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昆仑6·天道卷

第五章 人命至重

更新时间:2022-05-05   本书阅读量:

    三人人影渐远,萧千绝方与中条五宝从一片树林中转出来,萧千绝眉头一蹙,道:“你们五个混账,怎会落到贺臭蛇手里?”五人面面相觑,胡老一苦着脸道:“咱们是来寻老大的。”萧千绝冷冷地道:“梁萧么?”五宝点头,胡老万愤然道:“他不讲义气,在临安扒了咱们的裤子,把咱五个吊在树上,大伙儿商议定了,下次逮着他,非得扒了他裤子,吊他一回不可。”胡老千道:“是极是极,更有甚者,后来听说他坠江死了,害得他们四个大哭一场……”其他四人怒道:“放屁放屁,谁哭了?”胡老千千咳一声,道:“当然不是我胡老千了,前几日,听说老大在百丈坪被人围攻,咱们就来帮他。”其他四人同声怒道:“不对,是来吊他。”胡老千笑道:“是极是极。哪知没碰上老大,却遇上贺臭蛇跟老太婆,贺臭蛇与咱们早有梁子,动起手来,嘿嘿,后来么,嘿嘿……就是那般了。”

    萧千绝挥袖道:“好,你们该寻谁便寻谁去,滚吧。”五人对视一眼,不敢违拗,拔腿便走。萧千绝瞧着晓霜三人的背影,心道:“老夫平生除了家师与耶律楚材,从未受人恩惠,而今一日之间,得小和尚相助在先,女娃儿解毒在后,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这两个小娃儿本事虽然不弱,但心慈手软,怎敌得过这世间险恶,老夫须得随在他们身后,暗中护持。”他生平最重恩怨,仇者睚毗必偿,恩者涌泉相报,主意一定,迈开步子,远远蹑在三人之后。

    却说精绝骑兵杀至红日平西,方才回师,此战精绝人侥幸获胜,但也损兵折将,死伤过半,虽是凯旋,人人脸上却殊无喜色。风怜随留守族人迎上来,强要做出笑脸,但终于忍耐不住,扑进铁哲怀里痛哭起来。

    欧伦依下令收殓族人遗骸,就地安葬。族人们在山谷中掘出一个个剑形浅坑,将族人尸身摆成剑形,额头贴上草叶剪成的小剑,放置坑中,向着昆仑山的方向掩埋。梁萧暗奇,问道:“这安葬之礼有何含义?”风怜道:“精绝族以剑为神,死后也向往与神剑为伴。”梁萧猛然想起,精绝的帐篷、盔甲上均刻有剑形标记,不由生疑,问道:“但为何精绝人都是用刀,却无人用剑。”风怜道:“剑为神明,只有一把,但爷爷说,精绝族中没有配使它的人。”梁萧本想问神剑何在,但觉是别族隐私,只得按捺不语。

    忽见一名老者抱着一副盔甲走上来,颤声道:“西昆仑,这副盔甲是我亲手锻造的,送给我的儿子阿古,只要是铁甲覆盖的地方,最锋利的长矛也无法刺穿,可是……可是蒙古人却射中了他的眼睛……”说到此处,老泪纵横,将盔甲推到梁萧怀里,道,“我把它送给你,愿剑神佑你平安。”梁萧无奈收下,其他人陆续过来,送上马刀,长矛,均是死者遗物,梁萧只得一一收下,放在身旁,须臾积了一堆,正自凄然,忽听远处传来小孩柔嫩的哭声,转眼望去,只见一个小女孩孤零零站在山坡上,张着嘴哭泣。风怜落泪道:“她的爹爹战死了,妈妈也中箭去了。”梁萧默然半晌,爬上山坡,想摘一朵花儿给她戴上,哪知草木狼藉,竟找不到一朵完好的野花,只好摘下一根草茎,随手编了一匹小马,递给女孩,小女孩呆了呆,扑进梁萧怀里,嚎陶大哭,梁萧心如刀割,仰望满天星斗,寻思:“人与人为何总是自相残杀,难道天下之大,便没有消弭战争的法子么?”他百思难解,心中越发痛苦。

