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昆仑6·天道卷

第三章 大哉昆仑

更新时间:2022-05-04   本书阅读量:

    这边马王离群,马群顿生溃乱。众人趁机捕捉,奈何追逐已久,人倦马乏,野马性子又极为剽悍,堵截数次,渐自拦截不住。眼瞧着马群又要溃围而出,忽见东北方一团红光冉冉飘来。

    梁萧乘马赶至,一拍马颈,红马纵蹄嘶鸣,野马群轰然奔回,在它前方聚成一团。众骑士围将上来,梁萧用突厥语叫道:“马王在此,不必用强。”众骑士见他骑乘红马,个个面露惊容,哄然叫道:“阿忽伦尔,阿忽伦尔……”梁萧不解其意,也不欲多问,向那少女朗声叫道:“你们回哪里去?”少女双颊泪珠未干,听他一问,不禁破涕为笑,遥指西边道:“去那里。”梁萧轻提马鬃,红马会意,忽喇喇向西驰去,野马自是以它马首是瞻,一时万马奔腾,复又向西驰去,众骑手喜不自胜,纷纷尾随。

    行了约莫百里,人马皆乏,一名骑手赶上来,请求休憩,梁萧勒马停住。不一阵,数十骑拥上来,骑士纷纷下马,为首是名老者,着一袭描金短衫,头顶阔大皮帽,额宽鼻挺,身躯高大。左边是那紫衫少女,右旁是一个唇有短髭的英俊青年,背挺如枪,双目平视前方,神态据傲。

    老者微一欠身,用突厥语说道:“我是这里的族长欧伦依。年轻人,你说突厥话,是突厥人吗?”梁萧道:“我不是突厥人,你们呢?是突厥人吗?”短髭青年面露不屑,冷冷道:“我们是精绝人!”梁萧奇道:“精绝人?没听说过?这又是什么地方?”那青年听得甚不入耳,哼了一声。欧伦依微笑道:“这里毗邻西昆仑,说起来,精绝故国破灭很久了,我们在昆仑山下已经流浪了四百多年。年轻人,你从哪里来?蒙古还是汉地呢?”他见多识广,自梁萧容貌举止上,大致猜出了他的来历。

    梁萧寻思道:“无论蒙古汉人,只怕都不会拿我当族人,天下虽大,却无我立锥之地了!”当下叹道,“我一介浪人,无国也无家。”欧伦依见他不肯相告,只得转过话头道:“那么敢问大名。”梁萧心道:“说出名字,岂非自认出身?”略一沉吟道:“你便叫我西昆仑吧!”

    精绝人不论贤愚,都听出此人言不由衷,原本见他降服马群,心生佩服,均想与他结交,哪知此人遮遮掩掩,来历也不愿吐露半分。精绝人素以诚恳待人,对他好感大消。唯有欧伦依瞧出梁萧似有隐衷,点头笑道:“好,西昆仑,多谢你收服马群,你要什么酬劳,尽管说罢?”

    梁萧摇头道:“我不要酬劳。”听得这话,众人更露出诧异之色。欧伦依哈哈笑道:“那么,如不介意,请你去我们的营地,喝一碗甘甜的美酒,瞧一瞧精绝姑娘的舞姿罢!”梁萧见他言辞恳切,不便推辞,拱手笑道:“听凭吩咐!”众人欢然大笑。欧伦依手指短髭青年道:“这是我侄孙捷苏,精绝人中最骁勇的战士。”捷苏略略点头,算是招呼。

    欧伦依又引介那名紫衫少女道:“这是我孙女……”少女不待他说完,便道:“我叫风怜,精绝人中最美的姑娘。”众人笑成一片,梁萧也不觉莞尔,风怜紧盯着红马,眼中流出敬畏神气,说道:“西昆仑,你能降服阿忽伦尔,很了不起啊!”梁萧皱眉道:“阿忽伦尔?”风怜道:“精绝语中,阿忽伦尔就是浴火流星,也叫火流星。”梁萧由衷赞道:“火流星,好名儿。”风怜轻哼一声,噘嘴道:“先前不失手,驯服它的一定是我才对!”明亮的大眼在火流星身上转来转去,好不羡慕。

