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混小子发烧

第十三章 双妹得嫁如意郎

更新时间:2022-05-09   本书阅读量:

  “自古多情空余恨,失恋甘苦谁知道,

  心想家却不敢,因为侮辱不得鱼肉。”

  晌午时分,关义飞被板夹及衣衫撕成之布条捆成“木乃伊”般,独自靠坐在凉亭中的竹椅上面。

  凉亭当中有一张方形竹桌,桌中央摆着一个空酒壶,关义飞因为伤势太重,只能望“酒”止渴。

  只见他漫不经心的咬嚼着肉脯,信口胡吟乱皱着。

  倏见凉亭右侧丈余远那片火红枫叶下方冒出一道寒光,关义飞刚觉双眼一刺,寒光已经疾射向凉亭。

  “哎唷!好小子,快来救驾呀!”

  那道寒光似灵蛇般在凉亭内飞行一阵子将关义飞吓得脸色苍白,险些屁滚尿流之后,方始扬长而去。

  关义飞目赌这项传闻中的师门绝技“飞剑伤人”,心中可谓悲胜于喜,双眼不由一瞬也不瞬的紧盯着那道寒光。

  却见它闪电般在三株枫树间穿行,不到半个盏茶时间,匕身上面已经挤了一大排被贯穿的枫叶。

  关义飞目睹这分神乎其技的失传武功,偷偷的一瞧,立即发现有一双手在矮枫树下方来口的挥旋,他脱口问道:“好小子,是你吗?”

  那知,对方半声也不吭一声,那道寒光却突然飞向凉亭而且直接朝向关义飞,吓得他怪叫一声:“好小子,快来救驾呀!”

  说完,已经朝右晃去。

  “碰!”一声,他摔得头晕目眩,伤口再度疼痛不已!

  他张口要叫,可是,却践得叫不出声了。

  那道寒光好似剪刀般在他的周遭来回打转,“唰……”声中,裹在他身上的布条相继被削断了。

  他吓得不但不敢擅动,而且连大气也不敢多喘一下,此时的他根本已经忘记了体内外的疼痛。

  好半晌之后,那道寒光飞向火红枫叶中,只听一声长嘘之后,王毛已起身含笑道:“义父,你好吗?”

  “小……子……原来是……你呀……你还我……公道!”

  “哇操!我做错什么啦?”

  “好小子,你还装蒜呀!你自己瞧瞧你手中是何物?”

  王毛瞄了右手中之“碧血匕”一眼,叫道:

  “哇操!是它对你‘非礼”吗?妈的,这种破铜烂铁丢啦!”

  说完,立即将它朝远处半空中抛去。

  “啊!好小子,你怎么把那宝贝丢掉呢?”

  “什么?它是宝贝吗?哇操!果真是宝贝哩!你瞧!你一称赞它,它就朝你投怀送抱了哩!”

  关义飞一见碧血匕居然孤绕向自己,吓得急叫道:“好小子,刹住它!”

  王毛微一笑,将左掌微一旋,“叭!”“叭!”两声之后,碧血匕已经削断关义飞胸前那两块夹板飞回王毛的左掌。

  “好小子,我……我这条老命,迟早会……断送在你的手中啦!”

  “哈哈!好啦!义父,你复原得真快哩!不到半个月居然已经复原七成多了,恭喜呀!要不要喝一杯呀?”

  关义飞瞪了他一眼,道:

  “好小子,你干嘛要如此整我?”

  “哇操!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义父,准备泡‘三温暖’吧!”

  “谁指使你如此做的?”

  倏听厅门口传来巩利脆声道:

  “师兄,是小妹吩咐毛儿如此做的,你难道没有觉得舒服及清爽多了吗?”

  关义飞“我……”了一声就说不出话。

  王毛传音道:“义父,这是不是叫做‘天生一物克一物’呀?”

  关义飞瞪了他一眼,正欲吼他几声,倏听他又传音道:“义父打铁趁热别再互相折啦!”他不由一怔。

  王毛将碧血匕放入右腕内侧的皮鞘中,突然“哎唷!”

  一叫,道句:“哇操!我是不是吃坏肚子了!”立即捂腹跑向后院。

  他从后院绕进厨房,一见杨真真正在捂嘴连呃,他吓得急忙趾道:“哇操!真妹,你怎么啦?”

  杨真真又呃了数声,方始拭去嘴角的口沫,摇头道:“没什么?有点反胃而已!”

  “反胃?你吃了什么啦?”

  “没有呀!我……”话未说完,又捂嘴连呃起来。

  王毛见状,正欲上前扶她,突见她匆匆的掠出厨房,桓口一张,“哗啦!”一声,地上立即多了一滩食物。

  王毛瞧得手脚大乱,不知所措!

  杨真真吐得手肢发软,剧喘不已之际,突听巩利神色慌急的奔过来道:“毛儿,真儿出了什么事啦?”

  “我……我也不知道呀:处一直在呕吐呀!”

