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地狱客满

第十一章 沃克的尴尬

更新时间:2011-08-15   本书阅读量:

    第十一章 沃克的尴尬

 

    “热能枪准备,目标钢甲丧尸,定点齐射。准备。”克拉又开始摆造型了。这边戴尔不干了,“你这个家伙都什么时候了还摆造型,给我融化了它。”

    “放”克拉一个放字出口无说热射线从铁骨战士的抢口喷出。

    “嗷……”钢甲丧尸大喊一声,这一喊不要紧,居然把远处的憎恶丧尸团引过来了。

    憎恶迈着整齐的步伐向飞船所在地开进,现在飞船还在大修,而且是集体大修,根本没办法升空,以憎恶的体积,沃克根本别想把它吹上天,就算是吹上天了也要承受被砸的危险,被千斤的憎恶砸一下可不是闹着玩的,那需要成为肉酱的勇气。“这次会不会就Game over了吧。”这句话是戴尔说的,对于他来说这次对于丧尸的屠杀更象是游戏,完全没有危险。

    “我想不会的,看我的新绝招,无敌灌风枪。”沃克知道自己表现的机会到了,挥手一个只有手指大小的风针出现在手上,完全跟风枪的名字不符。

    “去,什么破招数啊。”原本以为能称为这么拉风的名字会是什么拉风的能力,谁知道憎恶胖子的防御是超高的,这个小针怎么可能杀死一个胖子呢,更不要说是一群胖子了。可是奇迹总是奇迹,如果不离谱就不是奇迹了,不过像一根针杀死一群丧尸的事情实在是没有人能想到是奇迹,只能是神迹,但沃克确实做到了。“我要积分!”沃克喊完一根风针带着狂风向着憎恶群呼啸而去,狂风化成千万个风针刺进憎恶体内,瞬间浓缩了风力的风针开始稀释成空气,憎恶被突然膨胀的空气撑爆,血肉爆炸成血雾,挥散开来,一根风针力量的强大已经到了神迹的程度,实在是……太夸张了。“这次我是多少积分?”沃克问道。

    “……”克拉现在已经傻了,智商完全低级到了极点,但是他瞬间就清醒了,意志力比其他人完全高出很多。“沃克,我要抽血”哦……好吧他还不算清醒因为这第一句话就是一句胡话……虽然沃克人气爆发用压缩风针将几十个憎恶杀死,但是……那只是一部分况且,现在沃克已经因为第一次释放理论上的技能而精神力降到了谷底,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攻击力,只能在旁边观战。“沃克,你进飞船休息吧,这次的积分已经存进了监视器中,憎恶虽然是四级进化丧尸但考虑到它的特殊性给你按照6级丧尸算,加上误杀的几十个投掷丧尸,你现在已经赚够本了。估计已经够你下辈子花的了。”克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才恢复理智。“好了精英们,去帮帮我们的朋友。”克拉对机甲和钢架部队说到。

    关公门人此时已经与憎恶丧尸正面交锋,近战重武器的优势立马出现,基本上,憎恶的防御力根本不够看,完全可以一刀两断,地上出现了无数两半的丧尸,或许真正麻烦的是茅山道人,他们的僵尸完全是憎恶的下酒菜,只有那十几个僵尸皇者还有一拼之力,“齐天之巍巍,玉皇之威威,解,封印之脉。”茅山道人使出了最后的一招,皇血咒,也就是激发僵尸生前的皇族血脉,使僵尸的力量提升数倍,但缺点有很多,首先是限制,必须是僵尸皇者,其次使用这个招数之后,所有僵尸皇者会退化回普通僵尸,最后就是原本催生出来僵尸皇者的那个人会因为经血逆袭而死。蜀山派的实力还是很强的不过碰上了肉厚防高的憎恶也只能达到戴尔的层次,不过不同的是戴尔是硬碰,蜀山是游斗。

    “那个是什么?这么大的憎恶我还第一次看见,看,他的眼睛是红的,看样子会吓坏小孩子,发火的丧尸是不好办的。”戴尔看见了一个超级大的家伙,它就是后来被称作的暴怒丧尸。可以说是憎恶丧尸的尸王。“好了,该我出手了。”雪铃感觉到了,这只丧尸没有任何精神力。

