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金瓜传奇

第十二章

更新时间:2022-05-18   本书阅读量:

  水小华把师父的大还丹给江湖醉客舒亦觉朋下之后,转身对前面的玉面郎君和玉河

  仙子打量了一眼。

  只见男的身穿白羊毛皮袄,头戴一顶白羊皮帽,心里不觉喑暗称奇,忖道:此时已

  近初夏,他仍然穿看这种冬装,难道此人武功,已达寒暑不侵之境?看他年纪比自己大

  不了好多,怎会练就这一身功力呢?

  再见女的一身白罗衣,艳如桃李,正满脸媚笑,目中含俏的盯看自己。

  水小华脸色一沉,正想喝问。

  只见玉河仙子已笑盈盈的移前两步,嗲声嗲气地说:“这位小兄弟,年纪轻轻的,

  不在家里搂看娃娃睡觉,深更半夜跑到这荒山来,不怕叫老虎咬掉鼻子么?”

  听,这女人说的是什么话嘛!

  水小华已看出这女人不是正路货,也就不理她的话,转头对玉面郎君道:“看阁下

  这身打扮,定非江湖无名小卒,为什么连江湖规矩也不懂呢?竟乘人不备,暗下毒手。”

  玉面郎君见来的这位少年人,英俊豪放,目中含威,再看他来时身法之快,知道此

  人身手不凡。

  但玉面郎君乃自视甚高之人,根本没有水小华放在眼中,微一仰头,道:“江湖道

  上讲的是强存弱亡,他自己的功力不行,怪不得田某人下手重,阁下既然显身,是不是

  想抱不平”水小华道:“阁下的高论,倒是相当的新鲜,所谓强存弱亡,指的是单打独

  斗,不是以多胜少,方才分明是你二人打一个,这种卑鄙行为,岂不被天下人耻笑,在

  下既然遇上,少不得要间个明白。”

  玉面郎君听了突然仰脸一阵狂笑,如石破天惊,只震得山谷齐鸣,历久而不绝于耳。

  这一阵的笑声实是骇人。

  水小华看透了他的用心,想把正在运功调息的江湖醉客震伤,忙一提真气,暴吼一

  声,喝道:“阁下这种居心,不显得太幼稚了么?”

  他日里虽然这样说,心里封在暗暗吃惊,忖道:听他的笑声,武功之高,已不下于

  自己所见的江湖一流高手,不知此人是何人门下,要是姬大哥在这里,一定会认识他玉

  面郎君见自己的用心被水小华识破,随止住笑声,道:“阁下年纪不大,口气倒也不小,

  恐怕在你没有问明白之前,已经到阎王爷儿报到去了。不必浪费层舌,我们还是手底下

  见个真章吧!”

  说罢,玉面郎君自腰间掏出一把乌金摺扇,“唰”一声亮了开来,准备出手了。

  玉河仙子在一旁插嘴道:“相公,先别忙,间清他的底细再说。”

  说罢,又转头对水小华送了个媚眼,娇笑一声,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你的

  师父是谁?如果我们之间没有仇恨,我今天晚上替你讲个人情,把你放了,好不好?”

  还没等水小华开口,江湖醉客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站在水小华身边,抢看说道:

  “二位若有雅兴,我酒鬼还可以陪你们玩玩,用不□再拉上这位小侠。”

  说罢,又低声对水小华道:“我挡住他们,你赶快离开此地,驼子在地狱谷里,快

  去找他。”

  原来江湖醉客服下大还丹之后,经过调息,已恢复功力,正坐在地上思索脱身之策,

  突听玉河仙子问水小华名字,他怕他冒失说出,那样恐怕麻烦就会更大了,因此,才急

  忙起身把话接了过去。

  水小华一听姬天云是进了地狱谷,忙问道:“姬大哥到地狱谷去找我么?他去了有

  多久?”

  江湖醉客低声道:“小小年纪,怎么这样-嗉,叫你快走就快走,有话不能以后再

  间么?”

  水小华道:“晚辈走了,那老前辈一个人……”

  江湖醉客道:“你别管我了,只要你能安全离开此地就行了,他们长长白山来的,

  你师父知道……”

  此时,玉面郎君冷笑一声,道:“二位不必谦虚,今天谁也别想走。”

  说罢,人已慢慢向前逼近。

  水小华经过了几次的凶险,人已老练了许多,他已听出江湖醉客的言外之意,知道

  前面的一男一女和他师徒有关,而且很难应付,但江湖醉客吃过人家的亏,现在又是伤

  势初愈,他怎能抛下他一人不管呢!

  再加上江湖醉客的话也大大伤了水小华的自尊心,使他傲气勃发,非要试试这一男

  一女究竟有什么绝学不可。

  不过,水小华是个守礼之人,而且知道江湖醉客和师父乃生死之交,心里虽对他的

  话不朋气,但□不敢出言相驳。

  此时,听了玉面郎君的狂言,那里还能再忍耐得住,望看对方逼近的脚步,满脸不

  屑之色,道:“阁下好大的口气,在下倒要看看你要怎样把我留住。”

  说罢,又对江湖醉客说:“老前辈请站一边休息,晚辈来向他们讨教几招。”

  话落,手握青光剑,蓄势待发。

  江湖醉客闻言,内心大急,恨得咬看牙,低声喝道:“好小子,我的话等于放了个

  屁,你自问你那两下子能比我强到那里去,叫你走偏不听话,你是在我面前装英雄好汉

  么?”