    欧伦依与铁哲商议已定,召集众人,道:“我们打败了花斑豹,海都必然不会甘心,他有铁骑十万,我们无力抵御,只能明日前往剑谷。”众人自去收拾,次日告别亲人坟家,牵羊赶牛,向西北而行,梁萧与铁哲率军断后。铁哲沉默少言,梁萧心有所想,也无话语,是故路上颇为沉闷。

    走了二十余日,也不知穿过多少山谷,翻过多少山梁,这一日,忽见远处一座白塔直指云天,精绝人不分老幼,齐声欢呼道:“剑塔,剑塔。”欧伦依遥望白塔,感慨道:“一百年啦,没想到我们还是回来了。”

    转过山坳,只见一条铁索大桥悬在千尺断崖上,桥北是一条峡谷,中有河水汹涌流出,抵达断崖处,化瀑落下,发出轰然巨响。众人纷纷下马,牵马步行,铁索锈迹斑斑,却坚固依然,人马行于其上,也无甚晃动,足见当年造桥的大匠颇费心力。穿过峡谷,只见一个巨谷横亘眼前,四面青峰碧嶂,高低参差,流瀑纷落,在谷心汇成湖泊。梁萧瞧得神逸思飞:“人道‘千峰竞秀,万壑争流’,用在此地,方才贴切。”

    精绝人在湖边草地上搭建帐篷,安顿下来。只因抵达安全之地,众人分外高兴,是夜大开盛会,男女老幼来到白塔之下,燃起篝火,载歌载舞。梁萧推脱不过,被风怜拉去喝酒,只听诸般乐器吹打一阵,场中一静,梁萧侧目瞧去。却见铁哲满脸严肃,越众而出。众人一呆,欢呼起来。风怜拧住梁萧,喜道:“阿爹要唱歌呢!阿妈去世后,他从没唱过。”

    铁哲立在场心,高大身躯映衬白塔,仰望星空,放开嗓子唱了起来,声如雄鹰在空中盘旋,高扬低飞,撼人心魄,梁萧不觉赞道:“好嗓子。”

    铁哲所唱曲子雄浑高昂,充满穆穆敬意,似在称颂某人,精绝人神色肃穆,不少人压低声音,随他哼唱。铁哲所唱是精绝古曲,言辞佶曲,梁萧浑不。明白,只听铁哲唱到“昆仑”二字,歌声一扬,冲天而起。众人目光刷地向梁萧投来,梁萧一时愕然,忽见铁哲冲这方微微欠身,复又退人人群。精绝人齐声欢呼,乐器重又响起来,曲调活泼流丽,明快动人。风怜忽地起身,步入场中,众人鼓掌欢笑。

    风怜嫣然而笑,纤腰一拧,足尖点地应节起舞,左旋右转,急蹴环行,舞至急处,几乎足不点地,端地似飞蓬翩转,回雪飘荡,奔轮不及,旋风犹迟。瞧得众人眼花缭乱,一迭价喝起彩来。梁萧瞧得舒服,忖道:“这该是我妈曾说过的‘胡旋舞’了,千周万匝,旋之不已,果然名不虚传。”但这一想起母亲,又不觉兴致尽消,叹了口气,将碗中酒一饮而尽,正要抽身离开,忽见风怜一阵风舞了过来,眸中水光莹莹,拉住他的衣袖。梁萧一怔,场上忽地静了下来,人人盯着二人,神色颇是怪异。风怜俏脸通红,酥胸微微起伏,咬了咬唇,低声道:“你呆着作什么?与我跳呀!”

    梁萧本欲推辞,但见她目光切切,又不忍拂逆她意,只得随着踏出,人群中稀稀落落响起三两声欢呼,但瞬间又低了下去、梁萧但觉气氛有异,猝然止步。忽见捷苏钢牙紧咬,腾地站起。风怜一咬牙,催促梁萧道:“快呀。”此时梁萧已觉出不妥,犹豫间,忽听捷苏叫道:“慢着!”手提两柄马刀,大步走来,呛啷一声,将其中一柄掷于梁萧脚下,朗声道:“西昆仑,我向你挑战!”一时间,众皆哗然。

