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混小子发烧

第十一章 洞庭湖中春意浓

更新时间:2022-05-08   本书阅读量:

  王毛沉声道:“汪晶晶为了增长她自己的功力了不但将洪天健的功力吸光,而且还将他打入铁牢,并暗中下毒,他已毒发身亡。”

  “唉!死有余辜,死有余辜!谁教他不听我的话呢?毛儿,汪晶晶究竟是何来历,她为何容忍你呢?”

  王毛双颊一红,一时答不上话来。

  洪忠义五人心知必涉及男女之事,便默默的等着王毛自己开口。

  好半响之后,只听王毛昔笑道:

  “大舅,那女人神秘奠测,我到目前为止也瞧不出她的来历,不过,她伤不了我!”

  “毛儿,小心呀!”

  “大舅,谢谢你的关心,我该走也!”说话之中,已戴面具。

  洪忠义急着要与石心师太,同阳大师商量铲除通吃帮巢穴之事,因此,立即起身道:“好吧!你自己可要多小心些!”

  说完,立即率先行出秘室。

  那知,他们六人刚踏出秘室,立即看见一名中年叫化自厅外匆匆行入,道:“禀帮主,掌令已经自尽!”

  洪忠义身子一层,厉声问道:“尸体呢?”

  “尚在房中,这是他的遗书。”

  洪忠义接过一张纸条,只见上面写着一行血字:“斩肢谢师,削肉谢帮。”洪忠义身于连颤,沉声道:“毛锁此事,掌令一职由济南分舵主沈天行接任,另火急传书召三位长老返帮。”

  中年叫化应声:“是!”立即迅速的离去。

  洪忠义沉声道:

  “毛儿,你由秘道离去吧!李龙,带路!”

  厅外传来一声:“是!”立见一位中年叫化走入厅中。

  白玉仙朝王毛道:

  “毛少侠,我代小女向你致歉!”

  “哇操!前辈,该致歉的人是在下,我……我……”

  说至此,立即低头匆匆的行去。

  石心师太沉声道:

  “奇才!狱火炼这出来之奇才,盟主,烦贵帮弟子通知贫尼那三位弟子速来此地!”

  洪忠义颔颔首,立即唤道:“李虎!”

  一名中年叫化匆匆入厅,行礼道:“恭领法谕!”

  “速通知,石心师太三人来此:”

  “是!”

  王毛跟着李龙在地道通行盏茶时间之后。突见眼前稍亮,立听李龙沉声道:“少侠,出此荒祠大门就是闹街,后会有期。”

  说完,立即又退入暗道。

  王毛一见自己置身于充满霉味的房间,将木板盖妥之后,匆匆的穿过后院,迳自来到破败的前厅。

  他瞄了破案上面的牌位一跟,立即看见两位小叫化坐在附上抓蚤子晒太阳,街上正有不少的行人来往。

  两名小叫化瞄了一眼,王毛立即掏出两张银票塞给他们,道:“小兄弟,把里面清理一下吧!”

  说完,迳自走入人群中。

  他在街上逛了一阵子之后,闻到香喷喷的酒肉味道,腹中一阵叽里咕噜连响,他立即迳自走入“黄鹤楼”酒楼。

  时值中午,酒楼高宾满座,王毛张望片刻,在小二的帮忙之下,总算在厅中央找到半个座头。

  他坐下之后,朝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位中年书生微微一笑,立即朝小二吩咐道:“来三道招牌菜,一壶酒!”

  说完,掏出一张银票递了过去。

  那中年书生瞄了那张银票一眼,双眼一闪即逝,立即低头取用食物。

  小二应声是,立即离去。

  王毛拿起杯子,自己斟杯茶,忖道:

  “哇操!生意挺旺的哩!比我那家饺子馆还要来电,可惜,服务品质太低啦!”

  他刚喝一口茶,倏听墙角痤头传来“砰”的一场,立听一人间道:“老梅,你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拍起桌子呢?”

  “妈的!我一想起王毛那小子,就恨不得咬他一口!”

  王毛怔了一下,险些呛喉,他立即循声瞧去。

  中年书生迅速的掏出一粒小药丸弹入王毛的茶杯中。

  “老梅,被王毛先好后杀的人又不是你的妹子,你火什么火?”

  “妈的!太可恶了!玩女人就已经不该,居然还将人砍成八块赤裸裸的钉在大门外,实在欺人太甚啦!”

  “老梅,小声些,王毛那小子说不定尚未走,听说他的武功出神入化,只要打个喷嚏,老天爷就会下蒙蒙雨哩!”

  “小声?我偏要大声:妈的!王毛这小子实在欺人大甚,居然敢到这儿来玩,大藐视咱们阳人啦!”

  立听另我一人问道:

  “朋友,是那家的姑娘遇害啦?”

  梅姓大汉瞄了那位佩剑大汉一眼,立即陪笑道:“这位大侠,是东街何员外之掌珠遇害,死相挺惨的哩!”

