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消失的天琴座

时间:2009-02-03   作者:花舞陌轩   点击:

(第一部分) -
第1节:楔子 白色平安夜 Christmas eve        
  楔子 白色平安夜 Christmas eve  
  据说  
  每一个死去的人类  
  都会化作天上的星之精灵  
  他们共同守护着一个星座  
  在天上俯瞰着自己所留恋的一切  
  和曾经深爱过的人  
  漆黑的天幕。  
  纷纷扬扬的大雪飘洒着,如撕碎了的棉絮。  
  在这个繁忙的都市中,到处是林立的高楼。  
  楼顶上的各色霓虹衬着飞舞的纯净雪片,连那妖冶的光芒,也瞬间显得和谐柔静起来。  
  平安夜的最后一个小时,仍有许多人徜徉在这一条繁华的大街上。  
  巨大的广告牌下,一对对情侣相互拥抱依偎着,冻得发红的脸上泛着幸福的微光,广场上的钟塔上落满了雪花,古铜色的指针承载着无数人的期待,缓慢而坚定地走向即将到来的圣诞节。
 
  无数林立的高楼之间,一幢通体洁白的建筑模糊在了纷飞的大雪中,但楼顶那鲜明的红色十字标记却足以穿透所有的视觉障碍。  
  第七医院的顶层。  
  一个裸着双足的女孩平伸着双手,走在楼顶的边缘处。  
  她看起来约莫只有十来岁,穿着长长的极不合身的白色病服,白皙纤细的小腿露在病服下摆,隐约有些擦伤的痕迹。  
  雪花落满了她的头发和双肩,连脸颊和嘴唇都开始发青,但她却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一步一步地平稳地向前走着,好像只是在公园的沙坑里玩一个过独木桥的游戏。  

  夜风猎猎地吹起她长而大的病服,衣袂飞扬,衬着漫天的雪片,从远处看就仿佛是一个在平安夜忽然降临的天使,随时都会舒展开暂时收起的翅膀,飞向那深邃的夜空。  
  医院的楼底开始传来断断续续的尖叫声,显然是有值班的护士发现了她。护士慌张地叫来了院长,并拨打了报警电话。  
  底下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  
  一时间,原本安静的医院四周开始渐渐地嘈杂起来,有人拿着扩音喇叭试图去和女孩对话,却被院长制止住了。  
  "这个病人是几号房间的?"  
  比较冷静的院长一边拂去肩上的雪花,一边询问着身边吓得脸色发白的护士。  
  "她……她是一个星期前住进来的患者……"  
  护士低下头,手忙脚乱地翻着手中的记录簿,颤声答着:"是因为车祸……被一个好心的司机送过来的,一同送来的两个大人,好像是这个女孩的父母,在送到医院之前就已经去世了。"
 
  "女孩受伤的情况怎么样?"  
  院长抚着下巴,皱起了眉头。  
  "除去一些不太要紧的外部擦伤,当时她的脑部受伤得很严重,经过抢救之后连续昏迷了五天五夜……一直到前天才醒了过来,目前还在住院观察中。"  
  护士忙不迭地回答,双眼紧紧地盯着那个游走在边缘的小小身影,生怕她一个不慎就摔了下来。  
  这时,警车和消防车均已开进了医院。  
  长长的警笛声划破了夜空,消防人员也陆续出动。  
  队长紧张地指挥着队员们抬着弹簧垫守在医院大楼的正下方,几个警员奔向了楼梯,准备到顶楼去进行援救措施。  
  ……  
  好吵。  
  女孩停下了脚步,眉心轻轻地蹙起。  
  她抬起双手拍去双肩上厚厚的一层雪花,慢慢地坐了下来,细细的小腿在虚空中悠闲地轻晃着,又引来下面一阵慌乱的惊呼。  
  而女孩却仍旧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只是自顾自地昂着脑袋,盯着不断散落着雪花的夜空,眼神中流露出一抹难懂的执拗。  
  "你在这里做什么?"  
  一个如雪片一般透明柔软的声音悄悄地插进了她的思绪。  
  女孩慢悠悠地转过头来。  
  一个少年友好地朝她微笑着。  
  他穿着黑色的学校制服,脖子上围着长长的灰色围巾,双手随意地插在口袋里,中等长度的碎发如夜色下的玄水,柔顺地滑入脖颈里面。带笑的双眼更似一潭深不见底的幽泉。 
 
