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混小子发烧

第 九 章 降伏荡妇爽歪歪

更新时间:2022-05-07   本书阅读量:

  亥初时分,王毛在“宝主尽饮”之下,笑嘻嘻的走回客房。

  哪知,他剧推开房门,立邵看见艳华自榻沿起身行礼问道:“少侠,您回来啦!请喝杯热茶解解渴吧!”

  说完,立即扭臀走向房中央之回桌。

  王毛一见橱上躺着两位以黑巾蒙面,原被覆身之人。立即直觉得忆起那两名被自己“开苞”之女人。

  “哇操!艳华,你是什么意思?

  “格格!酒为色之媒少侠,你已经酒足莱饱,著能佳人在抱,态意欢乐,岂非人生一大乐事哉!”

  “哇操!这……在下不喜欢青苹果,还是偏劳你吧!”说完,右臂一伸,轻轻的将她搂入了怀中。

  “格格!她们已经分别服下了辛粒助兴之乐物,目前正渴望你能御赐甘霖,你动大发慈悲吧!”

  说完,轻轻的要挣开身子道:

  王毛轻轻的按住她的“麻穴”,道:

  “哇操!办这种事,原本十分的愉快,我不愿意勉强别人!”

  说完,立即开始剥她的衣衫。

  艳华急道:“少侠,我有任务在身,你饶了我吧!”

  “什么任务呢?”

  “这……我……夫人曾吩咐过,我必须照顾她呀!”

  “哇操!你不是已经制住她的穴道了吗?安啦!跑不掉啦!”说完,轻轻的在她的圆臀捏了一下。

  艳华“啊!”的一叫,立即格格连笑。

  王毛闻声,边脱自己的衣衫边忖道:

  “哇操,狗不了吃屎,你三八查某还曾欲迎还拒哩!看我如何轰你吧!”

  王毛满意的将她放在太师椅上,回头一见橱上已经传出一阵急促的“啊……”喘声,那两条黑巾也不停的震动,他不由一皱眉头。

  他瞄了她们一眼,立即拆下黑中,“啊!”的一声惊呼之后,他“蹬……”连退戮步,喃喃自语道:“哇操!怎么会是那个‘恰查某’呢?”

  敢情,王毛已经认出白方玲了!

  却见分队壮人皆是满脸通红眼儿汪汪的瞧着王毛,口不自被卸下的颚旁泪泪流出,哪有一丝淑女的模样呢?

  哇操!简直就是淫娃荡妇嘛!

  突听艳华格格笑道:

  “少侠……别理……啦……她们……侠要……受不了!”

  “哇操!你给她们吃多少的媚药啦?”“各……半粒……”“哇操!她们……已被……咱们……方才的……情景……逗火啦!”“哇操!我只有一人怎么办呢?”“格格!交叉……游击……”

  “哇操!我会被你害死啦!”

  他的心中虽然纳闷行动可没停顿,立即鼓浪前进了。

  不到盏茶时间,绝色少女的凤眼因为兴奋,而不停的闪烁异采,那微张的嘴儿由于舌头卷动之帮,不停的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了。

  艳华格格笑道:

  “少侠,你知道她很爽吗?”

  “哇操!有知没有道啦,她是谁?”

  “来历不明,武功奇高,本帮折了三十余名弟兄才将她擒!”

  “哇操!万一她大有来历,我日后准吃不了兜着走啦!我会被你们害死啦:另外这一个少女是谁呢?”

  “格格,地就是饯心庵主铁师太的徒孙,她专门与本帮作对,若非六位护法联手还抓不住她哩你该替她解解渴啦!”

  “哇操,不急忙,让她再受点罪吧!”

  “咦?你与她有仇吗?

  “没仇,不过,有怨!”

  “怎么回事?”

  “哇操!糗事一段,不提也罢!”

  讲至此,他不由忖道:“哇操!我只要一卸下铁心庵的匾额势必会得罪石心师太,何必在乎多惹这个恰查某呢?”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毛突被白方玲抓住左臂,吓得他刚“哇操!”一叫,身子已被白方玲拉了过去,他急忙按住她。

  王毛干脆任由白方玲去疯,他则仔细的打量着那名绝色少玄。

  绝色少女身子连颤,鼻息咻咻,色急难耐,尤其是那汩汩直流的口水,使王毛瞧得心生不忍,文即替她合上下颚。

  下颚一合,在那张樱挑小口配合之下,那张脸儿更加的迷人了,玉毛情不自禁的伸手在娇颜上面轻抚着。

  王毛一见白方玲喘呼呼,而且汗如雨下,不由苦笑道:

  “哇操!灾情挺严重的哩!可是,我总该歇会吧!”

