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尚高的那个臭小子2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22-05-18   本书阅读量:

    69

    "哇……姐姐……你好酷啊!!"

    周远一边鼓掌,一边用+_+这样的眼神崇拜地看着我。

    "啊……什么……我本来就这么酷嘛。哈哈。"

    小子……你这样我会不好意思的。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发。

    "喂……你干什么?"

    ……周远的声音突然变了调。

    "……嗯……"

    回头一看,不是满怀崇拜目光的周远,而是……用怪异的目光瞅着我的周远。

    "你好好的,怎么突然站了起来握拳啊?-_-"

    "…………什么?"

    "真是,活了这么久什么样的人都有啊!"

    "…………"

    不是吧?从椅子上站起来的那一刻开始到现在,原来我一直在想像之中的呀。……

    就是说从周远问我回不回病房的那时……到现在摸着头为止……我完全陷入了想像的汪洋大海之中……。

    "不,不是……我是为了回病房……所以站起来的。……哈哈。"

    "……真是的。"

    周远用无奈的眼光看着我。我……不好意思地给他一个微笑。

    "那……那么我先回病房了。"

    "……好吧。以后可不要因为被甩了就哭哭啼啼啊。"

    什么哭哭啼啼啊!谁哭啦.^……我只是听了你小子的胡言乱语,误会江炫和那臭丫头有染……再一想我自己,觉得自己好傻罢了!(我的感情起伏一向很大.)江炫怎么可能被那那臭丫头勾引过去嘛?……白江炫那小子不可能是被女生外貌迷得团团转的人,根本不可能是就那么容易被勾引的性格……就因为看见刚才那场面就……是我的错。(这会儿才清醒过来了。).哼,这都是……在旁边诱导我的周远的错!!……也怪我的耳根子软,这点我承认!还有这么容易就能平息的……我的性格.

    "不用你操心,我是绝对相信江炫的。"

    "……是吗?"

    我的话使这小子很惊讶。

    "……我告诉你吧!我是相信江炫的眼光没那么低!"

    然后,就擦掉眼泪.……走向病房。

    进了病房……我的眼前出现的场面是……白江炫和白秀琳……在一起。啊,你们俩怎么在这儿?┬^┬……还是这么深的夜里……孤男寡女的在一个房子里!!瞬间,我的脑海中又回响起了周远说过的话……。

    "喂,傻子,你怎么到处跑啊?"

    江炫小子边说边向我走过来。

    "让我等了这么半天。喂,快点说话呀。"

    "……是,您是让我说吗?"

    在墙角站着的臭丫头,小心翼翼地问着江炫。

    "你说呢?这还得我说明一下?"

    小子皱起眉头说。

    "……啊……那个……那个……"

    "快说!我最不喜欢拖拖拉拉的。"

    "……那……那是……那个……那是……。"

    ……什么……那么难出口……结结巴巴的?……难道,现在要说的是……他们两人的事?要说他们两个要在一起了,让我滚蛋?不会是那个吧……?┬^┬

    "……我真的实在没有办法说了,前辈,前辈您说吧……。我真说不出口啊。"

    什么?!!不能说?!!为什么?!!

    我脑海里越来越多地回响起周远的话。

    "啊,妈的,还要拖拖拉拉到什么时候,快说。"

    皱着眉头的那小子。……这时周远的话已经主导着我的脑子了.

    "不,不用……江炫,不说也罢。"

    "……什么?……或许你……听说过这个事?"

    "没有。"

    "那怎么?"

    "啊,是的,虽然没听说,可是,现在都到这个程度了,我都明白了。"

    "是吗?既然不用再说。那,喂,到这儿来。"

    江炫的话,使白秀琳更靠近了江炫。说实在的,他俩真得很般配的.^

    所以更嫉妒,这时我已经感性超过理性,丧失理智了。

    "江炫。"

    "怎么?"

    "你是个白痴。┬^┬"

    我的话,瞬间使江炫变得直愣愣的.实际上,说完这话以后,我已经有点害怕了,可是该说的还得说。

    "天天说我是白痴,其实你才是真正的大白痴!"

    "什么?你说什么?"

    白秀琳颤抖着声音说着,好像替江炫打抱不平。

    "靠边站着去,你还不如白痴呢,你是个猪头。"

    我用力瞪着眼睛!

    "我不知道你用你那个脸蛋引诱了多少男的,还利用他们,可有一点你要记住。"

    我注视着臭丫头的鼻梁处。

    "至少不能利用善良人的心开玩笑啊。你最后会受到上帝的惩罚的!"

    然后,说话的同时,我凝聚起全身的力量!

    "啊!!!!!!!!!!"

    因我的头顶,白秀琳捂着鼻子一屁股坐到地上哭着,江炫以惊讶的眼神看着我。

    "傻子。"

    吓?!

    江炫的一句话,让我找回了理性,同时我快速逃了出来.