    梁萧一拍红马颈脖,笑道:“风怜,既然你喜欢火流星,我就把它让给你!”话一出口,人人失色,风怜如处梦里,未及答话。欧伦依挥手止住她,正色道:“西昆仑,你知晓阿忽伦尔的宝贵,就不会轻易许下诺言。阿忽伦尔是昆仑山下万马之神,不仅脚程第一,而且神力惊人,它所过之处,能带走了所有精壮马匹。你知道么,这些野马,多曾是牧马人驯服的坐骑,人们常说:一匹阿忽伦尔,抵得过昆仑山下所有的马群。”

    梁萧摆手道:“正因宝贵,是以最喜爱它的人,才配与它为伴。何况大丈夫一诺千金,决无收回之理。”火流星得他示意,挨至风怜身旁,伸出鼻孔,闻她秀发,风怜伸手轻抚它的鬃毛,再瞧梁萧一眼,眉眼竟已微微泛红,泫然欲泣,忽地轻声道:“多谢……”不待梁萧答话,早已纵身跨上火流星,一道烟试马去了。众人瞧她红衣红马,飞逝如电,当真是名驹美人,相得益彰,便如草原之上飘起一团烈焰,惊艳之余,齐齐喝起采来。

    梁萧凝望风怜背影,心头浮起另一个乘马的少女影子,胸中一痛,叹了口气,回头望去,忽见捷苏狠狠瞪视自己,眼里大有敌意。梁萧心中恍然,只淡淡一笑,并不理会。

    歇息片刻,精绝人奉上野味美酒,众人正当饥饿,当下狼吞虎咽,饱餐一顿。梁萧沉默寡言,众人也不便多问。风怜坐得不远,时时拿眼觑他,一旦梁萧转眼回望,她便垂下螓首,雪白的脖子泛起一抹嫣红,如染胭脂。

    吃饱喝足,众人启程西行,停停走走,行了数日,遥见前方溪谷出现许多雪白帐篷,精绝人望见家园,不禁齐声欢呼。

    早有快马通报,精绝男子乘了马自营地里冲出来,与同胞欢然相拥,这些男子清一色黑发碧眼,剽悍瘦削。妇女们也拥到帐外,多为年少女郎,个个腿长腰细,丰腴白腻。风怜乘火流星驰上去,翻身下马,与女伴拥在广处,唧卿咯咯,说笑不停。

    欧伦依挥鞭遥指,对梁萧笑道:“西昆仑,你瞧,小月亮堕进星子中啦!”梁萧见那些女郎们虽也美丽,但与风怜一比,尽皆失色。众女四面围着她,真如众星捧月一般,一时莞尔,心道:“小妮子自称精绝族最美的姑娘,却也不是胡吹大气。”

    众人拥马入营,却见营中青烟袅袅,每座帐篷都描画着一把小剑,帐前立了一个冶铁大炉,许多兵器黑沉沉的,兀自搁在打铁砧上。只见一名身形高大的中年男子走上来,躬身道:“族长,恭喜你成功归来。”他目光落在火流星的身上,面露讶色。欧伦依笑道:“全亏西昆仑帮助,咱们的功劳么?连一粒草籽也比不上。”众人目光齐刷刷投注在梁萧身上,女人们交头接耳,风怜早已快嘴快舌,说出了来龙去脉。

    梁萧微感窘迫,拱手道:“大家出了许多力,我只是多些运气。”欧伦依笑道:“是啊,从来做得多不如做得巧。孩儿们很辛苦,却少了些运气。”捷苏等一众战士正觉沮丧,听得这话,精神稍振。欧伦依又指着那名中年男子,道:“西昆仑,我与你引介,这是我儿子铁哲。”梁萧与铁哲相对作礼,欧伦依又问道:“铁哲,咱们不在,可有大事?”铁哲道:“安吉纳的突厥马贼来犯过,但没近营地,就被咱们打退了。”欧伦依浓眉一皱,重重哼道:“这笔账将来再算。”