  “呕吐?宾非……”

  话未说完,她已上前扶着爱女。

  此时,杨真真已经把腹内之物吐得差不多了,只听她微弱的道:“娘……你快瞧瞧我是怎么啦?”

  “好!我先扶你回房再说,毛儿,此地麻烦你清理一下!”

  说完,小心翼翼的朝房间行去。

  王毛将杨真真吐出之物清理干净之后,匆匆的行向房间。

  那知,他刚走到厅中,突然听见巩利母女的清脆笑谈声音,他征了一下之后,立即匆匆的回房。

  他刚入房,巩利已经丫在床前含笑道:“毛儿,恭喜!”

  “恭喜?哇操!喜从何来?”

  “真儿怀孕了!”

  王毛身子倏震,双眼一亮,双唇连颤,却说不出话来。

  巩利又含笑道:“毛儿,我去瞧瞧你义父浸在药桶中的反应情形,你陪陪真儿吧!”说完,立即欣喜的离去。

  王毛坐在床沿,低声问道:

  “真妹,你真的‘中奖’啦?”

  “去你的!中什么奖?身为女人最倒楣啦!刚有孕就这么难受。往后的日子该怎么挨下去呢?”

  王毛所致着她的柔荑,自责道:“失礼!全是我的错!”

  “毛哥,娘吩咐我以后不能胡来,免得动了胎气,你……你……”

  “哇操!理该如此!真妹,我真的要升格当爹啦!”

  “还早哩!今年底才有资格哩!”

  “哇操!有够赞!义父今日拆毛,我已把‘飞剑伤人’练成,又有这个天大的喜讯,哇操!我……我快要乐疯啦!”

  “去你的!人家方才把衣衫弄脏了,你还不快点帮人家换啊?”

  “是!遵命!那一套呀?”

  “那件红袄!”

  “哇操!雪已化,天已渐热,你穿得住那件红袄吗?”

  “没办法,娘吩咐人家不许受凉嘛!”

  “好!好!就穿红袄!”

  当他帮她脱去那件襟前沾有二处积物衣衫之后,突然将右耳中在她的小腹,道:“哇操!我要听听小家伙的心跳!”

  “去你的!急什么嘛!”

  王毛郑重其事的听了一阵子之后,搂着她钻入被中边抚揉她的胴体道:“真妹,谢谢你!”

  “去你的!别逗人家啦!从现在起,不准你碰我!”

  “哇操!残酷!太不人道了,我抗议!”

  “去你的!你不想要小宝宝啦?”

  “想呀?”

  “那就别碰我,否则,万一动了胎气,你就惨了!”

  “哇操!真妹,你形容得大过分啦!你忘了咱们昨晚还欲仙欲死,恨不利粘成一体哩!哎唷!你怎么拧我啦!”

  “拧你?我还要把这个‘害人精’剪断哩!”

  “哇操!救命呀!”

  杨真真一见王毛跃下床扮出那付鬼脸,不由噗一笑。

  王毛拿着红袄,央求道:

  “真妹,咱们商量一下嘛!咱们可以不玩真的,可是,你总该让我亲亲搂搂好不好嘛!”

  “啦!皮厚!快帮人家穿上衣服嘛!”

  “是!多谢夫人恩赐!”

  王毛替杨真真穿上红袄之后,将她搂入怀中道:“真妹,从今天,一切杂事,由我包办,你好好的休息吧!”

  “人家才不要变成肥婆哩!”

  “哇操!不行啦!你要多保重啦!”

  “毛哥,你不去练武呀!”

  “哇操!我方才以‘飞剑伤人’绝技指挥碧血匕替义父除去那些布条及夹板,结果没有伤到他一根毛发哩!”

  “格格!你呀!最会修理人啦!我在厨房听见义父的惊叫声音以后,真的很想去制止你哩!”

  “哇操!我是遵奉娘的指示去办理的呀!若不如此,岂能激发出义父的潜能,怎能熬得住那滚烫的药酒呢?”

  “去你的!少拿羽毛当令箭,娘只是吩咐你替他除去布条及夹板,再鼓励他好好的运功准备浸泡药酒,你却

  “哇操!真妹,你也知道义父最喜欢和我胡扯啦!我那有那么多的美国时间鼓励他呢,现在不是很好吗?”

  “你呀!越来越会投机取巧啦!”

  王毛在她的右颊亲了一下,道:

  “哇操!我还不是想要多挪些时间和你在一起呢,你就别在刮我啦!”

  “好!好!我不追究那一段了,不过,你可要抽时间去眶瞧义父,助他早日恢复功力,好不好嘛?”

  “好!好!我早就想要帮小王了,不过,因为娘一起在照顾他,我总该给他们多制造一些机会嘛!对不对?”

  “啊!你想撮合他们二人吗?”

  “是呀!他们自幼青梅竹马的一起生活、练功,虽有令尊中途‘插班’,不过,他已经‘毕业’了,该让她们有个美满的晚年啦!”

