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尚高的那个臭小子2

第十三章

更新时间:2022-05-22   本书阅读量:

    90

    ……哈……哈……哈……难……难道……?

    "……喂……你……转过来。"

    妈呀,救救我吧!江炫!.我错了!.

    呜呜呜呜呜呜~?可是!这个声音?太沉稳了吧!!.!!

    "……刚才踹门的是你,我都知道的,快转过身来。"

    "……┬.,┬……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对江炫,鼓起勇气确认了一下。-_-

    "找打呀?"

    近距离传过来的声音,那家伙像是平静了许多的声音……只把脖子转一下一看……

    …………吓?!

    "您是……您是哪位??!"

    我问倚在门框上的一下子板起脸的那个男的。

    这家伙长得不错,.可是,比起江炫差了一点。还是江炫最帅。_

    ……_……可是……这小子怎么会从这儿出来的呢?!!?!

    "您……您是谁……怎么在江炫家呢?"

    那男的不说话,只是提起嘴角笑了一下。是我找错了门吗.不是这儿?~.~

    "我,我好像找错门了……哈哈。^_^对,对不起!."

    迅速转身,我摆了逃的姿势-_-这时从我后面传来了嗤嗤的声音。同时……

    "喂,这儿是白江炫的家。"

    ……什……什么?.

    "进来吧。"

    我的后面又传来了那个男人的声音。

    "叫你进来啊。"

    "啊……就这样吧……我不进了,我走了!哈哈!!_"

    "快进来,进来看看这个家给糟蹋成什么样了。"

    "……哦……?"

    "就是让你看白江炫的房子给糟蹋的样子的。你就看完了再走吧。"

    你到底干什么了白江炫!!.而且这人又是谁呀?你又惹谁了?┬.,┬!!

    "不……不了……我……我,真的不用……"

    "我最不喜欢一句话说两次,你现在是让我说第三次吗?"

    迅速地转身过去。-_-

    "哈……哈……那……那么……我……失礼一下了(?)。^_^;;(.)"

    那小子瞅了我一眼就转身进了屋。真是的,白江炫你怎么就专门接触这样的人呢.^

    我悄悄地,小心地,迈着小偷一般的步子走进了江炫的家。进去一看,第一个见到的就是像死猪一样躺着睡觉的江炫小子。

    我现在才明白了。像你这样睡,才真正叫睡死!!.^

    "这小子今天黎明就起床了,在厨房里发了一阵羊癫疯,过后不知上哪儿去了,一回来就倒头睡觉,睡到现在还一次都没醒呢。"

    在厨房里喝水的那男人说道。

    是呀,什么都不知道,张开四肢成大字形睡大觉的那家伙,看他这个样好像真的很疲惫。^

    "喂,我现在要走了,你就在这儿收拾一下吧。"

    你走,你的,为什么叫我收拾?!我当然不敢这么问他。-_-

    "……要出门吗?"

    我凝视着仍然倒在那儿睡觉的江炫问。

    "因为你给吵醒的,再睡也不可能了。就出去观光一下久违的韩国吧。"

    ……观光……久违的……韩国?

    什么意思,不是天天厌烦地活在韩国吗……观光这样的韩国……那还说久违的,这不疯了吗?.(——思维太简单了-_-——)

    我轻盈地转过身去,此时,不知何时加衣服的那个男的,瞟了我一眼。翻出什么东西,拿起来说:

    "江炫醒来时告诉他我拿了钥匙。"

    "什么钥匙?"

    "你那么说就行了,他会听明白的。啊,还有,你收拾一下厨房吧。"

    "……什么?"

    "叫你收拾厨房。"

    "我现在还得上学呢……。"

    "我说过,我不是一般地讨厌重复说三次话的吧?"

    我不吭声,放下了背包。

    "围裙在哪里呀?"

    "这儿没有那玩艺儿。"

    "…………"

    "看你穿的,脏了也没事吧。"

    没事个屁呀,你这个变态!!这是我的校服!!.

    可是,不能向那变态的家伙发泄积愤。-_-

    "那,好好收拾一下吧。"

    说着走掉的变态先生。我无可奈何地向厨房走去。我虽然一百个、一万个不愿意,可就是怕后果┬.,┬。

    我就骂骂咧咧地走进了厨房,可是……这个也太过分了吧!!!白江炫!!.

    这完全是,让城里的大大小小所有的猫来这扫荡了一把似的。

    白江炫,你是完全拒绝做一个人类的啊。……上次我没洗头的时候,你什么脏话都跟我说过-^你也不一样脏不啦叽的.