    梁萧仔细打量铁哲,只见他衣衫残破,手背多有灼痕,乍一瞧,不似一族副长,倒似冶铁匠人。铁哲再不多言,向众人微一欠身,自去张罗酒肉。众人人帐,席地围坐,风怜端了一壶葡萄酒,给梁萧斟满,低声道:“西昆仑,阿爸是个没嘴的酒壶,不会说话,你别怪他。”梁萧不解道:“我怪他作什么?再说了,不爱说话的人,通常都很有本事。”风怜喜道:“对呀,他是勇敢的战士,还是最灵巧的工匠。”忽见捷苏死死盯着这边,秀眉一蹙,转身去了。

    此次围猎,精绝人获得三千多匹雄壮骏马,更得到昆仑马神火流星,欢喜之情无以言表。当晚燃起篝火,杀羊烹牛,大开盛宴。一时酒肉飘香,光影纷乱,男男女女纵情歌舞、不饮自醉。族中长老轮番敬酒,梁萧酒到即干,并不推辞,也不知喝了多少碗酒,耳边歌声渐渐模糊,眼中人影恍惚错乱,终于迷迷糊糊,一下子醉了过去。

    待得醒来之时,梁萧鼻间充满香草气息,隐约觉察有人用浸湿的毛巾给自己擦脸,一转念,惊觉自己躺在一张毡被上,慌忙张开眼睛,正瞧见风怜白里透红的娇靥,风怜见他张眼,欢然笑道:“你醒啦。”

    梁萧支起身子,苦笑道:“惭愧惭愧。”风怜忙按住他道:“你快躺下来,别乱动。”伸手端了一杯羊奶,递到梁萧嘴边,梁萧喝下羊奶,默运内功,驱走酒意,遥听得远方尚有鼓乐之声,便道:“宴会还没散吗?”风怜笑着点点头,说道:“你醒得真快,我当你要睡上三天三夜呢!嗯哪,你喝了好多碗酒!醉得像团烂泥……”说到这里,她抿嘴笑道:“喝醉了还哭鼻子,不害躁么?”

    梁萧一征,醉后的事他一概不知,但听起来似乎出了丑,不由苦笑,却听风怜道:“你哭得好厉害,每个人都听见啦。爷爷亲自把你扶到这里来。他说,你是有大本事的人,不比我这个小丫头,在众人面前哭,会很难堪。他还说,你……你有许多伤心事,你的眼中,那忧郁比草原上最大的海子还深。”她情不自禁,伸手碰触梁萧脸上那道疤痕,但又仿佛烫了手一般,一碰即收,满面羞红。

    梁萧别过头去,淡然道:“我没事了,你出去吧。”风怜默然片刻,迈着细碎的步子出帐去了。梁萧待她出去,适才直起身来,望着摇曳灯火,心头恍兮惚兮,想起诸多往事,眼中渐渐朦胧一片。

    忽听帐外传来激烈争吵声,听得出一个是风怜,一个则是捷苏,二人精绝语说得快极,梁萧不甚明白,忽听风怜尖声大叫,梁萧一跳而起,掀帘而出,却见不远处,捷苏似乎喝醉了酒,双臂箍住风怜,鼻息粗重,眼光灼热,风怜竭力挣扎,尖声叫骂不已。

    梁萧面色一寒,叫道:“放开她!”他嗓音不高,却自具威严。捷苏为他气势所夺,双臂略松,风怜趁机挣脱,在他肩上狠狠打了一拳,捂了脸飞奔而去。捷苏退了两步,按着肩头,恶狠狠瞪着梁萧,梁萧目光并不相让,沉声道:“你若喜欢她,就不该逼她。”捷苏握紧拳头,怒道:“这是精绝人的事,你凭什么来管。风怜是我的,谁也夺不走。”梁萧见他怨毒神情,微一冷笑,正要转身入帐,忽听远处传来号角声,凄厉刺耳,响彻夜空。捷苏脸色微变,撒腿奔向集会处。

    梁萧忖道:“出了什么事体不成?”当下随在捷苏身后,尚未走近,便听欧伦依洪亮的声音远远传来:“安吉纳,你这条蒙古人的狗,你来这里干吗?你不怕精绝的战士将你碎尸万段吗?”

