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黑暗的另一半

第一部 报复 第11章 恍惚

更新时间:2022-05-08   本书阅读量:

  一

  星期一一大早,泰德不用丽兹催就和胡默医生预约好了。1960年切除肿瘤一事记录在他的病历上,他告诉胡默,他最近大脑中出现两次鸟叫声,当初这是他头痛的预兆,导致了肿瘤的确诊和切除。胡默医生想知道头痛本身是否又复发了,泰德告诉他没有。

  他没有谈他的恍惚状态,或他在那状态中所写的东西,以及在华盛顿一个受害者寓所墙上发现的东西,它们已经遥远的像昨晚的梦。实际上,他发现自己在努力忘掉整个事件。

  但是,胡默医生却很认真地看待此事,非常认真。他命令泰德当天下午去缅因医疗中心,要他拍头部X光照和进行断层拍摄。

  泰德去了。他望着拍照,然后把头放进一个像工业用衣服甩干机的机器中,机器轰轰响了十五分钟,然后他把头抽出来。他给丽兹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周末出结果,并说他要去大学他的办公室呆一会儿。

  “你还想给庞波警长打电话吗?”她问。

  “等片子结果出来再说吧,”他说,“我们知道了结果再做决定。”

  二

  他在他的办公室,把一学期无用的东西从桌上和书架上清除掉,这时,鸟又开始在他大脑中叫起来。先是几个鸟的叫声,随后其它鸟加入进来,迅速变成了震耳欲聋的大合唱。

  白色的天空——他看到白色的天空被房子和电线杆的侧影打断。到处是麻雀,他们密密麻麻排列在房顶上,挤在每根电线杆上,等待着集体意识的命令,然后它们冲天而起,发出几千只翅膀在急风中摆动的声音。

  泰德踉踉跄跄地冲向他的桌子,摸到他的椅子,跌落在其中。

  麻雀。

  麻雀和暮春白色的天空。

  声音充满了他的大脑,一种嘈杂刺耳的声音,当他拉过一张纸开始在上面写的时候,他的眼睛茫然地盯着屋顶,笔上下左右移动,就像自己在动一样。

  在他的大脑中,所有的鸟都展翅高飞,像一片乌云一样完全遮住了三月的白色天空。

  三

  在第一声鸟叫不到五分钟,他清醒过来,大汗淋漓,左手腕剧烈颤动,但没有头痛。他低下头,看到桌上的纸——这是一张订书单的背面——他茫然地盯着上面所写的:

  小姐猫傻瓜又飞了

  小妞儿米丽现在小妞儿

  永远傻瓜

  电话要德斯韦子小妞儿

  妹妹终止小妞

  割剃刀小姐就在这儿

  麻雀米丽小姐就在这儿

  麻雀米丽小姐剃刀小妞儿

  永远现在和永远小妞儿

  米丽猫东西小妞儿麻雀

  “这没有任何意义。”他低声说,用手指按摩太阳穴,等着头痛开始,或等着纸上潦草的字产生意义。

  他不想要这两样事发生……它们的确没有发生。一遍一遍重复,字还是字,有些显然来自他的斯达克之梦,另外一些是毫无关联的胡说。

  他的头一点儿也不痛。

  这次我不告诉丽兹,他想。决不告诉她。也不只是因为我害怕……虽然我的确害怕。这很简单——不是所有的秘密都是不好的秘密,有些是好秘密,有些是不得不保守的秘密,这个秘密两者都是。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他发现自己如释重负,他再不在乎了,他非常厌倦绞尽脑汁而仍不明白,他也厌倦了被恐吓,就像一个走进百灵鸟洞的人,现在开始怀疑他的迷失。

  “完全不想了,这就是解决方法。”

  他怀疑自己是否真的不在乎了,不知道是否真能做到这一点……但他准备尽力去做。他慢慢的伸出手,两手抓住订单,开始把它撕成长条,上面乱七八糟的字开始消失,他又把这些长条横过来撕,然后把碎片扔进废纸篓中。他盯着碎片十分钟之久,半心半意地盼着它们又合拢来回到他桌上,就像倒着放的电影中的东西一样。

  最后,他拎起废纸篓,把它拿到电梯边墙上一个不锈钢小门旁,下面写着“焚化炉”。

  他打开小门,把垃圾倒进黑色的槽中。

  “到那儿去吧!”他对着寂静的英文——数学大楼说,“去吧。”

  “在这儿我们称之为傻瓜。”

  “在这儿我们称之为狗屁。”他低声说,手里拎着空废纸篓回到办公室。

  它消失了,顺着槽消失的无影无踪。在他的结果从医院出来之前——或另一次眩晕,或恍惚,或随便什么之前——他不愿再说什么,什么都不说。写在纸上的东西更可能完全出自他的心灵,就像梦见斯达克和空房子一样,与豪默或克劳森的被杀毫无联系。

  就在安德斯韦尔这儿,铁路不通。

  “它什么意义都没有。”泰德强调说……但那天他离开大学时,几乎像在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