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尚高的那个臭小子2

第四章

更新时间:2022-05-18   本书阅读量:

    73

    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做呀,老爸!┬.,┬!!

    "什么呀,不是那乞丐胜池女高的吗?"

    乞丐?这小子胆敢滥用江炫小子的名言.^

    "胜池女高的在这儿干什么?你们是在看戏吗?"

    这小子边说边走向前辈们那儿,我迅速地拽住了他。我自己也觉得自己疯了。

    "什么呀?!"

    "嘘!"(小声地)

    "什么?干嘛?!"

    "嘘!"

    "你放不放手?"

    那小子的可怕表情,使我不知不觉地放开了他的衣角,托他的福,为了挣脱我而用力挣扎的那家伙,由于我突然放手……哐!摔倒在地上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田海娜!你看这小子!!哇哈哈哈哈E\\\\0"

    "噗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呵哈哈.,白痴!!"

    贞喜丫头和我一时忘了现在的处境,笑得很大声。摔倒的那家伙的脸,青一阵,紫一阵的,真是无法表达出当时那家伙的脸色。英欣尚高的前辈们都听到了我和贞喜的笑声,终于发现了在角落的我们……

    "妈的,那丫头们又是什么东西?"

    完了!┬^┬该死的,都怪这摔倒的白痴啦!

    我给以惊讶的目光看着我们的江炫和云盛、海林、渲锦一个漂亮(?)的微笑,可他们都一致地转过了头去.

    是啊,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真的,我现在都适应你们的反应了。

    "田海娜。"

    小声而低沉的声音叫我的贞喜。

    "嗯??"

    "跑吗??"

    "可是,我的领子已经被人抓住了。"

    "事实上,我也一样。┬_┬"

    我们就那样被英欣尚高的前辈们拖到了江炫他们那儿。

    "妈的,这些丫头又是谁呀?"

    长得秀气的小子的一句话,使江炫、云盛、海林、渲锦都抬起头瞅了我们一会儿,又像是犯了罪的罪人似地低下了头.真的对不起嘛。┬^┬

    "喂,该死的,你们这些丫头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到这来?"

    "啊,那是,……那是。"

    "弹哥!那时那丫头也打过我!"

    刚才喊的不是别人,就是到今天还没有受到教训的臭丫头白秀琳.^

    "什么?打你了?这个邮筒(见我穿了草绿色衣服而说的.)?"

    "嗯!硬是叫启明尚高的学生来打我。"

    "就这个邮筒?"

    "嗯!那时好疼啊,呜。"

    那臭丫头可以进入好莱坞了.怎能一点不动声色地说出这样的谎话。还有比这让人惊叹的谎言更好的演技吗……。该死的,你真是该被驱逐到好莱坞的臭丫头。^那个颇秀气的小子和稍瘦一点的小子两个人走到我面前,嚷嚷着说……

    "妈的,你这邮筒找死啊?"

    我找死行不行啊?┬.,┬?在这样的场合我还仍然保持着我的幽默.

    "你算什么东西,敢动我的可爱的后辈?"

    "我,我没动过她呀。"

    我勇敢地说出来的一句话!这句话也许会夺走我的性命的。┬^┬。

    "妈的,你看她还顶嘴?喂,你这疯丫头把脑袋抬起来。"

    我向那家伙轻轻地抬起了头。在那家伙的后边,看见有个前辈用脚踢江炫,并用拳头碰江炫的头部。那样还不够,他们还往江炫的脚上吐痰。

    该死的白江炫你怎么一动不动?硬把白秀琳拖出来的酷酷的你去哪儿啦?现在就这样默默地挨打挨骂呀?傻子!

    见这样的江炫,我不知不觉地怒了。太过分了。

    "哪个人教你跟前辈顶嘴的?"

    "你是我的前辈吗?"

    "什么?"

    因我的回答,那小子很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可我依然注视着在旁边受着前辈的气而不反抗的江炫.

    "喂!你这混蛋,你是我的前辈吗?"

    站在旁边的贞喜丫头看到了受气的渲锦,好像也火了,大声地喊道.