    梁萧从人缝中望去,只见欧伦依坐在上首,下方站着四个身着绣花长袍的色目人,为首一人高高瘦瘦,眼神阴鸷。听欧伦依说罢,咧嘴笑道:“欧伦依,你真比发情的儿马还要莽撞呢?你杀了我,海都汗能放过你吗?今天我是窝阔台汗国的使节,奉命向大汗的仆人征讨贡物。”捷苏不待欧伦依说完,冷笑道:“精绝人从来不是海都的仆人,也不会向你的大汗纳贡称臣。”安吉纳冷笑道:“蠢东西,你自以为挡得住花斑豹的铁骑吗?”捷苏顿时踏上一步,欧伦依挥手止住,对安吉纳道:“好吧,你先说,海都他要什么?”安吉纳嘿笑道:“他要三千匹最快的骏马,一千个精壮的工匠,三百个美丽的姑娘,嘿,还要精绝族最锋利的宝剑。”

    场中仿佛炸了锅一般,发出震天的怒吼声,所有的精绝男子都拔出马刀。安吉纳却安之若素,笑道:“大汗说了,要么交纳贡物,要么交战,欧伦依你任选一样。不过,我十日之内不去复命,花斑豹就会倾巢而出,那时候,就是精绝族的末日。”精绝人呵斥之声大作,震得四面帐篷瑟瑟发抖。欧伦依一挥手,众人顿时噤声。欧伦依缓缓道:“安吉纳。”安吉纳嘻嘻笑道:“怎么啦?欧伦依,你想明白了吗?”

    欧伦依点点头,字斟句酌地道:“你告诉海都,欧伦依不会交出一匹骏马,也不会给他一把刀剑,更不会献上半个姑娘。精绝人只有战士,没有仆人。”精绝人闻言,哄然道:“对,只有战士,没有仆人。”

    安吉纳的脸色倏地铁青,厉声叫道:“大汗的怒火一旦燃烧起来,昆仑山也会化为灰烬。精绝人,一旦开战,无论你们上天入地,都将无处可逃。”欧伦依腾地站起,目光凛冽,喝道:“滚走吧,趁精绝人的怒火还未燃烧起来,安吉纳你快逃命吧。”他白须四散,身躯高大仿佛身后耸峙的昆仑大山,神威凛凛,气势逼人。

    安吉纳为他一喝,情不自禁退了半步,咬牙一哼,拂袖便走,忽听有人叫道:“慢着!”只见捷苏一手按刀,拦住去路,安吉纳冷冷道:“你要做什么?”捷苏道:“安吉纳,我们围猎野马时,你偷袭过我们的营地吗?”安吉纳冷笑道:“那又怎样?”捷苏面色一沉,喝道:“那么拔刀吧!”安吉纳冷笑不语,捷苏又跨上一步,马刀带起一股疾风,咻地劈出,安吉纳不料他真敢动手,仓惶后退,身旁三名手下拔刀护卫,捷苏刀锋一侧,铮铮数响,对方两把钢刀尽遭截断,捷苏举刀横推,血花四绽,两颗人头张口怒目,跳在半空。

    剩下一人身子低矮,绕到捷苏身后,暴喝一声,挥刀猛斩,捷苏头也不会,斜下回肘,当得一声,刀柄撞在那人刀侧,那人虎口一麻,钢刀嗖地弹回,劈中额角,当即毙命。

    安吉纳怒叱一声,绰刀扑上,捷苏刀势倏沉,二人刀锋相交,安吉纳钢刀又复折断,捷苏挥刀上掠,安吉纳凄叫一声,捂着左耳腾腾腾倒退三步,指缝间血如泉涌。捷苏挑起地上半只耳朵,冷笑道:“留下你的右耳,听你大汗的教训。这只左耳,花斑豹若有本事,就让他来取吧。”安吉纳眼光怨毒,死盯着捷苏的马刀,忽地点头道:“刀法很好,但不及刀好!精绝的刀剑果然锋利得很。”捷苏听出嘲讽之意,下巴微扬,傲然道:“你要换刀再斗吗?”安吉纳冷笑道:“机会多的是。”不顾耳畔血流如注,跳上一匹马,得得得去得远了。精绝人瞧他去远,发出如雷欢声。梁萧暗自赞许:“精绝族人虽不多,活得却挺硬气。”