  “那你就趴在她的身上吧!”

  “为什么要如此呢?”

  “妈的!你懂得真多哩!”

  “格格,你好好乐吧!我替这丫头洗净身子吧!”

  王毛贴在白方玲的上面将她的下颚一舍,打量半晌之后,突然付道:“哇操!恰查某的容貌怎么有点像洪天健呢?”

  他又仔细瞧了一阵子,付道:

  “哇操!鼻子挺像的哩!不过,这根本不可能呀!洪天健若与她有渊源,他早就发现啦!”

  “少侠,它还未立正呀!快帮帮忙啦!再拖下去,这丫头会出现问题哩!”说话之间,艳华已符绝色少女放在椅上。“哇操,想不到你这个蒙古大夫还会妙手回春哩!”

  说完,立即拍齐洪方玲的穴道,任她去狂冲猛顶着。

  艳华香绝色少女穿上厚袄之后,含笑道:

  “少侠,我送她回房,你可别把那丫头整得太惨哩!”

  “哇操!你怎么突然慈悲起来了?”

  “格格!你忘了夫人令我照顾她们吗?”

  “哇操!哪有此种照顾方式呢?”

  艳华格格一笑,立即挟着绝色少女离去。

  三天,整整的过了三天,王毛足不出房,因为,他发现只要多调息一遍,精神就更振奋,他心知功力己在突飞猛进了。

  他当然打铁趁热的调息个不停了!

  这天一大早,他正调息至龙虎交济,身轻若羽的时候,突听远处传来艳丽的步声,他立即缓缓的收功下榻。

  他打开布帘,只见天空尚在飘着雪花院中及花木上面均已铺上白雪,他不由脱口道:“哇操,好一片银色世界!”

  “唰!”一声,他打开窗户轻轻的跃落在窗外。

  他接住一蓬雪花揉成一团凑近脸颊,立即忆起儿时与阿虎他们打雪仗的趣事,他冲动得立即想要回济南。

  突听艳丽脆声道:“少侠,夫人有请!”

  王毛将雪团抛在雪地上面,掠人房中之后问道:“哇操!夫人一大早突然唤我,莫非有什么重要之事情?”

  “少侠聪敏过人,何妨边走边猜!”

  “哇操!艳丽你怎么突然神秘起来了,当心变成‘小儿麻痹’!”

  “格格,少侠何需如此的性急呢?你只要见了夫人不就全明白了吗?”

  “好,好不说就拉倒,走吧!”

  说完,笑嘻嘻的跟着她出房。

  他进入汪晶晶的房中之后,立即看见洪天健神色灰败的瞧着他,那对炯炯有神的双眼已是黯然无神。

  相反,汪晶晶却神彩飞扬,那对凤眼寒芒,熠熠,似乎突然脱胎换骨,功力“涨停板”王毛不由暗自纳闷。

  他拱手道:“帮主,夫人,早呀!”

  洪天健双眼一瞪,立即望向窗外。

  汪晶晶却含笑脆声道:“毛仔,坐下来用膳吧!”

  王毛道过谢,立即坐在洪天健的对面。

  艳丽立即替他们三人盛饭取笑。

  王毛一见洪天健一直低头用膳,他只好也默默的用膳。

  不到盏茶时间,突见洪天健放下碗筷站了起来,汪晶晶立即含笑道:“帮主,你要去哪呀?”

  “哼:我连行动也失去自由吗?”

  “帮主,天气这么冷,你的火气怎么如此旺呢?有话好说嘛!”

  “哼!有话好说?事已至此咱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格格!帮主,你真的如此绝情吗?”

  洪天健咬牙切齿的道:

  “汪晶晶,你才绝情绝义哩!你想一想我做了一二十年的鬼儡帮主到最后却……却……”

  说至此气得说不出话来!

  “格格!洪天健你不甘心白搞一场对不对?”

  “哼!”