    “嗷”狂暴丧尸大吼一声,身边的路灯灯柱随手拿起,随着这一声大吼,雪铃的身体也软了下去,这是失去了精神的控制。身体自然就软了,虽然丧尸也没有精神控制,但是他们是有本能控制的,从某种角度来说本能也是一种低级精神。狂暴丧尸拿起路灯灯柱,开始狂扫,由于是在丧尸群所以不怕有什么误伤。身边不管有什么丧尸都一律成肉馅……

    “看来这次雪玲是赚大了,不知道现在她的积分怎么算。”沃克看着雪玲疯狂的秒杀着成片的丧尸他心里不知道怎么想的,自己拼劲全力才能做到的事情居然有人可以做的更好。而且好像很轻松似地。此时克拉在做什么?指挥军队?不,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穿上中型战甲,上战场,看见别人都在捞积分,他只能指挥机甲战士和钢架战士赚来的积分根本不是自己的,虽然积分对于他来说没有用,但是秉承能省就省的原则,杀掉一个丧尸就省一点积分,杀掉一个三级丧尸就会省掉几百点,虽然一万点积分才可以换一分……没办法,现在克拉那是赔掉老本了。克拉的全覆盖式中战甲,整个就是一个终结者,还是终结者形态的变形金刚,伸出左臂,手已经变形成格林兰机枪,右手变成艾菲榴弹炮,胸前的覆盖打开,里面装满了各种枪管,成片的子弹好像不要钱一样飞射而出,丧尸却没什么反映,戴尔正在目瞪口呆的时候,再看见丧尸完全无语了,拉风是够拉风,但是……你用上世纪60年代的武器也就算了,你拿上世纪60年代的武器打最低级也是鳞甲丧尸的尸群那也无所谓,关键是耍的太摔了,没错,摔的细碎,捡都捡不起来,风一吹就跑了,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晕了,不小心把存货拿出来了,这才是正招,超级光能离子炮。”克拉为了挽回颜面,将双手合并,两个手完全合并在一起,一个巨型大炮豪华的出现在大家面前,之所以说是豪华,那是只是因为豪华,各种精密的原件完全契合出一个拉风的炮身超大口径,自动光学瞄准器,光学集中器,浓缩铀做驱动,激光生成器,自动填弹装置……各种装置组成了这个光能粒子炮。“彭……”正当各位以为能有什么大动静的时候,开始发炮了,不过没有什么炮弹打出去,而是炮管被炸了,反冲力将身后的丧尸变成了肉泥无数,无论什么级别的丧尸都不能幸免,直接冲出去三千米,三千米的长路没有一个生物,只有在尽头,远处的某大厦墙壁上出现了一个机架型的深洞,克拉被深深的贴在墙上。不过这次所有看向克拉的眼神都不同了,他们终于知道没有炮弹用自动填弹装置时做什么的了,还有浓缩铀做的驱动,普通炮完全没有必要,原来是用自己做炮弹……“克拉这小子的脑袋跟别人就是不一样啊,居然想到了这么拉风的东西,不过他这么精打细算的人怎么也这么浪费了,这炮管可是很贵的,也不知道备了多少炮管,不过他怎么回来啊?”戴尔还在为克拉担心。“还好我有自我救助功能。”克拉说完按下了一个绿色的电钮,银白色的液体从机械手臂的断口处流出来,一会两个手臂出现在机甲身上,抓住墙壁爬出了这个墙上的大洞。

    “这么远,要是炮做好的话不是很有毁灭性?”克拉现在开始充满了无限瞎想,要是每一个机甲战士都有这个炮,那夺回地球不是指日可待了?想到得意处他哈哈大笑。他真是太天才了……他完全忘记了他的处境。不过他不担心自然有他的方法脱离危险。来到了大厦门口他才发现了很严重的问题,他已经被包围了……

    “这样也行?”克拉想完,按下了变形按钮,这个按钮是坦克变形,又是一个上世纪60年代的产物,虎式坦克,不过装甲被加厚了,这家伙难道想直接压过去?

