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混小子发烧

第十六章 挥棒惩魔魁掌珠

更新时间:2022-05-11   本书阅读量:

  潼关乃关中门户,自古以来即是军事委塞,商旅兴旺,陆小班在找门打开之际,即跟着商旅笔人入城内。

  他以经过栈门之际,只见栈坛上贴着一张追缉王毛的傍文,上写着“江洋大盗”,他不由暗暗苦笑。

  所幸,榜文的绘之容貌去甚远,陆小班大大方方的人城之后,走人一家酒倏,点过滴菜之后,立即默默的打量着。

  此时,笛倏之中,坐了十余名暂客,另有三人提着行李正在柜台前面结帐,突听大门口传来一阵鸟嘶声音,两名负幻大汉已经回身下马。

  陆小班看着那商人的一身青色劲装,立即认出是华山派之人,不由付道:“哇操,瞧他们神色匆匆的,莫非又出事了。”

  站在大门口的小二早已制笑道:

  “二位大爷好久没来小店了……”

  右侧那人急急的截断活题道:“邱掌柜在不在?”

  柜台后那名中年人忙应声:

  “在!在!项大爷、也大爷,请坐,请恕在下正在与三位大爷会帐!”

  那二位大汉走入厅中,立即仔细的瞧着酒客位,当他瞧见陆小班的俊逸人品,暗暗喝采之际,立即凝视着他。

  此时,小二正好送来酒菜,陆小班立即大大方方的用膳。

  不久,只听掌柜的陪笑道。

  “二位大爷一大早即光临小店,不知有何吩咐?”

  右侧那人立即含笑道:

  “邱掌柜,你今早有否发现一位相貌威武,身材适中,年约五旬之人到贵宝号来?”

  “这……没有哩!小店今儿个才只有这批客人而已!”

  “邱掌柜,麻烦你在发现此人之后,立即通知敝派。”

  “行,行,不过他姓什么呀?”

  “不详。”

  “这……此人有恩于敝派,若能找到他,赏银百两!”

  “什么?赏银在两,秦大爷,麻烦你再说一遍他的特征,好吗?”

  “像貌威武,身材适中,大约比我高寸余,年约五旬,一身黑衣劲装。”

  “谢谢,一有消息,马上奉告。”

  “敝旅之人今日全在城中,你若有发现,随时通知吧!”

  “是!是!一定!一定!二位大爷,请慢走呀!”

  那二人离去之后,掌柜的朝每位,酒客注视一阵子之后,立即唤道:“阿川,进去请夫人出来看店,我出去瞧瞧!”

  说完,立即匆匆的离去。

  “哇操!华山派插上路的哩,不过,我还是少惹这些闲事为妙!”

  街上不时有马匹驰过,大厅中的酒客越来越多,每人坐下之后,皆在低声谈论华山派寻人之事及猜忖华山派出了何事?

  陆小班听得有点厌烦,正欲唤小二过来替他租马车之际,突见那名蓝衫书生及五名魁梧中的人走了进来。

  那书生步伐虚浮,踉跄似乎身患重病,那五名魁梧中年人却眼神凌厉,入厅之后,立即坐在最内侧。

  陆小班暗诧道:“哇操!她不是那个恰查某汪翩翩吗?义父怎会让她逃走呢?难道义父已发发生意外了吗?”

  他立即又斟了一杯酒,一边浅酌,一边默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只听其中一人向小二吩咐酒菜之后,立即默然无语。

  厅中的客人越来越多,声音也越来越嘈杂,突听掌柜的自里面匆匆的走了进来:嚷道:“大消息!天大的消息!”

  酒客们立即停筷瞧着他。

  “各位大爷,你们今日光临小店,实在是天大的福气,你们可知道华山派昨天晚上险些被通吃帮挑的哩!”

  立即有人冷嗜一声道:“旧闻啦!”

  “不!不!董大爷,你可知道华山派死了多少人吗?”

  “这……多少?”

  “死了六十八人,伤了九十六人哩,不过,通吃帮足足的死了一百三十六人,重伤三十六人,通吃帮这下子垮定啦!”

  “垮得好,真是大快人心!”

  “是呀!通吃帮这名字听起来就挺讨厌的哩!”

