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复仇女神

第三十五章 会合

更新时间:2022-06-03   本书阅读量:

  80.

  如同先前所注意到的,詹耐斯皮特并不常让自己有处于自怜的悠闲时间。换做别人,他认为那是种软弱与自我纵溺的象征。然而,总是会有罗特人民群起反对他决定的时候。

  是的,罗特有议会,议员经过普选产生,小心翼翼地通过法案以及作出决定。除了那些重要的决定以外,那些处理罗特未来的决定。

  那些决定是由他所亲自经手的。

  这并非故意保留予他。重要的事情就仅仅是受到忽略,仅仅在彼此同意的默契下不让它出现于公开讨论的场所。

  现在他们在一个空旷的星系,从容地建设新的殖民地,感觉到时间仿佛在眼前无限地延伸下去。到处都是宁静的气息,可以让他们一直拓展,一直布满新的小行星带(那或许是今后数个世代的事了),靠着超空间辅助推进技术的发展,他们可以更方便地找寻新的行星。

  时间相当充裕。时间是永恒的。

  只有皮特一人考虑时间紧迫的事实,无论在何时,在完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时间将会到达尽头。

  太阳系什么时候会发现涅米西斯?其它哪个殖民地在何时会跟随罗特的脚步而来?

  总会有那么一天。涅米西斯残酷无情地朝太阳而去,直到它最后终于来到一点,当然仍是相当遥远,但已经足够接近能让太阳系的人不由自主地发现它的存在。

  虽然皮特告诉那位程式设计师,他只不过为了学术上的兴趣,然而皮特的电脑估计在一千年后涅米西斯被人发现是不可避免的结果,到时殖民地将开始分离。

  皮特提了个问题:那些殖民地会来到涅米西斯吗?

  答案是否定的。到那个时候,超空间辅助推进将远远地更有效率,远远更为经济。殖民地会知道更多邻近的恒星当中会有各式各样的行星。他们不会去在意这颗红矮星,而将注意力集中在类似太阳的恒星系上。

  接下来的就是可怜的地球了。惧怕太空,观念完全退化的生命,长久以来深陷泥淖与绝望之中,当千年后受到涅米西斯的死亡宣判,他们能做什么?他们无法承担长途旅行。他们是地球人。受地表束缚的人。他们只能静待涅米西斯的接近。他们无法期盼逃离到其它地方。

  皮特想像到一个慌乱的世界,想要紧紧地抓住一个在涅米西斯星系中安全的地方,在涅米西斯摧毁太阳系时能在星系中找到一个避难所。

  听来是个很可怕的场景,但却是不能避免的。

  为什么涅米西斯不是远离太阳?要是如此,则一切都将改变。涅米西斯被别人发现的机会亦将随时间而愈来愈小,就算被人发现了,涅米西斯也变得没有特别价值,更不会成为他们的避难所。要是它远离太阳,地球甚至不需要避难所。

  但事与愿违。地球人一定会来;各式各样地球低下阶层的人民以及杂乱无章的异端文化,将会如潮水涌进。除了他们还在太空时摧毁他们之外,罗特人还能做什么呢?但他们是否也会有个詹耐斯皮特出来宣称,除此之外他们没有其它办法可行呢?而罗特是否也能够确保他们有足够的武力与解决方案,可以面对那即将来临的问题?

  但是,电脑的分析是乐观的。涅米西斯被太阳系发现会在这一千年当中。不过是在这千年中的哪一天?要是他们明天就发现呢?要是他们三年前就已经发现了呢?是否某个殖民地暗中摸索了附近的星系之后,了解到其它地方一无所用,于是现在正追随罗特的脚步而来?

  每一天,皮特醒来后都在想:是否就是今天?

  为什么只有他保有这份烦恼?为什么其他每个人都平静地躺在永恒之中,而只让他每天处理这种毁灭可能的问题?

  当然,他为此做过一些事情。他在小行星带设立一支扫描部队,任务是监视与观察自动接受器,从天空各地无时无刻所传回来的扫描资料,以警觉找寻,是否有接近的殖民地所排放出的废弃能源。

  花了一段时间才将一切安排妥当,但成立了十多年来,只有含糊不清的资讯出现,而每过一阵子,某些可疑的消息才会通报给皮特。每次一通报上来,无疑地又敲了一次皮特脑子里的警钟。

  总是以无事作为终结,到目前为止。而每当松下一口气时总是伴随对扫描者的愤怒。要是发现什么不确定的事,他们就将这烫手山芋丢开,就丢给皮特吧。让他去处理,让他去伤脑筋,让他去做决定。

  就是因为想到这点才让皮特的自怜感到悲凉,他担心自己不知何时将显露出软弱的可能性。

  比如说,又有一件报告送来。皮特敲了报告上特定的键,让他的电脑进行解码工作,这个动作让他原先自艾之情,转变成为对全体罗特人民服务的心情。

  这是近四个月来首次向他通报的类似事件,对他而言似乎没什么太大的重要性。一个可疑的能量来源正接近中,不过从它出现的距离推测,那算是非常小的能量源,估计它应该比一座普通殖民地的能量还要小上四个数量级的程度。这种情况非常容易会被视为背景杂讯而忽略掉。

