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尚高的那个臭小子2

第八章

更新时间:2022-05-19   本书阅读量:

    79

    那小子和我进入了病房。

    "江炫。"

    "干嘛?"

    我悄悄地打量了一下那小子的脸,像是瘀了血似的脸蛋…….

    "没事吗?"

    "什么?"

    "不是被飞弹打了两下嘛."

    "只是蹭了一下。"

    蹭了一下,也瘀血呀.

    "喂,真的是蹭的。"

    "是啊是啊,你是被蹭一下也会瘀血的."

    "瘀血了?"

    "嗯。"

    "什么位置?"

    "右眼部位有些黑了.像是和比自己大的熊顶了嘴而被打了眼睛一样。"

    "什么?!"

    "呵呵,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

    "可是,真的黑了,疼吧?"

    "不疼,一点都不疼。"

    "真的?"

    "嗯。"

    "那,我摸摸?"

    "你欠揍啊.^"

    小子,好像很疼的呀。

    "笨蛋,谁让你和前辈顶嘴呀,就那样忍着点不就行了。"

    "要是你忍了,那我也不会那样的。妈的,你去那儿干什么……"

    "谁让你就忍着,受前辈的糟蹋呀!?_"

    "谁受糟蹋了!"

    "那上次那事怎么说?!前辈都打你了,你动都不敢动呢。"

    "我那是忍!"

    "看你的本性根本不是能忍的人呀……。啊,啊!;;"

    紧握着拳头的小子,好像真是忍着的样子.

    "啊,放松一下拳头嘛,反正!谁让你就那样都不反抗的!"

    "不愿意看。"

    "嗯?什么?"

    "原来是我一个人挨两下就结束的事……我不想看见连你也挨打呀。"

    "什么?"

    "不想看那个样,所以,我忍的。"

    那么,因为,不想看我挨打,所以强忍着那火爆的脾气?┬^┬

    "江炫!!!!┬^┬"

    "鼻涕!"

    噫~,.我擦了一下鼻涕。

    "呜呜呜呜,原来你是因为我才挨打的!┬^┬"

    "……"

    "呜呜呜呜,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做的!以后把打过你的人都!……"

    "都?"

    "领来!_我会揍扁他们为你报仇!噗哈哈哈!"

    小子像是受感动似的,转过头去.我就相信是因为这个原因,你才转过头去的。

    这样和那小子在一起,不知不觉地到11点了。小子站了起来。

    "慢走。"

    "嗯。"

    "嘻嘻!_"

    "笑什么?"

    "没什么,……因为,我喜欢你。"

    不会是听见刚才我说的话而把头转过去的吧?.

    "江炫!稍转过来!让我看看你的脸!_"

    "……"

    小子,我叫你转过脸。_^可是,好像那小子根本就没那个想法.是啊,我是想都没想过你会乖乖地听我的话.

    "那,江炫走好了。"

    对于我充满留恋的话,根本没有应答,只顾旋转门柄的家伙。

    那样,开了门。

    "我也是,我也一样。"

    然后,有力地冲出病房的江炫小子.

    什么我也一样?他肯定没好好学过语文!┬^┬

    又剩下我一个人了。啊啊啊,好可怕呀。┬.,┬冷冷清清的病房,我为避开使人寒噤的寒气,就把头都埋入床上的被窝里.

    这时候,门外传来不知是谁的脚步声,接着,门手柄在转动的声音!呃!妈呀!闹鬼?!啊啊啊!_

    当然,是在心里偷偷摸摸喊的.嗯,若是真那样大声喊,可能会被转到专门医院的呢(专门医院=精神病院.)紧缩着心,咔嚓——房门被打开的同时……

    "田海娜。"

    这好像是18年来都快磨破我的耳朵的声音啊。

    从被窝里微微地探出头来,后悔的潮水涌上心头.

    "喂,田海娜,睡了?"

    "不,哥哥,我还没睡。"

    "我就知道."

    "怎么有什么事呀?"

    "没什么事儿,就是来睡觉的。"

    "别,回家睡吧,在这儿那么挤怎么睡呀。"

    "所以,我教你减肥的嘛。"

    ""

    "什么事都不做,光吃,穷吃,吃那么多。"

    "了断兄妹缘分之前,赶紧走开。"

    "开玩笑的,让我睡吧。"

    什么嘛。

    这家伙就这样爬上了我的床。

    "哎,呀!哥哥!我求求你回家睡嘛!"

    "不行呀,我是从家里避难才到这儿来的呀。"

    "啊!真是的!_"

    "喂,你怎么老是这样?"

    "我以后也会这样的。"

    ".^"

    "开玩笑的,开玩笑。你不要像女人似的,动不动就生气!哎哟!真是的!_"

    你的表情那么委屈,我都觉得对不住你了,海林。

    "开玩笑的,开玩笑。"

    "以后就不要开那样的玩笑,没意思。"

    "谁管你呀。"(越像江炫了.)