  “……”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皆是痛骂通吃帮的可恶,哇操!真是“墙倒众人堆——说多衷就有多衷”

  陆小班冷眼旁观那五名魁梧中年人听得身子轻颤,双眼寒芒连闪,不过,由于汪翩翩默默的用膳,他们也不敢吭声。

  只听掌柜的又道:“各位大爷,你们一定知道华山派是因为有一位武功高强的神秘高手帮忙,才化险为夷的吧?”

  “知道啦!你快说下去吧!”

  “他是!听说华山派掌门人在事后要当面向那人致谢,那人却半句也不吭的立即离去。这年头可是罕见之中人哩!”

  “废话!你知道他是谁吗?”

  “这……不知道!”

  “我告诉你,好吗?”

  “雷公,天上的雷公,专打坏人的雷公啦!”

  掌柜的却煞有其事的道:

  “有理幄,很可能是雷公哩!我听说当时只见到一束寒光到处飞闪,就有人想继死去,一定是雷公!”

  众人立即又哄然大笑!

  “真的,竟还有人这么干,掌柜的,你快去烧香请雷公快点下来,你赶快带着他去向华山派领一百两呀!”

  掌柜的立即胀红着脸走人后院,倏听那五名魁梧大汉中之一人沉声唤道:“小二!”

  小二应声:“来了!”立即走了过去。

  只见那人附在小二的耳边低声道:

  “小二,去请那位公子过来一下!”

  说完,朝陆小班指了指。陆小班瞄了他一眼,含笑问道:

  “小二,你们这儿有没有清静的房间?”

  “有呀!西厢挺清静的,目前没有客人!”

  陆小班掏出一锭银子放人小二的手中,道:“好!你去告诉他们,我请他们到西厢聊一聊!”说完,迳自站起身子。

  小二制笑道:“公子,出后院,右侧那间,请慢走呀!”“

  陆小班含笑走人一间颇为干净的小厅,他刚坐下不久,立即看见汪翩翩和那丑位魁梧中年人自院中行了进来。

  他立即含笑起身问道:

  “是那位朋友找我的!”

  汪翩翩立即冷冷的道句:“是我!”

  “咦?原来你是一位姑娘家……”

  “少装佯,我问你,你是不是姓毛?”

  “不!在下姓陆!”

  江翩翩怔了一下,立即回头望了一眼。

  只见居中那名魁梧中年人沉声道:

  “王毛,你虽然不认识我,我却曾在西山揽红庄见过你数面,你懂了吧?”

  “喔!原来是自己人呀!请坐!”

  汪翩翩沉声道:

  “站起来!在我的面前,岂有你的座位!”

  “哇擦!这……芳驾是谁?”

  汪翩翩冷哼一声,倏然昂首望着壁上的字画。

  那名魁梧中年人沉声道:

  “王毛,你休管她是谁?你只要记住一件事,即使是汪代帮主见到她,也要客气三分,知道吗?”

  “哇操!会有这种事,我还以为夫人是至尊无比了哩!”

  汪翩翩沉声道:“王毛,我问你一件事。你必须据实回答。”

  “请。”

  “玉毛,你昨夜在何处?”

  “城外林中。”

  “真的吗?你应该是在朝阳峰才对吧?”

  “哇操!我已经是众人公认的武林流氓及采花大盗,各大门派皆要抓我,我岂会跑到华山派去自投罗网。”

  “胡说,既然如此,你方才为何还敢坐在酒楼厅中。”

  “哇操,街上到处是华山派之人,我一出去,岂非马上‘见光死’!”

  “你难道不怕我们是别派之人吗?”

  “不可能,别派之人没有这五位大哥的凌厉气势!”

  那五人闻言,心中一爽,神情立显祥和。

  “哇操!惨罗!我昨夜和她在一起之时,曾带着这个包袱,哇操,我真该把它丢掉呀!”

  想到丢掉,他立即有了主意,只听他轻咳一声道:“实不相瞒,在下这阵子到处躲躲闪闪,混得很糗,今晨在路侧见到它,就据为已有了?”

  “真的吗?”

  “真的!”

  “把包袱拿过来!”

  陆小班应声是,正欲将包袱拿过去,突然记起包袱中尚摆着那套蓝祖及黑衣劲装,、他立即一阵犹豫。

  右侧那名魁梧中年人冷哼一声,身子一闪,就欲夺去包袱。

  倏听院中传来一声喊叫:

  “汪洋大盗王毛在此地呀!快来人呀!”