    克拉并不想从陆地回防,而是看好了天上,这个60年代的坦克奇迹般的多出了一个翅膀,尾气筒改造成了推进器,火光凸显,这个坦克居然升空了……

    “看来我是一个天才。”克拉正得意的时候,以外发生了,正如那句话说的他猜中了开头没猜中结尾,由于体积加大,重量也增多,所以原本的推力也要加大,虽然这点算到了却忽视了燃料问题,刚升上半空,一个尴尬的处境出现了,居然没有燃料了。坦克从半空中直接摔下来,砸死了无数丧尸,还好他的东西质量都很过关,尤其是减震装置那更是没的说,从几百米高的地方居然之感受到了轻微震动,一点伤都没受,不过也给了他很大压力,至少吓了一下那是必然的。没办法只好开动坦克,调到了最大马力,直接冲过去,炮筒也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锤子,并且筒身加长,具体多长,还没量过,坦克上半部分不停的顺时针飞转,丧尸都被砸飞,但是那是鳞甲丧尸,防御力很强,飞出去后又爬起来继续向坦克冲去,可是那速度根本追不上坦克。压在丧尸身上的坦克根本压不坏那些丧尸,鳞甲级别的丧尸承受不住坦克的碾压,但是拥有超强防御的憎恶级别丧尸却完全可以不把坦克当回事,坦克在颠簸起伏中向据点进,或许可以被称为据点,因为那里现在也不是最安全的。“时间过的太长了,应该想办法救援。”这是沃克的想法,变换出鳞甲盾,拿上灼热之剑,向尸群冲去,原本被丧尸的肉泥铺满的长路上又布满了丧尸,沃克抬起鳞甲盾,灼热之剑插在腰间,右手支撑住左手,向丧尸冲锋,路上的丧尸都被撞飞,可是刚冲出500米就停住了,因为撞到了一个不该撞的东西。那个东西无论体积还是重量都是吨位级别的,没错,戴尔撞到了一个憎恶丧尸。好像是一堵墙挡在戴尔面前,一只大手拍向戴尔,戴尔鳞甲盾抬起,灼热之剑插在地上,另一只手顶住鳞甲盾,“咣”鳞甲盾挡住了大手,戴尔的双臂也震麻了。被几百斤的手臂砸一下是人都会受不了,戴尔却只是麻了一下,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戴尔已经不是人了,是怪物。戴尔下蹲,侧滚翻,带起了一捧尘土。巨掌拍下,带起了一堆尘土,戴尔还没起身的时候,已经被尘土给掩埋了……

    从土堆中爬出来,吐掉口中的尘土,现在他知道了,什么叫不撞南墙不死心了,现在这个憎恶就是他的南墙,虽然他是朝北边跑的,但是这句话现在是真真切切的烙印在他的心里。这时候,丧尸已经将戴尔围起来了,戴尔有种要哭的冲动,这是什么事啊,后面的援军应该快到了,我要为自己找点面子才行,如果要是跟这些丧尸战斗,姿势再帅一点或许会很有面子。可是想法就是想法,想法虽好却很难成为现实。“啊……”戴尔大喊一声,一根铁棍正好插在了戴尔唯一没有被鳞甲覆盖的菊花深处……具体位置自己想,被投掷丧尸爆了菊花,此时正好喊杀声易经进了,戴尔一咬牙,把这根刚刚与他进行负距离接触的长棍给拔出来,根本没有在意上面的那点嫣红,提起灼热之间,开始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杀丧尸,在别人看来就是刚被人爆完菊花,捂着自己的臀部踉跄逃走的样子,不过他确实在以这种姿势战斗,可是他却恰到好处的躲过了大多数攻击,后来有人把这一套动作做成了闪避秘籍并且在军队中大范围推广,当然这都是后话。看着周围的丧尸尸体,戴尔心中可算松了一口气,但是,以后的日子里这场战斗成为了他心中的一根刺。谁都不想看见自己爆完菊花再战斗的动作。可是未来很长很长很长时间都要在这个日子中度过,有时候还要自己亲自示范……最郁闷的不是戴尔,而是雪玲,看似强大的雪玲却有自己的弱点,那就是这个身体不是她的,习惯忍受这个巨大身体所散发的臭味,却忍受不了用精神来控制这个巨大怪物的压力,实在是太……这个字应该是累,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疲乏。

