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小说>逃尸案

小说文案:

  •   德拉-斯特里特推门走进办公室说:“外面有两位女士非要马上见你不可。”梅森问:“什么事情?”“她们才不会跟一个小秘书讲呢。”“那就告诉她们我不见。”“她们看起来有要紧事。”“从何而知?”“两人都提着行李,不停地看表,显然是急着赶火车或飞机,可是又觉得在离开之前必须见你不可。”“她们看上去是什么人?”梅森问道,他也起了好奇心。“代文浦夫人是个相貌平常的年轻妇女,非常胆小,安静,简直有点偷偷摸摸的。”

本栏目小说推荐

  • 失踪的女人

      垃圾桶盖子被人踢过人行道的声音,在清晨3点,把我从睡眠中吵醒。一会儿之后,一个女人声音尖锐地叫着:“我不会跟你走的,不要梦想。”我转侧一下身体,希望再度进入梦乡。女人的声音停留在我耳中,拉扯着我的耳膜,我听不到和她吵架男人的声音。空气中充满了潮气。床是只四角有4根高柱子的古董,放置在很高天花板的卧房里。大的法国式窗子,开向阳台。阳台围着熟铁有花的铁栅。阳台伸出于人行道之上。隔条窄街,正对着的是贾老爷酒吧。
  • 大唐狄公案·广州案

      阴霾紧凑,烟雨朦胧。江面上隐隐约约停泊着十来艘帆船,水雾浓处只见着黑簇簇的轮廓。远眺拾翠洲,白鹅潭,藏匿在烟波深密处,仿佛与云天连接一片。陶甘与乔泰依着石头栏杆望了半日,默默无语。江中心涟沦圈圈,老鱼吹浪。岸堤下怪石嶙峋,浊浪击拍。离他们不远处一条大食的商船正在卸货,一群苦力肩着货物从船舷边下来码头趸库。
  • 杀人预告

      在缤纷的十二月收到圣诞舞会的邀请卡,教人满心雀跃;若是接到疯狂的“杀人预告”……那确实够震撼人心!金田一耕助与爵士歌手的女经纪人相约在自己的事务所见面,到了会晤时间,金田一耕助只见到一具冰冷的尸体,十二月二十日的日历也被撕到十二月二十五日……凶手真是胆大包天,仿佛在预告下回杀人的日期,公然向名侦探下挑战书!
  • 幽灵男

      自称“幽灵男”的神秘男子向“共荣美术俱乐部”租了一位裸体模特儿——小林惠子,谁知她前往约定地点后便失去踪影;直到被人发现时,小林惠子已经变成浴缸血泊中的惨白死尸!由“爱”生恨,因“恨”引爆“复仇”的血腥杀人动机!一段扭曲的三角关系,竟牵扯出史上最轰动、人人自危的连续杀人案件……
  • 兽人魔岛

      事情经过媒体披露之后,每个人都对这个不知悔改的青年感到不齿。死刑已经是最重的刑罚,逃狱的尾原一彦更加可以无拘无束地犯案,要是有人胆敢阻拦他,说不定还会为自己招来横祸。随着尾原一彦逃狱,整个东京,不!应该说整个日本,都笼罩在一股恐惧的诡谲气氛中,而最应该担心的就是三芳法官一家人。
  • 黑夜中的猫群

      柯白莎把自己165磅的肥躯从办公回转椅子上撑起,绕过巨大的办公桌,猛力拉开她的私人办公室门。外面接待室里卜爱茜小姐的打字声,机关枪样,啦啦地响起。柯白莎站在门口,等候爱茜的工作告一段落。卜爱茜用很快的速度打完在打的一封信,把打好的信纸自滚筒上抽下,低下半身自抽屉中拿出一个信封,正要把地址打上,她看到在门口站着的白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