  陆小班听出是关义飞的声音,立即收回包袱,沉声道:“先走吧!”

  汪翩翩回头一见院中已冲出二十余人,立即沉声道句:“在北城外千里处会面!”之后,沉稳的朝厅外行去。

  陆小班正在犹豫自已往何处离去之际,倏听关义飞大声叫道:“天呀!就是他,穿蓝衫的就是王毛,汪洋大盗王毛呀!”

  说完,他边叫边朝前厅跑去。

  人群虽然随着汪翩翩六人的前进而缓缓的后退,不过,闻声而来的人也越来越多,陆小班也越来越高兴了!

  因为,他隐在厅中窗旁,已经发现丐帮和华山派弟子自人群后面边吼“让道!”边朝汪翩翩六人逼了过来。

  终于双方在厅中会面了,陆小班由窗口瞧见十二余名华山派及丐帮弟子,已经挡住汪翩翩六人的去路。

  “嘿嘿!这五位朋友,是云贵五虎吧?”

  “少噜嗦!你们挡什么路?”

  “嘿嘿:敝派弟兄有人认出你们五位昨晚曾到敝派‘拜访’过,咱们是否可以移驾他处好好的聊一聊呢?”

  “朋友,你不要迷信‘猛龙不过江,强龙不压地头蛇’之俗语,识相点,早点让开,否则,大家可能都很难箸!”

  话未说完,五人已经迅速的各射出一蓬“夺魂针”。

  厅中立即一片混乱,“啊……惨叫声中,有七名华山派弟子,三名丐帮弟子,和三十余名好奇围观的城民倒在翻滚了!”

  汪翩翩六人却加快脚步朝厅外行去。

  六人刚出厅,立即又有一批华山派弟子冲了进来,只听汪翩翩满眼煞气的沉声道:“召人来,通杀!”

  四名魁梧中年立即截住那批人厮杀起来。

  另外一人朝空中掷出一粒信号弹之后,立即护在汪翩翩的身边,不过,却不时的发射“夺魂针”伤人。

  厅中的拼斗越来越激烈,已经有两名魁梧中年人倒地而亡,华山派弟子虽然伤亡惨重却前仆后继的扑击不已!

  陆小班瞧得眉头暗皱正在犹豫不决之际,倏见一位满脸病容中年书生冲了进来,他不由一怔。

  倏听那人低声道:

  “班儿,是我!快把包袱内的东西交给我还有碧血匕,也交给我另外把这三磁衣衫放进包袱中。”

  陆小班边依言而为,边欣喜的道:

  “义父谢啦,方才差点穿帮哩!”

  “妈的!那丫头太精了连我也没有顾虑那么多哩!”

  “义父你怎么让她溜掉的呢?”

  “我是故意要放水的后遗症!我不放她走,你如何跟随她去见汪晶晶呢?”

  “哇操!有理!看来我该去救她啦!”

  “不错!不过,你现在必须先沐浴一番!”

  “哇操!这是什么时候了,我那有什么时间沐浴呢?”

  “呵呵!你前夜宰了汪翩翩是不是弄脏了身子?你洗了没有?万一她要验枪?你该怎么应付呢?”

  “哇操!好险!我怎么没有想到此事呢?”

  “快去吧!只准用清水洗免得留下味道。”

  陆小班急奔人右侧房间只见里面摆着一个木盆架,架上摆着一条干净毛巾及一盆清水,他不由暗喜。

  他将下裳褪到地上,一见自己的下身果然血迹斑斑,秽物片片,而且还有一股甚重腥味,他不由满脸通红。

  他以湿毛巾擦拭干净之后,又嗅闻一番,方始穿上裤子。

  他将那盆污水倒在窗外之后立即重回厅中。

  关义飞上下鉴定一阵子之后含笑道:

  “行啦!快去英雄救美人吧!我会随时在揽红庄附近打转的!”

  “义父,等一下你把这些银票拿去吧!”

  “呵呵!对!对!你方才还在叫穷哩!妈的!要做一件骗人的事,就要注意这么多实在太划不来啦!小心些!”