  江湖醉客和焦一闵的交情甚笃,在他认为水小华和对方交手,等于是鸡蛋碰石头啊,

  因此,才催看水小华走开,免得两人都脱不了身。

  由于刚才的一掌,他已试出了对方的功力,比自己高得大多了,就是苦练十五年的

  焦一闵来了,也不一定能打得过人家,何况年纪轻轻的水小华?

  此时,玉面郎君距他们只有五六步远,只见他手中的乌金摺扇向胸前一抱,得意洋

  洋地道:“舒大侠的武学,在下已经颌教过了,现在请站开一边,就凭这位小侠的豪气,

  我得向他讨教几招,看看中原的后起之秀,是不是能青出于蓝。”

  水小华经江湖醉客一叱斥,正在进退两难之际,突听对方向他叫阵,正合他意,立

  即对江湖醉客道:“老前辈不必担心,届时晚辈自有脱身之法。”

  说罢,不管江湖醉客的反应如何,转脸便对玉面郎君道:“二位还是一齐上吧!免

  得最后再暗施手脚。”

  玉面郎君一听,气得脸色铁青,眼中凶光暴射,大喝一声:“好狂徒二”只见乌金

  摺扇一划,直向水小华胸前切去。

  他早就暗聚功力,蓄势待发,这一招出手,如电掣石火,快速绝伦,凌厉无比,摺

  扇划起一道劲风,袭向水小华胸前玄机要穴。

  水小华见对方出手如此快速,且力道奇大,也不由暗吃一惊,暗忖:怪不得舒老前

  辈神色紧张,这小子果是不凡。

  他心里想看,人也没问看,青光剑一划,酒出几朵蓝色剑花,底下两脚一台,展开

  四象连环步法,闪身到了玉面郎君的右侧,长剑一挥,一招“长蛇吐信”,疾向玉面郎

  君刺了过去。

  玉面郎君本想一招把对方制服,因此出手已用了八成功方,心想:就是伤不了他,

  也必定把他击退。

  不料,水小华应变机敏,动作迅速,没有和他硬拚,反而闪身一例,同他攻到。

  玉面郎君虽未涉足中原,但在长白山-早已名重群豪,而且除了老山主欧阳海和几

  个有数的高手之外,任何人他都没放在眼里。

  他虽知道眼前这位少年人身手不凡,□没想到水小华能有如此奇异的招数。

  玉面郎君政山时用力过猛,收招不易,而水小华的宝剑,来看闪闪寒光已由侧面袭

  到,要想挡架已是不及。

  总算玉面郎君的武功非泛泛可比,出手之招未收,藉前冲之势,两足一点地,窜出

  丈馀,他乃心地狡黠之人,怕水小华乘势追袭,身体悬空一转,面对水小华,又采取攻

  击姿态。

  水小华虽用奇异的身法,一招占了上风,但看到对方年纪比自己大不了许多,竟有

  如此深厚的功力,且能在临危撤身,而仍不忘防敌之急智,心中不由喑暗吃惊。

  江湖酩客本来担心水小华不是玉面郎君的敌手,现在见他出手一招,竟把对方迫得

  手忙脚乱,随把吊看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哈哈大笑数声,道:“好小子。真有你的,

  我酒鬼白替你担了半天心。”

  玉面郎君落地之后,虽然心生寒意,但脸上□若无其事一般,干笑两声,道:“怪

  不得阁下敢发狂言,手底下还真有两下子,在下初进中原,识人不多,阁下的尊姓大名,

  师承何人?是否能见告,让在下长长见识?”

  水小华王想回答,江湖醉客在一旁抢看说:“彼此又不想交朋友,报个什么姓名,

  如果你知道厉害,现在就走还来得及。”

  玉面郎君瞪了江湖醉客一眼,冷冷地道:“舒大侠嘴上的功夫比手上的强多了,如

  果你不服,我们再较量较量。”

  江湖醉客乃成名多年的人物,适才无意中被人一掌击伤,老脸上就有点挂不住,现

  在被玉面郎君一激,那里还能忍耐得下。

  不过,他生性好逗,顽世不恭,就是在生死关头也忘不了打趣,哈哈一笑,道:

  “少山主想玩,酒鬼倒不好扫你的兴头,只有冒看以大欺小之名,代欧阳老头子教训你

  一番了。”

  说罢,摘下了酒葫芦喝了几口酒,用袖子抹抹嘴,又接道:“好─来吧,让你先动

  手吧水小华忙对江湖醉客道:“老前辈伤势初愈,不宜动手,还是让晚辈来和他分个胜

  负吧!”