    却见欧伦依手一挥,众皆肃静,欧伦依沉思片刻,问道:“铁哲,你说,现在该怎么办?"铁哲摇头道:”不能战!只能逃!“众人一片哗然。捷苏极是不满,叫道:”为什么要逃?精绝的战马能把蒙古马远远抛开,精绝的战士也不比蒙古人差!“铁哲盯着欧伦依,一言不发。

    欧伦依叹道:“不错,我们的战士不比蒙古人差,但能出战的男人有多少?三千不到!还要留人照拂妇幼老弱呢!花斑豹的昆仑大营铁骑三万,能征惯战。真打起来,我们赢得了吗?”精绝人闻言,纷纷露出沮丧神色。欧伦依道:“好了,今夜大家火速收拾,明日启程,撤往剑谷。”精绝人听到最后两字,尽皆流露出古怪神色。梁萧正自奇怪,忽听风怜低声道:“剑谷是昆仑山中一个险要地方,精绝人在那里躲过好几次。”

    梁萧回头望去,见她双目红肿,睫毛上尤自挂着泪珠,不由叹道:“方才的事,别放在心上。”风怜紧咬朱唇,恨声道:“他再碰我一次,我就杀了他。”转身跨上身旁的火流星,忽喇喇向营外驰去。梁萧叫道:“你去哪里?”风怜却不答应。梁萧见众人无暇理会这边,只怕风怜孤身遇险,便牵过一匹骏马,随后赶上。二人一前一后,在月光下驰骋。风怜见梁萧跟来,按辔徐行。梁萧催马赶上,默然相随。

    两人并辔驰了一阵,前方出现一座小丘,月正当空,在丘顶泻了一层银砂,白亮晃眼。风怜促马上丘,落马坐下,梁萧将马留在山下,步上丘顶,说道:“明日就要启程,不去收拾行装吗?”风怜小嘴一撅,道:“有姊妹们张罗,才不用我操心。”梁萧笑道:“原来你是个不爱做事的懒女孩儿。”风怜急道:“才不是,我打三岁就帮阿妈挤牛奶,照拂小羊羔儿,精绝人中,我羊毛剪得最快,衣衫也织得最好。我只是不想留在那儿,就怕呆上一刻,捷苏又来罗唣。”梁萧道:“我瞧他武艺很好,也有英雄气概。”风怜怒道:“你还帮他说话!”梁萧不好分辩,仰天笑道:“今天月色却好。”风怜瞥他一眼,嗔道:“你这个大滑头儿。哼,他再敢那样对我,我一定杀了他。”说着从怀里取出一把银亮的小匕首,在梁萧眼前比划,梁萧向后一缩,道:“这是做什么?”风怜见他假意露出惊惶神色,忍俊不禁,笑道:“这是我们精绝女子守护贞洁的东西,要么刺死污辱你的敌人,要么刺死自己。”梁萧道:“那我还是躲远些。”风怜奇道:“你又没对我无礼,为什么要躲得远些?”梁萧见她神色间全无矫饰,不禁忖道:“这女孩儿心性无瑕,出乎天然,我可不能再图口舌之快。”当下笑了笑,不再多言。

    两人并肩静坐,瞧着一钩残月,满天星斗,耳边微风飒飒,清凉如水,一时身心俱寂,好半晌,梁萧叹道:“男欢女爱也不可强求,你不爱捷苏,该对他说明白才对。”风怜撇嘴道:“他比牛还笨,听不懂人话。”转眼望着梁萧,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一股莫名情愫,一时双颊发烫,心跳转沉。乱迷间,忽见梁萧直起身来,神色专注,侧耳倾听,半晌道:“人数不少啊。”风怜奇道:“什么人?”梁萧道:“大约是蒙古人。”