  “洪天健你有今日之下场,乃是你含淫掳掠作恶多端的报应……”

  “住口汪晶晶,我洪某人若非着了你的道儿好歹也是响叮当的汉子,你害了我的一生,居然还说这种风凉话,你……你……”

  话未说完,右掌一翻寒光一闪,碧血匕已疾射向汪晶晶。

  汪晶晶将双筷一扬挟住碧血匕,格格笑道:“洪天健,你这位令江湖闻名色变的冷血杀手,想不到会有今日的下场吧!”

  哼,我知道你在昨晚偷偷的藏了碧血匕,我故意让你过过最后一次瘾你可以歇手啦!”

  倏见她的右臂,碧血匕已倒射洪天健。

  洪天健踏足拧腰欲闪,哪知,手脚却不听使唤的慢了半拍,“叭!”一声碧血匕已钉入他的右肩窝,疼得他的五官紧挤在一块。

  “格格!终日打乌,也会被雁啄了眼吧!”

  “汪晶晶,你……好狠!”

  “格格,我如果心狠,岂会留住你的命呢?”

  “你!你还不是想要戏耍我而已!”

  “格格!不错!你该结束你的罪恶一生了,可是,如果不叫你目睹通吃帮称霸武林岂会瞑目呢?是不是?”

  “汪晶晶,你休想!即使有多……”

  “住口!你当真不想活了吗?”

  王毛会意的道:“哇操,她一定不愿意他说出欢乐宫看来定是欢乐官在替通吃帮撑腰哩!”

  “妈的,看来洪老鬼的一身功力一定已被汪晶晶吸光了,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哇操!真是大快吾心!”

  他继续不动声色的旁听着。

  洪天健狠毒的瞪了汪晶晶一阵子之后,沉声道:“江晶晶,我会看你如何众叛亲离,四面楚歌,惨嚎而死!”

  “格格!洪天健,你挺关心我哩!”

  说完神色一冷右掌在洪天幢的身上连拍六掌。

  只见洪天健摔倒在地,身子一阵抽搐之后,立即边翻滚边惨嚎不已,那扭曲的五官及汩汩流出的冷汗,可见他已绞疼难耐。

  王毛心中暗骇,剑。眉立即一皱!

  汪晶晶却好似在欣赏自己的杰作般愉快的瞧着洪天健。

  王毛暗凛道:“哇操!最毒妇人心,古人说得不错,我以后可要与她保持距离哩!否则早晚会被她修理的!”

  汪晶晶一直瞧到洪天健疼昏之后方始解开他的穴道朝艳丽道:“打入铁牢不是接近第三者。”

  艳丽应声是,立即挟着洪天健走了出去。

  汪晶晶含笑坐在王毛的右侧,双乳贴在他的右臂嗲声道:“毛仔,感激你的帮忙,使我制伏了洪天健。”

  王毛不敢闪避,亦不便太亲热,只好昔笑道:“哇操!我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怎敢居功呢?”

  “格格!若非你让他失去戒心的这次我岂能趁他微醉之际吸取他的一身功力及制伏他呢?”

  “哇操,那晚所喝之酒有毒吗?”

  “不是毒,只是些微的‘百战丸’而已!”

  “哇操!怪不得我那晚会那么累!”

  “格格!听说你把那两个丫头吃得死脱哩!”

  王毛红着脸道:“哇操!好累幄!”

  “格格,毛仔,你来担任通吃帮帮主,如何?”

  “哇操!爱说笑,我罩不住啦!”

  “格格!没问题啦,谁有异议,就揍谁我替你撑腰!”

  “哇操,你撑到哪儿去啦?我真的不适合啦,那批人不会支持我啦!”

  “格格,有我在,别怕!”

  “哇操!我没兴趣啦!”

  “格格!你不想知道身世吗?”

  “这……你知道我的身世吗?”

  “不错!洪天健已经告诉我了!”

  “哇操,我还是去办那三件事吧,因为,我实在不喜欢涉入江湖纷争,所以只好婉拒你的好意栽培了!”

  “毛仔,我如果坚持要你担任帮主呢?”

  “哇操,最好别如此伤感情,好吗?”

  “不,于公于私,我皆少不了你,你非答应不可!”

  “哇操,何必如此呢?你们帮中人材济济,随便挑一个出来也比我强呀,何必找我这个别出道的毛头小子呢?”

  “毛仔,你可知道我已经为它着迷了吗?你就别再推三阻四啦!”