  “这……娘恐怕不会同意此事!”

  “哇操!咱们都是在江猢打滚的人,不必计较那些世俗的礼法啦!老年有伴,不是一件好事吗?”

  “此言有理!不过,恐怕无法在一时之间有结果哩!”

  哇操!二三十年都熬过去了,何必在乎再多等一阵子呢?”

  “由他们当事人去决定吧!”

  “哇操!你同意了吗?”

  “我……我不反对!”

  “哇操!不反对就是同意啦!大好啦!又通过一关啦!”

  倏听厅中传来巩利唤道、

  “毛儿、真儿,用膳吧!”

  王毛神色一变,杨真真忙低声道:

  “让娘自己去决定吧!”

  “哇操!她会不会怪我呢?”

  “不会啦!你也是为她着想呀!走吧!”

  两人入厅之后,王毛一见桌上已经摆妥碗筷,巩利含笑坐,他心中一安,立即叫道:“哇操!好一道‘清蒸鲜鱼’幄!”

  巩利含笑道:“毛儿,由于真儿刚有孕,食欲会略差,为了配合她的食欲,你可别嫌我调理整料事。”

  “哇操!娘,你太客气啦!我一向是大小通吃的,不会计较啦!倒是要劳你费心调制适合真妹的菜肴,挺不好意思的!”

  “那里:我就只有真儿这个女儿,能不疼她吗?开始吧!”

  “娘!义父的情况如何了?”

  “尚称稳定,不过,内伤较重,我待会必须入城配些药哩!”

  “啊!娘,你可否顺便替真儿……”

  杨真真双颊倏红,啐道:“你少鸡婆,娘知道啦!”

  “我……是!是!”

  巩利微微一笑轻现爱女道:

  “真儿,别这样子,毛儿也是关心你啦!”

  “哇操!娘,真妹没错!我根本不懂那种事,的确不应该乱出馊主意,不过,好像在添制些宽大一点的衣衫吧。”

  说完,双掌在腹前比了一个圆状。

  杨真真低啐一声,立即在他的右腿一拧。

  “哇操!我……我怎么又大嘴巴啦!哎唷!”

  巩利不由失声一笑。

  杨真真挟起鱼头塞入王毛的口中,卒道:“吃头补头,少大嘴巴!”

  王毛取出鱼头,苦笑道:

  “我已经够大了,还要补头呀?”

  “去你的!你头大什么?”

  “我……我……没有啦!”

  “没有就少噜嗦!”

  “是!遵命!”

  这一餐,三人由于有杨真真怀孕之喜事,心情愉快之下,胃口大开,尤其王毛更是大开杀戒,将剩菜残饭一扫而光。

  “毛儿,我去准备入城,此地就交给你啦!”

  “娘,你放心,我保证连一只蚊子也跑不进来!”

  当天晚上,王毛三人用完膳,巩利母女欣喜的在房中剪裁杨真真及幼婴未来之衣衫,王毛捧着一只炖鸡钻入地下室。

  室中一片黑暗,只听王毛唤道:“义父,你在吗?”

  “好小子,我如果不在此地,会在哪里呢?”

  王毛见关义飞满头大汗的从圆桶中站直身子,立即边走过去边笑道:“哇操!我以为你溜出去喝酒啦?”

  “喝酒?我有那人福气吗?”

  “有啦!你瞧!娘为你炖了这只土鸡她加了不少的补药我偷偷的加了不少的白干,很上路吧!趁热喝吧!”

  关义飞接过炖锅,立即“咕噜”喝起汤。

  好半晌之后,只听他道:

  “喔!过瘾!渴死我了!饿死我了!”

  说完,撕下鸡腿啃咬着。

  “哇操!义父,酒瘾真的如此难熬呀!”

  “好小子,别扯这些:我不是吩咐你要好好的经营饺子馆吗?结果,我前脚刚走你接着就闯祸,还不交待清楚!”

  “是:是!您老人家别动怒!你慢慢吃,我仔细报告。”

  他果然将自己和赵氏昆仲去人泉寺的情形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即使是那些风流事迹也不敢省略半句。

  他足足的说了两个时辰方始报告完毕。

  关义飞早已将那只鸡啃得只剩下一堆骨头只听他含笑道:“妈的!好小子你怎么如此的艳福不浅,鸿福齐天呢?”

  “哇操!我到处挨揍,还背上‘先xx后xx’良家少女之名,有何福气可言呢?”

  “哈哈!咱们不提汪晶晶那几个烂女人咱们谈谈真儿及洪家那个丫头吧?你何德何能可以讨到这种老婆呢?”

  “哇操!我是误打误撞的啦!”

  “哈哈!”这就是艳福不浅,妈的!石心庵那个臭尼姑也真是莫名其妙,洪丫头既然已经是你的人了她们为何还毁谤你呢?”