    小子,你死定了。贞喜这丫头看起来不起眼,可有三年的跆拳道经历呢。只是这跆拳道的三年经历在实战中总是惨败罢了.但是,还是相信她这一次吧!我相信那三年的岁月!

    "你再说一次刚才说过的话?"

    "神经病!你怎么可能是我们的前辈?你们是胜池女高的吗?你这个变态。"

    贞喜,捡空瓶子时的你那铁板(脸皮)现在总算发出光来了。┬^┬

    "这丫头,是不是疯了。"

    说着像要打人似的抬起手的那个人。

    "打就打,别吓唬人。"

    我说完,贞喜就横了我一眼。是呀,要挨打的不是我,我说得的确太不负责任了。

    "哈,你这丫头!喂,你是不是以为你们学校的前辈会替你们出头啊?"

    说着围上我们的该死的所谓英欣尚高前辈的小子们。

    "你们还是算了吧。"

    那些前辈之中的一个人说道。

    "说什么,李旋乐?"

    叫我邮筒的小子回了话。

    "我说算了吧,飞弹。"

    什么……弹……飞……弹?……刚才那臭丫头叫弹哥的人名叫飞弹?

    "噗呵呵呵呵呵呵,喂,田海娜。那小子叫飞弹!!0"

    "噗呵哈哈哈哈哈!!那熊样还叫飞弹呢!!还不如叫臭蛋!!_"

    我们又没搞清状况地大笑了起来……那个叫飞弹的小子离爆炸已经只差一步了…….

    "妈的,我不是说过吗?不要叫我的名字!!"

    "你的名字本来就那样,你让我怎么办。"

    "干嘛?!你想和我打架是不是?"

    "现在打,你觉得能赢得了我吗?"

    "……你这到底要干什么??"

    飞弹咬着嘴唇问。

    "那邮筒运动服,长得很像我常去的养老院的那位老奶奶。"

    喂……养老院的老奶奶?!!^

    "和那有什么关系?"

    "像是我喜欢的老奶奶受这样的遭遇似的,我心里不好受。"

    忽然,该死的飞弹小子用手碰了碰我头。

    "别动我的头."

    "你看看,这丫头还没有得到教训呢。"

    话音刚落,我的头部感到了一阵疼痛……,神经病,疯子,这家伙用力打了一下我的后脑勺。┬^┬

    好!现在开始你死我残,咬牙!紧闭双眼!使劲攥着拳头!

    "妈的,你放不放下你的手??"

    我不知不觉地放下了我的手.

    "傻子,不是说你,是你前面的那个王八蛋。"

    睁开紧闭着的眼睛一看,不知何时,渲锦、海林、云盛、江炫站在了刚才打我后脑勺的那家伙的后面……

    "白江炫,你这混球,你刚才说什么了?"

    "疯子,我是看在你是前辈的份上让着你,你没完了是不是?"

    "什么?"

    江炫不鸟前辈的话,直接用脚踢了他的膝盖。这样就成了前辈跪在江炫面前的了。

    "妈的,敢碰我老婆的脑袋?"

    江炫用蔑视的目光看着跪到地上的前辈。

    "妈的,你这小子是不是疯了?"

    说着,另一个像是前辈的小子在要抓江炫的衣领之前,咣当,倒在地上了.

    "哎哟,对不起啊,王八前辈。"

    "啊,妈的田海林!"

    "就是说嘛,谁让你们碰我们的绿色运动服了?"

    "你,你这混蛋!"

    正要站起来的前辈,又被云盛猛地踢了一脚。

    "现在你们应该知道了,到现在是我们一直让着你们的吧?"

    云盛的这一句话刚说出,前辈和后辈之间就展开了激烈的血战。打呀,顶啊,踹,踢,躲,哎呀。该死的4:7,不可能赢得呀!!┬^┬

    我和贞喜悄悄找了个角落躲了起来。是江炫他们让我们躲的。我是没有办法所以躲着!真的实在没有办法!这个时候……

    "喂,田海娜。"

    "干嘛?"

