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武侠 >

东方传奇之巫灵

 

    有些人苦苦轮回一千年又能记得千年之事,他就不是人而是神。
    一千年前轮回之神对她说:“我为你留下他的记忆,只是一点,藏在你的脑海中。天帝的命令我不能不遵守,所以不能留下全部。”
      她不说话只是坦然的走到轮回之道,头也不回的飞入,天神长叹一声。
一个偏远僻静风景秀丽的小镇,几千年的古老沉淀孕育古色古香的气质,青石铺就的路面上青苔点缀,细雨绵绵,如薄雾令小镇如同飘渺在仙境中,这个镇名叫常青镇。
山清水秀之地多半清秀女子偏多,但这镇中却生的一位倾国之人,她面白透红,肌肤莹莹如雪,声如天籁,令镇中多少男子为之倾倒,这个倾倒却绝对的倾倒,这女子天生的省的神像,不论那个男人见到她的容貌都会昏厥过去。
常青镇的女人们虽嫉妒她的容貌却都愿与之为伴,不是她们趋之若鹜,是她们想自己在她身边能清眼瞧一瞧男人们一见倾色而魂飞的华丽场景。
这一日,她们一行人又从街中走过,翩翩然的,许多男子自知的躲开,以免自己身处尴尬,而一些男子不想看又压制不下自己一睹芳容的心,结果一条街走过,男人无一站立。
女子们爽朗的大笑,只有她笑盈盈款款,不做放肆。
街头桥的另一边忽然传来几声男子蛮横的叫骂声:“走开,走开,我叫你走开。”随后马蹄声起,一匹黑褐色的骏马踢踏着从桥的另一边走到桥中站立,马上一人威武的用眼扫了一下前方,催马下了桥,不紧不慢的走在街上。
街上的人堵路的都被强行推开,马上的人神采奕奕的,又透漏着不可一世的傲慢,正行间,忽见几个手下怔住不走了,当下恼怒:“你们几个作甚么不走了?”却是没人答话,他气急挥鞭打向一个下人。
下人吃痛回过神来:“少爷,那。。。。。”
马上的人顺着下人指的方向看去,这一看不打紧,立马跌下了马,他正看见那女子对他一笑。
入夜一老人家坐在院子里,手拿茶盏细细呡品。
“父亲,我回来了!”却是那街中女子,老人家是他爹爹。
“灵儿回来了,好好。该买的东西都买回来了吧?”
“一件不少。”
“嗯,来灵儿,坐这里,我与你商量一件事。”
“父亲请说。”
“巫灵,你今年都已二十岁,可如今这婚姻之事仍然无甚眉目,为父颇为你着急呀。”
“哎呀,父亲,女儿不嫁守在你身边不是挺好的么?”
“可是,为父终究不在的一天,你母亲去的早,你若无依无靠,叫我如何对的起你母亲啊?”
“父亲,你怎么说这种话来呢,我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
“这难道是天注定的么?”
巫灵心里涌现一种莫名的期盼,恍若即可就能实现,又恍若无期,不知所终。
老人家早已歇息,只留灵儿呆在院子里,她想:自己却是不小了,父亲由此为我担心确实太费心了,可是我又去哪找这个不会晕倒的男人呢,难道我的姻缘真的是天注定的么?
她抬头看看夜空,隐隐约约望见天空中有一些紫气,她不知是什么东西,眼睛垂下,忽看见自家池塘边闪现的绿光,引得她又想起自己儿时,父亲在夏夜为自己捉的萤火虫置于帐中,自己看着飞来飞去的虫子心里又是惊奇又是欢喜,如今自己已经长大,而父亲又已老去,想想这些心里有些许凄然。
她又独自呆了一会,忽觉空气有些凉,便自转身回房歇息。
月偏西,一到紫光落入院中,紫光消失化一人形:“看来,就是这里了。”自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一柄短剑,这柄短剑自飞出插入地下,她又自怀中掏出一把笛子,放于嘴边,笛声响起,那柄短剑随着笛声发出紫光,“噈”一声两道蛇影出现在她面前。
“我要你们把屋里的人搬弄出来。”说完收回短剑,便自离去。两道蛇影飞入房里不时便把两人从房屋里搬弄出来,房子随后起火烧着。
两条蛇影飞入树林,却是那女子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月影如魅,忽一片云透着绿光照射下来,两条蛇影炽的燃烧起来,两个人被丢在一边,蛇影痛苦般的挣扎,褪去紫皮一男一女便出现在眼前。
“妖姬,你又要我们害人。”
“怎么?不愿意?”
“你,”男子似乎很是惧怕。
“姐姐,你饶过我们吧,我不想在做着孽了。”那女子哀求道。
“你们以为我紫蛇妖姬会饶人吗?”
“你,你好毒。”
“我毒,我毒,也是被你们;两个无耻之人逼得,现在你们受我掌控我爱怎么折磨你就怎么折磨你们,你们无法说不!”
“你这个无情的人。”
“好,你骂吧,看你能骂到几时?”
笛声响起那一男一女身上紫光大燃,;两人哭叫不停,声音自是把睡着的巫灵给吵醒了,一男一女在巫灵睁开眼的时候化为了蛇影被收于那柄短剑中。
“你醒了。”
“你是谁,我怎么会在树林里?”
“你们刚才被两只大蛇拖至这里,幸而遇到我,救了你们一命。”
“什么?”
“你不必怀疑,刚才在杀大蛇的时候,不小心烧了你们的房子,现在你们无家可归了。”
“你是谁?”
“我是紫蛇妖姬,是法术师。你叫什么?”
“我叫巫灵,你叫我灵儿就好。”
“你就是巫灵?”紫蛇妖姬故作惊疑之态。“那真是太好了,我刚巧受人之托来请你,不想在此遇上,那便再好不过了。”
“我既无远亲,白日里的朋友也不会这晚邀我?你说的是谁?”
“去了便知。”说完便已不见。
树林便在这时出现一位女子,这女子甚是温柔:“姑娘请上车吧?”巫灵还要再问些什么时,那女子已经拉着她上了马车。
“还有我父亲呢。”只是一瞬间他父亲已经被放入了车里,马车飞也似的朝前奔去。黑沉沉的车厢里香气四溢,令人温暖舒服,不多时巫灵便又睡着了。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龙啸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