  他们希望通报这件事。报告中提到它散出的特定波长模式,有可能是来自于人类所制造,这太荒谬了。他们怎么从这样微弱的来源去做什么推测。除了它并不是一座殖民地,因此不可能是由人类所制造,无论有什么样的波长模式。

  那群愚蠢的扫描者不应该拿这种东西来烦我,皮特心里想着。

  他将重重地将这报告丢向一旁,然后拿出瑞内道比森最近的一件报告。那个小女孩玛蕾奴并未感染瘟疫,到目前为止。她疯狂地要求将自己置于愈来愈危险的条件下,然而她却从未受到任何伤害。

  皮特叹着气。或许那都不重要了。这个女孩似乎很喜欢待在艾利斯罗,要是她留在那儿,那么将她和瘟疫一起留在下面也未尝不是件好事。事实上,这也将强迫尤金妮亚茵席格那也留在艾利斯罗上,这么一来他就可以同时摆脱两个人。若要更确保安全,最好还是由道比森,而不是由加纳,来管理圆顶观测站的运作,而且也可以好好地看着这对母女。可能再过不久就要作番安排,以一种不会让加纳变成殉道者的方式进行。

  让他出任新罗特的委员长吗?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来都是一项晋升,而他也不太可能拒绝这项职务,特别是,在理论上他将与皮特的地位平等。或者是给予他表面头衔多于实际权限的位置呢?还有其它选择吗?

  他必须好好考虑一番。

  真是荒唐!要是玛蕾奴这个小女孩感染瘟疫的话,一切事情就会简单多了。

  在一阵对于玛蕾奴的恼怒之后,他再次拾起了能量来源的报告。

  仔细看看!一团小小的能量,而他们竟然拿这种东西来烦他。他敲下电脑的立即传送备忘录。他不想要再接收这类细微琐事了。将眼睛注意在殖民地上

  81.

  在超光速号上,新发现如同敲着钉一样,一声接着一声而来。

  他们距离邻星仍然相当遥远,于是才刚好可以发现它拥有一颗行星。

  一颗行星!克莱尔菲舍尔带着胜利的语气说道。我就知道!

  不,黛莎温代尔急速地说道,那并不是你所想像的情况。动脑筋想想吧,克莱尔,有各式各样的行星。几乎每个恒星都会有它伴随的行星系统。毕竟,银河系里半数以上的恒星都是双星系统,你知道的,而行星只是大小不足以形成恒星的星体。我们所看到的这颗行星并不适合人居住。就算它可以居住,我们也无法在这种距离下看得出来,特别是在邻星昏暗的光线下。

  你是说,那是颗气体巨星吗?

  当然。事实上,要是连一颗都找不到会更令我更为讶异。

  不过既然有大型行星,应该也会有小型的行星才是。

  或许吧,温代尔承认,不过很难有可居住的行星。它们对生物来说气温太低了,可能转动会让它锁住行星的表面,朝向恒星的一面太过于温热,而另一面太过于寒冷。罗特所能做的,假如它存在的话,就是让自己环绕着恒星的轨道,或是环绕着那颗气体巨星。

  他们可能早就这么做了。

  这么多年来?温代尔耸耸肩。我想这说得过去,但你却不能够太依赖这种想法,克莱尔。

  82.

  翌日的发现是更惊人的一击。

  一颗卫星?黛莎温代尔说道。那又有什么奇怪?木星有四颗大型的卫星。为什么那气体巨星不能拥有自己的卫星呢?

  它和太阳系里现存的卫星都不一样,舰长,亨利贾洛说道。它的大小和地球相近,从我目前可以量测到的结果来看。

  那么,温代尔保持她的冷静,还有什么特殊的吗?

  没什么更进一步的资料了,贾洛说道,不过那颗卫星表现出十分特别的性质。我希望自己是个天文学家。

  在这个时刻,温代尔说道,我真的希望在这艘船上有人是天文学家,但请你继续进行。你也并非完全不懂得天文学。

  我的观点在于,既然它绕着气体巨星旋转,它只会将一面朝向气体巨星,这意谓在气体巨星的公转轨道当中,它的所有表面都有机会面向邻星。就我目前所能够获得的资料,在这个世界上的温度是让水处于液态的阶段。并且它拥有大气层。现在我手头没有详细的数据。就如我所说的,我不是个天文学家。然而对我而言,这颗卫星有机会成为可以居住的世界。

  克莱尔菲舍尔开怀地听着这件新消息。他说道,我一点都不意外。伊戈尔哥罗帕茨基预期会有颗可居住的行星。他在毫无任何情报下做出预测。这只不过是项合理的推衍。

  哥罗帕茨基告诉过你?是在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我们即将离开之前。他解释罗特一路来到邻星的途中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既然他们没有回到太阳系,代表他们应该是找到新的殖民行星。就是这样。

  为什么他要告诉你这些,克莱尔?

  克莱尔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他希望能够确认,并探勘一颗可以做为地球未来的新行星,为了将来有一天我们的旧世界必须撤离而有所准备。

  你想他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些?你知道吗?

  我猜想,黛莎,克莱尔小心地说道,他认为在我们两人当中,我比较容易受到感情驱动,比较热切找寻新的行星

  因为你的女儿。

  他知道这情况,黛莎。

  但你为什么不向我提起这件事?

