子要感情,更要房子车子票子,最重要的是时间,野战部队的青年军官是绝对没有的。

    一排长我叫他什么好呢?叫陈排吧,他倒是不姓陈,就先这么叫吧。他是某陆军学院的高才生,人特别好,对兵也好,训练水平也很高。在我们这些兵眼里,是最好的排长。长得也挺帅的,有点象于荣光。

    紧接着侦察连进行了第一次的摸底考核,重点是一年兵和刚刚分来的几个新兵。因为下个月就要进行全集团军的侦察兵业务大比武,优秀者将有资格参加军区级别的侦察业务比武,最后从这里面挑选可以进入一支属于相当高规模的司令部直属的特别部队的种子队员。我不知道该怎么定义这支部队,因为有各种各样的规定要我们在一定的时间内保持缄默——结果我看了好多劳什子电视剧才知道所谓的保持缄默就是对我们这些小兵讲的,那些作电视剧的什么不敢啊?不也是三角翼满天乱飞吗?那时候谁敢跟三角翼合影都要被骂个狗血喷头胶卷给你曝光不算还要写检查严重的还要关禁闭——看了我一肚子闷气,不知道跟哪儿发——不说了,不宜展开的话题。我估计许是钱又多了又换代了,这些劳什子没啥用处了。

    我已经声明了这只是小说,再次非常非常郑重的声明。别以为是真的,那就没啥子意思了。

    这支代号为“狼牙”的特别部队,就是在军内外都鼎鼎有名但是始终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特种大队,也就是你们说的“特种部队”。队员都是从基层的优秀侦察部队、野战部队官兵当中选拔的,淘汰率极高极高,挑选的程序也非常复杂,过程长达1个月,据说天天是在考核和训练,随时都有被开回老部队的可能性。

    能够入选“狼牙”大队,是每一个真正野战侦察兵的梦想。

    譬如我们苗连,要不是瞎了一只眼,他是不会不争取这个机会的。他倒是在刚刚组建“狼牙”大队的时候就被选中过,但是军医的一句话就给打回来,从此绝了在“狼牙”大队作番事业的梦想。原因再简单不过,潜水训练当中,水深的压力会把他那只假眼挤出来——这还是很轻的结果了,最重的结果就是左眼的血管被挤暴了而身亡。他只能遗憾的回来,因为“狼牙”大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陆军侦察大队,而是真正的海陆空三栖的特种作战群,每个队员都要能够掌握在三栖作战的本事,而不是传统侦察兵的“一根绳子一把刀”就解决问题了。不能潜水想都不要想了。

    苗连只得遗憾的回来继续作自己的步兵团侦察兵。但是从此以后他就有瘾头了,而且其乐无穷——就是争取把自己的兵送进“狼牙”特种大队,这对于他来讲,得到的满足感是难以形容的。我觉得有点象咱们的高中班主任,总是想把自己的学生送进自己当年想上的大学,然后就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这是没办法说清楚的,好像是自己的理想在自己的学生或者兵身上实现了吧。

    陈排的梦想就是进“狼牙”大队,而且我们觉得他绝对行。他去年已经试过一次了,后来因为武装泅渡考核的时候准备工作没有作开腿抽筋只得被淘汰了。今年他志在必得。

    很多士官也跃跃欲试,当了几年侦察兵了,要是能当个特种兵,这辈子最大的出息就是这个了。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