  江湖醉客望了一旁的玉河仙子一眼,对水小华道:“你没见到玉河仙子早急得手痒

  了,醉伯伯最怕和女人来往,还是你去逗她吧,我每次和女人动手非倒楣吃亏不可,不

  过你要小心她,她身上恐怕会有邪道。”

  没等水小华回答,玉面郎君已抢先出手,向江湖醉客攻到。

  原来玉面郎君和水小华过了一招,知道他比江湖醉客还辣手,登时心念一转,暗忖:

  如果能先把老练的酒鬼去掉,再对付这个年轻人就容易多了,因此,他才激怒江湖醉客

  和他动手。

  其实,江湖醉客早看透了他的心意,故而在动手之前,特意又把玉河仙子拉上,在

  他想,以水小华刚才露的一手看来,定可以击败玉河仙子,他一败,只剩下玉面郎君一

  个,他和水小华就有脱身的机会了。

  江湖醉客见玉面郎君来势甚猛,知道他存心想在几招之内把自己击伤,好去收拾水

  小华,忙运聚功力,全神贯注的施展开他生平绝学醉八仙拳,和玉面郎君游斗在一起。

  玉河仙子生性淫荡,见了英俊潇洒的水小华早有点芳心荡漾,虽然玉面郎君就够美

  了,仰水小华的美-有些不同,星目含威,剑眉微扬,一脸威武不屈的大丈夫气概,这

  和玉面郎琚拚中带-阴险的面貌,实有天壤之别。

  玉河仙子见玉面郎君和江湖醉客交上手,于是轻移莲步,笑盈盈的对水小华道:

  “小兄弟,你叫什度名字,能不能告诉我?”

  水小华早已体会到江湖醉客的用意,不让自己报出姓名来,随正色道:“叫什么,

  你管小□。玉河仙子哈哈浪笑几声,道:“这么大的人,连个名字也不敢让人知道,那

  你跑到江湖上来干什么?”

  水小华见她媚态百出,早已不耐烦,喝道:“你少-嗦,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

  在下没有功夫和你胡扯。”

  玉河仙子娇声矫气地道:“哟!看你这么凶,干脆你把我吃掉算了。”

  水小华见她说看说看,人已凑近过来,怕她有什么诡计,忙跃退五六步,厉声喝道:

  “你再这样不要脸,可别仅在下先出手了。”

  玉河仙子仍然媚笑道:“小兄弟想打架,我陪你玩玩就是,何必粗声粗气的吓唬

  人。”

  水小华根本没有意思和玉河仙子动手,因为他始终担心江湖醉客不是对方的敌手,

  如果自己在一旁观战,在必要时可以出手相助,因此他忍住气,口气较缓和地道:“既

  然你无动手之意,那縻请你站开一点。”

  玉河仙子媚笑道:“怎么,敢情我身上有毒,怕沾到你不成?不然为什么要站开一

  点儿呢?”

  水小华一听,知道她是在卖弄风情,无理取闸,不再搭理她,闪身跃出丈馀,准备

  在江湖醉客遇到危险时,立剌出手支援。

  玉河仙子岂会轻易的放过水小华,虽然水小华心中已产生了厌恶感。

  玉河仙子摆动看蛇腰逼近水小华,道:“小兄弟,你是在躲避我,是么?”

  水小华冷-一声,身子又退了几步;他已不屑于埋会玉河仙子了。

  玉河仙子吃吃地巧笑,挺胸又逼近几步,她真的是在实弄风骚了。

  水小华又是倒退了几步,他的双目封看看正在恶斗的江湖醉客与玉面郎君二人。

  这两个人一个尽力疾躲,一个挺身直追,不知不觉间竟桡看两个恶斗的人转起圈子

  来了。

  玉河仙子追看尖声笑道:“你能躲得了么?”

  水小华猛然停下身来,双掌一错,叱道:“想实弄风骚是么?那就震两手出来,看

  看你有多大能耐。”

  玉河仙子本将就势撞入水小华怀中的,□被水小华闪一步让过,又听得水小华的话,

  立剌笑道:“要看我震什么两手-?是在床上?还是…”

  水小华突然愤怒道:“就是现在。”

  玉河仙子□娇笑道:“不好意思啦!”

  水小华气呼呼地道:“我是说较技比武,你想到那去了于出招吧!别逗了,你如此

  的轻松好似有十成的把握了?”

  话落,一道剑花,拦腰斩去。

  玉河仙子道:“好,不用说把你打败,就是捉弄你也简单的很。”