  “哇操!我又不是神仙我怎么知道呢?管它的,挨骂不会疼,何况我没有听见,义父有何需要我效劳之处?”

  “不必!我自己慢慢的调整,你赶紧把‘飞剑伤人’练熟些吧!”

  “我会的!义父,我想客串一下媒婆,行吗?”

  关义飞双颊倏红,摇头道:

  “别白费心思了,成不了啦!”

  “哇操!真妹已经同意了啦!娘也挺关心你哩!你自己要有信心,有勇气,追啦!难道你想当孤单老人吗?”

  “我……过几天再说吧?”

  “哇操!你如果不加油,我就直接向她提亲。”

  “不行!胡闹,会砸锅的!”

  “那可要加把劲吧!”

  “咳!好……好啦!我困啦!你走吧!”

  一周之后,关义飞终于重见天日了,他刚口爬出竹床,立即看见床前顾上摆着一个包袱,他不由一怔。

  他将包袱一打开,立即发现里面叠着全新的内外衫。棉帽及一双福字靴,他感激的全身倏震。

  他瞧着衣衫上面的精细一针一线怔了好半晌之后,方始穿上身。

  他穿妥衣靴走出房间,立即看见巩利坐在厅中缝绣小棉衣,他轻J声,立即者笑问道:“师妹,你在忙些什么?”

  巩利抬头一看,双眼倏亮,急忙低头将针线放在桌上,然后起身道:“师兄,恭喜你已经康复,请用茶!”

  她那双眼倏亮,立即点起关义飞的希望,只见他含笑道句:“我自己来!”立即抢着要执壶茶。

  两只手立即在壶前相遇,所幸两人紧急刹车,因此,并没有发生“车祸”,不过,巩利又以左掌执壶茶。

  “师兄,这是由毛儿采回来松子所光之茶,你尝尝!”

  “谢谢!这小子怎有心情采松子呢?”

  “他是为了进一步淬练‘飞剑伤人’绝技,才以碧血匕削支松子,眼力之洼,腕力之稳,委实奇才!”

  “唉!想不到连汪大天也无法练之技艺,竟被毛儿练成了,看来,天下已经唯他独尊了!”

  “不!毛儿中蛊了!”

  “什么,他中蛊了,金婆子来过此地啦?”

  “不是!汪晶晶委实可怕!毛儿是不是知道此事?”

  “不知道!我不愿他因为此事而分心!”

  “师妹,你传他“飞剑伤人’,莫非要他去杀死汪晶晶?”

  “正是!师兄高明!”

  “此乃上策,不过,师妹,你有没有想过,汪晶晶为何至今仍按兵不动呢?”

  “我想过此事,大概有两个可能,第一,她在放长线钩大鱼,不动刚已,一动就会拖累一批人和毛儿同归于尽。”

  “不错!以她的深沉心性,很有可能如此打算,第二呢?”

  “第二,她已经被毛儿征服了!”

  “征服?你是指’那方面’之事吗?”

  “不错!男女多情,她又练过阴功,平日无人可以满足她的肉欲,只有毛儿练过玉指心法,又有独特的体力,她舍不得让他死。”

  “这……挺有可能的,不过,她如果迷恋毛儿,应该及早役蛊召人呀!”

  “她真实以各种毒计逼毛儿无法在白道中立足,因此,按兵不动,最近各大门派联手挑去通吃帮二十八处巢穴,她已无暇顾及此事了。”

  “啊!各大门派对通吃帮动手了呀?”

  “正是,我今晨入城采购,才听见这个消息的。”

  “通吃帮一向神秘无比,怎么会一口气被挑去二十余处巢穴呢?莫非该帮内部出了乱子?”

  “没人知道详情。”

  “看来我是闲不住了,毛儿是否知道此事?”

  “不知道!毛儿知道你今日可以出来:一大早就与真儿深入荒山野谷替你找些奇禽异兽,准备庆祝一番哩!”

  “这孩子挺孝顺的哩!别看他一付玩世不恭,流里流气的态度,内心却逛是非分明,热心助人的哩!”

  “这全赖你的调教有方哩!”

  “不敢当!师妹,我觉得应该早日让毛儿回到汪晶晶的身边,尤其,通吃帮目前正值混乱之际,乃是除她之良机。”

  “我也有此意:不过,总该与你商议过再作决定。”

  “师妹,你太瞧得起小兄了!”

  “师兄,我以前一直活得很苦闷,可是,自从毛儿与真儿成亲;加上真儿又有孕之后,我觉得好愉快……”

  “等一下,你说真儿有孕啦!”

  “正是!”

  “天呀!这么大的喜事,怎么没有告诉我呢?”

  “你在疗伤,我怕影响你的心情呀!”

  “太好啦!实在太好啦!万一毛儿有什么意外,毛家也有后了,怪不得你在缝制小娃娃的衣衫哩!太好了!大好了!”

  倏听远处飘来王毛的清晰声音道:“义父,有何喜事呢?”

  “哈哈!好小子回来啦!”

