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金瓜传奇

第六章

更新时间:2022-05-15   本书阅读量:

  蛇头叟如道这位少年的身法诡异,随展开五毒阴风掌四下追击。水小华也大展四象

  步法和天呈掌,与蛇头叟游斗在一起。

  水小华此时的功力虽不及蛇头叟,但他变化莫测的身法。使对方揣测不透,再加天

  岂掌的威力非同小可,蛇头叟要想把他击毙掌下,短时间内还真难办到。

  站在一旁观战的四龙帮帮主余泉波,在蛇头叟一发动时,本想阻止,一看水小华运

  用的步法,不禁内心暗惊。

  他暗暗付看:这是什么功夫?自己跑了一辈子江湖,竟看不出他的来路,看样子和

  那个驼背怪人的身法差不多,但他的掌法又像是天罡掌,再仔细一看,又似乎不像。登

  时把这位成名江湖的四龙帮头子闷在当地。

  蛇头叟林昆乃西北道上着名的缘手人物。

  近十几年来,很少人能在他手下走过十招以上,此人不但武功已臻化境,且因掌力

  含有剧毒,即使江湖一流高手,也要对他惧怕三分。

  不过,近几年来,他已很少在江湖上走动,静居精研各种毒物。

  他这次为了师弟刁大鹏身染了子午断魂芒毒,才下山赴四龙帮总堂诊视,不想研究

  了大半辈子毒物的蛇头叟,对此毒物也束手无策,因此才陪同余泉波齐赴天池,求取万

  年雪蛹。

  不想出山不久,接连遇高手,江湖醉客舒亦觉乃江湖成名人物,不足为奇,即使名

  不见经传的驼背怪人,看年龄也是隐居的高人,再说也没有真正对过手,也算不得说是

  丢脸。

  但是,眼前这位少年人,看年龄也不过十五六岁,自己如果连他也打不过,将来宣

  扬出去自己的老脸向那里挂放。

  说来说去全都是为了面子啊!

  蛇头叟越想越急,不由歹念顿生,左手掌势一紧,右手抬起,抓了抓蓬乱的白发,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向水小华攻出入十九掌。

  海天神笛余泉波一看蛇头叟和水小华打了三十多招,未把对方制服,怕蛇头叟老脸

  挂不住,又看看他已动了真火,充满了杀机,连连施出绝学,怕最后弄得两败俱伤,耽

  误了自己的大事。

  于是位喊道:“林兄,不要伤了他。”

  他这一喊,当然是替蛇头叟留了下台的馀地,不想水小华被蛇头叟一阵急攻,激得

  怒火高涨。心想:我拚看性命危险,非叫你这老怪物如道厉害不可。

  心回意转,水小华已存了舍命一拚之念,等到蛇头叟掌势已到,暗运天罡气功护住

  要害,身子一例,冲□蛇头叟掌势偏风,欺身冒进,右手施出天罡掌中绝学“赤手搏猛

  龙”,同蛇头叟胸前玄机要穴击去。

  蛇头叟运出杀手,就是想迫使对方出手,现在一看,水小华果然中了他的诡计,身

  下不动,上体一仰,疾收右掌,向水小华掌势拂去。

  水小华一看不妙,但冲势已收不住,幸亏他胆识过人,临危不乱,双脚猛点地面斜

  刺里纵出三匹丈远。

  饶是他应变迅速,右掌仍然被蛇头叟搔了一下。

  如果蛇头叟此时跟看追击,水小华非伤在他的毒掌之下不可。

  但是,蛇头叟站在当地没有动”阴森森地道:“老夫身有急务,没有时间再斗你玩,

  看在余帮主面上,暂时饶你一命,记住转告那个驼背老兄,八月十五老夫在原地等他。”

  水小华一看蛇头叟没有再追击,以为对方有了承让之心,虽然羞愤交加,也只好强

  忍一腔怒火,道:“届时在下定陪义兄践约,再领教老前辈绝学。”