    原来,精绝族有择郎之俗,女子邀男子共舞胡旋,男子若是答应,一曲舞罢,便可择地幽会,结为夫妇。梁萧猜到几分,微微皱眉。只听风怜叱道:“捷苏,花斑豹号称昆仑山下第一勇士,也挨不住西昆仑一矛,你打得过他吗?”捷苏咬了咬牙,惨笑道:“没了你,我宁愿死在他的刀下。”场中人人屏息,死寂一片,只有湖上风来,呼呼作响。欧伦依也不觉站起身来,但是捷苏身为战士,依精绝风俗,战士挑战,不得阻拦,欧伦依有心无力,露出焦灼神色。众人尽知梁萧骁勇无敌,捷苏刀法虽强,相较之下,却也相差太远。风怜见捷苏如此固执,莲足一顿,气得眼中流出泪来。

    梁萧默然片刻,俯下身子,缓缓拾起马刀。一时间,众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风怜秀眉微颤,欲言又止。捷苏死死攥住马刀,凝神静气,一对虎目直勾勾盯着梁萧。梁萧凝视马刀,忽地叹道:“你为爱人而战,很了不起,不用比,算我败了。”此言一出,众人无不呆住,风怜娇躯一时僵直,目光涣散开去。梁萧将马刀嗖地掷人土中,转过身子,飘然去了。

    远离人群,梁萧攀上一处山峰,放眼眺望,夜幕下山影逶迤,他的心情也如这山势,起伏难平。忽听身后足音响起,梁萧并不回头,苦笑道:“欧伦依族长,你也来了?”欧伦依笑了笑,抛给他一个酒囊,两人对饮片刻,欧伦依忽地唱起歌来,歌声洪亮,正是铁哲唱过的那首曲子。欧伦依唱罢,笑道:“西昆仑,你知这是什么歌吗?”梁萧摇头道:“听不明白。”欧伦依一笑,说道:“用汉话说来,便是:草木青青,远来友人,山花绽笑,明月开怀;春光过眼,只是一瞬,你我情谊,可传万载;白云悠悠,只是须臾,你我情谊,千秋如恒;草木青青,远来佳宾,心如金玉,振振有声,佳人绽笑,少年开怀,友人是谁,说与你听,西方巍巍,大哉昆仑!”他这番话朗声道来,字正腔圆。梁萧叹道:“原来族长早巳猜到了?”欧伦依拍手笑道:“你是汉人吧。”梁萧道:“也不尽然。”欧伦依皱眉道:“还是不对么?”梁萧饮一口酒,笑道:“是蒙是汉,管他作甚,只要把我当作友人,那便够了。”

    欧伦依笑道:“听你这么一说,老夫倒显矫情了。”顿了一顿,叹道:“西昆仑,你为何不与捷苏交手,不战认输,这在精绝,可是极大的耻辱。”梁萧扬眉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欧伦依叹道:“话是如此,只委屈了风怜那孩子,我瞧得出来,她是真心爱你。”梁萧摆手叹道:“我心有所属,不能误她。”二人都是磊落之辈,寥寥数语,便知对方心意,欧伦依长长一叹,再不多言。

    二人对着山风,默默喝了阵酒,欧伦依忽道:“西昆仑,老夫想好了,要为你铸一把剑。”梁萧一征,想起风怜说过的话,忙道:“万不敢当!”欧伦依笑道:“你当得起,比起穷儒公羊羽,恐怕你更当得起些。”

    梁萧奇道:“族长认识公羊先生。”欧伦依莞尔道:“你果然与他有些关联,嗯,想起来,中土顶尖儿的人物就那么几位,寻常者也调教不出你这等高手。想老夫铸剑半生,铸剑六柄,铸一剑,断一剑,而今也只剩一柄‘青螭’,便在公羊羽手里。”

    梁萧惊道:“铸一剑,断一剑,难道您……”欧伦依不待他说完,截口笑道:“伦依二字,在精绝古语中作‘神龙’解,我当年行走中土,仰慕先贤欧冶子,妄号欧龙子。”梁萧肃然起身道:“晚辈早有所闻,欧前辈铸剑之术,名动中土,无双无对。”欧龙子笑道:“便不与你谦逊了,我自认第二,谅也无人敢认第一。只不过,这二十年来,我再未铸过一剑,或许技艺已荒疏了。”梁萧道:“这是为何?莫非‘青螭’已是剑中极致,无法逾越?”