  他立即喊道:“好小子,你带什么好吃的东西回来啦?”

  倏听一声:“到厅口接着!”巩利二人立即又听见“呼!”的一声,关义飞哈哈一笑,立即起身步向厅外。

  他刚在厅口立正,立即看见一个小葫芦从右侧屋脊疾绕而来,只听他哈哈一笑,身子一纵,立即将它接住!

  “啪!”一声,他只觉掌心隐隐发麻,暗道声:“好腕力!落地之后,立即打开小葫芦上面之泥毛。

  他立即闻到一股香醇的酒昧,不由欣的道:

  “果子酒!好小子,你去那儿弄来的好宝贝呢?哈哈!”

  人影一闪,只见王毛的左右双肩分别挂着一只大山猪及金睛大虎自屋角走了出来,杨真真则拿着两大捆小葫芦跟在他的后面。

  “哈哈!好小子,你想把我的肚皮撑破呀!真丫头。你从那儿弄来这些果子酒的?有没有被那些野猴子抓到呀?”

  王毛哈哈一笑道:“哇操!爱说笑!这些果子酒是猴王率领百余只猴子列队恭迎恭送,拜托老半天,我才收下的哩!”

  “喔!会有这种事?你不会在信口胡扯了吧?”

  “哇操!失礼!我王毛即将升格当老子啦!岂能再胡扯。”

  “哈哈!要当老子?还早哩!一点也不懂得体贴,居然还叫老婆拿这么多,这么重的东西。”

  “哇操!义父,你说这种话,就大不上路了,我原本不要这些玩意儿,是真妹为了孝敬你,才拿回来的呀!”

  “喔!这么一说,是我的错啦!”

  “哇操!这是真妹自己鸡婆,并不是你的错,不过。你既然知道真妹不该提重物,你却不早点来提,那就真豹犯错啦!”

  “是!是!小老儿知错!马上改!”

  说完,果真要上前帮忙。

  杨真真摇头苦笑道。

  “义父,您别再逗我啦!我自己拿吧!反正已经快要到了。”

  “不!不:你总该让小儿尽点心力,否则,待会就不好意思品尝了!”

  “好!好!小心些!别摔破啦!”

  “是!是!遵命!遵命!”

  “哇操!你怎么突然这么啦?是不是因为穿上这套新衫,这了保持绅士风度,才礼貌些呢?”

  “哈哈!瞧在你们这分孝敬心意上,我能不些吗?师妹,咱们今晚就烤猪肉,葱爆虎肉,如何?”

  巩利含笑道:“好呀!全看你这位大师傅的罗!”

  “没问题!毛儿、真儿,你们去切肉,洗净,师妹你来调卤味,我准备腌渍材料,把剩下的风干慢慢吃!”

  四人分工负责,不到半个时辰,已经笑嘻嘻的围坐在凉亭临时烤架旁,只听关义飞间道:“真儿,累不累?”

  “不累!挺好玩的哩!”

  “毛儿,你是如何遇见这两头畜牲的?”

  “哇操!这头野猪和我们一见面就耀武扬威的要来戮我,我一火大,就把它的那对利牙削断,然厉一脚把它喘开。

  那知,等我们逛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却听见它与这头老虎搏之嚎声,等我们赶到现场,居然发现它已经负伤累累了。

  哇操!我不杀野猪,野猪因我而死,我若非削去它的利牙踹伤它,它岂会败得那么惨呢?于是,我就替它摆平老虎了。

  老虎一死,野猪也因伤势过重而死,我正不好意思之际,突然有一大群猴子从远处树上攀飞而来。

  它们一到,一直指着老虎,对我又竖拇指又拜,搞了老半天,我才开懂它们可能在感谢我替它们除去老虎。

  我们一看天色已不早,正欲离去之际,却见那只猴王吱叫一阵子,于是就有一大群猴子取来果子酒啦!报告完毕。”

  关义飞仗了一口果子酒,哈哈笑:

  “又行又醇;这批猴子有一套的哩!毛儿,你也喝些吧!”

  杨真真一笑,拿起一个小葫芦,挑去泥毛之后,立即递给他同时说道:“此酒后劲很强,别喝得太急!”

  王毛浅尝一口,点头道:

  号哇操!果然不赖!想不到这些畜牲也酿得出此神美酒,不简单!”

  “哈哈!你下回若仔细的亲察它们的纵跃及扑打情形,一定会更讶异哩!嗯!有香味啦,动手吧!”

  说完,拿起碧血匕削下四块肉,又以竹签串妥。”哇操!义父,你拿碧血匕削肉,大糟蹋它了吧?”

  “哈哈!你能拿它削猪牙,我怎么不可能削猪肉呢?”

  “哇操!挺有道理的哩!”

  “哈哈!这把碧血匕出自春秋战国欧阳冶之手,其中几经转手,忽而潜伏,不过,它每次现世,总会掀起一血劫。

  十余年前,冷血杀手藉它行囚协助欢乐宫除去异已,虽然只有短暂的三年余,却至少有三千人为它丧生!”