  我不确定该说什么。我觉得自己应该等着看看哥罗帕茨基所说的,到底正不正确。既然他的看法没错,所以我现在才告诉你。基于以上理由,这颗行星应该是可以居住的。

  那是个卫星。温代尔显然怒火逐渐上升。

  只是名称上的问题罢了。

  温代尔说道,听好,克莱尔。似乎没有人愿意为我的立场考虑一下。哥罗帕茨基向你灌输了一堆无聊的想法,好让我们探寻这个星系,然后带着预期的消息回到地球。吴甚至在我们到达星系之前就急着想要返航。你急着想要和家人团圆,而不顾更远大的目标。在这所有的一切当中,好像大家都忘记我是这艘船的舰长,是由我来决定怎么做。

  菲舍尔的语气变得相当轻柔婉转。理性些,黛莎。要下什么样的决定?还有什么其它选择?你说哥罗帕茨基灌输我无聊的想法,但这不是事实。真的有颗行星。或许说它是个卫星,如果你比较喜欢这种称呼。我们必须到那卫星上探勘。它的存在或许表示了地球的生机。这可能是人类未来的家园。事实上,说不定已经有人类在那上面。

  你才应该理性些,克莱尔。一个大小与温度恰当的世界,仍然可能因各种不同的理由而无法居住。毕竟,假设它有着毒性大气,或者惊人的火山活动,或者具有高度的辐射。它只受到一个红矮星的照耀与温热,并且它紧邻着一颗巨大的气体行星。以地球型态的世界看来,这一点都不能算是正常环境,另外,还会有多少我们不清楚的异常条件在影响着它呢?

  我们还是应该探索它,就算最后只发现它是个不能居住的世界。

  也有可能根本无法降落,温代尔冷冷地说道。我们靠近后再做判断。克莱尔,拜托你不要太过期盼那些超越已知范围的东西。我实在无法忍受你的失望表情。

  菲舍尔点点头。我会尝试,当每个人都告诉我不可能的时候,就连你也是一次又一次地这样说,然而哥罗帕茨基却推测会有个可居住的行星。现在真的有个世界在眼前,而且它或许可以居住。所以就让我在还能够期待的时候,能保留着一些希望。或许罗特人已经在上面了,而且或许我的女儿也在上面。

  83.

  吴昭礼故意心不在焉地说道,舰长真的很生气。她要我们好好地研究这个行星,我是说,这个世界,因为她不准我们称它为行星,研究它是不是可以居住。这代表我们必须要去探险,并且回去做出一份报告。你知道这不是她所要的。这是她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深入太空。只要这趟旅程一结束,她的生命就到此为止了。有些人会接续超光速飞行的技术;有些人会探索太空。而她将会退休成为顾问。她非常痛恨这样的结果。

  那你会怎样呢,昭礼?如果还有机会的话,你会再度上太空吗?布兰寇维兹问道。

  吴毫不迟疑地回答。我并不确定自己是否会再上太空。我并不是个探险狂。但你知道,昨天晚上,我奇异地感觉到,我可能会在这儿定居下来,如果那里可以居住的话。你觉得呢?

  在这儿定居?当然不愿意。我不敢说我永远会住在地球上,但无论如何,我在做出任何决定之前,宁可再回去一趟。

  我一直在想着这件事情。这个卫星是否几万颗当中之一?谁能想像一个可居住的世界,居然是环绕着一颗红矮星系?这里应该好好地探究一番。我甚至愿意耗费时间在这上头,而让别人回地球去照顾我那重力效应的优先发表权。你会保护我的权益是吗,玛丽?

  当然会,昭礼。而温代尔舰长也会。她有一切的资料,签名见证。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而我认为舰长想要探究银河的想法是错误的。她可以造访上百个恒星,但却不仔细地看着当中的一个世界。既然你手中可以拥有品质,为何要去在意数量呢?

  在个人观点上,布兰寇维兹说道。我想困扰她的是菲舍尔的孩子。要是他找到了女儿呢?

  那又怎样?他可以带她回地球。那又跟舰长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这牵涉到当中的妻子。

  你曾听说他提起妻子吗?

  这并不代表说他已经

  她听到门口的声音之后立即闭嘴,而克莱尔走了进来向他们两人点首示意。

  布兰寇维兹很快地说道,仿佛想要扫开先前的对话,亨利已经做完光谱分析了吗?

  菲舍尔摇着头。我不清楚。那可怜的家伙相当紧张。我想,他十分担心将测到的结果,做出错误的判断。

  吴说道,少来了。是由电脑所做的判断。他可以很干脆地躲在后面等待分析报告就行了。

  不,他不会这样!布兰寇维兹急切地说道。我喜欢这种方式。你们理论学家总认为我们做观测做的,就只会依赖电脑,在这里或那里试一下,然后说好,很听话,并等着研读结果。并不是这样子。电脑所说的完全取决于你的输入,而我所遇见过的理论学家中,没有一个不喜欢批评观测学者的。他们总喜欢说,你的电脑当中应该有些问题

  等一下,吴说道。我们不要再谈论这方面的指责话题。你是否曾听我批评过观测学者?