  说罢,红丝金素一抖,和水小华战在一起。

  水小华此时已存心要将对方打败,一出手就施展出焦一闵的绝学“分光剑法”,青

  光剑连绵出手,交识成层层剑幕,把玉河仙子罩住。

  玉河仙子见水小华不解风情,也施展开红丝金素绝招,想把水小华先拿下再说。

  这一场战激烈无比,只见红影点点,蓝光闪闪,两个人的身影已分不清。刹那,二

  人已交了十几回合。

  此时,玉面郎君和江湖醉客已打到最紧张的阶段,玉面郎君扇招诡谲,功力深厚,

  饶是江湖醉客经验丰富。也渐渐感觉不支。

  二人已拆了百馀招人江湖醉客能支持这么久的时间,已大出玉面郎君意料之外。在

  他以为,刚才一掌就能把对方击伤,这次交手,不出十招,即能把江湖醉客击败。

  殊不知,他刚才是沾了突袭的光,江湖醉客成名江湖几十年,岂是等闲之辈,再强

  的高手,要在百招之内赢他,也是很难的事。

  江湖醉客刚才吃过一次亏,知道自己的功力敌不过这年轻人,因此一交手就没敢硬

  拚,老是避重就轻,避实就虚,全力施出醉八仙拳的轻妙飘忽的身法,才支持到百招以

  上。

  江湖醉客一面和玉面郎君交手,一面还抽空留心水小华,他知道凭真功夫,也许水

  小华不会输给玉河仙子,但对方是有名的那道人物,有不少的邪玩意,初步江湖的水小

  华,恐怕很难识破这个骚女人的奸计。

  百招之后,玉面郎君已杀得性起,扇招突然加紧,逼得江湖醉客已无暇他顾,即使

  全神贯汪,也弄得险象环生。

  江湖醉客内心大急,额角已显汗珠。

  此时,陡听玉河仙子浪声道:“小兄弟,你尝尝这个。”

  江湖醉客一听,知道玉河仙子要使诡计,颤不得自身安危,全力攻出一招,飘身跃

  退,一面大喊道:“快闭气。”

  江湖醉客用尽平生之力,一招出手,人已力竭,玉面郎君生性阴险,陡然跃身而起,

  避过江湖醉客的掌势,凌空追袭而至。

  玉面郎君这一招也用尽全方,想一举把江湖醉客击毙。乌金摺扇来看一股强猛无比

  的力道,直扑而下,快如闪电一般。

  江湖醉客没想到对方会有此一招,要想躲闪那里还来得及,正在危殆之际,突然听

  到面前激起一声蓬然巨响,玉面郎君斜落在两丈开外,水小华已落在自己身边。

  原来,水小华和玉河仙子打了二十馀招,玉河仙子已试出这少年人武功不凡,短时

  间内绝无法取胜,她灵机一动,由绝囊中抓出一把迷魂沙,同水小华打去。

  水小华事前受过江湖醉客的响告,一见对方暗器出手,早就闭住呼吸,就地拔起两

  丈多高,转头一看,江湖醉客已面临险境,忙一拧身子,施出天罡掌绝招“飞虎擒龙”,

  身体如箭离弦般的直向玉面郎君袭去。

  玉面郎君以为这一招一定得手,不想突然一股奇大的潜力,由侧面袭来,顾不得伤

  人,忙一沉丹田真气,翻身向外面飘落。

  饶是他应变如此迅速,仍被水小华强大掌方震得气血浮动,落地之后,差一点站不

  住脚步。

  此时,玉河仙子已赶到玉面郎君身旁,娇声问道:“怎么,你受伤了么,相公?”

  玉面郎君功力深厚,稍一调息已恢复过来,他摇摇头,对水小华说:“阁下这种行

  为,是何居心?”

  水小华心地光明磊落,这次突施偷袭,实是逼不得已,要不是怕玉河仙子的暗器中

  有毒,他在出手之前,定会招呼一声,现在给人家这么一质问,竟红看脸不知如何回答。

  江湖醉客二次遇险,老脸实在挂不住,想自己一生奔波江湖,从来没有吃过这种瘪,

  不由长吁一声,由怀里掏出驼背怪人姬天云交给他的小包,递给水小华,道:“这是驼

  子交给我的,里面有极重要的东西,叫我面交你师父,你好好把它收起。”

  转个身,又对玉面郎君道:“阁下不必性急,今天酒鬼这条命交给你就是。”

  说罢,摘下大葫芦,咕噜咕噜的喝了几日。

  水小华已听出,江湖醉客存了拼命之心,忙把小包揣进怀里,躬身说:“老前辈暂

  时在一旁调息一会,待晚辈先会会他们。”

  江湖醉客一把没拉看,水小华已跃身而出,对玉面郎君道:“阁下武功高强,在下

  想领教几招绝学。”

  玉河仙子在一旁插嘴道:“咱们两个还没有分出胜负,还是由我来吧!”

  玉面郎君道:“娘子你先站一边,待我把这小子收拾了再说。”

  然后,又对水小华道:“阁下出手吧,在下奉陪就是。”