    ".^"

    这家伙,好像是生我的气了,再不理我,也不说话了。

    80

    我们田氏兄妹,到了中午才挠着头皮起床。

    "……哥哥……几点啦……?"

    "……大概……到了……12点?"

    12点?……稍等……12点是厌倦的第4节课;老师讲的课当催眠曲……瞌睡的时间呀。

    "……学校呢?!"

    "我?不是吃黄牌了嘛."

    "啊,……你做得好。"

    "嗯,我也觉得."

    我觉得我们欺骗了为我们多学一点东西(知识)辛苦工作的父亲,好内疚.

    可是,那样的内疚感,因肚子的抗议,而全然忘掉…….被久违的那家伙买单请吃饭的美意诱惑,穿着病号服,顶着那家伙给梳的头发,走出了医院。仔细一想,确实我们俩好久没有出来过了.

    "喂,田海娜。"

    在我旁边把手揣入裤兜非常爽快地走的海林叫了我。

    "我说过一般在外面只叫名字不要叫姓的。"

    "啊,对不起田海娜。"

    "^怎么?叫我干什么?"

    "不是,是想问你吃什么。"

    "你给我买我想吃的?"

    "嗯。"

    "真的?!┬^┬"

    "嘁,你一直是被骗了吗?"

    "当然了,都是哥哥骗的。"

    "回去吧。"

    真是的,还是我忍着吧。

    "开玩笑的嘛_(.)嘿嘿,嘻嘻嘻!我们吃点糖醋肉好吧!"

    "糖醋肉?"

    "嗯!_!"

    "我知道了,把手放下来吧."

    "……那,好,好。"

    怎么,今天我走起路来特别轻松!这样我和那家伙一起走进了个中国家(韩国人把中国人开的餐馆叫中国家)。

    在中国家,这家伙老老实实地给我点了糖醋肉。我焦急地等着。

    "那么高兴啊?"

    我已经显露那样的神态了?.

    "嗯,高兴。"

    "真是的,若别人看见了准以为我把你给饿了好几天呢。"

    "嘻嘻。"

    "你以后千万不要那样笑。"

    "呵呵。"

    "我走了?.^"

    "好了,我不笑还不行嘛!┬^┬"

    我和那家伙聊了一会儿……。糖醋肉!终于出现了!我和那家伙迅速地开始吃起来了。啧啧啧……咂咂咂…….……

    "……哥哥……不吃啊?"

    我吃了一阵才感到……海林……才吃了3个。

    "……我再不和你一起来吃饭了。_-_"

    他看着我吃糖醋肉的模样说道。

    "怎么了?┬^┬"

    "我开玩笑的,我吃饱了,你多吃点吧。"

    "……你再吃点吧……。"

    "也没有剩的呀."

    "…………"

    我也没想到,我会把它吃得那么光光的。┬^┬

    "哥哥,实在对不起呀。┬^┬"

    "好了,吃完了,就起来吧。"

    "嗯。"

    我迅速地站了起来。

    "我们还是再坐一会儿吧。"

    你觉得你妹妹是小狗哇。^

    "该死的,不要用那种眼珠子看我,坐下来。"

    若我听他这话还坐下来,那就真成了小狗了!_

    "我给你买雪糕吃。"

    听到这句话我马上就坐下了。

    我……果真……是……小狗吗?.海林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

    "什么呀,哥哥,干吗那么看着我?."

    "没什么。"

    "^"

    "喂,田海娜。"

    "……怎么了?"

    这家伙什么都不说,直勾勾地瞅着我。

    "……你和我……怎么没有像的地方呢?"

    这小子又是那个话题呀.

    "不知道,也许是基因突变吧。"

    "是谁?"

    "是哥哥呗"

    ".^为什么是我基因突变的?"

    "我们家,世代也没有一个像你这样长得一脸霉气的……"

    "找死呀?.^"

    "啊~开玩笑的.哈哈,不知道,我们怎么这么不像。"

    "真的,你要是长得像我的话,韩国小姐就是你的了。"

    要是像你?当个孤独小姐还差不多.

    "那么,哥哥你去参赛呗?"

    "我不是男人嘛。"

    "我从来一次也没想过你是男人呢."

    小子好像是生气了似的避开了我的视线。我就当作他把头转过去看别的地方吧。

    "哥,开玩笑的,生气啦?"

    "……"

    "哈哈!其实我也觉得像哥哥这么帅的男生再也没有了!_知道吗?!你也知道我不会哄人的!哈哈哈。"

    不要紧,我会哄人的事是白江炫可以给我作证的。

    "现在还说谎呢!你最会说谎了!"