    杀掉数以千万记的各种丧尸,所有人战斗力都下降了许多,可是奇迹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一个绝对拉风的大型火球出现在丧尸堆中,然后是爆炸,四周的丧尸全都成为了飞灰。天空中出现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人,手中是一个水晶球,手一送水晶球悬浮在他的胸前,这个神秘的人是谁?究竟有没有人知道?拉风的出场实在是太令人目瞪口呆了。一根正方形,很规则,拿着很顺手的,板砖悄无声息的向神秘人飞来,神秘人现在仍然不清楚自己的危险还在洋洋得意地看着下面凌乱的丧尸,戴尔现在正在跟周围的丧尸杀的昏天黑地,尤其是面前的这个憎恶,打的他没有还手之力。“砰”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神秘人的脑袋上多了一个洞,鲜血顺着脸留下来,水晶球掉落在地上,碎了。底下一群人都傻了,然后不不约而同的伸出中指,连底下的丧尸都朝天上看去,然后也伸出了中指,现场中指林立,完全超乎想象,壮观的程度超过了戴尔独自冲向尸群,撞飞路过的所有丧尸的程度。真是天妒英才啊,这么强大的一个法师居然被一个板砖拍倒,实在是够无厘头了。这拉风的出场,却会这样收场,出场时间完全跟拉风程度成反比。

    戴尔在跟憎恶交手,四周到处都是被戴尔顺手收割的丧尸尸体,可是这个憎恶太恐怖了,根本不破防,憎恶身上已经有了几千个伤口,里面不断向外流出臭血,但是就是没见有衰弱的迹象,估计想要让一个憎恶流血过多休克那只有克拉能做到。“重力,角度,力度,腾空……”戴尔此刻开始想起了那个被他砍成两半的憎恶丧尸了,此时身后刚好来一个鳞甲丧尸,戴尔向他冲去,“腾空……”脑海中想起这个词,此时戴尔已经跳起来,一脚踩在丧尸的胸口,借助力的反作用,向斜串起,在天空中灼热之剑关闭火焰,成为一把铁剑,“力度”戴尔双手我剑,鳞甲盾收起,全身的力量都放在双臂,“角度”剑呈37度,正好是切字诀的标准角度,“重力”,此时戴尔已经开始向下落下,全身的重力已经开始向双臂集中,一剑必中……“噌……当啷”两声过后,憎恶抬起的手臂出现一个大大的裂口,深深的黑色骨头发出金属光泽,铁剑应声而断。

    “我要疯了……”戴尔现在只有一种吐血的冲动,此时,憎恶的手已经抬起,向戴尔拍来,戴尔落地直接侧滚,刚好躲过憎恶的巨爪,但是还是被地上的尘土给掩埋。

    从土堆刚刚出来,吐出口中的灰尘,现在他真的要崩溃了,此时隆隆的坦克声响起,克拉的坦克已经开过来了,身后追着一群憎恶丧尸。戴尔现在有种想撞墙的冲动,坦克的巨锤砸飞一个鳞甲丧尸刚好将与戴尔战斗了2个小时的憎恶丧尸给砸倒,憎恶短胖的脖子直接与脑袋失去连接,再看憎恶丧尸的尸体,戴尔已经想到了原因,因为他脖子上有一个深入骨的伤口,而飞过来的丧尸刚好砸在他的脑袋上。而与那个伤口刚好呈一定角度,脑袋自然飞起来了。此时,戴尔不想吐血了,他想自杀,这么简单就可以砍飞憎恶的脑袋,如果要不是想再现那次的绝命一击他也不至于将手中的战斗武器弄断。也不至于像现在那么狼狈。