  说完立即一闪而逝。

  陆小班边走向前厅边付道:

  “哇操!骗人之事实在做不得,只要把色魔宰掉之后,我就不管这些鸟事啦!”

  他走到前厅,只见厅中及院中躺满了尸体及伤患,大门附近正有十余名华山派高手,仍在拼命的围攻三名中年人。

  陆小班一见汪翩翩,捂住左肩站在一旁,而且仍有鲜血自指缝中流出,只见她也遭到池水之殃,立即缓缀的走了过去。

  那位站在汪翩翩身旁的黑衣青年一见陆小班走了过来,立即振剑欲攻,倏听汪翩翩沉声道:“别动手!”

  陆小班朝四周近百具尸体瞄了一眼,摇头苦笑道:“怪不得我等不到别人,原来是躲在这儿打架呀!真是不够意思!”

  汪翩翩沉声道:

  “少说风凉话,华山派之援手即将抵达,走吧!”

  “好呀,请吧!”

  汪翩翩及那位少年刚起步,立即有两名华山派弟子扑了过来。

  “妈的,你们玩你们的,过来挡什么挡!”

  陆小班说话之时,已经朝那二人名劈出一家。

  掌力既浑厚又迅疾,那二人险之又险的退避开去,那道高墙比较倒楣,“轰轰!”两声之后,立即塌了近半。

  吓得拼斗中请人纷纷收手闪避。

  陆小班回头朝厅中喊道:

  “店家,别伤心!在尸体中翻一翻,就可以没收不少的银子,够赔偿你的损失啦!哈哈!”

  说完,立即尾随而去。

  倏听江翩翩沉声道:

  “你去租辆马车,我在北城外十里林中候你!”

  黑衣青年应声是,立即离去。

  路人躲在门后或窗户,害怕的瞧着江翩翩及陆小班二人,陆小班却左瞧右望的暗喜道:“哇操!我总算又过了一关啦!”

  突听身后远处传来一阵急骤的蹄声,他回头一见是三十余名青衣兴策骑页来,立即沉声道:“快走!”

  汪翩翩回头一望,神色大变之时,立即咬牙踉跄驰去。

  “哇操!他们迫来了,失礼啦!”

  以他的功力在人群中到处钻逃,不出盏茶时间便已经冲出北城,而且迅速的钻入右侧密林中。

  他穿林驰行盏茶时间之后,立听汪翩翩沉声道:“停!”

  他将她放在草地上立即退到一旁。

  “你去路侧树上留个记号吧!”

  “留记号?怎么留?”

  “你是真的不懂,还是假的不懂?”

  “哇操!我那里懂这么多!”

  “那你只懂什么?”

  “我也不知道呀!”

  “你……你好可恨!”

  陆小班神色一变,立即大步离去!

  “站住!你……你要干什么?”

  “哇操:我既然那么令你觉得可恨,我干嘛还要留在你的身边惹你生恨,自己也觉得不爽呢?”

  “你……你……”

  陆小班不在乎的道:

  “哇操!我并不认识你!不过,我一向很尊重女性,不过,你自己也要尊重一点,对不对?”

  “住口!我还用你来教训呀!滚!滚……”

  “哇操!小声点!万一被华山派的人追来,你就要倒楣?”

  “不用你管,滚!滚!”

  陆小班冷哼一声,立即大步行了出去。

  一个时辰之后,陆小班在斜对面林中一见到汪翩翩一直隐在一株树后等待,却毫无马车停下,陆小班立即暗自冷笑。

  他掠入林中深处,缴了“综合秘得税(大解)”回来之后一见汪翩翩仍然隐在树后待等,他干脆掠到树上去调息。

  等他调息醒转之后突然不见汪翩翩,而且天色已近黄昏,他暗喊一声:“夭寿!”立即掠到她方才隐身之处。

  他朝林中搜寻片刻,立即听见一阵轻鼾声间,他俏悄的掠过去一瞧,立即发现汪翩翩倚在一株树旁熟睡着。

  不过她已经卸下面具,那张苍白的脸孔,与先前之酡红艳丽,容光焕发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他思付片刻,便悄悄的靠坐在她身前的另外一株树旁。

  只见她的左胸及右袖皆湿了一大片,血迹已经变黑,而且鼻息粗浊,分明已经受了很重的内伤。

  陆小班立即低头思付,自己该如何进行下一步。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听汪翩翩呻吟道:“水……水……”

  陆小班惊然一惊,忙沉声道:“你怎么啦?”