  王毛被逗得全身难受,不由苦笑道:

  “武则天可以称帝,你也可以自己担任帮主嘛,何必找我的麻烦呢?”

  “格格!我可以担任帮主不过,你一走,我可找不到足以令我飘飘欲仙的人呢?所以,你还是留下来吧!”

  “我……”

  “毛仔,你好好的考虑一下吧,只要你肯留下来我全听你的!”

  “我……”

  “毛仔,你是不是对本帮没信心?”

  “哇操!我对江湖之事,完全莫宰羊,怎么会想这么多呢?我目前只是想知道自己的身世而已啦!”

  “格格,那你就早点答应要留下来嘛!”

  “哇操!我实在没有兴趣啦!”

  “格格!别再提这件不愉快的事儿啦,咱们乐一乐吧!”

  “我……”

  “格格!别紧张!我不会打你的主意,不过,你也别暗中搞鬼吧!”说完,起身边走向榻边脱去皮袄。

  王毛边脱衣边暗将功力运转一同,然后走向榻去。

  王毛俊颜一红,讷讷无言。

  “哼!那丫头虽然泌死不肯道出来历,不过,我已将她身上察出她的来历,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呀!”

  “她是何来历?”

  “与你无关,你毋需知道此事先来场狠冲猛顶吧!”

  王毛点点头,立即开始冲刺起来。

  盏茶时间之后,汪晶晶嘘口气,眉开眼笑的道:“好毛仔,现在换些花招橱刘一番,先来‘凤凰于飞’吧!”

  名师出高徒不到一个时辰,王毛已学会了七样花招,只听汪晶晶格格一笑道:“毛仔,任你自由发挥啦!”

  王毛哈哈一笑,果然开始复习“功课”了。

  王毛又连轰盏茶时间之后,方始喘呼呼的“交货”。

  他戳察汪晶晶果真没有仿吸他的功力,心中一宽立即例躺在她的身旁,右掌依依不舍的无揉她的胴体。

  江晶晶美得双眼闭眯,嗯呀喔的呻吟不已。

  夜深人静王毛鹰地自榻中坐了起来,他凝神默察半晌,确定十丈之内皆无外人之后,立即一家封住江晶晶的“黑甜穴!”

  他确定妙已经晕去之后,匆匆的穿妥衣靴立即飘到柜们。

  只见他在柜后摸索片幻果然发现有一个小圆扭,”他轻轻的按——三下之后,柜子立即在“轧……”细声中朝侧答去。

  壁间果然现出一个小洞。

  王毛探头一腰右侧那条通道中并无人防守,心中暗喜,立即飘入通道侧一溜烟般朝前疾掠而去。

  哪知,他同转弯,立即听见一声长叹,他骇得急忙“蛋急刹车”并将功力提于右掌悄悄的朝前飘去。

  不久,他立即发现左侧岔道上另有一排石级趄下延伸而去,池正欲下去,倏听少女的叱声道:“你能不能安静些?”

  “哇择!是姓白的恰查某哩!原来他被关在此地呀!”

  于是,他俏俏的沿着石级往下陨去。

  只见洪天健、白方玲及那名绝色少女分别被绑成一团粽字被关在三个铁牢中分无一物真不知她们是向挨寒受冻的。

  “哇操,虐待俘冯简直是太不人道了嘛!”

  左右壁上各挂着一颗拳头小的夜明珠,不但将六间牢房照得一清二楚连他们三人的神色也一览无遗。

  只见洪天健吃力的将身子一滚,默默的盯着邻牢的白方玲一阵子之后,突然又神色赐然的长叹一声。

  白方玲柳眉一竖,叱道。

  “你又叹息啦!你烦不烦呀?”

  “白丫头,你知道我是谁吗?”

  “欠管你是谁你只要安静些就行啦!”

  “白丫头你能不能移动身子?”

  “要干嘛?”

  “白丫头,你想不想离开此地?”

  “……你有办法吗?”

  “不错!只要你能够靠近铁栏,我就可以肋你远离此地!”

  “你是谁?”

  “你别管这么多,开始吧!”

  说完身于一阵连滚,不久,已靠在栏旁。

  白方玲如法制炮的滚到旁之后,立听洪天健沉声道:“白丫头,张口咬住我肩上的匕首吧!”