    我独自一个人在外面胡思乱想,过了一会儿就回到了病房。可是进病房一看……吓.江炫那小子嘴里叼着烟,让秀琳站在旁边,自己把一条腿搭在床边,用很酷的pose坐在我的床上盯着我。

    70

    哎呦,我真后悔没在外面过夜就跑了回来。

    "田海娜,你再跑一次,你就死定了。"

    吓,我不跑你也饶不了我吧。

    我沉默地站着,江炫下床向我走过来。然后慢慢地举起了手!

    哎哟!要打了!!!

    "你干什么?"

    ……不知不觉地为了保命反射性地抬起胳膊,挡了一下那小子的拳头。可是,什么感觉都没有。我从指缝里看到,江炫这家伙梳自己的头发呢.

    "啊,对不起。"

    "刚才是你叫我白痴,是吧?"

    吓,记性还真好。┬.,┬这么帅的家伙也被臭丫头勾引!这个黑暗的世界!!我好失望啊!!!

    "好,好像,好像是吧.;"

    ……是那么说过。┬.,┬

    那家伙用无奈和荒唐的眼神盯着我。

    "你想就这么活着??"

    "我活得怎么了?"

    "你看你,胡说八道以后,现在怕挨打,不敢承认?"

    ".,,我不想挨打嘛。"

    ……不是那样啊!!┬.,┬嘿!嗨!!嗨!!鼓起勇气!!叮当猫!!给我力量吧!。_

    "真是的。可你为什么说我是白痴?"

    "你的行为就像白痴!!不,你就是白痴!"

    "我怎么是白痴了?"

    "那,那是,那是说……."

    "3……2……"

    这家伙,那可怕的表情,数起了久违的倒计数。

    "啊!!就是!!谁让你和那秀琳交往啊!!!!!!"

    数数的江炫表情沉了下去。秀琳那丫头也一样,见了江炫阴沉的表情我的全身都僵在那儿了。

    "田海娜你疯了吧?"

    回过神的江炫说。

    "没,我没疯到那种程度."

    "要不然呢?"

    "什么?"

    "你觉得我会被那个像狗一样的女人勾引吗??"

    "喂,江炫,你和,狗一样……啊??"

    现在江炫说的是那女的吧?.

    "妈的,为什么把狗和人弄一对?!"

    "啊,不,不是我把你们弄一对,是你们自己……"

    "我说过不要把那丫头和我扯在一起。"

    "喂,白……白江炫,你是怎么了。┬.,┬"

    不动声色地准备出拳似的,用力攥着拳头的江炫!好可怕!!。┬.,┬

    "江……江炫,放松一下拳头,我们用说话的方式……"

    "我说了你能听懂吗?"

    那么,这家伙是真想打我了?.

    "疯子。喂,臭丫头,过来!"

    听了江炫的话,她马上过来了。

    "我警告你,一五一十地说出来。要是差一个字,你就等着见血吧。"

    听了江炫的话,秀琳耸动着肩膀开始哭泣道:

    "呜……姐姐,姐姐,我错了。事实上是我指使启明尚高的孩子们去打姐姐的,不仅这样,还说过打死了也没关系,放心去打吧。我给钱。就是这样的……对不起。"

    为了打人糟蹋父母辛辛苦苦挣来的钱的这个丫头,是人吗?不得不怀疑她的人性了。

    "呜,呜,可我真的很喜欢江炫前辈……看见他和姐姐好,不知怎的产生了坏心眼,还有,至今还没用正眼瞧过我的江炫前辈,竟然和姐姐你交往,所以很伤自尊……呜呜。"

    听着白秀琳的唠叨和哽咽声,江炫用脚轻轻地踢了她两下。

    "你伤什么自尊?"

    "呜呜,不,不是那样。……就是……姐姐对不起,呜……真对不起。"

    "打完人家了,就说一声对不起?把人家的胳膊弄断了,说一声对不起~那我砸掉你的脑袋,就说声对不起就完事了,好不好?"

    "呜呜,前辈,真对不起?我真错了。可,可是……"

    现在,从他们俩人的行为来判断,他们根本不是什么交往关系呀.

    "呜,可,可是,姐姐你也有错的呀!!"

    "?嗯??"

    "呜,你和江炫前辈交往,也和曦云前辈约会!!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都看见了!!在咖啡厅,相互谈得很亲热,糖也分着吃!!我,全看见了!!"

    "什么?"

    这时,这小子的声音沉了下去.现在我只有死路一条了。┬.,┬!

    "真的,我亲眼看见过。江炫前辈,你被这个丫头骗了!!和哥哥来往的同时又勾搭曦云前辈!!是!!脚踏两只船!!".

    吓,不是呀!我可没勾搭谁啊!江炫!!相信我吧!!千万别那么死瞪着我呀!┬.,┬!

    "田海娜,那丫头说得是真的吗?"

    "不是。┬.,┬不是。"

    "这次不是说谎吧?"

    "是,绝不是说谎!"

    "是吧?你没和曦云那小子见过面吧?"

    ""

    "见过了!?"

    "嗯,见过。"

    "什么时候?"