    欧龙子摇头道:“非也,若无剑主,铸出神剑也是枉然。剑为有灵之物,人铸剑,剑亦择人,无剑之神气,岂能驾驭我精绝族的神剑?”他望着梁萧,微笑道,“你身上剑气浓烈,我倒是瞧得出来。”梁萧被他盯得身上大不自在。忽听欧龙子哈哈一笑,拍地而起,朗朗笑道:“没料到,哈哈,没料到,我欧龙子垂垂暮年,还能遇上配使‘天罚剑’的人杰。”梁萧奇道:“天罚剑?”欧龙子道:“不错,天罚天罚,代天行罚,世上恶人无数,杀之不尽,须以恶人颈血,祭我利剑神锋。”

    梁萧听得心头打了个突,却听欧龙子又道:“自明日起,我与铁哲将在剑塔铸剑,不过,精绝一族,以剑为神,新神一出,旧神当灭,你须得用这把‘天罚’,断去公羊羽的‘青螭’。”梁萧摇头道:“望前辈三思,只恐晚辈力有未逮!”欧龙子笑道:“我这双眼珠子不仅会相剑,更会相人,我说你成,那便不错。”他寻到剑主,心中欢欣莫名,忽地纵声长笑,走下山去。

    梁萧望着欧龙子背影,怔然半晌,胸中升起彻骨寒意:“我罪孽滔天,哪里配代天行罚?刀剑造出,只为杀戮,欧前辈说我剑气浓烈,莫非便是指我一身杀孽,两手血腥么?”刹那间,他心中苦涩难言,对自身起了莫名厌憎,恨不能纵下山崖,一了百了,但抬头一望,却见明月清圆,光华温柔亮白。他对那明月凝望片刻,蓦地死念顿消,走下山去,将剑谷抛在身后,茫茫然向西方走去。

    望日落处行了二十余日,牧草渐渐稀少,商人骑骆驼,操回回语,梁萧询问行商,方知此地已是伊儿汗国。伊儿汗国是忽必烈之弟兀烈旭破灭哈拔斯王朝所建,幅员辽阔,东至尼泊尔,西及大马士革。梁萧苦行数月,抵达马拉加,时值大雨,白雨粗似牛筋,刷刷泻落,街上没一个行人。梁萧浑身湿漉,脚下泥水哗啦作响,乍一抬眼,极远处高塔浑圆及天,依稀在雨中耸立。

    梁萧叩开塔门,通告姓名。门卫见他衣衫破败,大为狐疑,嘀咕了两句,关上门去。过得一阵,正当梁萧不耐之时,忽听脚步声响,大门轰然大开,兰娅披着一袭纱衣奔了出来,眼里满是惊喜。梁萧看着她,想笑一笑,但心口发堵,怎么也笑不出来。对视许久,兰娅眉眼泛红,走进雨里,涩声道:“你如今才来么?”梁萧听出责备之意,不觉一楞,忽听兰娅哭出声来:“老师去世啦,他已经死啦。”话音方落,天上雷霆骤发,震耳欲聋,乌云翻滚,大雨如注,从二人头顶倾落,梁萧望着兰娅,一腔热情也随这瓢泼大雨,一点一滴地逝去。

    兰娅哭得有气没力,始抬起头来,忽见梁萧脸色苍白,摸摸他手,但觉冷如寒冰,心头一慌,抹泪道:“你……你怎么了?”梁萧摇了摇头,猛然间一阵天旋地转,两眼发黑,再无知觉。也不知过了多久,梁萧自黑甜中醒来,仿佛置身洪炉,烧得浑身难受,双眼肿胀,无法挣开,偶尔觉出一片的凉意沁在身上,耳边人声低小,似乎说什么“冰块”之语。他挣扎片刻,清醒了些,当即运气走了两个大周天,一时汗出如浆,不消片时,身体渐渐冷却下来,但觉有人按着自己心口,睁眼一瞧,却见身边坐了一个金发如瀑的美貌少女,一手按着自己胸膛,笑眯眯地看着自己,梁萧心头一动,低眉瞧去,大惊失色,敢情他身无片缕,躺在一张绣榻之上。梁萧慌忙捂住下身,挣了起来。那少女见他突然挣起,也吓了一跳,继而喜道:“你到底醒了?”