  “你怎知道是王毛下的毒手?”

  “尸体旁边写着‘哇操’二字,任谁也知道这两个字乃是王毛那小子的口头禅,你说对不对?”

  酒楼中立即一阵议论纷纷。

  小二亦在这时候送来酒菜及一个小袋,只听他制笑道:“公子,酒菜一共是一两三钱,袋中之银子,清你清点一下!”

  王毛心知有人在坑自己,而且必是通吃帮弟子要逼自己现身,他嗯了一声,掏出一块碎银递给小二,道:“下去吧!”

  小二连声道过谢,方始离去。

  菜肴虽然可口,可是,王毛心有所思,根本不知滋味。

  中年书生一见王毛低头思忖,并未再喝茶,暗骂一声,“好小子,算你走运!”取出一块碎银放在桌上,立即离去。

  酒楼中人声喧哗,皆在批判玉毛及发誓要捉他,更有人建议先把他那话儿割掉再交给官方处理。

  “哇操!通吃帮!是你们先不仁,休怪我不议,我反正有少林掌门及丐帮帮主他们作证,怕个鸟。”

  心结一开,他将那茶杯倒在地上,准备要喝酒。

  倏见地上冒起一篷白烟,立即有人叫道:“哎呀:怎么会有烟呢?”

  白烟一飘,隔壁那人“哎呀”一叫,立即栽倒在座头上面。

  王毛正在怔怔的瞧着杯子,听叫“唰唰唰”三声,三位劲衣大汉已经走了过来,立听其中一人指着王毛喝道:“朋友,你为何行凶?”

  “哇!……啊!行凶?我行什么凶?”

  另一人立即吼道:“你为何以蒙汗药害人?”

  “爱说笑!我怎么会使用那种下三流的玩意儿害人呢?”

  “住口!大爷问你、这位朋友为何会晕倒呢?”

  “我怎么知道?”

  “是你泼出的茶水,冒起毒烟害他的啦!”

  “我与他无冤无仇,干嘛要害他?我只是要以此杯装酒而已!”

  小二忙跑过来道:

  “各位大爷,这位公子相貌堂堂,不会害人啦!”

  “喔!难道是你们开黑店想谋财害命不成?”

  “啊!大爷,求求你别乱讲啦!”

  王毛眉头一皱,起身走到那位趴在座头上人之身边,右掌在他的“命门穴”一按,然后在他的太阳穴一拂。

  那人“啊!”了一声,立即醒来,只见他张望四周一眼,问道:“怎么回事?我方才怎会突然晕倒呢?掌……”

  王毛掏出一张银票递到他的眼前,道:

  “朋友,是我不对,害你受此一惊,请你接受这份薄礼!”

  四周立即一寂。

  那人乍见到一百两银子,双目一亮,立即收下那张银票。

  王毛暗松一口气正欲回座,突听门口有人叫道:“罗捕头来啦!”王毛心中一颤,立即默默的坐了下来。

  掌柜的慌忙跑了出去。

  只见一位体态魁梧,衣佩鲜明,腰系腰刀的中年人率领六位捕侠大步来到唐门口,沉声道:“朱永,听说杀人犯王毛在此地,可有此事?”

  “没……没有啦!”

  “哼!你敢担保吗?”

  “小的不敢,罗头儿,请您赏个面子……”

  “少噜嗦!搜!”

  “是!”

  那六名捕快奔入大厅之后,有二人迅速上楼,其余四人疾掠到正厅四个角落,骇得酒客们纷纷低头坐在座头上。

  这名差爷正是太门弟子罗贯,只见他站在厅口朗声道:“据报,杀人犯王毛在此饮酒,自行起来投案吧!”

  王毛付道:“妈的!一定是对面那位臭穷酸槁的鬼,”我怎会如此衰呢?”

  半晌之后,只听罗贯沉声道:

  “哼!敢作不敢当,算那门子人物,穿青袄的人,给我站起来。

  “哇操!可真狠,居然作了记号啦!”

  王毛一见有六人起身,他也缓缓的站了起来。

  罗贯一见到王毛,立即右手一指,喝道:“就是他!”

  “唰……”声中,六位捕快已围住了王毛。

  王毛夷然自若的朝周围正在慌成一团的人道:

  “别急!慢慢来!毋在毋纵,没你们的事!”

  罗贯缓缓的走到王毛的身前沉声问道:“你就是王毛吗?”

  “少爷谈泊名利,岂会贪图王毛!”

  “你……放肆!千金之命案是不是你干的?”

  “不是!”

  “休狡辩!有人检举是你干的,快从实招来!”

  “爱说笑!这是什么时代了,怎可依片面之词办案呢?”

  “住口!你敢妨碍公务,押回衙去!”“慢着!慢着!少爷也要检举!”

  “住口!押走!”

  “慢着!谁敢碰少爷,谁就倒霉!”