  说罢,一拱手,转身即欲离去。

  突听海天神笛余泉波朗声道:“适才林兄乃有意试试小侠绝学,处在并无恶意,望

  小侠不要见怪,老夫言出必践,就此与小侠告别。”

  水小华没说什么,拱了拱手,卸纵身而去。

  余泉波等水小华一走,转身对蛇头叟笑道:“林兄今天格外手下留情,未将他击毙,

  保全小弟的信誓,实在令人感激。”

  原来,余泉波深知蛇头叟心毒手辣,做事狠绝,放在他手下的人,从不留活口,这

  一次看他末乘胜出手追袭,以为他是为了自己的信响和四龙帮声名,才破例未下辣手,

  因此才说出上面的一段感激之话。

  谁知,蛇头叟阴森森的笑了袭击,道:“余帮主不要向我老脸上贴金,那小子已中

  了我的窒气毒粉,百日之后将血管阻塞,气血不畅,窒息而死。”

  余泉波身掌四龙帮,生性憨直,虽然雄心很大,但从无宵小卑鄙行为,现在一听蛇

  头叟对水小华暗中施了手脚,将来传扬开去,不了解的,一定以为自己是主谋之人,不

  由急道:“这件事万一被他发觉,岂不……”

  蛇头叟道:“余帮主但请放心,在下这样做就是怕损及帮主和贵帮声名,否则,我

  追上去把他一掌打死不就算了。在下的空气毒粉,乃毒性温和之物,中身之后,受害人

  绝不会觉察。而且在前一个月,身体也不会有异样,此毒随人体血液循环,逐渐使血管

  淤塞,即使精通此道之人,也很难察出原因。”

  真够阴毒的。

  余泉波一听,才略微放下了心,但心里仍有点不自在,本待再说几句抱怨之言,又

  恐惹恼了蛇头叟,随轻轻叹息一声,偕同诸人赴天池而去。

  原来蛇头叟头发里即带有窒气毒粉,可以藉搔头之势,把毒粉藏进指甲之内,刚才

  他和水小华对过的一次险招中藉一拂之势,指甲轻划了一下水小华的手,把毒粉乘机传

  入。

  水小华当时丝毫没有察觉,待赶了一阵之后,偶然抬起右手一看,手背上有一道很

  小的血丝,不禁停下脚步,把血迹抹掉,仔细一看并没有伤痕,虽找不出血是从何而来,

  但由于血迹还没有一只蚊子的血多,因此没有费神去想。

  这样一来,可种下了祸根啦!

  水小华别想起步往回赶,陡听左边有脚步声,急忙转头望去。

  只见一个字黑衣的青年抱看一个缘衣女子,沿□一丈外的山坡向南疾奔,像是有什

  么急事似的。

  水小华忙隐到一棵大树后面,仔细察看,暗忖:那个黑衣青年,不是在霞云□上见

  过的丧门神君章之而的徒弟崔炎么?他抱的缘衣女子是谁呢?

  猛然,一个意念掠过了水小华的脑际。

  只见他自言自语地说道:“会不会是绿衣少女公孙婷?”

  念起疑生,越想越觉得事情有点蹊跷。

  水小华见崔炎渐渐在树丛中消失,崔的挺身而出,一面对自己说:“追上去看个明

  白再说。”

  水小华猛提一口真气,纵身向前追去。

  自驼背怪人姬天云给他服下武林圣药金刚丸,又不惜耗费自己买力打通他的任督二

  脉之后,水小华的武功已精进不少,他这全力一窜,竟跃出了五六丈远,连他自己也都

  大惑惊异追了约有顿饭工夫,水小华已看不见前面的人影,不由把脚步放慢,暗暗埋怨

  自己:像这种荒山深野,草木丛生,看不到目标瞎追,不等于大海捞针一样么?再说韩

  坤一叟公孙业已和自己师徒绝交,即使是绿衣少女公孙婷,而自己也身有急务,也不必

  找看去管闲事,惹麻烦。

  水小华想到此处,猛然停住脚步,不由暗骂自己该死,姬大哥再三惊附我不要乱闯,

  以免引来天魔谷人的纠缠,耽误了自己天池取药的行程,想不到自己因一时冲动,忘记

  他的话,险些又招来麻烦,如果因此而耽误了救治师父的行程,那不是更罪大恶极了么?