    “戴尔,上来,我带你走。”克拉从坦克上端露出脑袋,当然这个脑袋是他的机器人的,戴尔现在站在坦克边上,在巨锤挥过来的一瞬间,抓住巨锤的把柄,爬上坦克,坦克的巨锤停止挥动,上面出现一个盖子,被自然打开,戴尔想也没想,直接跳进去了,过了一会,戴尔坐着安全弹射座椅出现在天空,正当戴尔发愣的时候,从坦克里面传来一个声音“把身上的臭血洗干净再进来,你身上太臭了。”克拉真的想救戴尔一下,可谁知道,跟憎恶丧尸拼了那么久,身上早就沾满了它的血,腥臭的味道已经无人能及,其实在战场上杀丧尸的战士没有几个没有腥臭的,但是要注意的是,憎恶丧尸那可是浑身是瘟疫病毒的,任何体液都散发着尸臭,还具有传染性,这是憎恶的另一个可怕,而关公门人都是锻炼的关门气,身体的抵抗力是无与伦比的,一般的臭气还传染不了他们,道家讲究的是天然及天地之灵气采日月之精华,因此,对于臭气的抵抗力甚至比关公门人还强。因此,道家的蜀山门人和茅山道士都具有完全的抵抗能力,而那些机架战士跟钢甲战士,他们的大脑保存在封闭的空间中,不可能被传染,至于克拉,他根本就不参加战斗,唯一的就是这次。还好克拉知道分寸,直接把他弹射到了关公门人那里,戴尔降落到了地面,此时,关公门人正在用大刀砍瓜切菜一般的砍着憎恶丧尸,但是,就是这么大刀阔斧的攻击,就是一个憎恶尸体都看不见,一个都没砍死,没办法,憎恶的防御太高了。“这样也可以?”戴尔现在真的无语了,向关公门人借了一把大刀,这种大刀是关公门家族独家量产的,这次没人备了4-5把,全是按照当年关云长的青龙偃月刀仿造的除了没有青龙精血以外完全是用精钢打造的,虽然少了灵性,少了一些攻击力,却是分量十足。戴尔拿着大刀,开始在关门面前舞大刀了,大刀一挥,感觉很踏实,很沉稳,关公门原本不想借给他,可是看到了他的装备,直接把大刀借给他,他们也想看看这一身穿着黄金鳞甲的牛人会怎么用大刀,原本是想看他出丑的,谁想到戴尔这家伙根本不给人机会,打开鳞甲盾,向丧尸冲去,一手握刀,一手支盾,那样子,再配上那一身鲜红的鲜血,拉风这个词已经下台了。“绝命”这个招式就是他刚才命名的,也就是将憎恶砍成两半的那个招式。腾空,下砍,憎恶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被砍成了两半,在不久以前戴尔就是这样十分帅气的杀出包围,现在又十分帅气的被包围了……关公门人都在对戴尔品头论足,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嚣张了,这一招斩月原本是关公刀法的起刀式,只不过加上了一个跳跃动作,如果按照攻击体位的对照这一刀就是起刀式,关公门人怒了,动作一致,全开始用起刀式,对憎恶全方位反击,配合青龙内力,即使一不小心有丧尸用手臂抵挡一下也会把手臂斩断,然后在顺着刀势把丧尸脑袋砍成两半,于是地上多了许多成为两半的憎恶丧尸。憎恶丧尸被突然的反击打的措手不及,可是已经死亡的它们不知道后退,于是一边倒的杀戮开始了。

    很快沃克带着身后的憎恶部队来到了战圈,这里是机架部队跟钢甲部队的战圈,他们还没有接触过憎恶丧尸,或许说接触过,但是,都避免了正面的交锋。鬼知道他们的弱点,没办法,只好用通用战法,向头齐射。憎恶丧尸不断被杀死,但是杀死的速度远远赶不上憎恶丧尸增援的速度。往往几十颗子弹过去,成为蜂窝好会继续前进几步,直到打在眉心才会轰然倒下。

    “他们的弱点在眉心,向眉心齐射,注意节省子弹,开启辅助瞄准。”这个人是副指挥,与克拉不同,他的智商很正常,却是一个完全的战争家,但是在智商超变态的戴尔严重那些策略都是小儿科,于是这个过去无论哪个国家都想挖来的战争策略家成为了副手,不过对于他的战场敏感性还是值得信赖的,这是这种信赖让人们再次突破了丧尸战争的一道巨大的障碍,从此憎恶的无敌时代结束了。