  纷纷扬扬的雪片在他的身后飘着。  
  少年的轮廓恍若镶着一层温暖的光芒。  
  女孩不感兴趣地转回了头去,继续抬头盯着飘雪的夜空,愣愣地出神。  
  少年往前走了两步,在她的身边坐下。  
  女孩并没有看他,只是小心地往旁边挪了挪。  
  "你是医生吗?"  
  女孩收回了双腿,抱着膝盖,忽然问道,眼神中带着一丝防备。  
  她的声音软软甜甜,像水果软糖,却带着点疏离寂寞的低温。  
  "不是的喔。"  
  少年随意地将双手撑在身后,也和她一起看着黑白交织的苍穹,深黑的眸子中映出雪花璨亮的影子。  
  女孩悄悄地吸了吸鼻子,再吸了吸。  
  嗯,他的身上确实没有她讨厌的医院消毒水的味道,而是一种清甜的香味,仿佛温暖的阳光抚摩着初雪时,那将融未融的气息。  
  少年直起身子来,抬起一支手平摊在女孩的面前,唇边的笑容多了一丝顽皮。  
  女孩低下头来看着他空荡荡的手心,又看了看他。  
  少年轻轻地握起拳头,手腕一翻,再摊开手来时,一朵白色的百合花赫然出现在他的手心。  
  "啊。"  
  女孩扬起了淡淡的眉毛,表情失望地叹了口气:"不是玫瑰喔……"  
  "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径自将百合放到了女孩的手里,学着她的样子曲起膝来。  
  "……我找不到天琴座。"  
  女孩却仿佛没有听见他的问题,只是再次昂着脑袋在天空中执拗地寻找着:"天琴座……真的消失了吗?"  
  "天琴座在夏季才看得到呢。"少年解释道。  
  "是么?"  
  女孩很失落地瞧着他,抿了抿冻得发青的嘴唇。  
  "你穿得真少。"  
  少年摘下了自己的围巾想要为她披上,她却慢慢地站了起来。  
  "我要回去了。"  
  女孩拍着自己大大的病服,扫落了一地的碎雪。  
  她真的好瘦小。  
  少年有些怜惜地看着女孩。  
  松松垮垮的病服下,白皙纤细的小腿上有青紫的瘀伤,原本应该是粉嫩红润的脸颊现在却透出一抹不正常的青紫。  
  她的头发颜色很淡,眉毛颜色也很淡,大而深的双眼让她看起来如同乖顺的小鹿斑比。  
  那双瞳的颜色是很深很深的蓝,如同夜晚的海水,盛满了星子的倒影。  
  海底一般的深蓝。  
  少年愣愣地捧着长而厚的围巾,看着女孩娇小的身影一步一步地迈向天台通往楼下的门。  
  等他再回过神来,那具小小的身躯已经如一片羽毛般倒在了冰凉的地面上。  
  少年一惊,大步地冲了上去,弯下身抱起了昏迷的女孩。  
  她那么轻,那么凉,真的就像一朵随时会融化的雪花。  
  "姐……"  
  女孩的手里握着一株纯白的百合,冰凉的面庞不由自主地朝少年的胸口偎了偎,梦呓一般地呢喃着:"带我回家……"  
  刹那间,一颗流星悄悄地擦过夜空,如同女孩脸上迅速滑落的冰凉泪滴。  
  也许是因为漫天雪花的关系。  
  谁都没有发现它。        
 