    梁萧窘道:“怎么会这样?”少女笑道:“你生病啦,浑身比火还烫,幸亏兰娅大人从大汗那里讨来冰块,敷在你身上,才略略好些。”梁萧若有所悟,这些日子他自恃内功深湛,餐风饮露,眠沙卧雪,从不顾惜身子,但这寒暑天成,终非人力所能抗拒,况且他内心抑郁,邪气自然趁虚而人了。沉吟片刻,梁萧问道:“兰娅呢?”少女笑道:“兰娅大人守了你三天三夜,困得极了,让我替她一会儿。”她忽地诡秘一笑,“要不,我去叫醒她。”梁萧慌道:“我这模样,怎好让他瞧见?”少女笑道:“这有什么,这三天我们天天瞧的!”梁萧脸上便似罩了一块红布,窘了半晌,才低声道:“这位妹子,我一身臭汗的,有地方洗澡吗?”少女笑道:“有呀,浴室在楼下。”梁萧道:“你把衣服与我,我自去洗来。”少女笑道:“你的衣服呀,又脏又臭,早就扔啦。”梁萧无奈,只得道:“你拿几件男子衣服敷衍敷衍吧。”少女笑道:“这是女人住的地方,哪有男人衣服。”

    梁萧大病初愈,脑子难免有些糊涂,无奈之余,只得扯了一块地毯,裹住下身。那少女一边带路,一边卿唧咯咯笑个不停。一时间,只瞧见走廊两侧探出许多头来,马加拉天文台是伊儿汗国贤哲聚居之地,此时出门观看的都是声名远著的学者,瞧见梁萧,尽皆莞尔,有人笑道:“安吉尔,你这个小魔鬼,又在捉弄人啦?”梁萧方知自己竟被这少女诳了,不觉羞怒交进,恨不得地板裂开,一头钻将进去,但此刻已是进退两难,只得在众目睽睽之中,硬了头皮往下走。好容易挨到浴室,少女才回头笑道:“要不要我服侍你洗澡?”梁萧忙道:“决然不用,姑娘请自便。”那少女嘻嘻一笑,径自去了。

    梁萧胡乱洗了一回,略事振作,想起方才情形,真有些哭笑不得。不一阵,有侍从送来衣衫,梁萧穿上,一出浴室。便见金发少女站在门前,笑道:“兰娅大人在房中等你。”梁萧按捺住怒气,道:“相烦姑娘带路。”少女歪头瞧着他,嘻嘻笑道:“兰娅大人说得对,你是好人,我这么捉弄你,你也不生气。”说罢一蹦一跳,走在前面,梁萧恨得牙痒,无奈跟上。

    不一时,二人到了一间厅房,地上铺了绣花地毯,搁满水果肉食。兰娅静静坐在一隅,衣衫素净,肌肤白嫩,眉如新月,眼光生动。她见梁萧脸色红润,料已无碍,不觉莞尔道:“我的使女安吉尔是法兰克人,被我惯坏了,就爱捉弄人,若有得罪,你可别在意。”梁萧一愣,侧目看去,只见那金发少女从门外探出头来,吐了吐舌头,又缩回头去。屋中二人对视半晌,神色颇是古怪,兰娅终于忍耐不住,噗哧笑出声来,梁萧想到方才情形,心想自己允称古灵精怪,惯于作弄他人,今日却在一个异族小姑娘手底栽了筋斗,想来也觉滑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年余光景,他几乎从未开怀笑过,此时一笑,胸中积下的闷气倒也去了大半,嗅得烤肉香味,顿觉饥上来,绰起一把小银弯。刀,割开烤得焦烂的羊腿,狼吞虎咽。

    兰娅瞧他吃得贪婪,不知为何,眼中莫名酸楚,身子前倾,轻声道:“你走来的么?”梁萧点了点头。兰娅叹道:“干么那样苛待自己,嗯,阿雪呢,怎么没见她来?”梁萧手中弯刀一顿,缓缓道:“她过世啦!”兰娅檀口微张,秀目瞪得老大,纤手捏紧了膝上的袍子,厅房一时寂然,唯有安吉尔的笑声隐约可闻,就如轻烟般袅袅散去了。

    兰娅还过神来,盯着梁萧,半晌道:“那……你的脸呢?”梁萧淡然道:“被仇家划的。”兰娅见他不愿多说,便岔开话道:“不管怎样,你来了,就很好!老师临去时,留下了一道题,你若有兴致,不妨一解。”