    “赚取积分的好机会啊。”这是每个成员的心声,一个丧尸就是一积分,也就是1000分。

    克拉现在真的是很无语,这次的一炮绝对是经典之作,路上的丧尸叫他赚了几千积分,加上被他不小心用坦克压死和砸死的丧尸可是一个不少的收入啊。但是看到了这些小弟们,一个个都找到了对付传说中不死的憎恶丧尸的方法那真是郁闷的要死,他的攻击把自己置之死地,而小弟们却找到了安全有效的方法,这些都是十分郁闷的事。“机甲变形,速射勇士。”克拉说了一句。坦克立即变形。还是那个刚一开始的造型,不过,武器换了,换成了十四个加强光子狙击枪,一次可以自动瞄准十四个目标,指定体位射击,点在憎恶的额头,可是刚要大展身手的时候,发现能源不够了。无奈,光子狙击枪是需要巨大的能量。同样变形也要很大能量,但是在坦克变成人形的时候,使用能量就会减少,这样,一正一反,就刚好够回到战圈的地方,却没有了攻击的能量了。“转换实体子弹,AWP自动瞄准型。”克拉现在只好更换武器了,能量武器是用不上了,只好寄托这个20世纪最强大的重狙枪可以破掉憎恶的防御了。“子弹不足。”看着显示器克拉又无语了,这都是什么事啊,实体子弹居然只装载了那些没用的60年代的弹型,有用的子弹居然都没有装载,终于知道大智若愚有时候会是致命的,无奈,只好快速冲刺,越早会基地越好,那样就可以补充燃料了。等等,太阳能,这个好东西怎么忘了?“开启,太阳能板。”指令刚下,太阳能板已经启用,只见机器人后背的擦槽打开,一手伸到背后,抓到一个黑色的东西,“噌”雨伞开启的声音,一把黑色的太阳伞就出现在大家面前,由于打着伞根本走不快,所以只好悠闲地走了,于是这个画面成为了克拉今后最大的荣耀,在丧尸林立的地方打着伞悠闲地独自压马路……从此一阵风潮刮过,许多战士情侣都喜欢这样浪漫的战斗方式,手挽着手,打着一把漏了几个破洞的太阳伞,走在偶尔出现丧尸的大街上,谈情说爱……“动能恢复,现在转换光能。”显示器上出现这样一句话,克拉开始傻笑了,这原本不应该出现在他脸上的。可是现在却出现了,说明这次的危机给了他很大打击。或许换句老话说克拉傻了。但是他还是一个天才,一个傻子天才。也就是一个运气跟智商极高的傻子,至少现在应该这么说他。“光子武器可以攻击。”现在又换成了光子狙击枪,转过身枪口对准身后的丧尸,不断射击,每一枪都准中眉心,丧尸开始成片倒下,克拉现在的傻笑变成了狂笑,从一个傻子变成一个疯子,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现在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全面的战争开始爆发了,而且是一边倒的屠杀,但是丧尸贵在人多,几百万大军压下来,跟人类部队根本不成正比,人类只剩几十人,有战斗力,而那些丧尸是不知道疲倦的。“这一仗打完我要好好洗个澡,身上很黏。”在屠杀的时候还会有人聊天。

    “身上很黏?你那是汗,光射击就一身汗,看看那些机架战士,他们可都是肉搏,这边的人很鄙视这个有洁癖的战友,但是他身上也都是汗,黏黏的,很不舒服。

    “砰……”耳边响起了子弹穿过的声音,他知道有人救了他一命,回头一看,抬手就是一枪。

    “不欠你的了。”这个刚被人就了一命,立即救下了刚才救了他的那个人。

    “你总是那么敏感,我什么时候才能让你欠我人情呢?”这个就是那个救人的人。

    “我不喜欢欠人情。”说完又朝他射一枪,子弹的轨迹正好顺着那个人的耳朵到达他身后,然后帅气的吹一下枪管“现在你欠我人情了。

    “……”无语中。

    此时关公门已经将安全区域扩大到几百平米,而另一头,雪玲控制的狂暴憎恶,现在已经从憎恶后方杀回来了,这个巨型的大家伙整整是憎恶的几倍大小。如果不是有雪玲那估计无论是谁都不可能走出这个小岛。雪玲带着狂暴丧尸杀回来了。一路上所有丧尸,无论多少级的都不能生还。手中的巨大灯柱已经是红黑色的了。