第2节:Chapter 1 忘却之源 Lost remembrance(1)        
  Chapter 1 忘却之源 Lost remembrance  
  为什么我早已知道你的名字  
  你却至今还不记得我的  
  什么时候  
  我们的名字才会被写在一起呢  
  是婚礼的请柬上  
  还是葬礼的墓碑上  
  1  
  晶莹的粉色心型花瓣悠悠地滑落在草坪中。  
  阳光如麦芽糖一般包裹着软白的云朵,清新凉爽的风还带着一点点雪花纯净的气息,扫去冬日的最后一点尾巴,穿梭在绯雪高中校园的每一个角落。  
  绯雪高中得名于校园里成排成片的樱花树,每到春季开学时,飘落的樱花瓣都会伴随着少年少女们朝气蓬勃的身影,如粉色的雪片一般地在校园中翩翩飞舞着。  
  当校园里的大钟敲过八下之后,新学期的第一堂课开始。  
  高二(1)班的教室里,一个背着书包的女孩正垂着脑袋站在讲台前面,而班主任则背对着大家,在黑板上写下了一个大大的名字。  
  "同学们,这位同学就是我们班的新生,她的名字叫做尹宝蓝,希望大家能跟她和睦相处。"  
  胖胖的女班主任和蔼地微笑着,并亲切地拍了拍那个叫做宝蓝的女孩子的肩膀,环视着全班,似乎是在等待着同学们友好的掌声。        
 
第3节:Chapter 1 忘却之源 Lost remembrance(2)        
  尹宝蓝一直低着头,出神地看着自己的鞋尖发愣,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她身上穿的校服看起来很不合身,也许是做得太大,一般女生刚好过膝的裙子,她穿起来,长度却延伸到了小腿下,宽大的袖子看起来像一对可笑的翅膀,松垮垮地包裹住她细瘦的手臂。
 
  她的身材虽然纤瘦,但是脸蛋却圆圆的,看起来非常讨人喜欢,只是她一副冷然而不合群的样子,让大家怎么也喜欢不起来。  
  噼噼啪啪的零落掌声过后,窃窃私语声开始逐渐填满忽然安静下来的空气。  
  "真失望,这就是转学生?"  
  "看起来一点都不可爱。"  
  "呃……感觉一点都不亲切的样子……"  
  ……  
  几个坐在班级后排的女生斜眼瞧着讲台前的尹宝蓝,从齿缝中挤出不爽的嗤笑声。"她那个死样子,让人看了就触霉头。"其中一个穿着改短的校服裙的女生,用她长长的指甲刮着桌面,发出令人不愉快的尖锐声音。
 