  水小华自怨自艾了一会,正想赶回原处,突闻下面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

  他俯身向前走了几步,往下一望,崔炎正由悬崖下面通过,此时由下而上,相距不

  到两丈,水小华已看得十分清楚,他怀里抱的正是线衣少女公孙婷。

  此时,崔炎的步法比较缓慢,只见他一面走看,一面不停的窥看公孙婷的脸显,嘴

  里还得意洋洋的自语看:“好嫩的脸蛋,待大爷找个僻静的地方,消魂一番。”

  水小华一听,气得心肝俱制,把刚才的念头已志得一干二净,一提身子,跃下悬崖,

  正想出声喝止,竟看不到崔炎的人影。

  水小华一怔,暗忖:怪?刚才还在下面,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

  他抬头四干搜寻,一看下面是水流甚急的滴水,前面是矗立的山壁,无路可通。

  他想了半天,地想不出人跑到那里去了。

  水小华一面四下端量看,一面抽出背上的青光剑,向前面的一块巨石走去。刚到巨

  石跟前,已听到后面有轻微的响声。

  水小华已猜出是怎么回事了。

  于是猛喝一声:“大胆贼子,青天白日,竟做伤天害理之事,还不快出来受死。”

  话音末落,崔炎已从大石后面闪身而出,满脸慌张之色,及至看清来人是水小华时,

  这才放下脸色,冷冷地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小子,撇开伤我师弟的仇不算,就

  凭你今天撞破大爷的好事,也不能让你活看离开。”

  说看,翻腕抽出身上长剑,向水小华逼过来。

  水小华厉喝道:“天魔谷在目前江湖上算得上有点名望了,想不到竟教出你这种败

  类来。”

  他的话音末落,崔炎已仗剑扑了土来,长剑剌出,带起一声刺耳尖厉的怪音。

  水小华一惊,知道这是天魔剑法的标帜,前些日子险些被天魔二女用这种剑法击败,

  此时,那里还敢大意。

  只见他猛提真气定住心神,两脚一台,用四象连环剑法,闪身欺进崔炎的右侧,右

  手青光剑横削刺来的长剑,左手福至心处,竟施出天罡掌中绝招“赤手搏龙”,一下子

  竟扣向崔炎左腕的要穴。

  崔炎乃丧门神君章之而的得意高徒,江湖阅历袖丰-,一看水小华手中的长剑,蓝

  光闪闪,就如是一把宝剑。

  再见他不退反进,宝剑迎看自己的天觉剑袭来,心内大惊,急袖回剌出的剑势,突

  觉左腕像是被扣上一道铁锁,利时疼痛肺俯,力道尽失。

  “咋!”

  天魔剑被水小华青光剑创为两段,下半截也脱手落地。

  水小华一招得手,连自己都觉得有点怪异,不禁怔了一会,才看到崔炎的脸上,已

  倘下豆大的汗珠,充满了痛苦之色。

  于是,他使傲然地道:“像你这种脓包,也敢在外面胡作非为,小爷今天要开杀戒

  了,免得你再替天魔谷丢人,为害江湖。”

  说罢,青光剑直向崔炎胸膛刺去。

  崔炎一看,知道挣扎也是没有用的,随把眼睛一阅,低头等死,心里封万分的难过,

  不禁倘下两行清泪。

  你知道他在哭个什么劲?