    我慢腾腾地卷起了袖子,从碟子开始仔细地清洗着。

    洗了一阵,还有那么多的碟子堆在那儿!

    我带着耐性!带着韧性!洗了一半,(实际上打碎了不少碗碟,在弄碎下一个之前赶紧停下来的。-_-)整理所谓的餐桌……

    "哎哟,真是的,餐桌上鼠群来过了还是怎么的,什么都有,还有,……怎么这么多的黄瓜皮?看来这小子喜欢吃黄瓜呀……"

    生着气收拾着……不对(有些怪)……消消气,再好好观察一下吧,我慢慢地看出一点什么(?)了。

    紫菜加……黄瓜皮……饭……做紫菜包饭时用的……那个(不知叫什么了的东西。-_-)……白……江炫。……你……难道……?……是你……做了我想吃的黄瓜紫菜包饭吗?亲手……?你……让人感动……你这小子!!.

    我停下正收拾的厨房,跑去看那小子,那小子仍然睡大觉……-_-

    是啊,应该很累吧。刚才,那个变态说的黎明开始在厨房里发羊癫疯,在他的眼里是发羊癫疯吧。┬.,┬那个咋唬的眼力,该死的变态。^

    我为了因为劳累而睡觉的那家伙,认真地做完了收拾厨房的活儿。该死的,收拾厨房花了三个小时,碎了的碟碗有一大堆……该死的,到时候让我赔碗碟钱该怎么办?┬.,┬

    这样我给收拾完毕后,就到睡大觉的那个家伙那儿去了。仍然睡大觉的这小子,讨厌死了。-_-^我就当他是……为了给我做紫菜包饭累的。-_-我轻轻地坐在睡大觉的那小子床旁边的地板上。

    我不想再跳到那小子的床上,受那愤怒的目光(想起第一次来他家的情形)……。-_-

    哦……那么……刚才的那个人和……江炫……什么关系?那变态先生也不像一般人呢.……这样自己把那变态和江炫的关系,做着这样那样的猜测、联系……结果……累得睡着了。……-_-原来在地板上是睡不着的我竟然睡着了。可见,我有多疲劳吧,这样我睡了一大觉。

    轻轻地揉着眼睛、挠着头皮起来一看,天色已经晚了。望见床上……好狠的家伙,真狠呀!!还在睡呢!这个混球!!.这才知道你为什么是睡觉的混球了!!

    咕噜~肚子表示不满了。我骂着睡觉的小子,开始吃起了这家伙给我带来的黄瓜紫菜包饭。

    咂咂咂……啧啧啧-咯吱~咯吱.

    吃过几个之后……说实话并不怎么好吃。-_-可是那家伙黎明起床,在那个变态先生的眼里称他为羊癫风都不顾,热心地(?)包紫菜包饭的那家伙的模样在眼前浮现,实在真的不能留下呀。我的心真善良啊.

    啧啧啧~咂咂咂~咯吱吱……

    继续把它吃下去……吃完了,全给灭掉了。-_-哎呦!!我也服自己了~_这么快,我把它全部给干掉了!!

    现在紫菜包饭也吃完了,实在无事可做的我,看了一眼那家伙,看不出一点醒的征兆,我悄悄地拎起了背包。

    "是呀,该死的家伙,就那样睡死吧。完全像睡猪一样."

    然后,朝门的方向走……瞬间……想到,那睡一整天的家伙醒来一定会饿的。我看餐桌上的饭都硬了,所以我就把它给扔了……-_-……。

    我把妈妈给我准备的咖喱饭和纸条,轻轻地放在餐桌上,纸条中没有什么内容,就那样……

    [是我为了你而做的!!好好吃吧。_]

    不过说点谎罢了…….……啊,还有……

    [还有紫菜包饭,挺好吃!!我吃的很香!全吃光了!_谢谢~嘻嘻,对了,刚才有个叫变态先生的小子,(——划上两条线去掉-_-——)有个男的说,拿走了你的钥匙,说,就说拿了钥匙,你会明白的,就那样让我转告的!那么,我走了~你就继续好好睡觉吧~_再见~]

    啊……这家伙……会……受……感动吧?嘻嘻。_

    这样放下纸条和咖喱饭,迅速地走出了那家伙的家!

    然后……回到家……。

    "饭盒呢?!!"