    "我不说过吗?为给你买生日礼物,去打工时曦云他也在那儿打工。那样,自然会经常碰面,也聊过天,也分吃过糖。"

    "那些话你没说过。"

    "说过的呀。┬.,┬好好想想吧。能回忆起来的。"

    "哼,分糖果吃的事没说过。也没说过聊过天。"

    这小子干嘛这么细心(?)啊.

    "啊,对不起。我给忘了。"

    "靠。"

    "可是,我真没有勾搭过别人。真的呀。干活的时候天天只想着你了。┬.,┬"(当然不是天天。┬.,┬)

    "……"

    "江炫,生气了?"

    "……"

    生气了.不然,不会这样皱眉,嘴唇也紧闭着。

    "江炫哥,别信她!!曦云前辈明明说过喜欢这个丫头的。┬.,┬"

    这丫头刚才一直说我是丫头?.^

    "有那么回事?"

    "是啊!!!"

    "所以呢?"

    "?"

    "你刚才叫谁是丫头?"

    "那,那是……"

    "你是不是真的想挨揍啊?"

    "不,不是的。"

    "那为什么还那么说?"

    "那,那个,那个……"

    "你叫我的老婆是丫头?"

    "啊,我,江炫哥哥,我只是……"

    "闭嘴,不然我会撕烂你的嘴!"

    "呜,别这样江炫哥哥,那丫头……不,那姐姐真的很坏呀。她玩弄你和曦云的感情!!背着你和曦云约会过的呀。"

    "你的耳朵是不是坏了?"

    "什么?"

    "我老婆已经说过没有的事,不是吗?"

    "呜……那……可是!!!"

    "该死的,我老婆说天是地,那就是地。"

    那家伙的信任的一句话!真是扣动我的心弦呀。

    是的!!到现在我是误解了他!!可不是嘛,如此追我,喜欢我的(?)江炫能和那臭丫头交往吗?不!不会的!!是我误会了!一切都是我的错!!

    现在,我已经确认了江炫和这臭丫头一点关系都没有……完全是我的误解!!.

    "江炫,┬^┬"

    "怎么了?"

    "你不让她回家吗?"

    我想和江炫进行一次令人感动的对话,可是在那边挤眼泪的臭丫头正刺激着我的神经.

    "她自己会走的。"

    "你叫她走之前,恐怕她是不会走的。"

    不对,是不敢走的,嗯。┬.,┬不然谁知事后又受你怎么样的折磨呢。┬.,┬

    "喂,快给我从这儿消失。"

    他好像也觉得我说的对,狠盯着那丫头说道。

    "我数3秒。"

    "呜呜。"

    "3、2、1。"

    "?!"

    太快的三秒,好像让白秀琳适应不了,她愣愣地睁大了眼睛.;

    是的,可以理解的。那家伙的三秒,根本就是一秒。……

    "该死的,还不滚?"

    江炫的最后一句话,使她立刻站起来迅速跑出了病房,那模样我都看不下去了。

    可是,我能理解她那个举动。┬.,┬

    "┬^┬江炫,我听了你刚才的话,很感……不对!!!!可你,刚才干嘛和那臭丫头在一起?!!"

    "我什么时候?"

    "别说谎!!我都看见了!和周远一起!"

    "周远?那小子又是谁?"

    "不要转移话题!那时为什么和臭丫头在一起!_"

    "什么时候!?"

    "你们坐在那长椅上!我都看见了!"

    "啊,呃。"

    "为什么在一起了!?_"

    "我问那丫头至今所做的没肝没肺的坏事。"

    你看!又是!!误会了吧!!我回想起刚才对江炫的行为,这时完全确认自己是个傻子.

    "喂,这会儿该你坦白了。周远那小子是谁呀?"

    "你不是认识嘛!周辉的哥哥!_"

    "周辉又是什么小子?"

    "你住院的时候,在你隔壁病房的小鬼呀!"

    "那小子你怎么认识的?"

    "呵呵,他不是住在我隔壁病房嘛?_"

    "什么?"

    "你不知道啊?就在我的隔壁病房啊!嘿嘿!我和周辉聊过天,那小鬼心地可善良了!还有,他哥哥也很善良!你刚才看见了吧?跟在我后面的,还帮我做过心理分析,反正,何氏兄弟都是很善良的!_"

    好一会儿赞扬何氏兄弟之后,我才感觉到了江炫的表情很不好。┬.,┬

    "江……江炫,你的表情怎么这样?"

    "喂,换医院吧。"

    "哦???"

    "叫你换个医院!"

    "为什么?"

    "这墙好像看我不顺眼,很不爽。"

    "是你多想了┬.,┬"

    "刚才那医生也是,我以为他是黑帮分子呢。"

    "什么话呀,那人多好,多帅!"

    "啊,该死的!!地板是怎么回事?!这么臭!"

    "…….……"

    "什么啊,啊唔!你看看挂在那儿的东西,你睡得着吗??"

    真是的,那家伙知不知道挂在那儿的世宗大王是怎么样的伟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