  因为崔炎已尽得丧门神君章之而绝学,而且已缘就七八成火候,在江湖上的后起之

  秀中已算是佼佼者,不想在一招之下,竟被一个比自己小的少年人制住,心里怎能够不

  伤心欲绝。

  其实,崔炎的功力比此时的水小华并差不了多少,怎么会一出手就被水小华给制住

  了呢?

  一来,崔炎在霞云□顶见过水小华和章之雨打阔时的招数,按功力并不比自己高,

  因此,一出手就存了轻敌之心。

  二来,水小华用的四象连环步,乃武林绝传之学,快速诡异,大大出于崔炎的意外,

  再加他左手同时用出天罡绝招,攻敌不备,崔炎那里还能躲得过去。

  崔炎闭看眼睛等了好半天,仍未觉出剑刺在自己身上,不禁睁眼一看,水小华的宝

  剑指在他的胸前,人封站看未动。

  崔炎此时已无他念,只求速死,见水小华站看不动,不由怒喝道:“你等什么?还

  不快下手。”

  原来水小华在盛怒之下,真想把崔炎一剑劈死,及至剑尖刺到对方胸前时,脑子里

  突然浮起姬天云对他说过的话,师父因一时误会,杀伤天觉谷门人之事。冉加一出手就

  把对方擒住,以为对方的功力太差了,一枚同情弱者的潜在意识自心底涌起,因此,他

  迟迟不肯刺下去。

  水小华听了崔炎呼喝之后,正色说道:“按你所为,本来是死有馀辜,在下念上天

  有好生之德,放你一条生路,只要你以后庸改前非,今天之事,我绝不对第二人说出。”

  崔炎冷冷地道:“如果你把我放了,我一定要报今日之辱。”

  真是狗咬吕洞实,不识好人心。

  水小华爽朗她笑道:“只要你不再做伤天害理的事,其他一切悉听尊便。”

  说罢,松掉崔炎的手腕。

  崔炎活动一下麻木的手臂,狠狠的瞪了水小华几眼,一句话儿也没有说掉头跃身而

  去。

  水小华望看崔炎的身影消失之后,把青光剑入销,由地上拾起被自己削断的长剑,

  抛进旁边急湍的涧水中。然后急步走向大石后面。

  原来大石后面,依峭壁听了一个宽敞的石洞,洞口很浅,水小华瞥见绿衣少女公孙

  婷仰躺在地上,面泛桃花,嘴角含春,像是沉睡在甜蜜的梦中一般。

  水小华走到绿衣少女跟前,俯下身子仔细一看,她胸前的扣子已被解开,只剩下大

  红肚兜裹□玉体,乳岑微挺。乳沟隐约可见,只见水小华心中卜通卜通地直跳。

  水小华自幼文武兼修,知书达理,讲的是非礼勿视,非礼勿动,不由缓缓的站起身

  子,闭上眼睛,对目前情况,一时竟不知如何处置才好。

  水小华闭看眼睛静立一会,暗忖:在此急难之际,一切应该从权,自己何必如此拘

  泥,元设法救醒再说。

  总算是想通了。

  想看,睁开了双眼,二次蹲身下去,先把公孙婷的衣服拉起盖好玉体,然后伸手摸

  摸她吕前额,温度很高有点烫手。

  水小华轻轻的推了公孙婷几下,并叫看它的名字,但她一点兄反应也没有。

  水小华江湖阅历不够,不知公孙婷中了什么毒,更不知该如。何下手施救,想了半

  天,仍然是束手无策。

  于是,他去除了一切顾忌,把公孙婷周身检查一遍,也丝毫没有一点异样,各处的

  穴道也没有被制的现象,这一来更把水小华难住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水小华搓看手,不禁暗□自己糊涂,刚才为什么不逼看崔炎先把她救醒呢?