  如果你不喜欢亨利的观察

  我会接受他所得到的结论。我对这个世界并没有形成任何理论。

  所以你会接受他给你的任何东西。

  就在这时,亨利贾洛与黛莎温代尔走了进来。他的表情看来就像是大雨前的乌云。

  温代尔说道,很好,贾洛,我们大家都在这儿。现在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

  问题在于,贾洛说道,这恒星的光线当中没有足够的紫外线,我必须靠着微波运作,而这告诉我在那世界的大气当中含有水蒸气。

  温代尔略感不耐地耸肩。我们不需要等你来告诉我们这点。一个如地球大小的世界,气温又在液态水的条件下,当然会有水与水蒸气。这一特质又向可居住的世界靠近一步,不过只是期盼中的一步罢了。

  噢,不,贾洛不安地说道。可以居住。毫无疑问。

  因为有水蒸气?

  不。我还有比这更好的消息。

  什么?

  贾洛冷冷地环视着在场的其他四人,然后说道,要是在事实上,它已经有生命栖息,你会说这个世界可以居住吗?

  是的,我想我自己会这样说。吴平静地说道。

  你想告诉我,你从这距离就看出它可以居住吗?温代尔严厉地问道。

  是的,这就是我想要说的,舰长。在大气中有自由氧,数量非常丰富。除了光合作用之外,还能有什么能造成这种现象呢?你们谁能告诉我,要是没有生命存在,如何产生光合作用呢?你们谁能告诉我,要是制造氧气的生命存在星球上,它怎么可能是无法居住的呢?

  一阵完全的沉寂,然后温代尔说道,是不太可能,贾洛。你确定你的程式没有任何问题吗?

  布兰寇维兹转头向着吴扬起眉毛,仿佛在对着他说:看吧!

  贾洛强硬地说道,我从来没有弄错,你可以调用程式来看看,程式是我的生命,如果任何人认为他的大气红外线频谱分析知识比我丰富,我很乐意修改当中的任何参数。这并不是我的专门领域,但我非常细心地利用普朗克(Blanc)与克鲁玛(Nkrumah)在这方面的研究主题。

  克莱尔菲舍尔自从上次参与了吴提议返航的事件之后,一直不太愿意发表自己的意见,此刻他感到了自信。

  听好,他说道,随着我们愈来愈接近,这项理论要不是被证实,就是受到否认,但为什么我们不先假设,贾洛博士的分析是正确的,然后看看我们还可以获得什么东西?如果这世界大气中有氧气,我们难道不能假定它已经接受了地球化(Terraformed)的活动吗?

  所有的目光都转向他。

  地球化?贾洛平板地问道。

  是的,地球化。难道不可能吗?你有这一个适合生命的世界,除了无生命世界中大气的二氧化碳与氮气外,就像是火星和金星。应该有人曾将水藻倾入大海之中,过不了多久就可以说再见,二氧化碳,你好,氧气。或许还需要做别的什么事情。我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

  其他人依然盯着他。

  菲舍尔继续说道。我会这么认为,是因为我以前在罗特的农场曾听过地球化的讨论。我以前在那儿工作过。我甚至还在那里参加过几场地球化的讨论会,因为我觉得那或许会和超空间辅助推进有所关联。事实上,完全无关,不过至少我听过地球化的事情。

  贾洛最后终于说道,在你所听过关于地球化的讨论当中,菲舍尔,你记不记得有人提起过,那需要耗费多久的时间呢?

  菲舍尔摊开双手。请你告诉我,贾洛博士。我相信这样比较节省时间。

  好。罗特花了两年的时间才到达这里,如果它真的到达的话。这代表说他们已经在这儿有十三年了。假如所有罗特上的水藻全部通通丢入大海当中并制造氧气,然后到达那个星球现在的大气程度,我估计当中有百分之十八的氧气,二氧化碳的量几乎看不出来,那么,我想这过程应该得花上几千年的时间。也许只要几百年吧,如果情况会愈来愈好的话。完全可以肯定的是,十三年的时间绝对不够。坦白说,地球上的水藻丝毫不差地适应地球的生态环境。在别的星球上,水藻可能无法生存,或者生长速率非常缓慢,一直要到它自行调整适应。光凭这十三年的时间,一点也不可能改变任何事情。

  菲舍尔似乎一点也不恼怒。啊,但既然那里有丰沛的氧气而没有二氧化碳,所以要不是罗特人所造成的结果,那应该会是什么原因呢?你是否想到那个世界中存有非地球的生命?

  那正是我所假设的,贾洛说道。

  温代尔说道,那是我们立即可以想到的事情。当地的植物具有光合作用的功能。在这假设上,并不代表罗特人在那星球上,甚至不代表他们曾经到过这个星系。

  菲舍尔表情困扰。是的,舰长,他故意以十分正式的语气说道。无论这些是否都不表示罗特人在那世界中,或是他们从来不曾到过这个星系。如果那个行星上存在它们自己的植物,这就意谓着那儿没有必要地球化,而罗特人可以直接搬进去。

  我不知道,布兰寇维兹说道。我认为在这个奇特行星上自行演化出来的植物,不会有多大的机率可以滋养我们人类。我怀疑我们人类可以适应这种环境,就算他们可以调整适应而居住在那环境当中,非常有可能会对人体造成伤害。而且既然有植物型的生命,那就必定有动物存在,我们不知道我们是否惹得起他们。

  就算是这样,菲舍尔说道,罗特人还是有可能防卫自己,保有一片广阔的地区,消灭当中有害的生命,然后种植自己的植物。我推想这种外星殖民如果你们要这样称呼的话可以在这几年中进行。

  在假设上建立假设。温代尔低声说道。

  不管怎样,菲舍尔说道,我们光是坐在这儿自我空想那边的情况,是完全没有用的,最合理的做法是,我们下去尽可能地探勘这个世界,靠近过去看看它。就算是只是在它的地表上,都可能会有相当的收获。

  很意外地,吴以坚定的语气说道,我完全同意。

  布兰寇维兹说道,我是个生化物理学家,如果在那行星上有生命存在,那么不管上面有什么或没有什么,我们都必须过去探索。

  温代尔看着每个人,然后脸色略微变红地说道,我想我们应该这么做。

  84.