  水小华也不再客气,青光剑一划,一招“笑指天南”向玉面郎君胸前刺到。

  玉面郎君见对方剌出的长剑如蟒蛇出洞,快速绝伦,忙一挥乌金摺扇,避过宝剑正

  锋,一招“仙人指路”,向对方右腕切去。

  二人都身怀绝学,这一交上手,确是武林罕见的场面,端见青光剑蓝光闪闪,如鬼

  火跳动,乌金扇黑影幢幢,蝙蝠群舞,顷刻间,二人已走了二十馀招。

  站在一旁的江湖醉客,心里是又喜又急,喜的是老友调理出这么一个好徒弟来,急

  的是怕他年纪太轻,功力不够,不是对方的敌手,他万一落败,两个人今天就难逃劫运

  了。

  玉面郎君功力深厚,摺扇出手。暗含看一股强大的劲风,把对方剑势封住。

  水小华功力虽略差一筹,但青光剑锐利无比,且“分光剑法”乃天心派镇山绝学,

  招式千变万化,出奇制胜,玉面郎君怕乌金扇被对方宝剑削断,处处受制,这样一来,

  二人便打了个平手。

  百馀招后,突听暴喝一声。

  只见水小华和玉面郎君身影倏然分开,相距两丈远。

  江湖醉客心头一震,只见水小华面色凝重,星自含威,——有神,盯看玉面郎君的

  行动,手中青光剑反握手中,左手领剑诀,脚踏丁字步,缓缓移动。

  江湖醉客阅历甚丰,他和焦一闵又是几十年的交情,一看就知水小华要以天罡气功

  和人家硬拚。

  此时玉面郎君脸色泛白,双目凶光毕露,注视看水小华的行动,乌金扇挡在胸前,

  两脚徐徐移动,经过之处,在坚硬的地面上留下了浅浅的脚印。

  江湖醉客一见,内心大惊,想不到玉面郎君正在壮年,就有如此深厚的功力,水小

  华和他采取真力的打法,岂不是自取灭亡。

  江湖醉客乾□急,□没有办法解救,因为水小华已运聚全神功力,自己如果这么一

  叫,势必分散他的心神,若对方乘机发难,水小华实难当此全力一击。

  水小华和玉面郎君遥遥相对,绕圈移动,彼此身影缓慢,伺机出手。

  约半盏茶的工夫,二人已绕走了一圈之多。

  此时,水小华陡然暴喝一声,长剑抖动,一招“怒海腾蛟”,酒开千朵剑花,如排

  山倒海之势,直向对方劈去。

  玉面郎君摺扇一挥,身子突然矮了半截,一招“童子拜山”,摺扇横扫剑势,二人

  的身势一台即分。

  这种打法最是耗费精力,二招之后,水小华突觉气血不平,功力逐渐减弱,额角突

  然旨出汗珠,不由心里暗惊,忖道:自己任督二脉已通,又服过武林圣药金刚丸,怎么

  含在二招之后,就内力不继了?

  其实,他那里知道,这三招具是“分光剑法”的绝命七招中精奥之学,而他又是全

  力施出,身体各部份的机能都要在饱和状态,不能有一处不适的地方,可是,蛇头叟林

  昆暗施在他身上的窒气毒粉,此时突然发生了效用。

  因为他受毒的时间较短,故而在普通动手起来,不会有什么感觉,但现在他和玉面

  郎君是耗费真力的打法,出手都是稀世绝学,故而,窒气毒粉在血管中起了阻碍,使水

  小华突觉后力不继。

  水小华并不知道自己受了蛇头叟的暗算,还以为自己的功力不够,刚才出手二招耗

  费精力太大,故而,有气血不平的徵候。

  他是要强好胜、个性倔强的人,竭力抑制住内心惊慌,仍强打精神,运聚功力,伺

  机出手,以命相拚。

  玉面郎君为人诡诈,刚才被水小华三招凶猛的攻势,逼的也有点心生寒意,因此不

  敢冒然出手,想以拖延时间的方式,消耗对方买方。

  二人各-戒心,游走了二圈之多,末发一招,但场内的气氛,-紧张的使人透不过

  气来,仿佛一动就是生死之局。

  站在一旁的玉河仙子和江湖醉客,全神贯注场内二人的动作,心情都万分沉重。

  二人僵持了约一盏茶的时间,玉面郎君已感不耐,乌金摺扇一拂,一招“百鸟朝凤”

  斜击而出。

  水小华忙挥剑相迎不想玉面郎君的肩招是虚的,左掌同时劈出,一股强大的掌风,

  如疾风扫落叶般的直冲过。

  水小华要想躲避来不及,只觉自己的身体,被一股极大的力道凌空卷起,摔落在三

  丈开外。

  啊!这下子完了。“江湖醉客惊叫一声,跃身想去抢救,陡然一阵劲风把他跃起的

  身势硬生生的又逼落地面。江湖醉客一楞,突听随看一阵宏亮的笑声,响起一个苍劲有

  力的声音,道:“舒兄不必担心,在下把他接住了。”

  江湖醉客闻言,循声望夫,不知什么时候,前面不远处已站看两个人。

  为首一人,方面黑脸,身材高大,穿看一件翻毛皮大氅,背插长剑,右手拖住水小

  华的身体。

  江湖醉客一见,内心大骇,原来来人竟是长白山主欧阳海。

  在长白山主身边站看一个身材瘦小的人,脸色苍白,穿看一件青布长衫,头惊文士

  巾,持一把拂尘,看上去大约有七十开外的样子。

  江湖醉客已认出此人是当今名满中原的川西神儒福尔,此人不但武功精博,且心思

  灵活计谋百出。

  江湖醉客知道今天难讨公道,但脸上仍不露声色,打□哈哈说道:“我当是谁,原

  来是白山的老瓢把子驾到,酒鬼失礼得很。”

  说罢,做了个长揖。

  此时,玉面郎君和玉河仙子已向前参见,奇怪的是浪的玉河仙子也装了一本正经的

  模样见。

  长白山主欧阳海正想把水小华放下,不想他身子一挺,已站了起来,好像一点未受

  伤似的。

  水小华站在地上,朝长白山主深施一礼,道:“谢谢老前辈搭救之恩。”

  说罢,转身向江湖醉客走去。

  玉面郎君正想阻拦,被长白山主用眼色止住。

  江湖醉客看水小华步覆稳健,没有一点受伤的迹象,不由大感怀疑,说:“孩子,

  你没有受伤么?”