    梁萧自负算学一道,除了纳速拉丁,天下再无抗手,怎奈迟了一步,这位大智者早已去世,心中沮丧自不消说,听得这话,亦惊亦喜,起身问道:“什么题?”兰娅瞧他神态急切,不觉笑道:“你还是烈火般的性子,一点便着,罢了,随我来吧。”此时天色向晚,通天塔中甚是晦暗,兰娅掌起如豆灯火,领着梁萧沿圆梯爬了两层,进人一间宽大圆厅,兰娅将壁灯逐一点燃,房中明白如昼,向壁处架设一座天平,高及一人,左方搁一块大石,以致天平左倾。天平本是回回星学者炼金时所用器械,但如此巨大者,十分鲜见。天平后两扇石门斑斑驳驳,闭合严密,上面刻了一行回文。兰娅遥指回文道:“这便是题目了。”

    梁萧低声念道:“天平左边有大石一方,镌刻生命之痕,勿得移动;房中砝码,挑选一块,置于右方托盘,务使左右均衡。”梁萧本以为纳速拉丁一代智者,出题相难,势必为高明算题,哪知竟是如此题目,一时望着石壁,愣在当场。

    却听兰娅肃然道:“梁萧,这是一道锁钥之题,你若能令天平均衡,后方的石门自会打开。”梁萧道:“打开石门作什么?”兰娅反问道:“那么你来马拉加,又是为什么呢?”梁萧摇头道:“我要向西方的智者挑战,但纳速拉丁已经不在人间了。”兰娅垂首半晌,抬起头,眉眼微微泛红,叹道:“既然如此,你更须解开此题。只不过,砝码选错一次,你便输了。”梁萧见她言语神态古古怪怪,心中大为诧异:“纳速拉丁已死,还能向谁讨教学问?”踌躇间举步上前,但见那方大石削痕犹新,刻有一行回回文字:“我之生命。”

    墙角摆放各种砝码,大小百枚,质料却无一相似,除了金、银、铜、铁、锡,还有诸般合金,木材陶瓷。每块大石都刻有回文,或是“国家”,或是“族类”,或是‘财富’,或是‘胜利’,林林总总,不一而足。梁萧正看得入神,忽听兰娅道:“你看!”梁萧回头一瞧,却见她掌心不知何时多了一盏玻璃沙漏,兰娅将沙漏转过,眼里露出顽皮神气,笑道:“而今起始计时,若不能在沙漏尽时得出答案,也算你输。”

    梁萧心思敏捷,若论运筹方圆,穷天极地,弹指立就,不在话下。怎料此时纳速拉丁不论算术,却留下这么一个没头没脑的怪题;更有甚者,解答还需计时?当真岂有此理。梁萧微感气恼,但瞧沙粒泻得飞快,又不敢怠慢,竭力摒除杂念,自忖道:“砝码所刻回文莫不是迷魂阵,砝码分量才是关键。但眼下砝码众多,质料各异,这一盏沙漏时光,如何称得出分量?”恍然间,他明白此题厉害之处,额头不禁渗出冷汗来,但他素来倔拗,若非道末途穷,绝不率尔认输,当下蹲下身子,在砝码中反复拣选,揣摩分量。

    沙漏一泻如注,转瞬逝去大半。梁萧百思不得其解,心中烦乱,抛下手中一枚白玉砝码,站起身来,抱肘沉思,但觉如此拣选,等到沙漏泻尽,也难寻出合适砝码,这场斗智,自己必输无疑。不禁叹了口气,回望兰娅,欲要认输,但见她大张美目,微启朱唇,神色既似期盼,又似叹息。梁萧低头叹了口气,正要开口,心中一个念头忽地闪过,不觉浑身陡震,抬头瞧着兰娅。兰娅见他目露奇光,神色大异,心头一怯,不禁倒退一步,忽然间,梁萧走了过来,兰娅只觉身子一轻,已被他搂在怀里。

    兰娅惊道:“你做什么?”欲要挣扎,但与这男子胸膛一碰,便觉耳热心跳,四肢绵软,再也使不出半分气力,手中沙漏落在地上,跌成碎片。梁萧抱起兰娅,大步走到天平前,将她放人托盘里,天平倾转过来,左右持平。刹那间,只听格得一声,两扇石门嘎吱嘎吱敞了开来。