  我们愈接近它,黛莎温代尔说道,我们得到愈多资讯,并且令人更感疑惑。难道还不足以证明这是个死寂的世界吗?在夜半球里没有照明;没有迹像显示任何生命型态的植物。

  没有显著的迹象,吴冷冷地说道,不过一定有某种机制保持着大气中的氧。我并不是化学家,不过我想不出任何其它的化学反应该可以达到这种情况。有人能够想出其它理论吗?

  他几乎不给予旁人回答的时间。事实上,他继续说道,我十分怀疑会有化学家得到不同的化学解释。如果那儿存在氧气,一定是经由生化反应的制造而产生。我们想不到其它方式来说明。

  温代尔说道,如果我们这样说,那不过是根据地球大气中所得到的经验。将来或许会有一天,我们会嘲笑这类想法。最后我们可能会知道,宇宙中到处充满着无生命的含氧大气,而我们未来的想法会因此而无法突破,因为我们对于自己行星的经验,其实只不过是生化氧气来源的一种怪胎。

  不,贾洛略微愤怒地说道。你不能这样想,舰长。你可以想像各种可能的假设,但你不能期望自然定律会因你的话而更改。如果你想要有个非生化来源的含氧大气,那么你就得先提出一种机制来。

  但是,温代尔说道,从这世界反射出来的光线中,没有叶绿素的迹象。

  为什么一定要有?贾洛说道。有可能在这红矮星的选择性光压下,某些分子已经产生不同的演化方向。我可以提出假设吗?

  请,温代尔生硬地说道。对我而言,你是这方面的专才。

  很好。我们现在能够分辨的,是这世界的陆地区域似乎全然无生命迹象。这并不代表什么。在四亿年前,地球的陆地也是类似的不毛之地,不过当时这个世界却有含氧大气与丰沛的生命。

  海洋生物。

  是的,舰长。就是海洋生物。这包括海藻与其它同样的微小植物,它们的确是完美的氧气制造工厂。地球海洋里的海藻每年产生百分之八十的氧气排入大气。这难道不能解释一切吗?这解释了含氧大气以及陆地上缺乏明显的生命迹象。这也意谓着我们可以安全地降落到行星不毛的地表去做探勘工作,并用我们所拥有的设备来做海洋的初步分析,让将来装备齐全的远征队完成细节的工作。

  是的,但人类是陆上动物。如果罗特到达这个星系,他们当然会尝试殖民陆地区,而这类屯垦殖民区域不可能隐藏得住。我们真地需要更进一步地探勘这个世界吗?舰长问道。

  噢。当然,吴立刻接口说道。我们不能光凭推测就回头。我们需要证据。那儿可能会有些惊喜。

  你期望有什么惊喜?温代尔有点生气地问道。

  这和我个人没有关系。难道我们能够就这样地回到地球去,然后告诉他们没有做进一步的观察我们就已经确定那儿一点都没什么特别之处?这并不是合乎常理的做法。

  我觉得,温代尔说道,你们完全转变了原先的态度。当初你们甚至不愿意接近邻星,就想要掉头回去。

  我记得这件事,吴说道,我已经改变心意了。无论如何,不管在什么样的状况下,我们都必须要下去探查。我知道,舰长,我也有想要抓住机会观看许多不同星系的欲望,但现在眼前就有个可居住的世界,我们必须尽可能地收集资料回报地球,一些更实际的重要资料,而不是一堆关于附近几颗恒星的目录式资料。除此之外,他手指着视窗外的目标,脸上显出讶异的神情

  我想要靠近看看这个世界。我有种感觉,那儿十分安全。

  有种感觉?温代尔讽刺性地说道。

  那是我的直觉,舰长。

  玛丽布兰寇维兹语带嘶哑地说道,我也有种直觉,舰长,我感到担心。

  温代尔吃惊地看着这年轻女子。她说道,你在哭吗,布兰寇维兹?

  不,并不是这样,舰长。我只是感到沮丧。

  为什么?

  我一直在使用着神经侦测器。

  对这个空乏的世界?为什么?

  布兰寇维兹说道,因为我是来使用神经侦测器的。因为这是我在这儿的工作。

  所以结果是负面的,温代尔说道。我感到遗憾,布兰寇维兹,但如果我们拜访其它的星系,你还会有其它机会。

  只是,舰长。结果并不是负面的。我侦测到这个世界上有智慧生命的反应,所以才让我感到相当沮丧。这实在是太过于荒谬的结果了,而我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弄错了。

  贾洛说道,或许设备的运作不正常。那是完全新的机型,如果分析不可靠也不会令人觉得奇怪。

  不过为什么运作不正常?难道神经侦测器测到这艘船上的我们吗?还是神经侦测器得到虚假的正面反应?我检查过了。遮罩功能完全正常,而要是我得到虚假的正面反应,那应该会在其它地方发生。比方说,我从那颗气态巨星得不到任何正面反应,或是从邻星,或是从太空中的各个方向,但每次常我扫描那颗卫星,我就会得到反应。

  你是说,温代尔说道,在这个世界,我们侦测不到生命迹象,而你却侦测到了智慧生命?