  站在王毛身后的两名捕快冷哼一声,各出右掌抓向王毛的左右双户,“砰!砰!”两声,那两人如愿以偿的抓住目标了。

  可是,他们的笑容仅是昙花一现,立即满脸骇色的轻颤不已。”

  另外四名捕快齐吼一声,分别抓向工毛的四肢关节,“砰!”声中,那四人的右掌相继粘在王毛的身上了。

  王毛将功力疾运一周,那六人“啊……”连叫,冷汗直流。

  王毛慢条斯理的道:

  “少爷的支票兑现了吧!滚!”

  只他原地一转,那六人好似稳草人般疾飞而出,立即撞得七劳八素,哎唷呻吟老半天爬不起身子。

  罗贯虽然艺出太极门,何尝听过这种邪门的武功,他立即颤声问道:“你……你是不是穿了毒甲?”

  王毛哈哈一笑,双掌解开襟结往我一掀,喝道:“瞧清楚啦!”

  那雪白的胸膛立即使四周之人双眼一亮。

  倏见一物向下附,王毛“啊!”了一声,神色立变。

  “噗!”一声,那把“碧血匕”虽被丝中缠住匕身,由于大锋利之帮,居然钉入地面,只剩匕柄在外。

  厅外立即有人喝道:

  “碧血匕,天呀!他就是冷血杀手!”

  “唰!”一声,立即有人驰向大门外。

  厅中之酒客中不乏武林人士,只见他们神色大变,立即纷纷夺门而出,连罗贯也跑得不见人影了。

  王毛暗道:“夭寿!”匆匆的拿走碧血匕,朝袋中一放之后,立即朝后院掠去,酒楼中立即传出一阵阵的惊呼声音。

  王毛掠入街道之后,正在张望之际,倏听远处传来吆喝声音道:“来人呀!杀人犯王毛在此地呀!快来呀!”

  王毛暗一咬牙,掠上对面属顶之后,立即在屋脊之间疾掠而去。

  “冷血杀手出现啦!”

  “杀人凶手王毛朝西逃去了!”

  “……”

  阵阵吆喝源源不绝,逼得王毛疾掠而去。

  他刚掠到西城不远,一声“当!”的锣响之后,一排强矢自城墙上方及城门处疾射而来,吓得他急忙挥掌后退!

  “唰!”声中,六名劲装中个人仗剑疾攻而至。

  王毛百口难辩,闪躲片刻之后,一见人群越聚越多,只听他急吼一声,“滚!”右掌朝前连挥疾冲而出。

  “轰……”声中,已有六人相继被震飞出来。

  “卡……”声中,六蓬蓝汪汪的细针自人群之中,疾射向王毛。

  王毛左掌一招一甩,右掌一阵挥劈,那六蓬毒针疾向四周射来,立即有三十人倒地惨叫,王毛趁机冲了出来。

  强矢立即再度疾射而至。

  王毛厉吼一声:“杀”右掌一挥,身子疾射向城门。

  二十余名军士吓得纷纷闪避,王毛趁隙疾掠出城。

  那知,他刚离城不远,立即有二十余名服装,年纪不一之汉子自左右林中掠出,二十余名细针再度疾射而至。

  “哇操!会死罗!”

  王毛一式“白鹤冲天”疾射而起,震开射至周围毒针之后,右脚尖朝左脚面一蹬,“啪”一声,身子已折向右侧林中。

  “卡……”声中,毒针尾随而至,王毛将右掌一挥,倏觉右腿有两处刺疼,只听他闷哼一声,立即附入林中。

  “他中针了,追!”

  王毛踉啮落地之后,掏出碧血匕,不退反进的疾掠而去,右臂一挥,寒虹一闪,两名大汉立即被齐腰削断。

  其余之人骇得向后暴退。

  王毛以为自己既然中了毒针,迟早会“嗝屁”。为了拉几个垫背,他疯狂的追逐,碧血匕的寒芒到处飞闪,一条条的人命飞走了。

  一株株树木倒下了。

  好半晌之后,王毛方即喘呼呼的停了下来,他撩起裤脚一瞧,只见右小腿外侧有两处又黑又肿,他立即一骇!

  倏听耳中传不清晰的传音道:

  “贫尼铁心,施主速取出毒功运功逼毒疗伤,林中尚隐有他人,恕贫尼不便现身。”

  王毛心中暗喜,不过,他立即面临如何取出毒针之问题,何况,他身上又无怯毒之药,因此,他不由一阵子犹豫。

  “阿弥陀佛,施主快在尸体上寻找解药。”

  王毛暗骂自己一声“猪脑!”立即掠向就近的尸体。

  那具尸体被削去脑袋,鲜血仍在外冒,王毛忍住掠骇,他细的搜索片刻,果然被他拿出一个小袋子。

  他刚将袋中之物倒在尸体上面,立听石心师太传音道:“施主,先以那个小磁石吸出毒针,再逼毒上药。”

  王毛将那块小黑石朝小腿上面的小黑点一沾,立觉腿上一疼,乌血泪泪流出,他急忙将小针及乌血在尸体的衣衫上面一拭。

  他又吸出另外一支细针之后,立即发现腿上的黑肿随着泪泪流出的乌血迅速的消褪,他不由暗暗松口气。

  “施主,上药呀!”