  “哇操!等一下,冷血杀手是谁呀?”

  “咦?你不知道他就是洪天健吗?”

  “哇操!,果然是他!早知是他,我就不替他收尸了!”

  “洪天健原来也是一条铁挣挣的汉子,可是自从落入汪晶晶的手中之后,就乖乖的担任冷血钉手及通吃帮主了。”

  “哇操!自作,不可活,若换成我,早就与她同归于尽了。”

  杨真真突然想起王毛中蛊之事,不由神色一惨!王毛正说得慷慨激昂,见状之后,怔道:“真妹,你怎么啦?”

  “我……可能太累了,有点儿不舒服!”

  “哇操!我扶你回房休息吧!”

  巩利含笑道:“我来吧!你们聊聊吧!”

  说完,立即扶着杨真真离去。

  关义飞为了岔开话题。立即低声道:

  “好小子,你挺罩得住哩!居然快要当老子啦!喝口酒庆祝一下吧!”

  “哇操!义父,这全是你的功劳呀,若非你教我把玉指心法运用在‘那方面’,我早就被吸得一干二净了。”

  说完,立即也赐了一大口酒。

  “哈哈!好小子,师父带入门,修为看个人,这全赖你自己的造化及努力,我可不便居功,来,再吃块肉吧!”

  两人立即愉快的嚼肉浅酌着。

  不知不觉之中,两人已经各饮了两瓶果子槽,那头野猪也被吃了将近口分之一,两人相视一笑,立即挥熄炭火。

  玉毛刚走入房中,倏见两条雪白藕臂伸了过来,他直觉的欲挥格闪躲,却见是浑身赤裸的杨真真,他立即搂住她。

  “真妹,你……你……”

  “毛哥,别说话!搂紧我!爱抚我……”

  王毛的热血倏地一腾,立即紧紧的搂着她,双唇开始吸吮着她那娇颜,双足亦缓缓的移向竹床。

  不久,两人已经倒在床上了。

  杨真真边脱卸王毛之衣衫,边吸吮抚摸着他的身子,逗得他热血沸腾,气喘如牛,全身轻颤着。

  尤其

  好半晌之后,杨真真仰躺在榻上;细语如丝的道:“毛哥,立地生根!”

  盏茶时间之后,王毛乖乖的“交货”了,他紧紫的搂着她道:“真妹!你……你今夜……怎么突……突然……这样……”

  “格格!很……浪……吗?”

  “哇操!是啦!”

  “格格!人家想你嘛……”

  “真妹,你……你没有……什么……不适吧?”

  “没有听!睡吧!”

  王毛点点头,就欲起身,杨真真却将双腿钧住王毛的臀部,不依的道:“抱着人家睡嘛!”

  “好呀!求之不得哩!”

  两人身子一阵挪移,被子一盖,立即互搂而眠。

  翌日上午,他们四人用完早膳之后,突听关义飞道:“毛儿,你昨天是不是使用‘飞剑伤人’手法抛来那瓶果子酒的?”

  “标准答案!”

  “好小子,真有几把刷子哩!走!到院中再露一下吧!”

  王毛点点头,四人立即走到厅外。

  王毛朝院中望了一眼,道:

  “枫叶渐谢,天气渐热,义父,让我把枫树上面的枯枝及楔叶清理干净吧!”

  说完,右臂一扬,一道寒光立即自他的手中疾射而出。

  “咻……”声中,寒光似神龙行空般不停的在枫树之间穿标准着,那些“气色较差”的叶子及枯枝纷纷的附下了。

  关义飞紧盯着王毛挥拍不停的双手,神色一片骇然!

  倏听二十余丈外传出一声惊呼:“啊!是碧血匕!”王毛心中一震,左掌一招,立即将碧血匕吸入掌中。

  “咔!”一声,王毛刚将碧血匕归鞘,忽然看见石心师太及丐帮洪帮主并肩凝立于竹门外面。

  他匆匆的道句:“没事!我去接他们!”立即掠了过去。

  他刚掠近竹门,立即看见白玉仙和洪方玲也掠到石心师大的身后,他只觉一阵心虚,立即刹住身子。

  洪中义阿呵一笑道。

  “毛儿,你在这儿享福哩:”

  “哇操!大舅,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呢?”

  “呵呵!先进去等会主人再说吧!”

  “好!大舅、师太、前辈……洪姑娘,请进!”

  石心师大含笑合什一礼,率先踏入院中。

  关义飞三人心中虽然暗自猜疑这两名武林异人为何会来此,却仍然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王毛硬着头皮站在中央,道:

  “大舅,他名叫关义飞,是我之义父,也就是济南老关饺子馆的原任老板。”

  “呵呵!幸会!敞帮济分舵主曾提过你,承蒙照顾,谢啦!”

  “不敢当!”