  反应相常细微。我很难挑选出来。

  克莱尔菲舍尔说道,实际上,舰长,你认为贾洛的观点如何?如果这世界的海洋中有生命,而我们因为水的无法穿透而侦测不到它的存在,那儿还是可能有智慧型生命,而或许布兰寇维兹博士就是侦测到这点。

  吴说道,菲舍尔的观点不错。毕竟,水中生命无论多么聪明,都不太可能拥有技术文明。你在水中无法生火。无技术文明的生物不太容易让人查觉,但它仍是智慧型生命。一个物种,无论多么聪明,不太可能担心没有科技文明,尤其是它无法离开海中,而只要我们留在陆地上就行了。事情变得愈来愈有趣了,而且我们更有需要下去探勘一番。

  布兰寇维兹恼火地说道,你们说得太快,而且一直都讲个不停,让我没有机会解释清楚。你们都错了。如果海洋中有智慧生命,我只会从海洋得到正面反应。不过,我从各个地方都得到反应,几乎是非常均匀的。陆上也是,海洋也是。我一点都不了解。

  陆上也有?温代尔表示怀疑地说道,那么一定有地方搞错了。

  但我找不到出错的地方,布兰寇维兹说道。这也是我为何觉得沮丧的原因。我一点都不了解。然后,她似乎为了减缓沉重的心情,接着说道,当然,非常微弱,不过的确存在。

  菲舍尔说道,我想我能够解释。

  所有的目光瞬时集中在他的身上,于是他立刻引发防御的态式。或许我不是个科学家,他说道,但这并不意谓着我看不出明显的事实。在海中有智慧生命,不过我们因为海水的掩盖而看不见。好吧,这说得过去。但是在陆上也有智慧生命。那么,它也同样地受到隐藏。因为它就在地底下。

  地底下?贾洛立即爆出这句话。为什么要到地底下去?大气状况,温度条件,以及我们所侦测到的一切都没有什么问题。它为什么要藏起来?

  其中之一,是由于光线,菲舍尔奋力地说道。我所说的是罗特人。假设他们已经屯垦殖民了这个行星。他们为什么想要待在邻星的红色光线下,在这种光线下罗特人的植物无法繁盛生长,在这种光线下会令他们感到意志消沉?在地底下,他们可以制造人工照明,让他们以及他们的植物能够更好。此外,

  他停顿下来,而温代尔说道,说下去。除此之外呢?

  你们必须要了解罗特人。他们一向居住在封闭的世界里。这是他们所习惯并且认为是正常的环境。他们觉得依附在一个世界的内壁较为舒适。自然而然地,他们会向下挖。

  温代尔说道,那么你认为布兰寇维兹的神经侦测器,所侦测到的是行星地表下的人类存在吗?

  是的。不可能吗?由于在他们岩穴与地表之间的土壤厚度,使得神经侦测器的读值反应降低。

  温代尔说道,但布兰寇维兹得到的结果,陆地与海洋或多或少都有反应。

  是整个行星。非常均匀,布兰寇维兹说道。

  好,菲舍尔说道。在海中是当地的智慧生命,在陆地是地底的罗特人。有何不可?

  等一下,贾洛说道。你说从各个地方都得到反应,布兰寇维兹。是吗?

  每个地方。我探察到一些峰值和谷值,但因为反应相当浅,我并不能真正地确定。当然,似乎在这个行星上布满了某种智慧生命。

  贾洛说道,我认为海洋中还说得过去,不过在陆地上怎么可能呢?你认为罗特人在十三年的时间里,十三年的时间,能够在这个行星所有表面下,挖掘出一种网路状连结的通道吗?如果有反应的只有一个区域,或者两个,当然是在某个区域范围内,也就是整个地表的一小部分,我会相信那是罗特人所挖掘的洞穴。但是整个地表?老天!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吴说道,那依你所见,亨利,你是假设在这整颗行星地表下有着一种外星的智慧生命吗?

  贾洛说道,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其它的推论,除非我们要认定布兰寇维兹的设备是毫无意义的。

  在这情况下,温代尔说道,我会怀疑降落探勘是件安全的工作。一种外星智慧生命不一定代表是友善的智慧生命,而超光速号并没有可以作为战争的配备。

  吴说道,我并不认为我们能够放弃。我们必须要找出何种智慧生命存在,以及它可能将如何地影响我们假如有一天,我们决定要撤离地球来到这里的话。

  布兰寇维兹说道,有个地方的反应,比起其它地方要高出那么一点点。并不是很明显。我是不是应该再找找看?

  温代尔说道,继续进行。试试看吧。我们可以仔细地检视整个环境,然后再决定是否该降落。

  吴自在地露出微笑。我确定那儿会很安全。

  温代尔只是不悦地对他怒目而视。

  85.