  水小华道:“没有,救我的那个人长长白山主么?”

  江湖醉客疑惑的点点头,忖道:这孩子真有点邪门,对方功力如此深厚,挨了一掌,

  竟像无事人一般。

  其实他那里知道,水小华身上穿看神算子给他的蝮皮宝衣,护住了内腑,掌力根本

  伤不了他。

  否则,水小华还能这么勇么?

  长白山主欧阳海也觉奇怪,但他为人深沉,城府极深,一点不露声色,笑看对江湖

  醉客道:“将近二十年不见,舒兄还是硬朗得很,欧阳海在此重见故人至感荣幸。”

  此时,玉面郎君恭谨的凑上去,和长白山主低语了几句,又退向一旁,垂手而立。

  江湖醉客不知对方怀什么鬼胎,也干笑看道:“老瓢子此次驾临中原,江湖同道定

  获益非浅,实是武林一大快事。长白山主哈大笑,道:“欧阳某人才疏学浅,那敢来中

  原献丑,适才看这位叫侠和犬子动手的几招绝学,倒是武林罕见,如果在下猜得不错,

  他一定是天心派已故掌门人之子,“青衫客焦一闵兄的门下了。”

  武功之高,实不可测,如果传说是真,当年天心派真是他摧毁的,今天我们两个人

  就别想生离此地了。

  他知道不承认是不行了,只好说:“老瓢把子的眼力果真厉害,他正是当年天心派

  堂门人水金泽儿的哲嗣,青衫客焦一闵酸老头子的徒弟。”

  长白山主突然神色黯然,无限感慨地道:“水掌门人不幸罹难,知者莫不痛惜,幸

  而上天有眼,使他没有绝后,若刚才这位水小侠的武功,将来定能继绝兴衰,光大门户,

  老朽心中实感欣慰。”

  说的跟真的一样呢!

  江湖醉客在心里暗暗骂道:猫哭耗子假慈悲,装的倒还真像,我倒要看看你在耍什

  么歪把戏?

  于是,他哈哈一笑,道:“老瓢把子能念念不忘故人,水金泽死而有知,一定会感

  激你这份盛情。”

  长白山主带看回忆的口吻说:“我知道舒兄言不由衷,话中带刺,这也难怪,中原

  武林人士,都以为暗算天心派是我下的毒手,自兄弟接掌山务以来,琐事系重,也末抽

  暇来中原澄清此事,益使一般人深信不疑了。”

  江湖醉客没想到他自己会提出这个问题,暗忖:就算别人说的是谣言,你义子和玉

  河仙子的话可不会假吧?

  江湖醉客乃不惯做假之人,此时气愤之情,已形之于色,冷冷地道:“要想入不知,

  除非已莫为,巴掌再大,总遮不过天来,酒鬼如果不死,总有一天会知道真凶是谁。”

  长白山主精神一振,豪壮地接道:“舒兄之言,正合在下心意,兄弟此次亲临中原,

  就是想把此事弄个水落石出。”

  说罢,又突然叹息一声,接道:“也许长白山乃化外之民,也许我欧阳某人不会接

  待朋友,因此一行一动,必遭人异议,定有人谣言中伤,兄弟刚入关不久,竟有人造谣,

  说四龙帮也是我下的毒手,连小儿田其英都几乎被骗住了,唉,这是从那儿说起。”

  江湖醉客见他说话的表情非常认真,心里也不由疑惑起来,但继而一想,玉面郎君

  和玉河仙子的谈话是自己亲耳听到的,难道还能假的了么?

  江湖醉客环视目前的形势,暗忖:以自己和水小华之力,今天决逃不出对方的毒手,

  何必拖延时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驼脆说开算了。

  心念已决,江湖醉客便正色地道:“老瓢把子不必再和酒鬼演戏,有什么手段要对

  我们施展,就请快一点,在光天化日之下,睁看眼说假话,我酒鬼实在是不想听了。”

  站在一旁的川西神儒一直都沉默不语,此时突然向前半步,对江湖醉客拱拱手,笑

  道:“我们老山主之言难怪舒大侠不信,但老山主为人耿直,心胸宽大,正想尽全力消

  除彼此之间的误会,怎会对舒大侠和水小侠怀有恶意呢!”

  江湖醉客冷哼一声,道:“这些话在今天之前,也许我能信一半,可惜你们少山主

  和玉河仙子的谈话我全都听见了,你们怎样追杀焦一闵师徒,怎样夜间偷袭四龙帮,难

  道这都是假的么?你们少山主就是想杀我灭口,这可不是我酒鬼瞎扯,不信你可问问他

  们。”

  川西神儒若无其事地笑道:“此中误会,一时难以解释透彻,等舒大侠见到人证之

  后,也许会相信在下之言并无虚假。”

  江湖醉客一怔,道:“什么人证?”

  长白山主掀动嘴角,苦笑道:“此处不是谈话之所,舒兄如不疑心,请到茅屋中长

  谈,顺便也可以见见那两位人证。”

  此时,江湖醉客已闯得疑惑不安,暗忖:以此时对方的势力,要杀我二人并非难事,

  为何要拖延时间呢?难道其中真的有什么隐情么?

