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小说>南星客

小说文案:

  •   我的天,我真的老了,我同自己说:乔硕人,你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自己。我用冷水拍打着肿了二十个巴仙的面孔,每天早上睡醒都似猪头,如果没有化妆品,别人不认得我不打紧,连我自己都怀疑灵魂在夜间出窍后没找回旧躯体。正在化妆的时候……

本栏目小说推荐

  • 忘记他

      分手后,她不发一言,没有申怨,也没有澄清。才没多久,她完全变了一个人,漂亮神气,散发精光,对他很客气,像个陌生人,真没想到她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了……
  • 曾少年

    人与人之间,就是一次遇见和一次别离。有些人,遇见和别离只有一刹那。有些人,遇见和别离却有一生那么长。谢乔和秦川的相遇似乎太早。还没出生,他们就开始了隔着肚皮的战斗。两个人的记忆纠缠在一起,让人分不清,哪些是他的,哪些是她的
  •   生活若少了它,就大大失色。无分贵贱,有一种大白兔牛奶糖,香、甜、滑,十块钱一大包,开会前偷偷食一颗,再沉闷也因此可以撑下去。还没有吃过不好吃的糖,女性喜欢甜头,有时失去自制,吃得喉咙沙哑,实在不能再吃了,照样捧着盒子不放,自欺欺人:明天一定戒掉它。巧克力是糖中之王,实实在在是诸神的美食,夹着果仁葡萄干,水果香或酒心,人口即溶,滋味之美,沁人心脾,钟爱多年,终于忍不住,写了部小说,献给巧克力。
  • 叹息

    小郭应邀到张家,当中经过许多介绍人。因为他对这宗个案不惑兴趣。开头他听琦琦说:“张平沼家中有一只晚上会发出叹息声的柜子,想找你去看看。”小郭一听就觉得猥琐,立刻道:“我们这里不是张天师分店。
  • 那条路染成金黄时

      宁静路在近郊一个住宅区。整条路在山上,可以看到海,路的左右两边都是独立小洋房,一共十来二十 个单位。宁静路名副其实,十分恬静,的确是安居乐业的好地方。每早开出来的车子都是名牌欧洲车,屋主环境着实不错。邻居也是彼此认识,车子经过,碰到有谁散步、放狗,都打招呼。宁静路气氛不似商业大都会,倒象欧美小镇。陈子松与邓燕如搬进宁静路十二号之际,赞布绝口。
  • 说故事的人

    我同他说:“我们要打烊了。” 他放下咖啡杯,看一看帐单,放下钞票,一言不发地离去。 妈妈看着他背影,说:“真可惜。” “是他自己要这样的,有什么好说呢。” “白白的浪费宝贵时光。”妈妈摇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