  “大舅,他是巩利,是家岳母!”

  “呵呵!巩姑娘,你还记得二十年前在下闯贵宫之情形吗?”

  “记得!帮主神威,令人难忘!”

  “呵呵!谢啦!谢谢你替我遮丑,当年你若再唱一段,在下非出丑不可!”

  “小女子当时已尽全力,唯仍无法抵挡帮主那慷慨激昂的‘满江红’!”

  “呵呵!实不相瞒,在下虽然侥幸救出敝师弟,事后,却静养年余,方始复原,因此,对姑娘之技至今尚无法忘怀哩!”

  “星换斗移,帮主已是令人景仰的武林盟主,小女子为了躲避欢乐宫之追杀,至今尚不敢公然现身哩!”

  “姑娘及令师兄出污泥而不染,令人佩服,他日各大门派会师欢乐宫之时,尚祈二位鼎力帮忙。”

  巩利及关义飞忙正色应诺。

  王毛牵着杨真真的柔荑,含笑道:

  “大舅,她名叫杨真真,乃是毛儿之妻,请恕未邀你来主持婚礼之罪?”

  洪忠义呵呵一笑,突然浓眉紧皱,道:

  “姓绪?又有如此超尘脱俗之人品,莫非与琴剑书生绪大侠有关?”

  杨真真盈盈一等,道:“正是先父!”

  “什么?我那位绪兄弟过世了?是谁杀死他的?”

  王毛一见巩利母女已经潜然欲泣,立即含笑道:“大舅、师太,请你们四人先移驾厅内再叙吧!请!”

  入厅之后,玉毛匆匆的自房中取来竹椅,众人依序坐下之后,王毛利用杨真真斟茶之际,讲述杨白老与自,己相处的经过。

  巩利旋又补充杨白老与自己结合及分离之经过。

  “唉!杨兄弟,你真是英年早逝呀!太可惜了!”

  王毛正色道:“大舅,先岳虽已逝世,却留下我替他除去色魔汪大天,我绝对会排除万难完成此事的。”

  洪忠义颔首道:

  “毛儿,这正是我们四人今冒昧来此地之两大原因之一,为了各大门派之安危,你必须再履江湖了。”

  “哇操!又出了什么事啦?”

  “毛儿,自你离奇的失踪之后,通吃帮在黄鹤楼前设计了毒计,使得各大门派拆了将近两百名高手,更有万余名无辜居民伤亡。”

  “我按照你所透露的秘密,暗中联络各大门派,就各大门派所在地附近采取歼敌行动。”

  “谁料各大门派正在准备进行第二波行动之际,今晨却传来各派皆有人,因为曙毒发作疯狂杀派中人物之情事。

  “据师大面告,她那三位徒儿曾见过关兄,由于中原武林已近百年未闻有以蛊伤人之事,所以就冒昧的来此请教了!”

  关义飞忙问道:

  “帮主难道没有发现金婆子金芳姬近在岳阳现身吗?”

  啊!莫非就是那十名神秘男女?”

  “不错!她是离开苗疆了,不过,却一直隐在欢乐宫担任副官主,前通吃帮帮主之夫人汪晶晶就是其徒弟。”

  王毛神色大变,忙道:

  “哇操!汪晶晶既然是金婆子之徒,她一定精于役蛊,那我……会不会中蛊了?”

  杨真真再也按捺不住了,只听她嘤咛一声,立即掩面离去。

  巩利朝关义飞使个眼色,立即跟去。

  关义飞呵呵一笑道:

  “洪帮主,你一向见闻广搏,请你仔细瞧瞧毛儿的体中是否有中毒,免得他杯弓蛇影惴惴不安:”

  洪忠义点头道:

  “我曾在苗疆待过一年,听说苗女多情,又仰慕中原文化,只要五官端正的中原男人稍加引诱,立即献身。

  “可是,那些多情苗女大多数被始乱终弃,于是)苗疆总峒主下令每位少女自幼养蛊,万一遇上薄情郎就可予以重惩。

  “那些少女所养之蛊,可以在“接触”或饮食之中,放入男人之体中,若男人在超过约定时间没来相会,即曾蛊发惨嚎至死。”

  “哇操!如果遇上有武功之苗女呢?”

  “她们就可以武功之深浅,在不向的距离及情况下放蛊。”

  “中蛊会有何反应!”

  “眉尖会有淡淡的红光,不过,在对方未役蛊之前,毫无不适之感?”

  “哇操!我……我有没有谈淡的红光呢?”

  “呵呵!毛儿,你目前春风得意,红光满面,怎么可能会中蛊呢?”

  “可是我与汪晶晶……”

  关义飞呵呵笑道:

  “毛儿,你忘了你服过玉指令,又练过通天心法吗?汪晶晶如果对你放蛊岂能奈你之何?”

  “真的吗?”

  “呵呵!夺魂针乃是当今三大追魂毒物之道,它都奈何不了你,区区化外之蛊,岂能奈何你呢?”