  王毛一见小腿已经恢复正常,将白色粉未朝伤口一抹之后,立觉一阵清凉,他立即暗暗的运转真气。

  “哇操,还好我有先见之明学会了‘立正调息’,否则,可就惨了!”

  “施主,快调息呀!”

  王毛不便回答,他将真气运行一周之后,将小黑石及那瓶药放入袋中,立即喝道:“要命的人快滚!”

  说完,身子在原地一旋,振臂连挥“碧血匕”,一阵“哗啦”连响之后,在他四周十余丈内的大树已经全倒在地上。

  一阵衣袂掠空声音,立即在四周响起。

  “阿弥陀佛!施主奇才,施主速取下面具,换上衣衫,贫尼在西方五里远处恭候大驾啦!”

  王毛立即在尸体间穿行起来。

  不久,他不但换上一套灰色袄裤,而且戴上一付中年人面具,只见他稍一思忖之后,反而向城内行来。

  他不甘心被耍,决定要出口气。

  城门警戒森严,所有的年青人皆被拦下来盘问,王毛这个假中年人反而轻易的进入城中。

  他一想起方才的警险情形,不由余悸尚存,沿途之中,丐帮弟子来回走动,不知在忙碌些什么?

  王毛不便相询,走入一家酒楼,朝临街座头一坐,吩咐过酒菜之后,他便默默的打量街上之行人。

  酒楼中之酒客并不多,人人低声谈论王毛方才大显神通之事,王毛在小二送来酒菜之后,边用膳边旁听。

  他一听他将自己形容成为一位魔法无边的恶煞,不由又好气又好笑!

  倏听一阵急骤的蹄声,王毛朝街上一瞧,立即发现“武当七剑”及丐帮三老和十余名中年人策骑驰来。

  “哇操!他们的动作可真快哩!但愿大舅能够早点展开行动挑了通吃帮的窝,免得给我添麻烦。”

  “妈的!汪晶晶,你敢坑我,我非逼你无窝可躲,逃回欢乐宫不可,咦?赵氏兄弟怎么也来了!”

  一阵蹄声之后,果见赵铁山及赵凌谊率领二十余名劲装大汉跨骑驰来,迅疾掠过街角而去。

  蹄声阵阵响起,一波波僧俗高手纷纷驰向丐帮总舵,王毛不由暗赞丐帮办事效率之高超。

  黄昏时分,酒客逐渐出门,王毛一见小二一直站在远处盯着自己,你立即取出一锭银子朝他招招手。

  “大爷,你要买单啦?”

  “不急!我还要等人,先把桌面东西收走,再送来三道小菜,一壶酒,剩下的碎银就赏给你吧!”

  “啊!谢谢!大爷,你真慷慨!”

  王毛微微一笑,逸自望向窗外。

  不久,小二不但送来一壶酒,三盘小菜,而且外带一个墩锅,只听制笑道:“大爷,你若缺什么,请随时吩咐!”

  “嗯!下去吧!”

  王毛刚喝碗热汤,倏见一位中年人走了过来,他一见对方的左掌五指捏成一个小圆状,立即也将左掌五指捏成一个小圆状。

  那人坐在王毛的对面低声道:“老方,风声紧,扯活吧!”

  说完,立即起身。

  王毛心中暗惊,立即跟着他下楼而去。

  王毛跟着他在街上左折右转绕了盏茶时间之后,立即夹到一家小客栈,王毛立即发现大门右住下方有个小圆圈。

  他一见那人已经步入院中,立即也快步行入。

  坐在柜后的中年人朝他们略一颔首,立即沉声道:“柳掌柜在君山等你们,子时之前务必要赶到。”

  那人嗯了一声,立即朝后院行去。

  玉毛跟着他自后门离去之后,立即迳自行向黄鹤楼。

  那位老兄敢不喜欢说话,因此,一直默默的前行,王毛为了怕嗓音“穿帮”,当然也乐意沉默相陪了。

  两人在盏茶时间之后,来到了黄鹤楼前,那人挤出入群之后,立即在湖边缓行,同时张望着。

  不久,只见他走到一条船首挂有一个红色小灯笼的快舟前面,只听他低声道:“鬼门头前孤魂多!”

  舟上篷中立即传出娇滴滴的声音道:

  “头号傻瓜就是你,上来吧!”王毛不由怔道:“哇操:那有此种暗语呢?”

  那人却好似接到圣旨般,立即掠入篷中。

  王毛正在犹豫是否要上舟之际,倏听右侧那条小舟传来娇滴滴的声音道:“二号傻瓜,上来呀!”

  王毛怔了一下,立即硬着间皮跃上小舟。

  只见一位妖冶少女从被窝中站了起来,厚被一滑,一具雪白的嗣体立即赤裸裸的呈现在王毛的面前。

  “格格!把缆绳解开嘛!”