    "你不觉得对我们很不公平,很不利吗?"

    "嗯┬^┬我觉得也是。"

    "怎么办?"

    "是啊,怎么办。"

    等等……蜗牛,发糕.我想告诉贞喜丫头的时候她已经!已经拨了电话,正在通着话呢.

    "快过来!是!!后院!!噢!!来时带8个家伙!"

    然后,贞喜丫头挂掉了手机。

    "怎么说的??"

    "说过来的。"

    "什么时候?"

    "那儿,跑过来呢."

    空手跑过来的蜗牛和发糕。

    "什么?那些王八蛋,敢打我的朋友?!!"

    说出这么一句,发糕就飞身投入了战斗。

    "沈……沈轩!!后面!!哎哟。_"

    向被袭击的发糕跑过去的蜗牛。展开紧张、激烈大战的同校前辈和后辈.他们果真是前后辈吗?

    "你们都死定了!"

    "沈,沈轩,他们是前辈,我们这么打行吗?"

    嘴里虽然这么说着,可还是毫不留情地用脚踢的蜗牛.

    "小崽子们,我们很早之前已经想这么教训你们了!"

    说着,挨一拳的发糕。那样相互拧着,打的前辈和后辈。特别是江炫那家伙从刚才开始一直专门揍着打我的那个飞弹.

    "江炫!!好了!!搞不好那王八蛋会没命的!_"

    听到我的喊声后他瞥我一眼。

    "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脑袋吧。"

    …………本来是想喜欢也喜欢不上的家伙,现在成了想讨厌也讨厌不了的人了。

    74

    这样和前辈们打起来的后辈们。你们这些前辈养了虎崽子啊.

    这时,从那远处传来了有人大声喊的声音。

    "嘀……嘀……"

    讨厌刺耳的哨子声,然后接下来……

    "干什么!干什么呀!这帮小子!"

    前后辈的大血战,让英欣尚高的老师说话都结结巴巴了。

    吓,江炫,千万要住手,不要再打那飞弹了。老师来了。这小子!┬^┬

    "嘀嘀……!还不快停下来!?"

    彻底地无视哨子声和老师的话的了不起的前后辈们!.

    "嘀!嘀!嘀!这帮小子们!再不停手就要给你们退学了!"

    ……肃静……

    哨子老师喊出这句话的瞬间,抓着某一前辈的领子僵住了的渲锦,抓着某前辈的长头发,自己也被抓的状态下僵住了的发糕,要踹脚下的某前辈时停下来的蜗牛,还没收住踢出去的脚,听到退学就僵住的江炫。全部马上静止了下来!!!这就是退学的力量啊……!!!

    "这帮小子们你们还怕退学呀。"

    哨子老师对英欣尚高的后辈们冷冷地说着。勇士们这时才回过神来似的,相互死瞪着对方……。然后,旁边的哨子老师……。

    "你们都跟着我到教务室来!"

    吐出那一句,很帅气地转身的哨子老师。可突然又停住了。

    "等等!stop!不许动!那草绿色的运动服,两个女学生,你们又是谁?"

    …………

    "看你们的衣服,是胜池女高的呀,到这儿是怎么回事?"

    这时直直地瞪前辈的后辈才又瞧了我们一眼.

    "啊,我是那个,江炫的……"

    女友的话,正要出口的瞬间迎上了江炫凶悍的目光,就闭上了嘴巴.小子,我穿的是草绿色运动服,就别再丢了你的脸的意思吧?┬^┬

    "是江炫的什么?"

    "啊,那是,我不是说那个……"

    "什么呀?她们也和这次打架有关联吗?"

    "可以那么……"

    "没什么关系。"

    方才说话的不是别人,是海林。

    "那个你怎么知道?"

    "因为她是我妹妹呀。"

    听了这小子的话,老师惊讶地瞅着我。

    "你妹妹?"

    "是,今天是来给我送钥匙的,朋友们告诉她我在这儿,她们只是来这儿时刚好遇上了打架,真没有任何关系。"

    "真的是你妹妹吗?你的双胞胎妹妹?"