    "啊,妈妈那个……"

    说实话的话,我妈妈定会刨根问低。现在干一整天的力气活(洗碗)也够累的,所以……。

    "让贞喜给弄坏了。"

    我妈妈喜欢贞喜,(——说这孩子的节约精神很可贵。-_-——)就这样先糊弄过去了。

    可问题是海林。

    "喂!田海娜!!唉!你知道那个吗?"

    "什么?."

    "××国会议员~……"

    从此,开始了海林的讨论时代的故事……又折腾我了。┬.,┬

    "我睡了~哥哥,你回你房吧~~!!_"

    "……"

    说的好好的人,表情立马变了,马上就一脸不高兴,使劲转头过去了。-_-^该死的,这家伙又生气了!!!哎哟,这冤家!!!!.

    "啊,不是呀,哥哥~继续吧!哈哈哈哈!!"

    "所以这一次××党……怎么怎么样……"

    妈呀,我要疯了。┬.,┬

    那天晚上,就那样把那家伙的国会议员的故事,当做睡眠曲,睡觉了,梦中那家伙说的那些国会议员们都追着我跑呢。-_-他们追问着,为什么没听完海林的故事就睡觉了…….

    91

    因为海林那小子,我今天一整天都提不起精神来。借那小子的光,在学校上着课睡觉了。-_-我的惟一的朋友还没叫醒我不说,她自己倒先睡了……真不知道这是朋友,还是冤家.不管怎么的昨天帮我说谎,告诉老师说我身体不舒服,先回家,我心里非常感谢她,所以我才没有整她一顿呢,不然……_

    这样和贞喜一起接连睡到放学。放学的铃声刚一响起,我们就敏捷地像箭一般地向校门跑去,在跑向校门的路上……

    "喂,田海娜,江炫在那儿呢。"

    "呃哦?"

    看了贞喜指给我的方向,看见江炫的同时,他旁边站着眼睛大得像梅花鹿眼睛似的渲锦。

    "哦!渲锦也在那儿!!贞喜!!_"

    我高兴地向贞喜喊着,可贞喜不理我,她往相反的方向跑过去了。-_-

    "喂,贞喜!上哪去?"

    "那……那个,我得学太极拳去!!"

    停一下脚步再说嘛,贞喜?-_-

    "怎么了?渲锦也来了嘛!!贞喜!!等会儿!!!!…………"

    …………这完全是飞走的嘛,贞喜。我正呆呆地望着飞跑的贞喜时,江炫小子走过来了。

    "喂,你站在那儿干什么呢?"

    "哦??"

    转过身一看,怎么……站在江炫旁边的……渲锦……也不见了……-_-

    "江炫……渲锦呢……?"

    "刚才见了你朋友那丫头就跑掉了。-_-"

    "……啊,是吗?."

    真是的!真是一对啊!动作那么快!

    还有……等等……我对这家伙说过谢了吗?(忘了写纸条留给这小子的事。-_-)

    "……江炫……"

    "怎么?"

    "……谢谢你昨天的黄瓜紫菜包饭。^_^"

    "……"

    唰!家伙!转过去脸的小子,分明……脸红了的啊。_

    "昨天那个紫菜包饭实在太好吃了,我全给吃掉了~"

    全给吃掉是真的。可是,说好吃是假的。-_-

    "……"

    "下回,你去郊游时,我给你带紫菜包饭。_"

    这家伙为了掩盖发红的脸,走得飞快,而我这双短腿,是用跑着追赶他的。-_-

    那样……我们正走向街时,迎面来的穿着英欣尚高校服的学生忽然停了下来,来到我和江炫面前鞠90度的躬说:

    "白江炫前辈您好。"

    "……"(——不理睬他们,过去的白江炫-_-——)

    "请您走好!!"(——像是熟悉的样子,咝咝地微笑着恭敬地行礼的后辈-_-——)

    "……"(——仍然不理会,走自己路的江炫-_-——)

    我虽然知道你没有修养……可真没想到……这个程度呀……我知道你缺什么了,是缺德。

    我断定他们已经走远之后,轻轻碰了一下江炫。

    "怎么了?"

    正面注视我的小子。-_-

    "那不是……你的后辈吗?"

    "那些……小崽子?"

    小崽……崽子?

    "呃,是他们。"

    "不认识,我不认识那帮小崽子。"

    …………是啊,我真是不应该那么过高地评价你的记忆力啊。-_-走的路上,时而有英欣尚高的后辈,向我们恭敬地行礼。可是,这家伙仍然……那么没礼貌……

    看样子,这样的事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们还是笑着行礼,可真傻。-_-

    我继续和那小子一起闲逛的时候……

    "哦?白江炫!"