    “……这么大的家伙要踩多少脚丧尸才能把它灭了?”戴尔在计算着高度可是他却没有计算这个狂暴丧尸的攻击力,没办法,这家伙就是一个战争狂,所谓的战争狂就是只计算如何去虐别人却忘记了人家的力量。“戴尔,别过来,是我,这家伙我控制不住,太暴戾了他就是为毁灭而生的,我要控制它清理一下憎恶丧尸。

    这是雪玲的口气,一个憎恶是不可能说出这句话的。

    “风卷残云。”沃克召唤出一阵强风,将地上的碎石卷起,强风瞬间变成一个巨大的龙卷风,地上的残尸被缴毁。

    “好像沃克变强了。”克拉刚回到防御地带就看到了这个巨大的龙卷风。

    “自从我醒过来就感觉精力充沛,就是没有找到发泄点,这下好了。”看着自己的成果,似乎很满意。然后,开始压缩空气,一个固体的风刀出现在手上,随便找了一个机架,不过没有戴手套,因为他是用手控制风的。锋利的风刀无论砍在那里都会破皮,只要破了破就会有强风灌入,然后就是爆裂。“哈哈我是传说中的近战法师吗?”正当他得意的时候,一个憎恶在他的一刀下成为了碎肉,粗大的胳膊直接砸向沃克,直接将他砸倒在地,几十斤的胳膊砸在身上不是那么好受的,不过还好,他曾经被丧尸山埋过,这点重量还不算什么。“这个世界太疯狂了,法师都敢玩近战了,这叫我们这些什么都没有的战士怎么办啊?”这是所有战士的想法。

    沃克从巨大的手臂下出来,手中的风刀已经散去了,周围有围上来几个丧尸,沃克现在在短时间内根本凝结不了任何武器,压缩的风是需要相当强大的精神力,沃克现在是刚才突破的,由于那一下风针的释放已经突破了他的极限,所以突破了第一个瓶颈。也就是压缩风魔法。但是那个风针又不是一般的压缩,出现了沃克意想不到的事情,同时他强制风的凝结的同时风也在强制他吸收更多的风,于是就有了一根小的针会出现这么夸张的威力,而他后来凝结出的风刀,则不同完全是靠固体风的锋利。但是他的风是变异的,只要有一点伤口都会造成很严重的话后果。“真没想到,沃克突破了,不过他这次怎么直接肉搏了?以前不是站在后面掩护的吗?”这是刚赶回来的克拉的想法。然后下一个想法估计谁都可以猜出来,那就是抽血,化验,这是他最喜欢做的。克拉的宣言是世界上没有他抽不到的血只有不想抽的血,因此各个物种种各个动物的血液都有收藏。甚至是冰封的长毛象都有血液在这个家伙手中。现在长毛象已经被克拉驯养成家猪了,现在实物的75%是长毛象的肉,驯养长毛象也是很简单的,长毛象这种远古生物很适合繁殖,只是食量很大,曾经一度把基地吃穷,还是后来发现了一种名为疯草的植物,这种植物就是繁殖超快,平均一天就能成熟,三十天寿命,三十天后就会成熟就产生种子,种子又可以变成几十根疯草,这种草没有任何毒素,跟防御设施,完全靠疯狂的繁衍,不过在冰河时代以经绝种了,但是现在出现在基地那应该归功于克拉的研究,通过化石标本,模拟出植物原型,然后通过原型将植物特性给研究清楚,之后根据特性就可以编写DNA序列了。“不对啊,沃克好像有难了,一个法师根本不能承受肉搏的体力劳动。”戴尔看着体弱的沃克穿着钢甲拿着破刀,那感觉真是无法形容。