  说完、吃力的将肩膀凑近铁栏缺口。

  白方玲一见到他的肩上果然钉着一把匕首立即将樱唇移近匕首,檀口一张,将匕柄咬住之后脑瓜子往外一晃。

  洪天健闷哼一声之后肩上立即射出一蓬血箭溅得白方玲满头脸的鲜血,逼碍她满忙挪开身子。

  只见她略一思忖之后,将匕首吐在地上之后,缓缓的移动身子不久她被缚之处,终于凑近匕首了、

  只见她小心的将细绳朝匕锋一凑,细绳立断,她立即欣喜的一跃而起,可是,由于口肢被缚甚久血气不顺身子不由一阵踉跄。

  只见她欣喜的搓揉四肢片刻,立即合起匕首欲行肉绝色少女。

  她见拿起匕首立即发现柄梢击有一条细强,好倏地想自己祖父诸人皆死于寒血匕之事,于是,立即盯着洪天健。

  洪天健是个老江湖了,他岂会不知她的心意不由暗该不已!”

  白方玲走近栏旁,沉声问道:“你是被谁所伤?”

  “汪晶晶!”

  “汪晶晶是谁?”

  “通吃帮帮主的夫人天下间最狠毒的女人。”

  “你是谁?”

  “我姓林,一个默默无闻的人!”

  该听绝色少女冷冰冰的道:

  “姑娘他就是通吃帮帮主洪天健。”

  洪天健神色大变,立即拼命的向远处滚去。

  可是他滚不出多远,只见白方玲用力一扯,他只觉右腕一疼,整个的身子立即被细绳扯回到铁栏旁边。

  白方玲将匕尖对准他的喉问,沉声问道:“你是不是那位冷血杀手?”

  “哼,吾乃堂堂的通吃帮帮主,岂会做那种事?”

  “冷血杀手是不是你的手下?”

  “真的吗?”

  “千真万确,你如果去问问那些老江湖,他们必然会告诉你,冷血杀手已经消失十五年了!”

  “那你方才为何要撒谎?”

  “我不愿意引起无谓的误会!”

  “误会?你怎么知道我会误会?”

  “这冷血杀手昔年以碧血匕作了不少的案子一定会有很多人循它凶手的,因此,我才会有这种顾虑。”

  “真的吗?”

  “姑娘,此地不宜久留你快以碧血儿削去铁锁吧!”

  白方玲一想有理以匕削断纫绳之后立即走向牢门。

  只见她将匕首一样铁锁立断。

  她迅速的走出铁牢,立即削去绝色少女的铁锁及细绳。

  绝色少女道过谢,边揉四肢边道:“快走吧!”

  “他呢?”

  “狗咬狗,一嘴毛让他去自生自灭吧!”

  “我想带他出去!”

  “算啦!他的功力已废,不但没什么利用价值了,反而是累赘,目前咱们的武功破封住,不宜带他走!”

  “这……好吧!”

  倏听洪天健叫道:

  “你们若想毁掉通吃帮,就必须带我走!”

  白方玲怔了一下,立即望向绝色少女。

  绝色少女思忖片刻之后,摇头:“算啦!他一消失那魔女立即会应变的!”说完,立即匆匆的朝石级行去。

  白方玲当然也跟着跑过去了。

  王毛闪到转角处一见到她们二人勿匆的离去之后,应即悄悄的从石级飘到洪天健的牢外面。

  洪天健血流不止加上又气又恨险些晕眩,当他一见到王毛已经站在铁牢外,他立即沉声道:“他来做什么?”

  “告诉你一件事,问你一件事!”

  “哼!你休想从我的口中知道你的身世。”

  “哇操!别人大嘛,要不要先止血?”

  “不必!流这些血死不了的!”

  “哇操,过气的帮主,你有没有发现那个姓白的恰查某有点像你呢?尤其是那个高挺的鼻梁想一想吧!”

  洪天健怔了一下,不由“啊!”了一声。

  “哈哈!有点像吧!我没有胡盖吧?”

  洪天健神色茫然的喃喃自语道:“她姓白,可能吗?”

  王毛心匆忙正在回想往事,立即默默的瞧着他。

  他半响之后,听洪天健道:

  “小子,咱们交换一个条件,如何?”

  “说吧!”

  “我把你的身世告诉你,你放我离去,如何?”

  “哇操!正合孤意,说吧!”

  “小子你替我止血,同时听我说吧!”

  王毛点头道:“那你就滚过来吧!”