    风怜一惊,梁萧皱眉道:“但愿我猜得不对,要么可是大事。”他跳上马背,疾驰而出,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不一阵,忽听远处蹄声渐响,梁萧乘马自黑暗里钻将出来,飞至丘下,高叫道:“是蒙古骑兵,快快回去。”

    话未说完,坐下骏马一颠,瘫在地上,腿腹之间,插了数支羽箭。风怜花容失色,飞也似跨上火流星,将梁萧援上,梁萧揽住她纤纤细腰,振缓疾行。火流星奋蹄狂奔,顷刻间将追兵远远抛下,箭一般冲人精绝大营。众人正自收拾行装,听得消息,不由得目瞪口呆。

    捷苏叫道:“绝无可能,蒙古人若要进攻,怎会派使者过来?”梁萧道:“兵不厌诈!这是蒙古惯用之伎,先派使者麻痹敌手,而后趁夜奔袭,无往不胜。”捷苏还要辩驳,欧伦依大手一挥,决然道:“西昆仑说得极是,捷苏,你召集人马挡他一阵,老弱妇孺,全随我退上北坡。”

    蒙古大军行踪泄漏,索性大张旗鼓,举火行军,数千只火把汹涌而来,烛得天地皆白。捷苏仓促统军出击,尚未逼近,蒙古人箭矢密集,精绝战士纷纷落马,捷苏抵挡不住,且战且退,退回山坡,近千战士已折了一半。蒙古人初战告捷,气势如虹,一路喊杀而来,欧伦依指挥众人在坡上支起铁盾,盾后设弓箭手,以弓箭射住阵脚,蒙古骑兵冲杀数次,皆被击退。

    两军相持一夜,山坡上下死尸累积,青青牧草染成血红。黎明时分,曙光初现,铁哲瞧出蒙军显露疲态,下令精绝骑兵换上铁盔铁甲,骑上从马,马身也披满甲胄。欧伦依挥鞭一指,两千铁骑呼啸而下,蒙古人举弓相射,射中精钢甲胄,箭镞尽折,铁哲恃弓强矛利,霎时间,将蒙古军阵冲崩一角,直透阵心,数千蒙古军将其团团围住,铁哲率军穿梭不定,反复冲击,却如滚水穿冰,融开一层,还有一层,两军彼此绞杀,一时难分胜负。

    激战半个时辰,捷苏又聚集二百精骑冲下山坡,与铁哲内外夹击,蒙古骑兵抵挡不住,军阵渐有溃乱之像,欧伦依喜上眉梢,欢然叫道:“孩子们胜啦!”精绝人齐声高呼,给战士助威打气。

    梁萧伫马欧伦依身后,瞧着血流遍地,耳听人马惨嘶,不知为何,只有说不出的憎恶,但觉蒙古人胜了,也无可悲之处,精绝人占了上风,也不值丝毫欢喜,只寻思道:“谁胜谁败,都不过在长草间留下几堆白骨罢了,百年之。后,这些尸骨还能分出敌友么?”想到这里,万念俱灰。

    这时间,东方烟尘忽起,原野尽头出现一队人马,其势不下万人,衣甲鲜明,赫然蒙军装束。精绝人在坡上瞧见,欢声渐稀,一个个呆若木鸡。蒙军见援军抵达,士气大振,重又扎住阵脚。欧伦依稍一闭目,蓦地睁开道:“精绝人,事到如今,还能退却吗?”众人一愣,齐声叫道:“不能!”欧伦依扯散如雪白发,将长矛高举过顶,高叫道:“投降者终身受尽屈辱,奋战者死也永享自由。精绝人,无论男女,不管老少,但凡能够骑马引弓,都随我来!”他促马突出,奔下山坡,手起矛落,将一名蒙古骑兵搠于马下。