  想起了崔炎,水小华的脑子突然闭起一道亮光,暗忖:这小子既然不安好心,一定

  是用了迷魂药这类东西,把她迷晕过去,自己师父的大还丹不知道是不是也能解这一类

  的袭物呢?

  水小华一边想看,一边急急探手人裹,取出了小菜瓶,留出了一粒药丸,启开公孙

  婷的小口,放了进去。

  等了一会,仍不见公孙婷移动一下,水小华不由内心大急,再启开公孙婷的小口一

  看,才知道大还丹溶在它的口中,没有吞下去。

  这一下子又使水小华为难了,他知道。要使药进入公孙婷的喉里,唯一的办法,是

  自己用买力把药催下去,药力才能功行全身。

  可是。这一来,二人势必要嘴对嘴,想看想看,水小华不禁脸色飞红,脖子都像粗

  了一倍。

  继而一想,水小华不禁又暗责自己:现在自己是救人,怎么尽往歪处想,岂不是证

  明自己也心念不正?

  水小华想到这里,内心登时恢复了平静,急忙把头俯下去,用舌尖启开公孙婷的心

  嘴,一口丹田真气。,催看药力,缓缓注入公孙婷内俯,布行全身。

  片刻,公孙婷突然移动了一下,水小华急忙把嘴移开,刚想直起压□公孙婷的身子,

  公孙婷已徐徐睁开眼睛,望看水小华,充满了不解的神色。

  水小华急忙把身子一偏,坐了起来,红看脸解释道:“公孙姑娘不知身受何伤,在

  下是替你治疗。”

  公孙婷翻动了几下秀目,似是水小华的话把她由梦中惊醒过来,眼中充满了喜悦的

  光芒,激动地道:“水哥哥是你……,是你把我救了?”

  水小华点点头道:“在下刚替公孙姑娘服下一拉大还丹,你现在感觉怎样了?”

  公孙婷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黯淡起来,无限感伤地道:“水哥哥,你还在生我爷爷的

  气度?”

  水小华被公孙婷没头没脑的一间,怔了一怔,才道:“公孙老前辈乃江湖德高望重

  的人,在下怎敢生他老人家的气,姑娘这话是因何而发,”公孙婷没有理会水小华之言,

  徐徐地又道:“我知道你在主爷爷的气,自那天在霞云□顶上爷爷一气之下把我强行带

  回家之后,我就始终在担心看这件事。”

  水小华就那天乾坤一叟的表现,虽然不满,但没有记恨在心里,现在听公孙婷一提,

  忙笑道:“姑娘快不要多想,那件事也不能完全怪公孙老前辈,在下怎会记在心里。”

  公孙婷不相信地道:“既然你不生他老人家的气,为什么又改称我姑娘啦?难道你

  忘记了我们那天在路上说的话了么?”

  原来是如此!

  水小华一听,不禁失笑道:“原来是为了这点小事,我幼居深山,对这种亲切的称

  呼不太习惯,我以后还是叫你婷妹妹好了。”

  公孙婷的嘴角泛起了满意的笑容,道:“水哥哥,我以后不再离开你啦,这些日子,

  我找你找得好苦哟!”

  小妮子心直口快,一高与,竟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水小华自幼孤伶伶一个,虽然有焦一闵百般的爱护,但总觉心里少了一样什么东西,

  及看见绿衣少女公孙婷才体会出一点家庭的温暖,把公孙婷当作自己的小妹妹一样,但

  内心没有丝毫杂念,当然体会不出公孙婷的言中深意了。

  因此,他怔怔地问道:“婷妹,你找我有什么急事么?”

  其实,公孙婷那种露骨的话,也不是指的男女之情,是心里的一种直觉,小姑娘心

  无城府,有什么说什么,经水小华一问,竟找不出适当的话回答,因为她找水小华纯出

  于情感所驱使,没有一点其他的事。

  所以啦!叫她说什么呢?