  王毛一见隔壁那条小舟已经疾射向湖心,他立即蹲在舟首,只见他将麻绳一扯,绳结一滑,小舟立即轻晃起来。

  “格格!你在发什么怔嘛!开船呀!”

  王毛付道:“哇操!又没有见篙,怎么开呀!”

  妖冶少女啐声:“从未见过如此温吞之人,真受不了!”只见她将右掌朝岸边一拍,小舟立即被倒震而出。

  王毛恍然在悟道:

  “哇操!原来是利用反作用喷射原理呀!”

  那少女朝湖面连挥十余掌将小舟射至距离岸边里余远之后,立即脆声道:“小妹青青隶属炼魂掌,你呢?”

  “我姓方,是摄魄堂之人。”

  “格格!果然被我猜中了听说你们摄魄掌派在岳阳之人,皆是阴里怪气不爱说话,如今总算被小妹证实了。”

  说完,突然朝王毛的胯下抓去。

  王毛抓住她的右腕,沉声道:“你想干什么?”

  “格格!人家已经光溜溜了,你说,人家想干什么?”

  “今晚风声甚紧,我没兴趣!”

  “格格!王毛那小子已经溜了,有什么好怕的!”

  “你怎么知道他溜了!”

  “格格!官方已经贴榜抓他,各大门派也调集百余名高手来此,本帮也来了近百名高手,他还敢留在此地吗?”

  “你算不算高手?”

  “格格!在武功方面谈不上,不过,在‘那方面’够格称为高手啦!老方,别耽搁时间,影响小妹的成绩啦?”

  “成绩?什么意思?”

  “格格!柳堂主把我们二十人调来此地慰劳你们,谁在子时之前,接最多男人,谁就可获得一百两的赏银哩!”

  “我给你一百两,如何?”

  说完果真取出一张银票塞入她的手中。

  “格格!不要,人家丢不起这个脸。来嘛!”

  “这……”

  倏听丈余那条小舟传来娇滴滴的少女声音道:“格格!青青,你还没开始呀!我已经把老吕摆平了哩!”

  王毛一见那位老兄红着脸低头穿衣,不由怔道:“哇操!怎么会有如此不挣气的男人,简直就是冲天炮,一开就完啦!”

  “格格:青青,我先去报成绩啦!”

  青青二见小舟已驶向君山,急得忙替王毛脱衣道:“老方,你如何不合作,我……我会恨死你!”

  “这……那你待会也驶向君山,我认帐,如何?”

  “不行啦!堂主会‘验枪’啦!”

  “验枪?什么意思呢?”

  “堂主会检查你的‘话儿’啦!”

  王毛闻言,不由怔住了。

  “啊!好宝贝,老方你真是深藏不露呀!喷喷……”

  王毛一见她居然一直亲吻自己的‘地方’,暗暗摇摇头,道:“小浪货,到里面吧!”说完,立即行向篷中。

  青青在王毛脱掉衣衫躺下之后,迫不及待的吞下王毛的‘话儿’边扭动边嗲声道:“好宝贝……好宝贝……”

  小舟立即不停的晃动着。

  王毛捏住的双乳沉声道:

  “别太三八,打翻船,可不好玩哩!”

  “嗯!不要嘛!人家不如此,不过瘾嘛!”

  王毛探头朝湖面一望,只见十余丈内并无船只,心中略安之余,便任由她胡扭乱挺了呀!

  可是,过了盏茶时间之后,青青不但扭挺更剧。而且居然哼呀哎唷的高声喊叫,王毛早就忍不住了。

  不到一个时辰,青青已经猛翻白眼,香汁淋漓了。

  王毛拍开她的哑穴,躺在一旁。

  倏听一阵娇脆的声音道:

  “青青,好了没有呀!我要去接第二人啦!”

  青青喘道:“滑……滑……来……”

  “咦!青青,你怎么啦?”

  “唰!”一声,一位妖冶少女已掠至篷外。

  王毛刚暗暗皱眉,立听青青喘道:

  “爽!我好……爽喔……”

  华华一见到王毛那雄伟的宝贝,“啊!”了一声之后,边勿匆脱衣边道:“死青青,你真有福气哩!”

  话未说完,早已脱得清洁溜溜了。

  王毛欲焰方炽,一见华华自投罗网,便躺在被上任她疯。

  倏见两道黑影自十丈余外疾掠而来,只见右侧那人在夜空中翻个斜斗,立即轻飘飘的落在舟首。

  左侧那人的轻功较差,只见他抖手掷出一块木板在湖面,右足尖又在木板上面一弹,倏地飘射在先前那人之左侧。

  正在狂欢的王毛浑然不知的继续干活。

  只听见右侧那人传音问道:“是他吗?”