  汪翩翩睁眼一瞧,神色立即一喜,可是,旋又冷冰冰的道:“你又回来做什么?”说完,喘呼呼的站了起来。

  陆小班一见她起身之后,身子立即一阵摇晃,不由皱眉道:“哇操!我如果是你,我一定会先替伤口上药!”

  汪翩翩道句:“少说风凉话!”立即踉跄朝林内深处行去。

  陆小班刚跟了三步,汪翩翩立即回头叱道:“站住!”说完,加快脚步奔去。

  陆小班站在原处,一见她奔到一簇树叶后身子一蹲,不久立即传出一阵“嘘……”的清溪流动声音。

  陆小班方始明白她方才在内急,不由双颊一红,立即转身靠坐在树旁。

  不久,汪翩翩踉跄的走回到陆小班身前那株树旁,只见她靠在树旁冷冷的问道:“你又回来做什么?”

  “我想看你走了没有?”

  “走了又怎样,没走又怎样?”

  “走了我就自己返京,没走我就送你到你要去的地方。”

  “你真的有这个决定?”

  “真的!”

  “你为何要这么做呢?”

  “我高兴!”

  “高兴!什么意思?”

  “为什么意思,我做事一向凭高兴先与否而定!”

  汪翩翩沉思半晌之后沉声道:

  “好!你是否高兴先替我疗伤?”

  “高兴!”

  汪翩翩深深的瞧了他一眼,立即伸出右臂。

  陆小班掏出一瓶药,一见到她已经扯起衣袖坐了下来,立即坐在她的身边,轻柔的替她抹药。

  他替她的伤口抹妥药之后,取下包袱,撕下一截衣衫布条,轻柔的将她的伤口包扎妥当了!

  江翩翩瞄了包袱中的衣衫一眼,冷冰冰的面孔倏地一舒,立即闭上双眼。

  陆小班轻声道句:“放肆啦!”轻轻的解开她的襟扣,将左半截上衫一褪立即发现她那雪白的酥胸上方有一处剑伤。

  他将上衫停在她那高耸的左乳,倒出药粉轻轻的涂抹着,那异香艳销魂的情形,使他几乎染上“嗄龟症”。

  上妥药之后他沉声道句:

  “药未干,待会再穿衣,请张口!”

  汪翩翩双眼紧密,却乖巧的张开樱桃小口。

  陆小班将几粒药丸放入她的口中之后,沉声道:“天色已晚,你要此休息,我去找些吃的食物吧!”说完,立即站起身子。

  “你顺便雇车,连夜返京!”

  “好!不过,我的手头紧,你……”

  汪翩翩缓缓的自怀中掏出一个小袋抛给陆小班。

  陆小班自袋中取出一张一百两银票,将小袋还给她之后,立即朝林外掠去。

  圆月仍官县路上人迹罕见,陆小班放开身形疾驰不久,即已抵达北城,他一见军士来回在城墙上巡视,不由一皱眉头。

  他思付片刻立即硬着头皮步向城门。

  他刚走近城门,右们那名军士将手中之枪一振,沉声道:“站住!”

  陆小班含笑而立,自动伸起双臂。

  “你是谁?入城何为?”

  “俺系山东人,名叫佟阿虎要去西官探亲。”

  那名军士瞧了片刻,道:

  “城内白天曾经发生凶案、你自己小心些进去吧!”

  “是!谢谢!”

  入城之后,只见寻常住家皆已门上销熄烛而眠,一般商店虽已开门营业,却是门可罗雀,清淡得很。

  他正在寻找雇车之处,突见墙角有位小叫化瑟缩在地,他心中有了主意,立即走到小叫化之身前。

  小叫化抬头一瞄,神色一片惑然!

  陆小班传音问道:

  “我是陆小班,申长老是否在此附近?”