    梁萧瞧着门洞,叹道:“原来如此!”兰娅奇道:“梁萧,你怎么猜得出来?老师说,你一定猜不出来?”梁萧叹道:“他说得或许不假。换作两年之前,我决计猜不出来。不过,适才我在砝码中拣选,瞧得上面刻有许多字迹,但唯独少了一样。那便是生命。”兰娅道:“但那已刻在石块上了。”

    梁萧摇头道:“中土有句话,叫做:”人命关天‘,家国易亡,财富易逝,一代王者也会成为家中枯骨,唯有人口滋繁,永无穷尽。“说到这里,他露出凝重之色,”也唯有人的生命,才配与人的生命匹敌,这里除却我,便是你了……“兰娅连连点头。梁萧说到此处,若有所思,又道:”或许,尊师想说:倘使人们明白生命相若之理,彼此珍惜,世上便将再无仇怨,永无战争。“兰娅点头叹道:”你说得对极啦。“她略略欠身,手指石门道:”里面是安拉永恒的宝库,汇聚了先哲们的智慧。“梁萧定睛望去,隐见得其中摆放了一排排书架,羊皮卷的气息飘来,令人心怡。

    兰娅眼中有敬畏之色,肃然道:“老师说过,唯有尊重生命的人,才配学习它们。梁萧,你解开了锁钥之题,不妨进去瞧瞧,挑战先哲,解答他们的难题。”梁萧内心一阵恍然,蓦然叹道:“兰娅,尊师不但学问出众,抑且胸襟过人,梁萧与他缘吝一面,可谓遗憾终生。”兰娅微微苦笑,道:“这也是他临终前的明悟,可惜晚了些。”梁萧心道:“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惜,天下间却没有几个人能够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抬眼望着黑黝黝的门洞,不觉痴了。

    梁萧在马加拉住了下来。他研读先哲遗著,东西之学,豁然贯通。兰娅得见梁萧,心意已足,朝夕看顾,不忍相离。有时入夜,梁萧登上塔顶,瞧罢天上星斗,便向东方眺望,一望便是一夜,直到启明星起,明月西坠,方才带着一身露水,黯然回屋。兰娅心中奇怪,却又不好开口询问。

    通天塔中日月短促,三年时间一晃即过。这一日,晨曦初露,兰娅照例捧了早点,推开石门,惊觉屋内书卷整齐,却无半个人影,遥见石壁上刻了数行汉字,字字人石半寸:“光阴寸箭,一发三载。吾性拙驽,穷先人之智,兀自耿耿,落魄西去,以求解脱。朝夕得君眷顾,惶惶然无以为报。人生聚散,譬如朝露,洒泪而别,莫如悄归。梁萧再三顿首,不知所言。”

    字迹跳脱,正是梁萧手迹,兰娅怔征瞧了半晌,手一松,那张瓷盘随着那颗心儿,在地上跌成粉碎。梁萧转道南行,走了月余,遥见大海,对面海岛上一座灯塔高人云端,但累经战火,早已破败不堪。梁萧凭海临风,望塔兴叹,生出兴废难知之感。那灯塔残破,不耐细看,梁萧复又渡海向南,几日后,渐渐深人戈壁,只见许多尖顶石塔矗立沙海之中,四面凄风惨惨,犹如鬼哭。梁萧拣了一块沙石,取刀刻成一尊人像,却是一个圆脸细眉女子,他痴痴凝视许久,将石像置放塔前,任凭风吹流沙,将其慢慢湮埋,幽蓝的月光,在他身后拖出细长的影子,衬着永恒宏大的尖塔,不胜伶仃。

    在埃及住了数月,梁萧乘船出海,到得罗得斯岛附近,不知是哪两国的舰队正在鏖战。此处海面与中土不同,平静少风,千余战船百桨起落,仿佛一条条巨大的虫豸,在紫色镜面上蜿蜒爬行。商船为避战火,在岛上歇了几日,待得战事平息,又才重新起航。

    次日傍晚,梁萧终于抵达雅典郊外,他登上一处矮岗,眺望卫城,却见那里只余一片废墟,折断的大理石柱似一个个战死的汉子,颓倒在荒凉的山坡上。落日如一团火球,正向西方沉去,山岗下的牧童哼哼有声,抽打着晚归的牛犊,一个吟游者则抱着唯吟我,纵情弹唱。梁萧聆听良久,直待再也听不见歌声,一阵失落涌上心头,不觉长长叹了口气,一振青衫,向着更远的西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