  左侧那人轻轻颔首,立即侧首望向湖面。

  只见右侧那人将右掌一伸,屈伸朝王毛的腰际连弹了三下,王毛的身子一颤,立即停下“工作”,不过,华华却仍拼命的挺动着。

  右侧那人冷哼一声,身子朝前一闪,左掌挥开王毛,右膝朝华华的桃源洞口一顶,华华媚眼一瞪,鲜血立即自嘴中溢出。

  哇操!真够狠!

  那人又一脚将挂着醉人笑容熟睡的青青喘死之后,沉声道句:“真儿策舟到对峰!”立即一掌毛住王毛的“黑甜穴”。

  小舟疾行似箭,不到半个盏茶时间,即已抵达彼岸,立听那人沉声道:“真儿,把他的衣衫穿了吧!”

  “这……娘,一指毙了他吧!”

  那人道句:“你舍得吗?”立即掠上岸去。

  另外那人暗一咬牙,身子一蹲就欲拾起王毛之衣衫。

  王毛右掌倏伸,立即扣住她的腰眼,左掌倏招旋又按住她的樱唇,吓得那人双眼暴瞪难合。

  “真儿,怎么啦?”

  王毛毛住他的“哑穴”,边穿衣衫边冷哼下声道:“你是谁?为何要害我?”

  “啊!你不怕点穴?”

  “哼!我这个天公你害不死的,你是谁?”

  “姓毛的,你若敢伤真儿,我绝不饶你!”

  “真儿?哼,明明是个母的,还说是真儿,该是假女啦!待我瞧瞧她是谁?”说完,立即拆去黑巾。

  黑中一拆,王毛立即认出是那位与白方玲一起被自己“开苞”的绝色少女,他在啊一声之后,立即后退一步。

  岸上之人立即冷冰冰的道:

  “毛小子,你竟敢非礼小女,我与你拼了!”

  “慢着!站住,你听我说,我……我不是故意的!”

  “住口!看你生得一表人才,却与那群妖女恶鬼同流合污,我巩利今日拼着失去小女,也要替武林除害!”

  “什么?你……你是巩利?”

  “不错!”

  “呼!”一声,一道掌劲疾扫而至。

  王毛挟起少女,向上暴射而起,“轰!”一声,篷顶立被掸破,王毛险之又险的避开那道掌劲。

  岸上之人正是杨白老之妻巩利,她一见到王毛向上疾射五丈余,待他力竭下降之时,立即又欲出掌。

  “慢着!你认识琴剑书生杨白老吗?”

  巩利闻言,似遭雷劈,左掌倏顿。

  王毛趁隙斜掠向岸边。

  倏听“卡!卡!”两声,两蓬蓝汪汪的细针自岸边两株树后疾射而出,王毛倏将少女朝巩利一掷,身迎了过去。

  “啪……”声中,他的胸膛已针满细针坠落在地上。

  巩利厉呼一声:“王毛!”顾不得接住爱女,和身扑向那两名自树后掠出之大汉,左掌一挥,一道掌劲已先行卷去。

  两名大汉一见来掌甚疾,挫身后退之后,立即长啸连连!

  巩利身似鬼魂,左掌挥劈六掌之后,那两名大汉在功败垂死的惨叫声中,相继奔向鬼门关。

  巩利挟起王毛掠到摔倒在岸边的少女身边,出掌解开她的“麻穴”,道句:“快走!”立即疾掠而去。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在长沙及岳阳之交界有一座岳林麓山,山势不高,因为在南岳衡山之麓而得名,在斜坡处有一间茅房、

  院中有一片枫红,倍添诗情画意。

  黎明时分,巩利挟着王毛疾掠人茅屋之后,立即将王毛放在竹床上面,同时低头检视他的伤势。

  当她见到王毛胸前那片刺胃般的毒针以及昏迷之模样,倏地长叹一声,自怨自艾的道:“天呀!是我害死他的!”

  “娘!他……他死了……”

  声音未歇,绝色少女已满头汗水的奔了进来。

  “唉!真儿,通吃帮的夺魂针一向歹毒,他至少中了六十支,你说,他还能活吗,天呀!他一定是你爹之徒呀!”

  说完,立即掩面痛哭。

  绝色少女奔到竹床前面,一见到那些毒针,悲呼一声,“天呀!”身子一晃,立即朝后面倒啦:

  巩利接住爱女,在她的人中轻捏,同时唤道:“真儿,你醒醒!”

  这名绝色少女正是巩利含恨离开杨白老所生下之女,她名叫杨真真,她刚醒来,立即与巩利抱头痛哭。

  二女工哭得伤心欲绝际,忽听:“水……水……”二女朝竹床上面一瞧,立即发现王毛的双唇微弱的颤动着。

  杨真真叫声“天呀!”立即奔向竹床。

  巩利颤抖的欲倒茶,却见水已结冰,她急道:“天呀!水结冰了!”