  小叫化神色一喜,迅速的朝左右张望一下,立即跃起身子,只听他道句:“请随小的来!”立即快步奔入小巷。

  陆小班跟着他东绕西转,不久来到了一栋荒宅前面,立即看见小叫化朝站在墙角的一名年青叫化低语数句。

  年青叫化惊喜的朝陆小班点点头,立即掠向大门。

  陆小班跟小叫化走到大门前面,立即看见一位右臂挂采的中年叫化,率领十余名叫化欣喜的迎了出来。

  陆小班含笑拱手道:“冒味打扰失礼!”

  “少侠,太客气了请进!”

  陆小班进入颓败的厅中之后,立即发现有十二余名叫化负伤靠在一旁静息,他不由低叹一声。

  “少侠您不是已经离去,怎么又折返呢?”

  “我想雇辆马车入京!”

  “雇车?少侠幸好遇上在下否则不但雇不到车,可能还有麻烦哩!今天就有一人要雇车,结果被华山擒走了!”

  “哇操!原来是华山派已经打过招呼了,怪不得那家伙一直不见影。”

  “少侠,你稍候我这就吩咐人去雇车。”

  说完,立即朝身侧那名叫化使个眼色。

  那名中年叫化刚起身,陆小班急忙取出那张银票含笑道:“烦你顺便买些食物吧!”说完将银票递了过去。

  中年叫化含笑退到一旁,道:

  “少侠与敝帮关系匪浅,又身负武林安危之重任,让敝分舵有替你略尽心力的机会吧!”

  “好!不过,替我买些药物看护这二十余名为武林官危负伤的弟兄吧!”

  “这……好吧!在下替他们向少侠致谢!”

  那名叫化立即含笑离去。

  陆小班与那些叫化盘坐在地之后,含笑问道:“请问舵主大名?”

  “不敢,在下姓田小名义聪,请多指教!”

  “哈哈,田分舵主太客气了,有否申长老之消息?”

  “申长老昨晨曾抵达此处,他老人家再三吩咐敝分舵要全力护卫少侠,想不到却愧难从命。”

  “哈哈!我一向独来独往,你们怎能找到我呢?对了,烦你转呈敝舅,在下与一位汪姓女子已经赴京了!”

  “是!”

  二人又寒喧片刻之后,立即看见方才离去的中年叫化已经换上一套旧衫,驾着一辆高蓬马车返回大门,陆小班立即起身。

  车子抵达北城之时,只见中年叫化取出一支腰牌一晃,两名军士颔颔道句:“请!”立即退到一旁。

  中年叫化道句:“请笑纳!”立即将两块碎银抛给两名军士。

  马车驰离城门之后,陆小班含笑低声道:

  “在下另有一位朋友在十里余远处林中等候,届时,请停车。”

  “是。”

  马车平稳的前进,陆小班一见车厢中除了有一大包卤味之外,另有一个水壶及两坛酒,他不由低声道:“真歹势,让你破费了!”

  “大侠太客气了!”

  陆小班拍开泥毛,吸了数口酒之后,将一块卤肉放入口中闭眼细嚼着。

  不久陆小班突然发现马车速度缓了下来,他探头一瞧,见已经接近那块森林,立即掀开车帘仔细的打量着。

  车行半里远,他立即低声道句,“请停车!”同时掠出车外。

  他掠入林中不远,立即看见汪翩翩昏睡在地上,瞧她满身大汗衣衫碎裂,胸脯之间有多处抓痕,陆小班不由大骇!

  他一探她的左腕,默察片刻,立即发现她的脉象微弱,混乱,立即低声轻捏她的人中唤道:“姑娘,姑娘,你醒醒……”

  不久,汪翩翩呻吟一声醒了过来。

  他一见到陆小班,她似见到亲人般,立即扑入他的怀中哭泣。

  陆小班面对这种异状,忙低声问道:“姑娘发生什么事了?”

  “蛊!我的蛊毒发作了……”

  “哇操,什么你中蛊啦?”

  “是……是汪晶晶那贱人下的毒手?”

  说完,立即红着脸挣脱身子。

  “姑娘,你的内伤甚剧,到马车上去休息一下好吗?”

  汪翩翩轻嗯一声,就欲挣扎起身。

  陆小班慌忙抱住她,以足尖挑起自己的包袱朝林外行去。中年叫化瞄了汪翩翩一眼,立即掀开车帘让陆小班入内。

  陆小班将汪翩翩放在一旁,陆小班低声问道:“姑娘,你先进食或疗伤?”