  “小子,以你的功力不难摘下铁锁,进来吧!”

  王毛闻声“我行吗?”立即走到锁前。

  他抓住铁锁,运劲一扭,“卡!”一声,铁锁应手而断,他不由大喜。

  他走到洪天健的身边,解开细绳之后,立即取出药瓶递给他。

  洪天健将药粉倒在伤口,又将剩下的药粉全部倒入口中之后,立即站起身子,缓缓的朝铁牢外行去。

  “哇操,你想黄牛吗?”

  “艳华那残人随时会来此地,边走边谈吧!”

  “哇操!好吧,不过,你最好安份些……”

  “哼,不劳你吩咐!”

  王毛跟着他走出石级,又前行二十余丈之后,一见他一直低头不语,立即低声催促道:“哇操!你可以说吧!”

  洪天健又走了十余步之后突然靠在壁旁,挥袖拭汗道:“小子,你总该让我歇口气呀,咦?谁?”

  王毛闻声,立即回头。

  洪天健的右脚立即朝壁角一踢。

  倏听头顶传来“哗啦!”一声他尚未意会出是怎么回事,一个大铁笼已经疾罩而下,逼得他急忙举臂一顶。

  “砰!”一声,他立觉腹部“气海穴”一疼,低头一瞧洪天健的右掌已经捶在自己的腹下,他立即疾吸一口气。

  洪天健原本要揍王毛一拳泄泄气,哪知源出之后,居然无法收回吓得他拼命的往外挣扎。

  王毛双掌一振将铁笼推上两丈余,立即闪了出去。

  “轰!”一声,地面立即一阵颤动。

  “快!快带我走!”

  “哇操,我不会再受骗了,说吧!”

  “这……好……令尊姓李,先走再说!”

  “不行!”

  “小子机关已动,她们马上会赶来的!”

  王毛一想有理,立即震开他的右掌,将他挟起之后疾掠而去。

  他刚闪过转角之处,立见汪晶晶及艳华,艳丽掠到铁笼旁,只听汪晶晶得意的自语道:“小子,先放你出去透透气吧!”

  艳华低声问道:“要不要擒回白老鬼?”

  “没必要!他已经见不到明日的朝阳啦!速传令本帮弟子扩大王毛与各派间的误会同时向宫中求援!

  “是!”

  王毛挟着洪天健疾驰一阵之后,突见一道寒光自转角处疾射在而来,他吓得急忙挥掌一劈。

  “砰!”一声,那道寒光立即掉落在地上。

  远处立即传出一阵逐渐远去的足声,王毛恍然大悟道:“哇操!原来是她们二人,险些挨一刀哩!”

  他将匕首拾起之后将匕尖朝洪天健的头际一挥,一绺头发立即飘落在地上,洪天健却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

  王毛将他抛在地上,揶揄的道:

  “哇操!安啦流白血而已啦!说吧!”

  “再走一程吧!”

  “免若有人追来我负责摆平,说吧!”

  “这……”

  王毛将匕首一挥洪天健只觉头皮一凉,骇得忙叫道:“我说!我说!”

  王毛冷哼一声,立即盘坐在他的对面。

  “小子,客气些,算起来你该唤我为舅舅哩!”

  “啊!黑白讲!”

  小子令尊姓陆名叫承志,乃是河南陆家庄庄主,令堂白,复名樱樱乃是家妹,你不是该唤我为舅舅吗?”

  “哇操!有何证据?”

  “那颗痣就是证据,令堂的身上也有一颗痣。”

  “这……你怎么会知道?”“哈哈!令堂与我自幼即在一起练功,我怎会不知道呢?”

  “那他们……”

  “死了!”

  “什么?死了!是谁下的毒手?”

  “白财,他是陆家庄总管白之子,自少年时即嗜赌,想不到他居然会干下杀人焚庄夺财之事!”

  “你怎如此说?”

  “哼!你满月之时,我曾去过陆家庄,我早就向令尊敬告过,偏偏他碍于情面留下那个祸胎。”

  “在你满周岁之时,令尊大设宴客,哪知,第三天即传出陆家庄被为废墟之事可惜,我当时无法分身到现场察

  “哇操!王发那家伙一直庄济南,你怎么没有注意到他呢?”

  “哼,他己易姓为封,又不在武林去动,我正在发展事务,岂会注意及此。”

  “这……你说说王发的模样吧!”