  在詹耐斯皮特的观点中,萨提德雷弗瑞特(SaltadeLeverett)最特别之处,就是他喜欢小行星带外边的世界。很明显地,就是有些人真正享受着空虚,偏好着无生命的气息。

  我并不讨厌人类,雷弗瑞特解释。我可以用全像天视(Holovision)连络和所有人聊天,听着他们的言谈,和他们一起大笑。除了碰触他们以及嗅到他们的体味之外,每样事情我都可以办得到,不过有谁会想要这么做?另外,我们正在小行星带建立五座殖民地,要是我觉得想要置身在人群当中,我可以很快地探访任一座殖民地。

  然后,当他来到了罗特,他坚持称呼为大都市的地方,他左顾右盼,仿佛深怕立刻就有人群涌出并围绕他的四周。

  他甚至心存怀疑地看着座椅,并刻意斜着身子坐在椅子的最前端,似乎想让前人坐在椅子上的体温快点消逝。

  詹耐斯皮特一直认定他是小行星带开发计划中,最理想的执行处长。这项职务,在某方面产生了些效果,让他能对涅米西斯星系外围放手去做。这不仅只包括了建造中的殖民地,还包括了扫描部队。

  他们在皮特的私人舱房中结束了午餐,因为萨提德宁可饿肚子,也不愿意在餐厅这种公开场合中用餐(所谓的公开场合,是表示有第三个他所不认识的人在场)。事实上,雷弗瑞特愿意和皮特一起用餐,多少也令他感到讶异。

  皮特轻松地看着他。雷弗瑞特骨瘦如柴,让人想不到他年轻与年老的模样。他的眼睛是淡蓝色,头发是淡褐色。

  皮特说道,你上次来到罗特是什么时候,萨提德?

  将近两年之前,我认为你对我相当不友善,詹耐斯。

  为什么,我做了什么事?当然我并未传唤你来这儿,不过你既然已经来访,老朋友,我非常欢迎你。

  你早该让我过来的。你传过口讯,使别人认为不要因小事情而令你心烦。难道你自认为已经伟大到只愿意处理大事业吗?

  皮特的微笑变得有些生硬。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萨提德。

  他们送给你一份报告。他们侦测到从外面传来一小点接近的辐射源。他们尽责地向你报告,而你却送给他们特殊的备忘录,说你不希望受到这些小事的烦扰。

  噢,那件事!(皮特回想起来了。那时他正处于自怜与恼怒的情绪中。当然他容许自己偶尔也该发发脾气。)反过来说,你的手下是在侦察有没有其它殖民地的接近。他们不应该对小事情太过于在意。

  如果这就是你的态度,很好。但是后来还有事情发生,他们侦测到那不是殖民地,所以就不再向你报告。他们向我报告这件事,他们要求我将这件事向你转达,即使你下令不愿管这类琐事。他们认为我的工作就是向你沟通,但我并不希望如此,詹耐斯。难道你已经到了好耍脾气的年纪吗?

  牢骚不要发个不停,萨提德。他们报告了什么?皮特以一种顽固的语气说道。

  他们标出了一艘太空船。

  你说什么?太空船?不是一座殖民地?

  雷弗瑞特举起关节突起的手掌。不是殖民地。我说的是一艘太空船。

  我不了解。

  你想了解什么?你需要一本字典吗?如果是这样,你的电脑就在那儿。一艘太空船,是一种能够航行于太空中的船只,上头可以搭载着船员。

  有多大?

  我猜想,它可以搭载六七个人。

  那一定是我们的船只。

  不是。我们每艘船只都经过登录。这艘船却不是由罗特所制造的。扫描部队不敢向你提起这件事,不过他们自行做了些工作。在任何系统当中的电脑中,都无法找到类似这艘船的建造资料,而且无论是哪一艘太空船,没有人能够在所有制造过程中不留下任何轨迹。

  那么,你的结论呢?

  那不是罗特的船。是从其它地方来的。因为存有非常非常微小的机率,或许真的是我们搞错了,我的孩子们遵守你的指示,保持沉静不敢打扰你。最后确定那绝对不是我们的船只后,他们通知我,并觉得你应该要知道这件事,但他们没有这样做。你知道,詹耐斯,侮辱过别人之后,通常自己反而会败事。

  住口,皮特愤怒地说道。它怎么可能不是罗特的船只?它是从哪里来的?

  我认为那是从太阳系来的。

  不可能!就你所描述的船只大小,上面只有六七个人员,在这条件下,他们不可能从太阳系来到这里。即使他们发展自己的超空间辅助推进,而我相信他们办得到,但是六七个人挤在狭窄的船舱里头,不可能全然无恙地完成超过两年的旅程。或许会有几个坚强的船员为此受过良好的训练,他们可能接受这次任务,然后至少有一半的人会发疯,但在太阳系里没有人会做这种冒险。除非是一座完整的殖民地,里头的人自出生以来就习惯生活在自我包容的世界中,才有可能成功地达成星际旅行。

  无论如何,雷弗瑞特说道,我们在这儿发现了不属于罗特制造的太空船。这是事实,我保证你只能够接受这件事。你说它是从哪儿来的?最靠近的恒星是太阳;这也是事实。如果它不是从太阳系来的,那么可能是从其它的星系,经历超过两年以上的旅程来到这里。若两年多的旅程是不可能的,那么一切事情都是不可能的。

  皮特说道,假设那不是人类所有的。假设这些是其它种类的生命型态,它们可以在封闭环境中忍受长途旅行。

  还是假设他们是这样大的生物?雷弗瑞特伸出姆指与食指,比着约莫一寸的长度,所以这艘太空船就是它们的殖民地。然而却不是这样。他们不是外星人。他们不是绿色小矮人。那艘太空船不是罗特的,但却是人类的。我们认为外星生物长得应该完全不像人类,而他们应该建造与人类完全不同型态的太空船。那艘太空船是人类的太空船,在它的右侧边有用地球字母写下来的序列号码。

  你没有说过这件事!