  “给我喝点水吧!”

  陆小班打开壶盖,倒了些水,扶起她的头部供她饮水。

  她一口气饮了五壶盖的水,方始道:“替我上药吧!”

  陆小班把她平放在车厢中,取出那瓶药,一见到她抓痕累累,不由皱眉。

  汪翩翩红着脸道:“胸口较疼,由这儿开始吧!”

  陆小班皱眉道:“姑娘,你的胸口沾了不少的泥灰。……”

  “先以酒消毒一下吧!”

  “好!不过,挺疼的哩,你忍着些!”

  “没关系!我既然已经熬过嚼心咬肝之蛊毒,岂会在乎区区的皮肉之疼,你就开始,别管我吧。”

  陆小班撕下她身上的一块破布条,沾着酒轻轻的在她的伤日擦拭着,立见她五官扭曲,全身剧颤晃忆。

  陆小班柔声道:

  “姑娘,忍着点快好了!”

  他忙了好一阵子,方始将她胸膛及右腕之伤处上妥药,只见他自包袱中取出一件!日衫轻轻的盖在她的身卜

  方始长嘘一口气。

  汪翩翩低声道句,“谢……谢……”立即默默的瞧着她。

  “哇操,她会如此衰尾,全是被我害的,我……”

  他将剩下的三粒药丸放入她的口中之后,立即默默的坐在一旁。

  好半晌之后,突听她低声道:“我想吃些东西!”

  陆小班将她扶靠在自己的膝上,正欲拿起那包卤味之际,却见她已经挣起身子靠在他的右胸上面。

  “姑娘,这……”

  汪翩翩双颊倏红,拉起衣衫盖在胸前,立即掀起一块豆干轻嚼着。

  陆小班靠在车旁,立即也默默的取用食物。

  好半晌之后,只听汪翩翩低声道:“帮我倒些酒,好吗?”

  她的语气越来越柔和,陆小班却越来越感到别扭,他以壶盖盛些酒供她慢慢饮用,心中却思潮迭起。

  好一阵子之后,汪翩翩低声道:“我好困!”

  陆小班将她扶躺下去,并以包袱供她作枕,却听她柔声问道:“你不会离开我吧?”

  “不会!我在此喝酒你睡吧!”

  她嫣然一笑,立即闭上那对媚眼。

  不久果然听见她的匀称鼻息了,陆小班暗暗一叹,立即默默的喝酒。

  黎明时分,突听中年叫化问道:

  “公子要不要休息一下?”

  陆小班尚未回答,汪翩翩已经低声道:“让他及马儿休息一个时辰,你随我找人房间,我必须另外配几付药。”

  陆小班立即沉声道:

  “找家客栈休息一个时辰吧!”

  中年叫化立即应声:“是!”

  汪翩翩低声道:

  “麻烦你替我换套衣衫及戴上面具。”

  说完立即挣扎起身,哇操!

  陆小班以颤抖的双手替她脱去破衫,又将一套旧衫穿上她那赤裸的胴体之后,立听她颤声道:“谢……谢!”

  陆小班淡淡的一笑,自破衣袋中找出那个小袋及一张薄皮面具之后,立听她颤声道:“麻烦……你……先……束妥……头发……”

  说完,自小袋中取出一个玉质发簪。

  陆小班以手指将她的秀发略加梳理,挽成一个小髻,以发簪别妥之后,将薄皮面具一套,见到她的后脑豆起一团,不由一怔。

  汪翩翩自小袋中取出一张绸帽,正欲戴上却又觉得配不上这身;日衫,正在暗愁之际突见陆小班欣喜的道:“有了!”

  只见他自包袱中拿出一顶旧帽,朝她的头上一戴正好遮去那团发髯,他不由欣喜的道:“太好啦!”

  汪翩翩正欲道谢却觉马车已经停妥,只听一名小二问道:“大爷要打尖,还是用膳?”她立即住口。

  陆小班立即探头道:

  “找个清静上房,送来几样酒菜。”

  “是!请公子随小的来。”

  陆小班牵着汪翩翩下车这后,一见客栈中并无他人,他朝中年叫化点头,立即跟着小二朝后院行去。

  他们入房之后,汪翩翩一见桌上有文房四宝立即振笔疾书。

  小二斟茶之后,只见汪翩翩将两张药方及一张银标递给他,陆小班立即吩咐道:“小二火速配妥,尽量用上等药材,剩下的给你喝茶吧!”