  “中等身材,相貌普通,双眼灵活右嘴角有颗病,病上有毛,左掌有六根手指,十足一个叛逆胚子,对不对!”

  王毛啊了一声,立即低头不语。

  洪天健趁机歇口气。

  哪知,没隔多久突见他捂腹惨叫出声。

  王毛倏地起身闪到一旁,沉声道:

  “哇操!你又想要搞鬼了吧?”

  “我体内……毒发……啊!”

  “哇操!你好端端的,怎会中毒呢?”

  “汪……晶晶……贱人……下毒!”

  “哇操,我去找她拿解药!”

  “来……不及……你去找……丐帮……洪……啊……”

  “哇操!你要我去我丐帮洪帮主吗?”

  “啊……是……啊……”

  只见他在一阵抽搐之后立即寂然不动!

  乌黑的血立即自他的嘴角溢出,由那对暴瞪的双眼可见他死得多不甘心,王毛不由长叹一声。

  “哇操:想不到汪晶晶如此的狠!”

  他思忖片刻之后以匕首挖掘一个深坑将洪天健人坑中之后,边覆上边道:“哇操!姓白的,你咎由自取,认了吧!”

  他又思付道:“哇操!我该先去丐帮,还是再回到汪晶晶的身边,伺机混入欢乐宫呢?妈的!实在有够伤脑筋。”

  “哇操!我若现在回去找她,既没面子,反而会令她怀疑,我还是先去找丐帮洪帮主印证一下身世吧!”

  主意一决,他立即手持碧血匕朝前掠去。

  不过,他知道白方玲二女尚在前面,他在作贼心虚及避免遭袭之下。并不愿意和她们再见面边走边找着岔道。

  “哇操!我怎么没有向小红问清楚有没有其他的岔道呢?”

  所幸,他在半个盏茶时间之后,立即发现右侧有一条岔道,于是他立即放缓身形朝岔道行去。

  他前行里余远之后,一见已经走到尽头,他在怔了一下之后,立即凝足赐力在石壁上面仔细的寻找有否小圆扭。

  皇天不负吉心人,不久,终于让忆在右侧壁角下方找到一个小圆石,他轻轻的一按,只觉它往内弹了弹,心知必是暗扭了。

  他一重二轻的按过之后立见石级缓缓的朝前方倒去,一道光亮立即自缺口处射了过来,他只觉双眼一阵刺疼,立即向右一闪。

  “轧……”之声,修然而逝代之而起的是一阵轻细的步声,王毛心知已经有人发现门已被启开走了过来,他立即吸口气稳定情绪。

  脚步声音丧丈余外倏然而止,一殁香味随即飘了过来。王毛付道:“哇操!是个查某哩,伤脑筋。”

  他立即硬着头皮走了出去。

  一声清脆的低啊之后,王毛立即发现一位双十年华,宜嗔宜喜一身红袄衬托出体态匀称的艳丽少女正在打量着自己。他翰她道声:“哈罗!”立即坐在椅上。

  这是一间书房朝阳自明净的窗外射入房中,令王毛添些暖意。

  他刚瞄了缓缓移动书柜一眼,立听那位少女脆声道:“南官明珠参见令使。南官明珠参见令使。”话声甫出口,她已经低头盈盈下脆。

  王毛怔道:“哇操!令使?他怎么唤我为令使呢?妈的我何不将计就计呢?”

  他立即大大方方的道:“免礼,请坐!”

  “多谢令使,请用茶。”

  说完,她已起身斟茶。

  王毛将碧血匕放在桌上,含笑瞧着她问道:“你就是南宫明珠吧?”

  “是的!”

  “你很美!”

  南宫明珠双颊倏红,低头道:“多谢令使的缪赞!”

  “哇操!我不会随便赞赏女人的你下回若遇上艳丽、艳华,不妨向她们探听一下,对了,有没有吃的呢?”

  “有啊!请稍侯,小洁!”

  一声“来龙!”之后,一位清秀丫头已经含笑快步行入。

  “小洁先参见令使,再去取食物来!”

  小洁乍见到王毛的俊逸人品不由一怔:

  可是,当她瞄见那把碧血匕之后,立即神色一凛跪伏行礼。

  “哇操!免礼!”

  突听南宫明珠颔道扒“令使莫非姓王?”