  我认为没有必要提出来。

  皮特说道,它可能是艘人类的船只,但它也有可能是全自动化的。在上头可能全都是机器人。

  你说的或许没错,雷弗瑞特说道。不管怎样,我们是否要在太空中将它轰掉?如果上面没有人类,那就不会牵涉到道德问题。虽然损毁别人的财产,但毕竟是他们自行侵入私人领地。

  皮特说道,我正在考虑。

  雷弗瑞特咧嘴笑了。别想了!那艘船并没有花上两年时间来到这儿。

  你是什么意思?

  你忘了罗特刚来到这儿的情况吗?我们的确花了两年多完成这趟旅行,而一半的时间我们是以低于光速在正常空间中航行。在这种速度下,殖民地的表面受到原子,分子,以及尘埃粒子等等的磨损。我记得,当时要经常磨光与修护。难道你忘了吗?

  而这艘太空船呢?皮特完全不在乎他的发问。

  表面清洁光亮,就好像用普通速度航行不超过几百万公里。

  不可能。不要和我玩这种游戏了。

  这并非不可能。他们在普通速度之下航行几百万公里。其余的,就经由超空间了。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皮特已经丧失耐性了。

  超光速航行。他们办到了。

  在理论上是不可能的。

  是吗?那么,你能够想出其它的解释方法吗?

  皮特张口盯着他。但是

  我知道。物理学家宣称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无论如何,他们办到了。现在我告诉你。如果他们拥有超光速飞行技术,他们就会有超光速通讯。然后太阳系方面就知道他们在这儿,也知道发生什么事。如果我们在空中将它炸毁,太阳系也会知道这件事,过不了多久,太空中将出现这类太空船所组成的舰队,然后他们会跑来攻击我们。

  你会怎么做?皮特发现自己居然无法思考。

  我们还能有什么别的做法,除了友善地欢迎他们之外?了解他们究竟是谁,来做什么,以及他们想要什么。现在,我认为他们正准备降落到艾利斯罗上。我们也必须到那儿去,和他们对谈。

  到艾利斯罗?

  如果他们在艾利斯罗上,詹耐斯,那么你还想要我们到什么地方去?我们必须面对他们。我们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皮特觉得自己的心中再度发出滴答声响。他说道,既然你认为这是必要的,你愿意去吗?当然,带领着一艘船舰与人员。

  你是说,你不去吗?

  以委员长的身份?我不能下去迎接身份不明的船舰。

  正式的官方举动范畴。我知道了。所以我会去面对外星人,或是绿色小矮人,或是机器人,还是什么其它什么东西,你自己就不用去了。

  当然,我会直接保持所有的联系,萨提德。无论是声音或影像方面。

  躲在远远的后方。

  是的,但是成功的任务会让你得到适当的奖励。

  仅仅是这样吗?在这种情况下雷弗瑞特狐疑地看着皮特。

  皮特等了一会儿之后才说道,你要明白讲出一个代价吗?

  我只想要做个建议。如果你要我在艾利斯罗上与这艘船碰面,那么我就要艾利斯罗。

  你指的是什么?

  我要艾利斯罗成为我的家。我厌倦了那群小行星。我厌倦扫描侦查。我厌倦了人群。我受够了。我要一整个空乏的世界。我要建立一个舒适的房舍,从圆顶观测站那儿供得食物和必需品,如果可以的话,我还要有自己的农场和家畜。

  你存这种想法有多久了?

  我不知道。这想法是慢慢成形的。自从我来到这儿并瞧够了罗特上的人群与噪音,艾利斯罗对我而言确实是好得太多了。

  皮特皱着眉头。你们两个人都是如此。你和那个疯狂的女孩一样。

  哪个疯狂的女孩?

  尤金妮亚茵席格那的女儿。我想,你认识茵席格那。

  那个天文学家?当然。不过我没见过她的女儿。

  完全疯了。她要一直待在艾利斯罗上。

  我并不认为这举动称得上疯狂。我以为这样做是通情达理的。事实上,如果她想要待在艾利斯罗,我可以忍受有位女士。

  皮特举起一只手指头。我说的是女孩。

  她年纪多大?

  十五岁。

  噢?好吧,她会长大。不幸的是,我也会变老。

  她不具有绝色的容貌。

  如果你要提到好看的外表,詹耐斯,雷弗瑞特说道,我也不是。你知道我的要求了。

  你想要在电脑中留下正式纪录吗?

  只不过是个俗套罢了,呃,詹耐斯?

  皮特笑不出来。很好。我们仔细看着那艘太空船要降落在什么地方,然后我们会准备让你到艾利斯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