  "靠,装什么装,板着个脸要死啊。"另外一个染着金发打着耳洞的女生抱着双臂懒懒地靠在椅背上,轻飘飘地说着脏话。  
  这些太妹帮,光是看上去就很不好惹。  
  班主任老师看看大家的兴致实在不高,也就放弃了进一步介绍尹宝蓝的打算,示意她坐到班级右边第三排的空位上。  
  "下面,我们点名。"班主任翻开花名册,开始例行的点名。  
  "许欣羽。"  
  "到。"  
  "沈彦。"  
  "到。"  
  "方佑澄。"  
  教室里无人应答。  
  "方佑澄?"班主任抬起头,再提高了声调。  
  "抱歉,我迟到了。"  
  透明悦耳的声线,却来自教室门口。  
  一个少年站在逆光处,大片的金色光斑模糊了他的轮廓,薄薄的阴影凝结在唇角深陷下去的笑涡。  
  "进来吧,下次不要再迟到了。"  
  老师点了点头,也没有问原因,就示意他进来。  
  "我忘记今天是开学的日子了,不好意思。"  
  那个叫方佑澄的少年迈进了教室,他的脸庞刹那间清晰了起来,带着一丝清爽的笑。  
  "方佑澄什么都好,就是健忘。"  
  前排的一个女生悄悄地趴在同桌的耳旁说道。  
  同桌也点头表示赞同:"他总是带错课本,忘交作业,但是成绩竟然还是那么好,真不可思议。"  
  坐在她们身后的尹宝蓝悄悄地抬起了头来。  
  老师开始上课,一时间,教室里都是哗哗翻书的声音。  
  方佑澄的位置就在尹宝蓝的左边。  
  他埋着头在书包里翻找着,陆续拿出了生物、英语、物理三本书,接着便看着空空的书包,无奈地按住额头,笑着叹了口气。  
  讲台上的班主任正在讲着立体几何。  
  方佑澄正要向后桌的同学借草稿纸以记录今天的新课内容,一本崭新的几何书突然"啪"地一声飞到了他的桌面上,滑出老远,把方佑澄和周围的同学吓了一跳。  
  他转过头去,尹宝蓝正低着头盯着课本,神情依旧是淡淡的,仿佛自己刚才什么都没做过。  
  方佑澄看了看手里的新书,再看了看尹宝蓝,虽然心里奇怪她怎么会多带一本书,却还是绽开柔和的笑,轻声地道了一声谢。  
  原本他以为这件事情只是巧合。  
  可是,下午的语文课,同样的情况又再次重演了一番。  
  方佑澄愣愣地看着被丢到自己面前的语文课本,十分诧异地盯着若无其事的尹宝蓝,很想问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只是,负责语文课的老教师不太好惹,方佑澄只好暂时压下了这个念头。  
  可是,当他终于等到放学的钟声敲响,简单地收拾好书包之后,却发现身边的尹宝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动作真快……"  
  方佑澄看着空荡荡的课桌发出一声惊叹。  
  他只好摸了摸鼻子,转过身去,看了看黑板上挂着的时钟,大步地迈出了教室。  
  再上一层楼,便是高三年段的教室,方佑澄定了定神,走过转角,站定在高三(1)班的门口。  
  高三年的学生因为高考将至,学业繁重,每天晚上七点都必须上晚自习,所以学生们基本上都没有离开学校。        
 
第4节:Chapter 1 忘却之源 Lost remembrance(3)        
  女生们把桌子拼在一起,气氛温馨地享用着自家带来的便当,并对比着菜色,交换品尝,边笑边吃,看起来感情很好。  
  一个短发女孩发现了站在门边的方佑澄,连忙笑着用手肘悄悄地捅了捅身边那个正在看书的少女,悄悄地对她说:"喂,你的小男朋友来啦。"  
  闻言,看书的少女抬起头来,一边嗔怪地说道:"别乱说,什么小男朋友,如果传到君傲的耳朵里就不好了。"  
  "是是是,我只是开玩笑嘛。"短发女孩嬉笑着捂住嘴巴,"不过,小黛,你别太伤人家的心哦。"  
  "去你的。"  
  女孩无奈地看着八卦的朋友,放下书站了起来,走向门边。  
  "黛学姐,今天晚上方便吗?"方佑澄开门见山地问道,"上次跟你说的,那个关于表演助手的事……"  
  "没问题,我已经跟班主任请好假了,今天的晚自习可以不用参加。"莫黛微微一笑,露出腮边的一双酒窝。  
  方佑澄的眼神有一刹那的恍惚,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不过……"莫黛托住下巴,欲言又止。  
  "学姐有什么问题吗?"方佑澄示意她说下去。  
  "不过,我还是第一次参与你的表演,不知道能不能行,怕会砸了你的场。"莫黛吐了吐舌头。  
  "不用担心。"方佑澄释然微笑,"只是非常简单的表演助理。"  
  "可是,你上次还没有详细跟我解释是什么样的表演呢。"莫黛昂着下巴,有些好奇地看着那个高出她一个头的学弟。  
  "在路上我会解释给你听。"方佑澄点了点头,"学姐,现在可以走了吗?"  
  "没问题,等我收拾一下东西,马上就来。"莫黛眨了眨眼睛,随即便返身回到教室里,将抽屉里的书本装进书包,和几个朋友道别之后,与方佑澄并肩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 
 