  杨真真倏地凑上樱唇,缓缓的将口沫渡了过去。

  好半晌之后,她方始喘呼呼的坐了起来。

  巩利己用真气溶化一杯水,她坐在床沿,以被垫高王毛之头部,缓缓的将水倒入王毛的口中。

  杨真真自药箱中取出一个磁石,细心的替王毛吸出那些毒针,她足足的费了盏茶时间,方始吸净那些毒针。

  巩利取出放在王毛心口附近的那把“碧血匕”,激动的道:“天呀!碧血匕,我终于再度见到你了,幸好有你救了他一命。”

  “娘,你有否夺魂针的解毒?’”

  “他的袋中有个小瓶,你拿出来试看看吧!”

  杨真真取出那个小瓶,打开木塞一闻,颔首道句:“挺清香醒脑的,应该是不会错了!”立即脱去王毛之灰袄。

  只见王毛那雪白的胸膛汩汩流出缕缕乌血,杨真真颤声道:“王……毛……”泪水立即簇籁直流。

  巩利取来毛巾刚吸去乌血,立即又发现有一批乌皿缓缓的溢出,她不由失声道:“好精湛的功力,真儿,他死不了啦!”

  “真……真的吗?”

  “不错!想不到竟有如此神奇的内力,真儿,你在此守候,娘去替他烧些开水,待会让他好好的泡一泡吧!”

  “娘,你何不把药桶再熬一次?”

  “啊!好主意!娘真是急糊涂了!”

  说完,立即匆匆的钻入竹床下面。

  杨真真又吸去一批乌血之后,轻轻的卸下王毛之面具。

  她伸出纤掌轻抚王毛的双颊,倏地忆起自己被他轰得“死去活来”的情形,全身没来由的一颤。

  她慌忙移开纤掌,继续拭着乌血。

  一个时辰之后,王毛的伤口已逐渐的旧出鲜红的血迹,只听他叫句,“疼死我了!”倏地坐起身子。

  “砰!”一声,杨真真被撞落床前,疼得她哎唷一叫。

  王毛睁眼一眼见她,急忙掠向门去。

  “你……站住!”

  王毛拉起灰袄转身惊慌的道:“哇操!我……”

  倏听床上传来一声:“毛儿!”巩利己钻了出来。

  王毛乍听那声柔和的“毛儿!”又见到巩利那慈祥的脸孔;他不由喃喃自语道:“哇操!我在作梦吗?”

  他往自己的右腿内侧一捏,不由哎唷一叫。

  杨真真禁不住“噗咄!”一笑。

  玉毛只觉得她那一笑,她似百花怒放,心中倏地一荡!

  巩利含笑道:“真儿,你去准备食物,毛儿,随我来!”

  说完,重又钻入床下。

  王毛跟着钻入床下,立即发现有一个木梯直通地下,一股股浓冽的药味扑鼻而来,他立即缓缓的循梯而下。

  不久,他立即置身丁一个十余坪大的地室,室中有个矮灶,灶上除了一个圆管通到顶层以外,另有一个三尺方圆,五尺高之圆木桶。

  灶下之火苗渐熄,桶中却飘浮热气,只听巩利笑道:“毛儿,此桶贮有百种珍奇灵药,乃是真儿练功淬炼筋骨之用。”

  “你身中六十余支夺魂针,虽然伛逃一劫,经脉及内元必然受创甚重,先进去浸泡运动吧!”

  “师母,谢谢你的再生之德!”

  “别耽搁了,进去吧!我上去了!”

  说完,立即含笑离去。

  玉毛脱光身子,咬紧牙根进入那热烫的桶中,双膝一盘,立觉药液浸至喉部,他急忙连吸数口长气。

  好半晌之后,他方始适应那热度,真气一提,他立觉胸前大穴疼痛难耐,心知师母所言不虚,立即咬紧牙根缓缓的运行真气。

  足足的过了一个多时辰,他方始将真气运行一周天,他只觉疼痛大减,立即继续运行真气。

  翌日黄昏之际,只听王毛徐嘘一口气缓缓的醒转过来,他刚站起身子,立听一阵清脆的声音道:“毛……哥……你醒啦!”

  他一见杨真真穿着一身红袄拿着灰袄及两条毛巾低头而立,心中一颤,轻咳一声,道句:“是的!”立即跃出桶外。

  杨真真道句:“娘等你用膳!”将洗净之灰袄及毛巾放在椅上之后,立即低头离去了!

  王毛擦干头发及身子,穿妥灰袄之后,拿着毛巾走了出来。

  他刚钻出竹床,立即看见巩利含笑瞧着自己,他急忙跪伏在地上恭敬的道:“王毛拜见师母!”说完,立即叩了三个响头。

  巩利欣喜的道。

  “毛儿,起来用膳吧!”

  “是!”

  王毛跟着巩利走入小厅,衷即看见竹桌上面摆着四菜一汤及一锅饭,只听桌旁的杨真真羞涩的道:“娘,毛……哥……请用膳。”

  巩利含笑入座之后,王毛立即陪坐在一旁。

  杨真真羞涩的添了三碗饭之后,立即低头坐在王毛的对面。

  巩利含笑道:

  “毛儿,真儿,都是自己人,别客气喔!”