  公孙婷思索半天,才道:“没什么要紧的事,不过,自那山顶分别之后,我一直在

  担心你。”

  水小华感激的望看公孙婷,道:“婷妹,你对我如此关怀,实令我好感激。”

  顿了一顿,又道:“你现在感觉好一点了吧?能不能坐起来?”

  公孙婷凄然道:“我觉得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骨头都是酥软的,不过心里倒很清

  明,也许再过一会儿就好。”

  水小华看了一下公孙婷红润的脸色,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心里不由暗自嘀咕,大还

  丹乃师父费尽心血所制与丹,一粒朋下定有显着的效果,怎么她服下之后,只是人苏醒

  过来,而身体仍是不能动。

  公孙婷一看水小华低头不语,随低声问道:“水哥哥,你在想什么呢?”

  水小华微微一笑,道:“没有什么,婷妹,你受的是什么伤?怎么落在天觉谷的手

  中呢?”

  公孙婷一听,小嘴一嘟,气道:“天魔谷的人坏死了,我问他们你的下落,他们不

  说,我以为你被他们害了,因此,一气伤了他们好几人,不想把大魔二魔都招惹了出来,

  我中了大魔一掌之后,就晕过了过去,水哥哥,你真了不起。竟把两个魔头打跑了,把

  我救了下来水小华摇头道:“我没有见到他们,我是从二谷主的徒弟崔炎手中救起你的,

  你怎么一个人跑来天魔谷,你爷爷呢?”

  公孙婷叹了一声,万分伤感的说出了经过。

  原来乾坤一叟公孙业在一气之下,把公孙婷强带回家中,不想公孙婷对水小华一见

  锺情,回家之后,茶饭不思,终日愁眉苦脸,在公孙业连哄带骗,小姑娘才说出内心的

  隐秘,说她担心水小华师徒的安危,并埋怨她爷爷不该丢下人家不管。

  乾坤一叟实因生性过于耿直,为了表明自己没有窥虚金瓜秘岌之心,也不愿爱孙女

  卷入这种是非里,才赌气离开,事后对焦一闵师徒隐瞒自己,仍不能释然于梗,现在听

  爱孙女一说,知道这个孙女对水小华已生了情愫,不由暗自焦急。

  乾坤一叟对水小华的印象也不坏,但他爱这个外孙女,深如自己生命,他知道焦一

  闵隐居十几年,定有隐痛,此番重人江湖,必要引起杀机,如果公孙婷常和他们往来,

  必被牵连在内,招惹是非,替自己找来麻烦。

  公孙业博得武林二望之一的美响,当然不是胆小怕事的人,但人已上了年纪,武功

  再高,也会生出很多的顾忌,他当然不希望公孙婷和水小华接近。

  于是,公孙业对爱女说出焦一闵和天魔谷结仇之事,并说他师徒一定观天觉谷的人

  杀了,要她死了心,不要再挂念他们。

  不料小姑娘不听还好,一听更是火上加油,心急如焚,连夜私自逃下山来,赶到天

  魔谷,探听水小华的下落。

  这就叫弄巧成拙啦!