  "莫黛真幸福啊。"一个胖胖的女生边吃着三明治边羡慕地说道,"不仅有个万人迷的正牌男友,还有个花样美男备胎,我什么时候也能像她一样啊……"  
  "只要你少吃一点,我觉得这不难。"短发女孩嬉笑着抢走她手里的三明治。  
  "不过,小黛这个人也真是没得挑剔了,家庭背景好,相貌好,人品也好,又多才多艺,两年前还曾经演出过一部电影呢……"另一个扎辫子的女孩点着头说道。  
  "这些话你可别当着小黛的面说。"短发女孩提醒道,"她不喜欢别人提起她拍过电影的事情,也不希望有人知道。"  
  "为什么?"扎辫子的女孩很惊讶,"这不是一件很令人骄傲的事情吗?"  
  "总之小黛不喜欢别人提,详细的情况我也不是非常清楚。"短发女孩耸了耸肩膀,"先别谈这个了,对了,东方神起出了新的CD喔……"  
  ……  
  女孩们的话题转了方向,吃着便当,气氛重新回到了一开始的平静温馨。  
  2  
  夕阳浓重的色调沉重氤氲地飘荡着。  
  顶楼的旧女生厕所,年久失修,已经很少人用,此刻因为光线不足而更显阴森,几个太妹打扮的女生围住了一个个子矮小的女孩,并不断地缩小着她们的包围圈。  
  "你叫尹宝蓝?"金发太妹昂着下巴,用轻蔑的目光扫过她的全身,"名字倒是不错,为什么人看起来这么叫人反胃。"  
  "你今年到底几岁?怎么长着这么一副骗人的娃娃脸?"短裙太妹放肆地笑着,"上车是不是买半票?"  
  "喂,把你的头给我抬起来,难道你长了三只眼,还是三瓣嘴,天生不能见人?"另一个戴着大耳环的太妹刻意扬高了声调。  
  女生厕所里爆发出一阵尖锐的笑声。  
  尹宝蓝却似充耳不闻,始终保持着低着头的姿势,低垂着眼睫,没有人能够看见她的表情。  
  "这死人不说话。"金发太妹沉下脸。  
  其中一个太妹上前一步,抬起手便不客气地拍向了尹宝蓝的额头,并硬是把她额前的刘海全部给揪了起来。  
  尹宝蓝被迫抬起头,因为吃痛而稍稍皱了下眉,目光却是一如既往地淡静。  
  "这家伙……"太妹的手微微一抖,转过头看着她的同伴,"这家伙的眼睛是深蓝色的啊。"        
 
第5节:Chapter 1 忘却之源 Lost remembrance(4)        
  几个太妹纷纷走上前来,疑惑地想看个究竟。  
  长长的刘海下,竟然有这样一张如瓷娃娃一般晶莹透明的面庞,那深不见底的双眼更是有股能把人吸进去的力量,眼神却干涸得让人有些发毛。  
  "看……看什么看!"短裙太妹端起旁边一个盛满脏水的水桶,劈头盖脸地就朝尹宝蓝浇了下去。  
  其他几个太妹纷纷闪开,只听"哗"的一声,尹宝蓝从头到脚被水浇得湿透。  
  几束乱发狼狈地贴在脸上,宽大的裙子不断地往下滴着脏水,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名副其实的落汤鸡。  
  可是,她仍旧默默地站着,没有尖叫,没有反抗,好像被欺负的人根本不是她。  
  "……这家伙不对劲,别玩了。"  
  戴着大耳环的太妹有些不安地扯了扯同伴的袖子。  
  "让她滚蛋吧!没意思!"短裙太妹恶声恶气地丢下空水桶,用力地将尹宝蓝朝厕所的门口推了一下,"以后少在老娘的视线里出现。"  
  众太妹让出一条道,尹宝蓝趔趄了几下,好不容易才摇摇晃晃地站稳了身子。此刻,一直没有说话的她却转过头来,唇角似笑非笑地挑起。  
  "原来,你们把我叫到厕所,就是为了这个啊?"  
  她的声音淡淡的,冷冷的,那从湿漉漉的乱发后露出来的眸子,着实让太妹们觉得不寒而栗:"那我是不是该感谢你们对新同学的招待?"  
  "让你滚你就快滚!还敢在这里放大话?!"脾气最为暴躁的短裙太妹定了定神,上前一步揪住尹宝蓝的衣领,手腕一翻,再次将她推得站不住脚步,"老娘不管你要耍什么阴招,有种就放马过来!"
 