  “是!是!谢谢!谢谢!”

  小二离去之后,汪翩翩朝房中。一一打量,立即入以布帘遮住的小房间,不久,立即听见一阵“嘘……”及“劈卜声音”。

  阵阵异味立即飘了出来。

  陆小班丫在窗外一瞧,付道:

  “哇操!她的来头不小,汪晶晶自私敢对她下蛊,而且还役曙修理她呢?”

  陆小班根本不知道汪翩翩只是做了他的替死鬼而已。

  原来他与赵凌音交合之时,由于没有“交货”,那只蛊偈仍然进退两难的留在他的“地方”之中。

  可是,当他在汪翩翩实施“肉体惩罚”之时,由于她的功力来自一百零八个高手及灵药,浑身是阳刚之气。

  因此,在他“交货”之后,那只蛊例溜进她的体中而且潜伏她的“膻中穴”中。

  汪晶晶自从陆小班离去之后,曾经企图役蛊修理他,以便他能够知好歹的早点投回她的怀抱之中。

  哪知,那只蛊怯惧陆小班的奇异体质,一起“抗命不动”。

  汪晶晶试过好多次一见均无效果,正在纳闷之际,却不断的接到通吃帮的断耗,她实在慌乱极了!

  尤其昨天下午,她接到消息,获悉汪翩翩失踪,二百余名要血洗华山派的高手居然大部分被血洗之后,她险些晕倒了。

  因为,那是她的最后一张王牌呀!

  也在惊慌之际,立即猜到可能是陆小班在搞鬼,于是,她本甘心的再度试验一次役蛊的效果。

  这一试,那只蛊居然发威了,因此,她大发闷气了。

  汪翩翩这个替死鬼立即被整得死去活来。

  陆小班正在沉思之际,突听二声轻咳,他回头一见汪翩翩已垒坐在桌旁,而且另外一名小二也送来了酒菜,他不由惭愧的全身一热!

  小二离去之后,汪翩翩自怀中取出一支小银针,刺过每道菜肴及酒菜之后,方始收回小银针道:“吃吧!”

  陆小班边吃边付道:

  “哇操!这个恰查某插谨慎的哩!我可要小心些!”

  两人用完膳,又等待盏茶时间之后,立见那名小二拿着两个大磁瓶跑了进来,陆小班立即问道:“配妥了吗?”

  “配妥了,挺麻烦的哩,还跑到另外两家药铺会,另外买药哩。”

  “银子够不够呢?”

  “够!”

  “够就好。你下去吧!”

  小二应声是,立即退去。

  陆小班走入布帘后在木桶前面缴过“水费”,出来一见到汪翩翩将两瓶药递了过来,她立即揣入怀中。

  只见她又将一面圆形玉佩递了过来,道:“烦你吩咐车夫待会把它挂在车篷上方天中央吧!”

  陆小班心知它必是她的信物,而且她必要与属下联络,立即点点头将玉佩放在掌心,然后,与她默默的离去。

  陆小班二人走到厅口,立即发现中年叫化已经端坐在车辕上面,陆小班走到车前含笑道:“麻烦你把此佩挂妥!”

  说完,朝车篷正中央一指。

  中年叫化应声是,立即将玉佩上方那条细线和帆篷绳带系妥。

  汪翩翩满意的点点头,立即上车。

  马车再度启行之后,汪翩翩立即卸去面具,脱去衣、衫躺下。

  陆小班会意的取出两瓶药。“左瓶外敷,右瓶内服。”

  陆小班拔开左瓶木塞,立即闻到一阵清香的药味,他小心翼翼的在伤口擦过药,立即扶她服药。

  汪翩翩服下药,立即闭目熟睡。

  陆小班心知随时会有欢乐宫的人来访,立即闭眼调息。

  马车平稳的前行,晌午时分,陆小班在中年叫化询问需否休息之际,立即汪翩翩沉声道:“买些干粮吧!”

  于是,他们在车上用过干粮,汪翩翩又服过药,然后继续休息。

  陆小班默默饮酒,思潮迭起,久久不歇。

  黄昏时分,马车终于进入开毛古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