    这时……从对面喊着,走过来的……那个……那个……

    "喂喂!在这儿!"

    ……那个变态先生,^江炫以不那么喜欢的表情横了他一眼。那正是我想露出来的表情啊。-_-

    "喂,白江炫,不就是为了那破咖喱饭吗?多大个事儿?一大早就开始唠叨啊?"

    ……咖喱饭?

    "哦?又见到你了,唉呀呀。这,你穿的是昨天穿的衣服吧?衣服洗了没?"

    不知何时,走到我跟前的变态先生看着我骄傲的校服说的。-_-

    "这是……是我的校服……。"

    "什么?校服?咿呀~在韩国,什么样的校服都有啊。呀,可这一个也太过分了。这是什么校服呀?你不觉得穿这样的校服丢脸吗?"

    这……这……该砸死的家伙!!!.^

    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在心里诅咒这个人一千遍一万遍。

    -_-在我旁边的江炫也厌烦地,呸~地吐了痰说道。

    "喂,该死的刘石生,快滚,别惹我。"

    "嗨哟,喂,我是你的表哥呀,你是不是太没有礼貌了?"

    ……什么?这人……说什么?表哥?!!我看到你那个缺德的样,就猜到你和江炫不是一般关系了。……可是说表哥?!!.这样的话你不觉得江炫小子很可怜嘛!!!!有你这样的变态表哥。-_-^

    "那又怎么了!?"

    "你不会是因为我昨晚吃了那破咖喱饭就这个样子吧?喂,说实话,那破玩艺很难吃的,我是没有饭,才帮你吃的。啊,就那~那么一点事,一个大男人就生气啦。"

    刚才开始我就有一个疑问……那个破咖喱饭……难道……这个变态……不会……把我放那儿的……那个咖喱饭……给吃了?嗯?

    "看那盒子上的绿色的小熊,我就看不惯。"

    ……我的饭盒上有……叮当猫……现在想来……很像绿色的小熊……你……真的吃了!!……呼~呼!!^

    "呀~!!"

    我的喊声。江炫和那个表哥都同时看向我。

    "……哈哈哈~~~~~=0=……"

    由于我的鲁莽的行为,使江炫和那个表哥都用不爽的眼神瞪着我。-_-

    特别是那个表哥,还用手指指着我呢。-_-

    "喂,我昨天开始就挺纳闷的……你是谁呀?"

    那个表哥的问话,瞬间使江炫小子的表情流露出了不安-_-

    "喂,她是谁?难道……你的爱人?"

    我真想封死像是嘲笑我似地追问的那变态的嘴巴.

    "……你不用知道。"

    听江炫的话,那个表哥装出知道了什么似的表情,马上咧嘴笑着说:

    "看你这样儿应该不是啊,哈哈。"

    不是?不是个芝麻呀,┬.,┬我是和这单纯的家伙交往!!_江炫小子,你……为什么那么说呢?以前……像以前的话……你会说……我是你老婆的……现在怎么不说……这小子就这样,需要你说的时候就偏不说.

    有些难过。那个变态先生说"看你这样儿,应该不是啊。"的时候都还不吱声的那小子,实在太可恶了。

    "喂,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我已经很不爽了,那变态的臭嘴又开始动。^

    "喂,呀!说说看吧!你的名字叫什么?"

    说着把脸靠近我的变态先生。说实话那表哥的长相还不错,所以没什么负担,可……起初的不好的形象,让我真想给他一巴掌。-_-

    可是,胆小的我,只是在心里这么想,不吭声地站在那儿,那个表哥见我不回答,好像不满意我的表现,继续问着。

    "喂,问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

    "你连自己的名字都已经记不起来了?"

    这家伙,怎么看人…….^

    "问你话呢!到底叫什么名字?!"

    看我不理他,脾气不好的变态先生就气得大声叫起来。

    "我叫田海娜!!"

    我吓得连姓都说出来了……。-_-

    "什么?田海娜?你的名字叫田海娜吗?"

    "噗……噗……哧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大笑又让我成为了star。-_-(——视线集中在我身上了的意思。-_--)可那个变态先生好像无所谓似地对江炫说。

    "噗……噗……哈哈……喂,名字好听啊。白江炫你和这个人很熟吗?她几岁了?"

    "……滚。"

    江炫冷冷地对他说。

    "呃?"

    那个表哥好像没听清又问了江炫:

    "……滚远点儿……"

    "……什么……?"

    "……我叫你滚远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