  其他的太妹见老大气势很足,也跟着高声附和道。  
  尹宝蓝抬手拨开湿漉漉的刘海,退后一步,随手就抄起了洗手池里的长水管,猛地扭开了水龙头!  
  "哇!"太妹们被突如其来的水流给喷得连连后退,尖叫怒骂声撞击着厕所的四壁,没有一个太妹想到尹宝蓝竟然会反击。  
  当每个太妹都变成了和她一样的落汤鸡时,尹宝蓝才施施然地关上了水龙头,将长水管放回原来的位置,淡淡地瞟了已经呆怔住的太妹们一眼,没有再多说话,只是转过身去,默默地离开了女厕所。
 
  身后留下一排湿湿的鞋印。  
  傍晚时分。  
  太阳已经落得很低,绛紫色和橙红色交织着压下来,整个天幕就像一幅信手涂鸦的油彩画。  
  尹宝蓝爬上一层又一层的楼梯,一直走到顶层,推开了天台的门。  
  风呼啦啦的一下就灌了进来,全身湿透的她狠狠地打了个哆嗦,抬手抹去脸上残余的水,才跨过了天台的门槛。  
  尹宝蓝放下书包,把里面的书一本一本地拿出来摊在地面上,任风把那些带着湿气的纸张吹得哗啦哗啦地响。  
  俯瞰着校园里已经为数不多的学生们朝校门口走去,那些飘落的粉色樱花瓣被余辉映成了桃红色,旖旎而动人。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喜欢这样靠近天空的地方。  
  也许是因为远离尘嚣,更加接近天堂吧。  
  爸妈都已经在那场车祸中离开了她,剩下她孤零零地住在这个城市,一个人呼吸着不属于她的空气。  
  自从她死里逃生的那次车祸之后,她就莫名其妙地开始喜欢这种淡淡的,带点冷调的蓝色,也时常会在夜晚呆呆地看着天上的星星,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  
  因为,星星让她觉得安心又熟悉。  
  仿佛他们才是自己的同类。  
  风吹得书页沙沙作响。  
  尹宝蓝把湿漉漉的刘海拨到一边去,总算露出了她那光洁的脸庞。  
  此刻已经大约到了清校的时间,在三三两两走出学校的学生当中,一个修长的身影出现在教学楼前,速度不快地朝校门口移动着。  
  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女孩,女孩加快步子,两人并肩朝着学校大门走去。  
  尹宝蓝的双眼泛出一点亮光,又随即暗了下去,如同海面上被微风吹起的波纹。  
  她飞快地蹲下身子收拾了地上的书,跨起书包,不顾身上的裙子还在滴水,随便地拧了拧裙角,便大步地跑下楼去。        
 
第6节:Chapter 1 忘却之源 Lost remembrance(5)        
  3  
  约莫晚上六七点的光景,天已经灰蒙蒙地暗下来了。  
  大都市的夜晚注定是无法寂寞的,喧闹的街头,来往的车声不绝于耳,穿着制服的上班族回家的脚步匆匆,戴着红领巾的小学生们在人行绿灯亮起时大摇大摆地穿过马路,亮起的霓虹拉开了夜生活的序幕。
 