  洪忠义凝视王毛的面孔,思忖片刻之后,道:“毛儿,为了谨慎起见,让我替你把把脉,如何?”

  王毛点点头,立即伸出右手。

  洪忠义将食中二指搭上他的右腕脉,立即闭目默察。

  “哇操!万岁!太棒啦!”

  关义飞含笑道,

  “毛儿,你日后若遇见金婆子她们,最好立即以碧血匕解决她们,免得遭她们下盅!”

  “哇操!我不认识她们呀!”

  “很好辨识!苗疆多金,苗女又爱美,她们每个人的双耳各挂着一个贝形耳环,大约有寸余方圆。”

  王毛略为一想,立即想起在晶晶挂着两个大耳环,他立即点头道:“我绝对不会给她们多呼吸一下的机会。”

  关义飞及洪忠义又道:

  “毛儿,我今日来此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想主持你与洪姑娘之婚姻,你同意吗?”

  “我……同意!我该负起这个责任。”

  “呵呵!你即使不同意,大舅也会逼你同意,因为素儿已经有孕了!”

  王毛倏地起身叫道:

  “哇操!她有孕了?这……”

  “呵呵!你难道不认帐!”

  “认!认啦!我只是太高兴了,因为……”

  倏听巩利接道:

  “因为小女也有孕了,她与洪姑娘皆是在同一个遭遇之下,与毛儿结下这段情缘的!”

  “说完,她已牵着杨真真重又入座。

  白玉仙欣喜的道:

  “太好啦!小女一直向我提及令缓与她共患难协助她的情形,相信她们必能和睦相处的。”

  石心师大肃容朝外合什一礼,道句: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孽缘化良缘,实在可喜可贺,洪帮主,偏劳你了!”

  洪忠义呵呵一笑,道:

  “没问题!咱们一切从简,只要让他们皤拜过天地,一高堂及交拜,就算数,如何?”

  “同意!我这个义父就位啦!”

  说完,拉着竹椅坐在厅中央右侧。

  白玉仙亦含笑拉着竹椅坐在厅中央左侧。

  石心师太含笑坐在一侧,道:“贫尼充任证婚人吧!”

  洪忠义呵呵一笑,道:

  “好!我这个舅老爷就客串司仪吧!”

  倏见杨真真牵着巩利道:“娘,你该就座啦!”

  “我……不太妥当吧!”

  王毛忙道:“娘!有何不妥呢!请!”

  说完,迳自拿着一张竹椅放在关义飞的身旁,这下子轮到关义飞不对劲了,当巩利神色不自然的坐在他身边之际,他更是暗暗吸气不已。

  所幸洪忠义已经扬声叫道:“一拜天地!”

  王毛及白方玲朝外跪拜。

  “二拜高堂!”

  “夫妻交拜!”

  “拜征婚人!”

  “拜舅老爷!”

  “三口入洞房。”

  洪忠义以舅老爷将王毛三人送人杨真真的房中之后,立即传音向关义飞问道:“关兄,毛儿真的中蛊了吗?”

  “正是!必须及早除去汪晶晶!”

  “这魔女一直隐在京城,挺不好掌握她的行踪哩!”

  “帮主,毛儿是个福将,让他去闯吧!”

  倏听白玉仙道:“亲家,亲家母,我方才曾见过此院之中有寒光飞闪,请问,是不是传闻中的‘碧血匕’?”

  关义飞点头道:

  “正是,当时毛儿正在以碧血匕施展‘飞剑伤人’!”

  石心师太神色一凛,问道:

  “施主所言之‘飞剑伤人’,是否为‘以气驭剑’?”

  “类似!不过,心法各异!”

  石心师太轻嗯一声,立即不语!

  白玉仙又问道:

  “碧血匕是从何处得来的?”

  关义飞道:“据毛儿表示是他从通吃帮帮主洪天健手中得来的。”

  洪忠义立即神色一凛,问道:

  “亲家母,你为何提及此事?”

  白玉仙喃喃念了数句“洪天健”之后,立即咽声道。“先父及一家共十五口当年就是死于碧血匕之下的!”

  关义飞忙道:

  “据我所知,在碧血匕下从无活命的!”

  “不错!我当年先遭那凶手凌辱,就在他事后欲杀我之际,所幸家师及时赶到,我终于幸得一命。”

  关义飞又问道:

  “你有否记下对方的容貌?”

  说完,却匆匆的瞥了洪忠义一眼。

  白玉仙低头道:

  “没有用!他的脸颊曾贴过我的右颊,我当时只觉得有点冰凉,事后问过家师,才知道他戴了面具。”

  洪忠义倏地松下自己的右肩,沉声说道:“那人的右肩是不是也有这颗黑痣!”说完,他已经满脸的悲愤。

  “啊!有!天呀!你……你……”

  “洪天健就是我那位不成材的弟弟。”

  白玉仙神色一怔,立即无语的低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