  王毛虽然将近二日未进食,早已饿得发慌,可是,为了保持“绅士风度”,仍然斯文的用膳,心中真是别扭万分。

  所幸,巩利频频替他挟菜催他多吃点,他好似“韩信用兵,多多益善”,立即“照单全收”吃个精光。

  膳后,巩利熄去烛火,道。

  “毛儿,最近岳阳风云际会,突然出现数百名各派高手,咱们还是小心些吧!”

  “应该的!”

  “毛儿,谈谈你与真儿的爹相处之情形吧!”

  毛儿早在甩膳之时已经准备妥“演讲稿”,只听他将自己的身世及与杨白老打和的情形仔细的叙述着。

  二女默默聆听,只是,当她们听见杨白老居然因“玉指令”而死及叮咛王毛寻找巩利,潜入欢乐宫除去汪大天后。不由低泣不已!

  王毛低声劝慰之后,又仔细的叙述自己遇见白方玲,进入赵家庄,返回济南,与阿虎在老关饺子馆工作的情形。

  修听杨真真脆声道:

  “毛哥,你所说的老关是不是名叫关义飞?”

  “是的!他曾向我提过你们,当时我实在兴奋欲狂哩!”

  巩利神色一黯,叹道:

  “关师兄对我情深似海,可惜,我却无法接受他的情意,你的近况还好吗?”

  “娘,我已拜他为义父,他早就离开济南,难道没有来找你们吗?”

  “由于真儿失踪,我外出寻访,可能与他错开路程了!”

  “原来如此!”王毛立即又把自己与赵家昆仲进入汇泉寺之后所发生之事,仔细的说了一遍。

  杨真真红着脸道:

  “毛哥,我就是听见你扬威之事,想要找你挑战,却不慎着了通吃帮高手的道儿哩!”

  “哈哈!缘!我该谢谢邓儿个家伙哩!”

  说至此,他突然发现自己说得太露骨了,不由双颊一红。

  杨真真更是早已醋红似火啦!

  巩利含笑道:

  “毛儿,你怎么进入通吃帮的?”

  王毛立即把自己被柳恒顺擒住,又被逼眼下毒药之事说了一遍,可是,当他说到那些风流事时,他倏然无言。

  “毛儿,通吃帮藏污纳垢,淫闻不断,直说无妨!”

  王毛只好红着脸招供了!

  可是,当他说到与杨真真结合时,他又刹车了。

  “毛儿,实不相瞒;我为了使真儿的武功速成,自幼即以药物助她练成阴功,你是如何克制她的?”

  “我……我是以‘玉指心法’……”

  “啊!原来如此,武林皇果然不愧为一代奇人,毛儿,你能否谈谈玉的心法?”

  王毛道句:“好呀!”立即低声说出口诀。

  “毛儿,你再说一遍!”

  王毛立即一字一句的叙述出来。

  巩利思付半个时辰之后,突然欣喜的道句:“成啦!”

  杨真真忙问道:

  “娘,你是不是指我恢复功力之事?”

  “正是!毛儿,你可知道你吸走了真儿多少的功力?”

  “我……我不知道?”

  “五成哩!”

  “那么多呀?我该怎么办?”

  “当然要赔啦?你愿意吗?”

  “愿意!竭诚愿意!”

  “好!改日再研究此事,你再说下去吧!”

  王毛立即接着把汪晶晶吸去洪天健功力之事说了下去,当他说到进入铁牢之事,杨真真忙道:“毛哥,你当时在场呀?”

  “当然在呀!你呀!有够冷静,白姑娘较沉不住气!”

  “毛哥,当我及白姑娘在暗道中发现有人追来之时,所幸是由她掷出碧血匕,若由我出手,你就麻烦了!”

  “真的呀?还好!天公保佑!”

  “真儿,别打岔!”

  杨真真含笑吐吐舌,王毛立即又将自己见到南宫明珠之后的情景说了出来,这一说,直说到遇见她们二人,才停了下来。

  巩利欣喜的道:

  “毛儿,想不到你不但是洪帮主之甥儿,而且还取得他和石心师太,同了大师的支持,大好啦!”

  “可是,我在岳阳城闯了不少祸哩!”

  “小事一件,否则石心师太不会暗中指点你逼毒,对不对?”

  “哇操!有理!咦?怎么天亮啦?”

  巩利一见厅外已是曙光出现,长叹一声之后,道:“好一个难忘的夜晚,待会儿再聊吧!真儿,去准备早膳吧!”

  王毛忙道:“师母,你们一夜未眠,先去调息一番吧,我难得有表现的机会,你们就尝尝我的手艺吧!”

  说完,兴孜孜的站了起来。

  巩利含笑摇头道:

  “男主外,女主内,那有男人下厨的,我看咱们皆先调息一番,等出口气再准备早腾,如何?”

  “哇操!休息是为了走更远的路,附议!”

  杨真真情不自禁的又噗噗一笑。

  王毛在激动及兴奋之下,一直过了好半晌之后,方始入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