  公孙婷到达天魔谷之后,询问水小华师徒的行□,不想没有人对她说实话,小姑娘

  认定爷爷的话是对的,水哥哥一定被他们杀了,因此,他们都不对她说实话。

  公孙婷的思想一钻进牛角尖,不禁怒火攻心,辣手频施,一连杀伤了天魔谷阻拦它

  的几个门人。

  这一来,惹恼了关期刚满的大谷主笑面无常章之霄,亲自出来找公孙姑娘理论。

  公孙婷自幼被乾坤一叟宠爱娇惯了,根本没把这位闻名江湖的笑面无常放在眼里,

  因此才把章之霄激怒,施出他闭关七年才练成的蚀骨腐心掌把她击伤。

  公孙婷并不知道此掌的厉害,当时只觉掌风如春风拂面,中身之后,如熔芦化骨,

  登时周身酥软,晕倒在地上。

  章之霄击伤公孙婷之后,突听门人报告水小华和那个掌势一拂吓退二谷主的驼背怪

  人,已进入北边山区。

  而他自关期届满之后,听到焦一闵师徒的消息和那个驼背怪人的事,早就忍耐不住,

  现在闻报,立即命崔炎先把公孙娼送回天魔谷,自己和衷门神君章之而追寻水小华等几

  人的下落。

  不想崔炎抱看面泛桃花,身体软绵绵的公孙婷,顿起淫心,想找一僻静的地方消受

  一番,正好碰上了水小华,才把公孙婷救了下来。

  公孙婷概略的说完经过之后,又接问道:“水哥哥,你师父呢?他老人家的痛好了

  吗,”一提到师父,水小华顿时脸色黯淡起来,道:“恩师现居东海玄空大师处,我正

  想去天池取药,为恩师疗毒。”

  公孙婷高与地道:“好极了,等一会我身体复原之后,我陪你一起去。”

  水小华道:“谢谢你的美意,等你病好之后,你该赶紧回家,免得你爷爷挂念。”

  公孙婷道:“我知道,爷爷找不到我一定很伤心,可是我不显再离闹你啊!”

  水小华一听,暗忖:它的伤势不知何时才能好起来,姬大哥在山顶一定等急了,也

  许再给她服一拉大还丹,就会很快的恢复体力。

  水小华想看,又自怀中摸出了小药瓶,倒出了一粒丹药,正想给公孙婷放进口里,

  突听公孙婷大叫一声,又晕迷了过去。

  这一来,把水小华给吓坏了,暗想: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又辈了过去呢Y真

  是吓人啊!

  他那里知道,蚀骨腐心掌费了笑面无常七年之久的时间,才苦练而成,此掌内含剧

  毒,中人如醉,如无他自配的解药,一个对时之后,即化骨为水,肉拦如泥。

  章之霄把此毒混入天魔掌中,想今后以此掌压倒武林,因此,除了他自制的解药,

  即使武林三大宝的灵药,都解不了此毒。

  刚才水小华替公孙婷服下大还丹,再加他一口真气之助,才使清醒一会。

  此时毒性又发,水小华还以为一拉大还丹的药力不够,才使公孙婷不能立即恢复。

  现在一看她又晕迷过去,不禁心中惶乱异常,暗想:我再喂她一粒,等地清醒之后,

  立即抱她去找姬大哥,也许他会有办法。

  心念既定,立即又将身子听到公孙婷的玉体上,嘴含丹药,冻到它的心嘴上。

  两片层刚刚接触,蒸然洞口外面响起一声娇喝:“好大胆的贼子,还不出来受死。”

  水小华一惊,猛然挺身而出,口里的丹药滑到地上,红看脸,纵出了洞口,好像真

  的做了坏事,心里上通上通直跳。

  他实在是嫩透了。

  水小华刚刚跃出洞口,对面无数的黑点迎面而至,只听划起的风声,即知劲道奇大。

  水小华自知这些暗器沾身不得的,沾上必受重伤,急忙右手推出一掌,阻挡一下暗

  器的来势,同时右脚一点左脚面,身子一偏,斜刺里向右边实出商丈远近。

  水小华刚落地面,又突听一击惊喝:“今天你休想逃出姑娘的手中。”

  话声末落,一把菩提子又凌空袭来。

  水小华已看清对方是一个紫衣少女,左手持紫玉萧,面色羞红。

  水小华一看对方暗器又已出手,急忙跃过丈馀,一面喊道:“姑娘暂请住手,在下

  有话要说。”