  “哇操!不错!我就是王毛,我怎知道我姓玉呢?”

  “令使威名远播,‘哇操,口头禅便是令人乐道不已哩!”

  “哇操!会有这种鲜事呀!”

  南宫明珠至此已经完全除去戒心她示意小洁离去之后立即脆声道:“令使想不到你入帮不久,就平步青云担任令使,恭喜!”

  “哇操!你怎么知道我是令使呢?”

  “这把碧血匕乃是夫人随身之物本帮弟子皆知见匕如见人哩!”

  “哇操!原来如此,怪不得夫人令我令我带着它哩敢情夫人担心帮中弟子会瞧不起我哩哇操,太感动了。

  “令使,您今日大驾光临有何指示?”

  “逛逛而忆!”

  “真的只有逛逛而忆吗?”

  “哇操:你以为我来此干嘛?”

  “属下奉夫人之令吸收丐帮掌今田庆隆为反间,直至昨晚才完成,令使今日来此,难道不是要推此事吗?”

  王毛想不到堂堂丐帮掌令居然会沦为邪恶的通吃帮之反间,他在暗骇之作,立即含笑道:“哇操你可真聪明哩!”

  南宫明珠神彩飞扬的道:

  “姓田的家伙已暗慕瞩下半年余,属下昨晚让他稍尝甜头,他立即鞠躬尽瘁哩!”

  “哇操!他怎么个鞠躬尽瘁法呢?”

  南宫明珠媚态突出嗲声道:

  “令使,您是不是在取笑瞩下呢?”

  南宫乍见她突然由端庄变以婚媚,暗怔之际,含笑道:“哇操,天地良心我一向最尊重女性怎会取笑你呢?”

  就在这时,小洁已经端着酒菜进来,王毛一见到那六道菜肴皆甚为精致,他立即含笑道:“小洁,你的手艺不赖嘛!”

  小洁双颊倏的一红,低声道:

  “禀令使,瞩下不敢居功,这些菜肴出自‘怡红院’厨房,瞩下只是负责传送而已。”

  怡红院乃是京城鳌流妓馆,王毛以前曾跟着杨白老来京城,当然也薄有耳闻,因此他闻言之后,不由赝暗恍然。

  不过,他仍然含笑道:

  “哇操,怪啦,这些菜肴经你这一端好似更加的色香味俱全哩!收下吧!”

  说完掏出那叠银票,随意的赏她给一张。

  小洁一见到他一出手就是一百两银子,乐得道谢不已!

  南宫明珠含笑道:“令使,你是属下所见过的本帮高等人物中最平易近人的人属下可否有幸敬你一杯酒?”

  “哇操!既已被你誉为平易近人,能不接受吗,干杯!”

  说完,立即一饮而尽。

  南宫明珠脆声道过谢立即也一饮而尽。

  王毛在小洁的殷勤及南宫明珠使出浑身解救相陪之下,可谓吃得酒足饭饱愉快万分。

  小洁另外泡壶茶,收妥碗盘之后,立即退去。

  南宫明珠与王毛坐在几旁,只听她低声道:

  “令使,田庆隆此次赴京,乃是调集丐帮好手欲参加端阳汇泉寺一战哩!”

  “哇操!他们这么早就在部署人手呀?”

  “不错,据他表示,此次动员九大门派六百余名一流高手准备彻底的歼灭本帮好手他还劝属下预谋退路哩!”

  “哇操!他对你挺痴心的哩!”

  “格格!田床隆虽然精明干练性下稍将夫人所授之媚术施展一番,他就晕头转向忘了自己是谁啦?”

  “哇操!他会不会再来此地呀?”

  “会呀!他今晚会再来此地明早再南下!”

  “哇操!明珠,你能不能设法让我跟着他回去丐帮?”

  “啊!令使,您要支身涉险呀?”

  “哇操,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嗯,此乃上策不过,属下并没有把握哩!”

  “哇操!你尽力而为吧,如果无法成功,我再暗中跟踪他吧!”

  “是!令使,您尚有何指示吗?”

  “没有,你去忙吧!”

  “令使,您在此地歇会,属下去敷衍一些无聊的男人,对了,若有人要人书房,小洁会先来通知您的!”

  “好吧,”

  南宫明珠关上门离去之后,王毛立即付道:

  “哇燥:我正要去丐帮,却遇见这个叛徒,我就送洪帮主一个大礼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