    "是的。"

    "咿呀,怎么一点看不出呀,一点都不像~"

    可不,我早料到的,肯定会说我们不像。

    "不像也是我妹妹,错不了。"

    "呀,我活到现在,像你们这样,没有一点相似地方的双胞胎兄妹是第一次啊。哈~"

    "真是,我们不去教务室了吗?!"

    江炫小子干嘛那么急着想去教务室啊.

    "啊,对了!小子们!快跟我来!还有,海林的妹妹你已经送到钥匙了,就回你的学校吧。"

    "啊,是。"

    "快!给我快点过来!飞弹!你还不快过来?!"

    "知道了!可您能不能不要叫我的名字!"

    这样前后辈们都向教务室蜂拥而去。

    "贞喜。"

    "嗯?"

    "我们今天干什么到这儿来的?"

    "是呀,我们好像被人家抓领子之外,没干了什么好事啊……"

    "那捡一点空瓶子怎么样?"

    "好."

    我和贞喜丫头,捡了几个空瓶子,卖给就近收购点后一起回医院了。

    医院。我迅速地换下了草绿色的衣服,上床躺下了。

    "啊,我的腰啊,喂,我现在这个样子会不会弄断胳膊呀?"

    "神经病。腰疼就腰疼怎么能弄断胳膊呢?"

    "啊,也是啊。"

    "哎,刚才在那儿你看见了吧?"

    "什么?"

    "渲锦一直避开我的视线。"

    啊,这么一想,渲锦和往常是不一样,还真没正眼看过贞喜,确实连一句话都没说过似的。是有一点怪怪的。以前为了贞喜死去活来的家伙,这是怎么了……

    "嗯,他是怎么了?"

    "不知道,我上次到医院之后就那样。"

    "哪,是你把渲锦拽走的那天?"

    "嗯。"

    "为什么那样呢?不会是你的力气太大了,把他给吓跑了??"

    "神经.^"

    "好了,好了,开个玩笑嘛,那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啊。现在我快疯了。就因为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心里憋得慌,真的要快疯了呀。"

    贞喜这样的模样,我是第一次见到的。我觉得惊慌+荒唐+恍惚+特别.

    "是不是我们太敏感了?是我们胡思乱想的?"

    "不是,你刚才不也看见了吗?"

    "是有那么点不对劲儿,……渲锦和你说了什么了吗?"

    "就突然说对我失望了什么的……说怎么可以这么对他什么的……"

    "什么?他是不是做梦了?"

    "会是那样吗?……绝对不是啊.^"

    那是什么?也不是被贞喜的大力气吓跑的,又没有见过她捡空瓶的模样。

    "就因为不知道怎么回事,越想越郁闷,头都疼了。喂,我该回学校了。"

    说着,起身的贞喜丫头。

    "好吧,慢走。"

    "啊呀!对了,你什么时候出院?"

    "不知道,也许大概三天以后吧?"

    "是吗?喂,运气不错啊,你出院的第二天我们要去郊游呢."

    "什么?!_"

    "臭丫头,运气真不错,一出院就有得玩儿。"

    "嘿嘿!上哪儿去?"

    "上世纪公园。"

    "又要去那儿?!^"

    "啊,好像是那样吧。"

    "呀,能不能换点花样啊。每次郊游都去那儿!烦不烦哪!T.,T"

    "我也一样啊。"

    "该死的。那么一年级上哪去?一年级也去那儿?"

    "不是,一年级是去爬山."

    "那么险的山……"

    "是啊,比起他们去的地方还是我们那儿好点儿.……我已经把话传到了。我就走了!"

    "嗯!拜拜。"

    "今天去学太极拳会很晚的,我就明天再过来吧!"

    "嗯,_呵呵!"

    咣!关掉门的贞喜丫头。贞喜丫头走后,没有说话对象的我……又睡了。

    那样睡了一会儿起来,一边揉着眼睛,一边使劲地挠着头皮,坐起来一看,坐在椅子上把头放在我床上,正甜蜜地在睡梦中挣扎的……

    "张渲锦?"