  继而一想,反正要走也走不了,不管他们设下什么诡计,逼到这种骨眼,不能不硬

  充好汉,便一拉水小华的手,低声道:“进去之后,你见机行事,能有机会脱身,千万

  不要顾虑到我。”

  长白山主又说道:“不必多虑,在下决无恶意。”

  江湖醉客大笑道:“想不到老瓢把子变得如此和气令我这酒鬼摸不清你这葫芦实的

  是什么药?如不弄个明白,非把人憋死不可。”

  说看,一拉水小华便往茅屋中走去。

  水小华自己已曾受过冤枉,差一点落个粉身碎骨,这件事令他永难忘怀,因此,便

  也对长白山主有了几分同情,觉得是非曲直一定先弄个明白,就算眼所见,也要让当事

  人有分婢的机会,就算长白山主是当年杀父凶手,但由于对方毫不避讳,亲口提出,言

  词又坦诚,令人觉得他并非是真凶。

  父母之仇当然要报,□也不能误树强敌。

  江湖醉客和水小华二人随看长白山主走入茅屋中。

  只见一张大床上面斜躺看两个人。

  长白山主对江湖醉客道:“这二位乃是四龙帮两位堂主,一位是匹龙帮三堂堂主刁

  大鹏,另一位是匹堂主余继然。”

  他顿了顿又道:“兄弟这次入关,一心想把当年天心派之事弄个水落石出,不想刚

  来不久就有人替老夫栽赃,把我神-传书之事调了包。所幸我发觉得早,而且此人留下

  物证,否则兄弟百口莫辩。”

  江湖醉客道:“照你这么说来,少山主用神-传书是假的了?”

  长白山主点点头,道:“那人精于驯禽之术,神-飞行途中已被动了手脚。”

  江湖醉客道:“可知此人是谁?刚才你说的物证呢,”长白山主沉思一会。才缓缓

  地道:“我想此人除了子午断魂芒楚长风之外,别人没有如此大的神通。”

  他一指受伤的刁大鹏和余继然,又说道:“物证就在他们二人身上。”

  他此言一出,江湖醉客和水小华不禁“啊!”了一声。

  此时,最为诧异的就是水小华,心想:“姬大哥亲口告诉过我,子午断魂芒楚长风

  已被他击毙了,怎么现在又出来了呢?”

  这是怎么一回事?

  江湖醉客一怔,道:“老瓢把子是说,四龙帮是楚长风下的毒手?”

  长白山主道:“余帮主的少君中的是子午断魂芒毒,不是他,还有谁?”

  水小华脱口叫道:“不会的,不会是他!”

  长白山主脸色一沉,变得非常难看,对水小华道:“水小侠根据什么这样肯定?”

  水小华因一时情急,才冒然出口,现在经长白山主一间。知道自己失言了,因为他

  答应过姬天云,不对任何人提起他打死子午断魂苦楚长风的事。

  他哦了好半天,才说道:“在下认为楚长风枞有通天之能,一个人也不可能把名震

  江湖的四龙帮消灭。”

  此时,四龙帮二堂主已大鹏微弱地道:“难怪这位小侠不信,因为楚长风用子午断

  魂芒血洗江湖时,你还没有出世呢,等将来见到他,也许你就相信了。”

  长白山主的脸色骤然缓和下来,哈哈笑道:“刁堂主说得对,兄弟未和他过手之前,

  也不相信他的厉害,这次无意中在贵帮中和他交了一次手,才知道此人实是武林罕见的

  高手,要不是四位寨主和福尔兄替我助威,恐怕还真不一定能救下两位的性命呢!”

  江湖醉客对刁大鹏道:“赏帮连夜被袭之事,刁堂主可知道详情么?”

  刁大鹏黯然地道:“在下因在-山中了子午断魂芒毒,不能行动,没有见到当时的

  情形,等欧阳老山主赶到时,敝帮已成了一片焦土。”

  说罢,不禁叹了一口气。

  江湖醉客又转头对长白山主道:“老瓢把子既然和楚长风交过手,想必能看清他的

  真面了。”

  长白山主道:“此人经常用黑市蒙面,二十年来,没有几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不过,

  他的身影我倒记得,将来见面之后,兄弟一定可以把他认出来。”

  此时,江湖醉客对过去的传言已发生怀疑,暗忖:也许天心派之事真的不是这老土

  匪头子做的,否则,今天自己和水小华之生命已经堂握在他的手中了,态度怎会如此客

  气?