    “看来回到基地要给他增加体能训练了,至少要能穿得动钢甲,在机架倒下去时候,可以自己起身。

    此时,如同战神的沃克正在地上挣扎着,没办法,机甲太重了,倒下之后居然不知道怎么起来,就好像是一只被翻了壳的乌龟。如何挣扎都翻不了身。无奈,只好按下弹射按钮,这个原本是为了紧急自救的,也就是将一个人从原地弹起,同时自行分解,落地后就会成为零件,而里面的人就会失去保护。沃克在穿这件钢甲的时候根本没时间换衣服,只能将染上丧尸血的衣服脱掉,所以他现在应该是裸体,可是一时情急,忘记了自己只是穿了一套钢甲出来,于是……战场裸奔开始了。这次绝对是惊天地泣鬼神的绝世狂奔。还在天上往下降得沃克突然感觉到了身上好像很凉,凉飕飕的,看见下面成群的丧尸好像很兴奋,心中感觉很不对,在一看,瞬间脸红如灼碳,这也太夸张了,着陆点与飞艇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就这一段距离对于现在的沃克来说简直是远的不能再远了,虽然只有几百米,但那也是几百米的裸奔啊,在人类面前裸奔也就算了,身后还有几万的丧尸在看他,这可真是丢人丢到丧尸家了,那丧尸也不知廉耻,就算人家沃克是你们的盘中餐那也不要这么盯着他啊,盯着就盯着,居然还流口水,就算流口水也无所谓流口水有死不了人,关键是丧尸都开始朝沃克狂奔,这吸引人眼球的事情做也就做了,其他战士的好奇心也全勾引起来了,能吸引这么多丧尸朝一个地方去的话也不是什么吸引人的话题,关键是丧尸闻到了肉香,原本正跟战士打的火热,突然不打了,说是去吃饭了,叫人郁闷的同时看见了其他丧尸也都去吃饭了,这就不能不引起人的好奇了,这一好奇不要紧,他们幸运的看见了人类史上最后一次的裸奔。是的裸奔,裸露着散发着肉香的身体死命狂奔,没办法谁叫咱是丧尸的美餐呢?前面迎来的丧尸一律被龙卷风吹飞,瞬间沃克召唤出四个巨型的龙卷风,这是最初级的时候常用的招式,虽然对鳞甲丧尸没有什么伤害,但至少可以清一条路,一路狂奔,终于要到飞艇了,这也是最尴尬的时刻,因为在飞艇的不光是机器人还有许多战士和护士,飞艇外面的50米,全是激烈交战的战士和丧尸,但是,现在休战,看沃克裸奔。一个正在激战的战士看到了沃克在裸奔之后立即向飞艇跑去,直接敲响自己房间的门一边大喊:“快出来,看啊,牛人沃克上校裸奔啦,千载难逢啊,这回不看以后就没有了。”话音刚落,除了自己的房门没打开其他房门全打开了,无论是不是战斗系的都向占地前线跑去,没办法,现在还有心情裸奔的也只有他一个人了,裸奔对于现在人来说是很古老的词汇了,只有小说或者文献里有,不过现在见到了真人裸奔了,他们指着额头划十字,上帝啊,终于看见有人裸奔了,甚至某位恐龙级美女拿起相机拍下了这神奇的一幕,从此沃克的生活多了许多烦恼。“这家伙连丢脸都丢的那么拉风,裸奔,真亏他想得出来,裸奔也不是他的错,错就错在他不应该勾引那只恐龙,弄得现在沃克已经浪费了不少粮食了,没办法,我倒是不担心他的粮食,我是担心他的身体,你说这吃喝便都在一个口他能说服吗,看看这几个月瘦的……哎”一个月后克拉接受采访的发言。“当我没有这个兄弟,沃克?沃克是谁啊?”戴尔现在都不接受,这个裸奔的人是沃克,没办法,谁叫沃克的行为那么拉风呢?

    “我这个哥哥,要示爱也不必用这个方式啊,就算是看上人家恐龙小姐了,晚上就去他的房里估计也不会被赶出来,这样好了,弄得谁都在摇头叹息,一朵狗尾巴草插在马粪蛋上了。”这个是雪玲的原话。“我惹到谁了?谁能帮我把这个恐龙弄走啊,我宁愿杀1000个憎恶丧尸也不愿意看到这只暴龙。”沃克在低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