  方佑澄推开一家酒吧的店门,很熟络地向门边的小姐打了声招呼,又向吧台内的调酒师点了点头,便带着莫黛径自往里走去。  
  这间酒吧名为Lyra,译为"天琴座"。  
  它的门面不大,店内却十分的宽敞,尤其是中央的旋转舞台格外的抢眼,由明亮过度到灰暗的主色调也为其平添了一分个性,底色深黑的天花板上嵌着零散的小灯泡,排列成天琴座的形状,再加上酒吧里喧而不乱的气氛,回头客总是少不了。
 
  然而,这些零散的特色还不足以让Lyra从众多的酒吧里脱颖而出。  
  "佑澄,今天还是靠你啦。"一个穿着时尚的辣妹坐在吧台上笑着说道,显然是这里的常客,"今天要表演什么魔术,可否提前透露一下?"  
  "南茜姐一会儿就知道了。"已经换好了衣服的方佑澄边调整着领结,边微笑着回答。  
  "如果需要助手的话,优先考虑我吧?"辣妹举着酒杯对他挑了挑眉。  
  "下次一定。"  
  方佑澄仍旧带着温润的笑,点头允诺道。  
  黑色的燕尾服衬着他颀长的身段,柔顺的黑发与黑曜石一般透亮的双眼相辉映着,方佑澄看起来就像所有女孩子梦想中的优雅王子。  
  每晚八点,是Lyra酒吧的魔术表演时间,进行这个表演的,正是这位年轻的魔术师,十七岁的少年方佑澄。  
  温润如玉的少年本身就惹人喜爱,虽然他的魔术并不壮观,不像专业舞台表演的魔术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和刺激性,却华丽非常,动作一气呵成,流光溢彩,教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久而久之,方佑澄便成了Lyra的活招牌,有许多年轻的女性慕名而来,想亲眼目睹这传说中少年魔术师的风采。  
  此刻约莫七点过半,酒吧里陆陆续续地进来了许多的客人,有相携的甜蜜情侣,也有吵吵闹闹的姐妹淘们。  
  许多人坐在吧台前喝着酒水,眼睛却盯着中央的舞台,并暗自掐算着时间。  
  漆黑的天花板上忽闪着迷离的灯光,似星似露,配上醇酒的香气和吧内的慢摇舞曲,气氛美得令人迷绚沉醉。  
  在最靠近舞台的地方,坐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她面前的小桌上放着一杯热水,原本就娇小的身躯似乎是因为冷而缩成了一团。  
  尹宝蓝狼狈的样子引来了不少疑惑的目光。  
  但她的双手却仍然执拗地握紧了那杯水,手心烫得通红,身上却依旧凉冰冰的,没有一丝温度。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夜,二十点,魔法时刻。  
  酒吧里原本迷离的灯光瞬时间暗了下来,酒吧里的客人们发出了充满期待的轻呼声,惟有如天幕一般漆黑的天花板上的小灯泡,安静地散发着银色的光芒。  
  一束亮蓝的光芒打在了舞台的正中间,身着燕尾服的黑发少年似真似幻地站在这如雾的灯光中,微笑着朝观众们行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  
  有不少年轻的女性兴奋得双颊发红,却又不敢高声地说话,仿佛害怕打破了这一份幽静而带着点神秘的感觉,只有紧紧地盯着舞台上的少年,生怕遗漏掉他每一个细小的动作。 
 
  方佑澄侧身而立,轻轻地一抬手,蓝色的光芒覆盖了整个舞台,所有的表演道具顷刻间展现在所有观众的眼前。  
  在舞台稍微靠右侧的地方,竖着一个正方型的画架,画架上铺着一张白纸,旁边的小桌上则摆放着一些颜料、画笔和调色盘。  
  酒吧内放着浪漫而怀旧的萨克斯风舞曲,方佑澄优雅地旋身,迈开步子走到画架前,一手端起已经调配好色彩的调色盘,一手拿起一支画笔,微微地倾身向观众们鞠了一躬。  

作品集等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