    什么啊,这家伙怎么会在这儿啊.

    悄悄地瞅着渲锦。这样过了十分钟左右,渲锦才揉着眼睛醒来。实际上是我实在是忍不住,所以,打了一下他的后脑勺.

    "啊呀~"

    小子摸着脑袋,睁开了眼睛。干嘛装可爱啊……(是可爱的意思.)

    "喂,张渲锦,别装疼了。"

    "嘁!不是装的,刚才真的很疼。"

    "谁叫你在这儿睡大觉了?活该!"

    "是海娜你睡了两个多小时都不起来。可能……我等着等着就睡着了吧。"

    "啊,对不起,是你一个人来的?"

    "嗯。"

    这么一看,这小子,今天和平日的表情很不一样啊。今天的表情是很认真的……。唔,怎么觉得这么不安呢。┬.,┬你的这个模样,对我来说是很陌生的呀!

    "你一个人怎么回事?贞喜又不在这儿。"

    "今天是来问你一些事情。"

    "哦?问我?"

    "嗯。"

    "什么?"

    "那,那个……"

    "说吧。"

    "可你先要知道这真的不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那是谁的事情?"

    "嗯,我的一个朋友的事情。"

    "你的朋友。谁呀?江炫??"

    "不是,不是江炫。"

    "那么,是蜗牛?"

    "不是,不是蜗牛。海娜,是你不认识的人。"

    "啊,那样。嗯。明白了。"

    拉椅子再靠近一点坐下的渲锦的表情,实在是太认真了。┬.,┬吓,真不适应。

    "所以海娜,听了这事后,如果你是那个朋友的话会怎么做,请你告诉我好吗?"

    "让我告诉你?"

    "嗯。"

    "那,好吧,是什么事,先听一听再说吧。"

    "嗯,就是我朋友认识了一位叫J的女朋友……"

    "嗯。"

    "他们两个人一直相处得很好。"

    "说完了??"

    "海娜,你认真点。"

    "啊?!呃,好吧。对不起,刚才打断你的话。继续说吧。"

    "这样他们发展的还不错。可是,有一天那叫J的女朋友和别的男人挽着胳膊,一起进屋的时候,被我朋友看见了。还是和一个像是喝醉酒的男人一起呀。"

    哎呀!.撞见的好及时呀。

    "要是只有那么一次的话,我朋友会理解的。"

    "怎么,不是一次吗?"

    "嗯,以前也见过,可是那时想应该是她的朋友吧,所以,没当回事。可遇上了三次,这时想法就改变了。"

    "吓,那后来怎么样了?"

    "我朋友问那个女的你昨天干什么了?昨天见过谁了?"

    "嗯,那她怎么说?"

    "可那女的说,一整天在家睡觉了。"

    "你朋友确实看见那女孩和别的男人一起进屋的吗?"

    "嗯,确实看见过,领着醉酒的男人进屋的……可她却撒谎……隐瞒这件事,欺骗他。"

    "妈呀,那后来又怎么样了?"

    "又能怎么样,我朋友太喜欢那个女孩了。他怕再问下去的话那个女孩子会和他说实话,然后离开他,所以没敢再问她,老是避开那女孩子……"

    不知怎么,渲锦明明微笑着,可他的眼睛看起来却很悲伤。不对,张渲锦,你现在是真的悲伤吧?

    "海娜,你若是那男孩子会怎么做呢?"

    "呃,若是我的话?"

    "嗯。"

    "若是我的话……可能……我会先看看。我就说,我昨天看见了你,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问他到底是谁?就这样。"

    "要是J说,是啊,我见过别的男人了!我们分手吧,那么你怎么办?"

    "她要分手的话……这……?"

    "嗯,该怎么做?即使这样你也会那么说吗?"

    "要是我……要是我……"

    说实话,这个问题实在……确实难住了我。

    "说不了吧?是不是海娜?"

    "嗯。是有点难。"

    "不是有点难,而是非常难。非常非常……"

    "是呀……"

    "我朋友太喜欢她了……现在已经喜欢得不能自拔,所以他说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