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小说>神州豪侠传

小说文案:

  •   明世宗嘉靖十二年八月十二正午时分,秋阳余威犹存,一向热闹的北京城,此刻,却是行人甚为稀少。矗立在宣武门内的怀安镖局大铁门外,疾奔来一匹快马。这时,正是午饭时分,怀安镖局的大铁门,正紧闭着。快马上坐一位青衣大汉,在铁门外翻身下马,手扣门环,高声问道:“哪位当值。”铁门内响起个懒洋洋的声音,道:“朋友,你早不来,晚不来,这正是午饭时间,劳你驾,过一会再来吧!”青衣人高声说道:“兄弟是提督府来的,公事在身,只好劳驾开门了。”

本栏目小说推荐

  • 七绝剑

      襄阳西关矗立着一座占地数亩的高大宅院,高过一丈五尺的围墙,团团把这座宅院围起,两扇黑漆大门,整日关闭着,不时可闻得围墙内传出的吠吠犬声,增加了高大宅院不少神秘。在这座高大宅院的四周,房舍林立,但左邻右舍,却绝少和那宅院中人往来,它虽然筑建在闹区中,但却显得是那样遗世孤立。这日中午时分,一个左手握着一根长竹竿,右手执着一面报君知的算命先生,闭着双目,竹竿探道,缓步行了过来。六月天气,炎阳如火,中午时分,路上行人甚少,那身着褛衣的算命先生,孤独地行走在石板铺成的大道上。
  • 血魔刃

      江苏镇江,与六朝故都金陵,成犄角之势,又在长江之侧,长江江水,奔泻万里,未到镇江,已将要出海,水势本就不同,再加上金山、焦山,兀立江中,激起层层浪花,益发就显得雄壮无比,江岸酒家林立,一面喝酒谈心,一面观看江水,实令人心旷神怡,豪志骤生,胸襟大开。这一日,正是中秋时分,秋高气爽,艳阳高挂,秋风吹了上来,又令人微有凉意,在江岸众多酒楼中,规模最大,一向是豪客聚汇之地的“醉月楼”上,有两个衣着并不十分华丽,但是却意态飞逸,不同凡响的年轻人,正占着一副临江的座头,在浅斟低酌。
  • 鬼斧神功

      梧桐落叶,枫林点丹,微山湖边的芦苇,亦微微带着一些枯黄颜色,运河南北已是深秋季节了。正是下旬的时候,天上星月无光,大地上呈现出一片寂静,万籁无声。微风传来、祇听到沙沙的芦苇声音,却看不清一切事物。
  • 冷面刀客

      巡辑营以缉私盐为名,不择手段敛财,公然杀人灭门抄家,无恶不作,兵不如匪。剑华园的人误以为他们是水贼,杀死一人,闯下大祸,官府请来邪道魔道图重赏的高手名宿缉杀。剑园被毁,绝剑狂客一家不知去向。南京派来的缉营力士八表狂龙,心狠手辣,技高骠悍,绑架一位车行伙计柳思,让他觅踪调查。
  • 鼎剑阁·曼珠沙华之二

      魇魔是永生而强大的,人心里的阴暗面也是永存的。魔生于人的内心,无可阻挡。但是,魇魔却低估了人类的牺牲和自制精神——即便无法阻拦他的寄生和存在,但是,一代双一代的人却前赴后继地用生命和鲜血阻拦着它的肆虐,宁可死亡,宁可自闭于地底,也要用一生的孤寂和隔绝,来换取它的团里封印!如流光和扶南,又如沉婴和她。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昀息大人以前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而如今,在这荒芜的彼岸,她如一朵花般在黑暗里默默开放,又默默老去——虽然这一切只有身畔的扶南可以看见,但即便只是这
  • 绝毒断肠

      美人如玉,谁来抚慰梅冰艳那颗破碎的心?谁来破解神秘的蓝田失玉案?秦宝宝的对手不仅仅是如花似玉的倾城美女,武功高强的江湖大豪。或许,这世间最强大的对手就是——官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