    该死的,你这小子,我这样让着你,也不感激我一下。我这是给你台阶下!T.,T

    "噗哈哈哈哈!不是的,哥哥你真的好帅呀!"

    "……真……的……吗?"

    "当然,当然!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说的绝对是假的.

    单纯的海林消气了似的向着我笑嘻嘻的……我有种说不出的挫折感,.我绝对要不动声色,不能让他看出我的真情感.我也向那家伙笑嘻嘻的.看着我们这样的坐在我们旁桌的女学生……

    "哇呀!同性恋啊。"

    ……我很想给她们传达,很感谢把我当作女人看可是,……等一下……海林小子……听到这话了吗?

    多亏那家伙只顾着嘻笑,好像是他没有听到似的。当然,若是叫那家伙听见的话,现在这个餐馆的四张桌子早就被劈成两半了……这儿就会成血海了吧.田海林真的会那样的。

    我把笑的精神失常的那家伙先放一边去,悄悄地注视了旁边的一张桌子,我一看她们,她们立刻把脸转过去了…….

    "哥哥,他们把我们当作恋人看……你会怎么样?"

    "我就去死."

    "她们也想去死的。"

    这该死的田海林小子一声不吭地死盯着我。^

    "喂,田海娜。"

    别的桌上的人一听到我的名字就议论纷纷。┬.,┬

    "光叫名字嘛!"

    "田海娜。"

    "叫名字!"

    "田海娜。"

    "叫我干嘛!┬^┬"

    "没什么"

    小心你的嘴巴烂掉-_-^

    我正想恶心他时……我的手机响了,我以漂亮的动作取出手机……

    "喂,断线了.什么破手机……。"

    要漂亮地打开手机的我,突然给僵住了,海林的那一句话使我难为情和泄气。┬^┬妈的……

    是哪个小子这么性急?查看了通话目录……是不认识的号。

    "是谁呀?"

    海林直直地注视着我的手机,问道。

    "不知道,不认识的号码。"

    "等一会儿,一会儿会再来的吧。"

    海林的话音刚落,响起的40和弦手机。我以漂亮的动作迅速地打开手机。

    "您好?"

    [哪儿呀?]

    "谁……啊……是……江炫?"

    [嗯,你现在在哪儿?]

    "啊,这儿是中国家,那么,刚才打电话过来的是你吗?"

    [嗯。]

    这家伙一向没有电话礼节。

    [喂,问你在哪儿?"]

    "啊,这儿就是中国家。_"

    [你在中国还有家呀?]

    哎呦呦!这小子的幽默。

    "没有。"

    [那怎么那么说.]

    "啊,就是说这儿是那个炸酱面馆!_"

    [该死的,那就早该那么说呀。还让我吓一跳.]

    我也吓着了。^

    "江炫有什么事吗?"

    [这是病房,都没人。]

    "病房呀?学校呢?"

    [明知故问。]

    "啊,对了,你吃了黄牌嘛!噗哧哈哈哈哈……_"

    我觉得这小子的停学实在好笑.

    [你现在是在取笑我吗?.^]

    "哈哈哈……?不是啊!哈哈哈……"

    反正现在那小子不在我面前,我就可以使劲地嘲笑他了.

    "喂,田海娜你疯了?"

    周围的人都看着这样的我,见此情境海林用脚踢了我。

    "该死的!疼啊!"

    [你又在被揍呀?]

    ……还我的耳膜。

    "啊,不是!!"

    [吓我一跳,喂,快过来。]

    "现在?"

    [嗯。]

    "等一会儿,我现在和哥哥在一起呢."

    [是和田海林在一起吗?]

    "嗯。呵呵,今天海林……"

    啪,海林打我后脑勺的声音。^

    "为什么打我!┬^┬"

    "你刚才随便叫哥哥的名字不是嘛。该打!_^"

    [什么?田海林打你啦?]

    耳朵还真灵啊,白江炫。

    "嗯~?啊,嗯,没什么,就一下。"

    [喂,换一下田海林。]

    "嗯~?"

    [3……]

    迅速地把手机递给了海林。马上就板着脸接手机的海林。

    "嗯,是我……怎么?我打我自己的妹妹都不行啊?……什么?!啊?!!你这混小子!!什么?!"

    然后传来了辱骂声.……。

    第一次觉得和骂人的海林在一起好丢脸。┬^┬

    "哥哥,挂了吧,啊?┬^┬"

    "你给我闭嘴!……什么?!啊,……!#%#$^$%&$%&"

    我就那样闭了嘴,扔下在中国家一人承受那么多人白眼的海林,就出来了.……是有一点对不住他。可是,他拿着我的手机呢。……我也不能给你打电话告诉你我先走了……所以真没有办法……!_我悄悄走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