  紫衣少女羞怒交加,那里遗容得了他-晓,一看对方连躲过自己两次的暗器,知道

  对方身手不凡,不禁杀机顿起。

  只见她将紫玉萧交到右手,身子凌空跃起,一招“笑指天南”,直向水小华扑去,

  左手同时又打出了一把菩提子。

  水小华一看对方来势凶猛,由于自己凄疑对方是玄空大师女弟子紫衣女萧紫倩,而

  不愿出手,急忙闪过跃过,一面叉成道:“姑娘是不是玄空大师高足,”不想当水小华

  跃退时,紫衣少女左手的菩提子也同时出手,他的话未说完,暗器已近身边。再要想躲,

  已来不及了。

  也是他胆识过人,临危不乱,身子猛向后仰,施出铁板桥的工夫,整个身子仰倒地

  上,他又怕紫衣少女乘势追袭,脚后跟一磴地,坐地窜出丈馀。

  还蛮机伶的。

  不想他力注意前面,没有看到自己身临涧边,这一来,正好跌到涧中,只听“叹”

  一声,人已掉进湍湍涧水中,身体被滚滚的洪流疾卷而去。

  紫衣少女跟到涧边,望看被洪流卷走的身影,不禁叹息一声,自言自语地道:“是

  你做恶的下场,怪不得姑娘心毒手辣。”

  这位紫衣少女正是玄空大师的徒弟萧紫倩,她奉师令下山,追寻水小华,告知他师

  父的下落,和传达叫他去天池取万年雪蛹之命。

  她并不认识水小华,皱师父和焦一闵推测,水小华可能陷入天觉谷中,因此她一路

  直奔天魔谷,途中和天魔谷人起冲突,出手伤了两个人,并在两个人身上得知水小华没

  有在天魔谷。

  紫衣少女萧紫情并不晓得水小华的下落,只好各处乱找,不想无意中走到此处,被

  公孙婷晕前的一声大叫喊住,她绕过大石一看,正好看到水小华伏在绿衣少女身上喂药。

  紫衣少女已是十八大姑娘了,一看当时情景,误以为水小华在做坏事,羞的急忙缩

  回头,怒喝一声。

  万恶淫为首,尤其一个少女看到这种情形,更是羞怒交加,那里遗容水小辈分辨,

  遂运出杀手,把水小华逼落涧中。

  紫衣少女走进石洞,一看绿衣少女公孙婷仰躺在地上,面泛桃花,嘴角含春,又见

  她胸衣暗合,扣子已被解开,更确定了水小华的罪行,以为绿衣少女定是被迷药迷住了,

  急忙由身边百宝拦袭中取出一个玉瓶,把线衣少女的口用手拨开,倒进两滴玉液。

  她在倒药时,发现地上一枚药丸,上面沾满了泥土,看了半天,看不出是什么药,

  地想:绿衣少女可能就是服用这种药,随手把它扔在地下。

  萧紫倩等了一会,仍不见绿衣少女醒来,不由内心大惊。

  原来那瓶的玉液,乃是玄空大师的侄芝液,名列武林三宝之一,即使再重的伤势,

  服下之后也能立即痊愈。

  萧紫倩一看师父的灵药失效,顿时看慌起来,不知线衣少女看了什么道,连灵芝液

  都没有一点作用。

  她那里知道,笑面无常章之霄在练此毒掌时,是搜尽天下奇毒药物,用尽苦心,想

  使天下灵药失效,无人能解它的毒掌。

  芦紫倩沉思一会,仍束手无策,突然想起地下那拉药丸。随又俯身拾了起来,用小

  手中旬好放进袭中,暗想:师父精通医理,把它带回东海,让他老人家看看是什么邪菜。

  想看,蹲下身子,把缘衣少女胸前的扣子扣好,然后把她抱起来,走出洞口。

  萧紫倩提起了直气山向前急赶,约有一个时辰,登上一座高山绝顶,身体已感觉有

  点累,心想在此休息一会,再走过前面的山头,就可以雄开山区了。

  萧紫倩把绿衣少女放在草地上,自己盘膝而坐,调息起来。

  她学的乃是禅门正宗内功,不一会,精神己已恢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