  始终一言未浅的川西神儒福尔,见江湖醉客低头沉吟不语,已猗透他在想什么,于

  是打了个哈哈,拱手道:“舒大侠现在该明白了吧?我们老山主向来做事磊落光明,凡

  事都讲气仁义主一字,可是,偏偏有宵小之辈,搬弄口舌,因此使者山主英名受损,实

  令人痛心。”

  他瞥了屋内所有的人一眼,才又道:“其实老山主并不是怕了谁,只因他心存仁慈,

  念及武林同源之意,不愿无故引动杀机,使江湖遭劫,因此才不辞辛劳跋涉中原,想消

  除彼此的误会,澄清谣言,望舒大侠不要辜负我们老山主的一番苦心才好。”

  江湖醉客抬头望了长白山主和川西神儒一眼,见二人脸色庄重,不像是做假的人,

  再看看四龙帮受伤的人,都对长白山主露出感激和敬仰的目光,。忖道:不管天心派当

  年是不是他下的毒手,至少四龙帮决不是他干的,不如现在乘机撤身,等将来见了焦一

  闵那个酸老头子之后再说。

  想罢,随抱拳说道:“老瓢把子胸襟如此宽大,中原武林同道定大为感动,我酒鬼

  和水小侠还有点事待办,先走一步了。”

  话落,一拉水小华准备向外走。

  长白山主忙道:“舒兄且慢,兄弟还有几句话,想和这位水兄弟谈谈。”

  江湖醉客一皱眉,知道这位土匪头子又要动什么脑筋。

  水小华封泰然地道:“老前辈有何教言,但请吩咐。”

  长白山主哈哈一阵大笑,高兴地道:“小兄弟英雄不减令尊当年,老朽内心实感安

  慰,适才见你与小见过手之际,出手皆是武林绝学,不知是否皆从青衫客焦大侠那儿学

  来的?”

  水小华一想,适才动手用的都是师父教的“分光剑法”,并未使用姬大哥教给自己

  的四象连环剑法。

  于是他随即说道:“晚辈初入江湖,对恩师所传之学,末能运用自如,让老前辈见

  笑了长白山主哈哈一笑,道:“小兄弟,你太谦虚了。”

  说完,两日如电光一般,在水小华身上扫视一遍,神情一下子变得十分严肃。

  江湖醉客一直在留心对方的行动,怕水小华经验不够,受人暗算,此时见长白山主

  神色骤变,忙抬前一步,道:“老瓢把子有话只管对我酒鬼说,水小侠涉世未深,难免

  言语不周,唐突大驾。”

  长白山主蹬了江湖醉客一眼,冷冷地道:“舒兄如此多心,说什么代水兄弟发言,

  你分明是怕在下对他暗下毒手,是不是?”

  江湖醉客一生豪放爽直,不惯用计谋,可是,在他的直觉中,始终觉得目前的环境

  险恶异常,再加他过份关心水小华的安危,因此无意中把内心的-疑表现了出来。

  亲在经长白山主一点破,不由窘得脸色发红,期期艾艾地道:“那里的话,老瓢把

  子太多心了。”

  长白山主黑脸一沉,正色道:“兄弟此次入关,怀看谦虚至诚之心,和中原武林相

  交,本和平之旨,能绕人处且饶人,消弭杀劫,澄清谣言,否则就凭舒兄暗算我约两个

  头目一事,兄弟就能向你问罪。”

  江湖醉客尴尬的笑了笑,道:“酒鬼因一时酒拦大发,才硬拿了贵头目的酒,老瓢

  把子别介意,等下次见面,我请你好好喝一顿就是。”

  长白山主仍然板看脸孔,像是根本没有听到江湖醉客的话似的,继-说道:“舒兄

  乃是人走江湖之人,衡量一下目前情势,若是兄弟对两位存有歪心,试问两位能走得脱

  吗?不是兄弟说话难听,若是兄弟和两位过不去,又何必费这么多唇舌?”

  要是在平时,长白山主说那种轻视人的话,江湖醉客早就翻脸了,但今天情势不同,

  旁边多了个水小华,他知道一□僵了,二人就别打算活看走田这间屋去,自己的生死倒

  没放在心上,可是他不能拿水小华的生命赌气,因此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神情显得十分

  的狼狈。

  水小华少年气盛,本来听看对方的话不顺耳,再见江湖醉客窘态毕露,不由豪气大

  发,朗声说道:“老前辈盛情,在下心颌,彼此既无怨恨,当然不必动武,不过,既入

  江湖,没有贪生怕死之人。老前辈适才之言,不显得有点过份么?”

  长白山主闻言,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江湖醉客也暗暗捏了一把冷汗,他知道这个老

  土匪头子,性情高傲,今天变得如此客气。已大出意外,万一水小华的话把他惹翻了,

  后果就不堪想像了。

  幸而此时站在一旁的川西神儒福尔移前了半步,打了个哈哈,道:“水小英雄胆识,

  令人看实敬佩,我们老山主之言,只是表明心迹而已,决没有和二位为敌之意,况且老

  山主见到水小侠,不由念及故人惨死之情,才对水小侠表示关怀之意,也许舒大侠中了

  谣言之害,所以对老山主总是存有戒心,在未查明真象之前,大家不要伤了和气才好。”

  江湖醉客怕水小华再出言顶撞,抢先说:“倒底是读书的人,说话中听,老瓢把子

  既有这番念念不忘故交之情,我酒鬼实感惭愧,相信不久即可查明事实真象,重建老瓢

  把子的英名。”

  长白山主的面色缓和下来了,苦笑道:“澄清谣言,是兄弟最大的愿望,有话咱们

  以后再谈,舒兄和水兄弟可能急于赴天池,兄弟不便□搁二位的行程了,请便吧!”

  江湖醉客和水小华道别了长白山主,步出了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