    精绝人见老族长亲自出战,敌忾之心大起,不论白发老者,还是稚嫩少年,挽起弓矛,纷纷驰下山坡,一时碧血横飞,战事更趋惨烈。蒙古援军尚未奔近,忽地兵分两路,两翼包抄而来,分明是要截断精绝骑兵的退路,围而歼之。风怜见状,召集二百个会骑马射箭的年轻女子,结成一支女军。女孩子们跨上战马,望着血腥战场,个别胆量小的,已低声啜泣起来,这哭声仿佛瘟疫,传染奇快,刹那间,老弱妇孺相拥而哭,响遍山坡。风怜想要呵斥,但话未出口,却早已哽咽了,转眼瞧瞧梁萧,却见他两眼望天,无动于衷,不觉心中冷透:“我当他是个了不起的好汉,不想事到临头,却只是个贪生怕死的懦夫!”想到此处,伸袖狠狠一抹眼泪,正要促马冲下,忽听听梁萧道:“风怜,你留下!”

    风怜不及转念,已被揽下马来,梁萧翻身跨上火流星,向众人道:“你们守住山坡,不让蒙古人上前一步,做得到吗?”众人呆住,风怜见他神色有异,心中惊疑,急道:“山下呢,山下怎么办?”梁萧眉一扬,朗声道:“交与我便是!”他凝视山下战场,又望望身后妇孺老幼,蓦地一股热血涌上来:“人生一世,草长一秋,我梁萧百劫之身,早已活得够了,若将性命送在这里,却也不枉。”蓦地抄起一张挡箭铁盾,突入蒙军阵中,一名蒙军觑见,不及放箭,火流星来如闪电,早已奔近,梁萧迎面一盾,将他连人带马,打成一团肉饼。一名百夫长见状挺矛来刺,梁萧拧住矛杆,神力进发,那百夫长心口如遭雷击,矛尾前心贯人,后心透出,在他身上扎了个透明窟窿,其势不止,径向前飞,梁萧马不停蹄,抢到他身后,扣住矛身,向外一抽,血雨纷飞,那百夫长犹如一堆软泥,瘫在马上。

    梁萧人如虎猛,马似龙惊,突人蒙军阵中,左挡右刺,东驰西突,手下无有一合之将,势若一道火光,将蒙古军阵剖成两半,直抵阵后,方要纵马杀回,忽见前方援军阵中帅旗高张,旗下一人精赤上身,豹头虎目,体格格外强壮,前胸后背布满了铜钱状纹身,乍眼瞧去,便如一头蓄满精力的金钱大豹,挥鞭指使,气度迥异。梁萧忖道:“这人就是传言中的‘花斑豹’了?”忽地催马,直向帅旗冲去。

    花斑豹本名阿鲁台,是窝阔台汗海都义子,镇守昆仑南北,骁勇绝伦,能生裂熊罴,号称昆仑山下第一条好汉。此公有桩怪癖,无论春夏秋冬,打仗与否,从来不着片甲寸缕,只露出遍体豹纹,故而人称“花斑豹”。他虽不被衣甲,但身经百战,斩将夺旗,从未伤过,武艺十分惊人。此时瞧得梁萧透阵而出,甚感骇异,喝令放箭。梁萧盾牌挥舞,将乱箭一一荡开。火流星脚力更是惊人,蒙军一轮箭罢,第二支箭犹未上弦,它已冲至帅旗之下。

    花斑豹不料对手来得如此迅疾,大感吃惊,但他久经战阵,对此强敌,也是夷然无惧,绰起大刀,疾喝一声,如风劈出,梁萧举盾一挡,铁盾敌不住花斑豹势大力沉,顿被砍成两片。花斑豹趁势下推,斩向梁萧头颈,梁萧眼疾手快,将刀杆攥住,两人发力一拧,刀杆喀喇折成两段。花斑豹虎口进裂,鲜血长流,半个身子俱都麻痹,忽地眼前一花,咽喉剧痛,早被梁萧一矛贯穿。梁萧大喝一声,将这蒙古大将挑在矛尖之上,高高举了起来。

    主帅一合丧命,蒙人三军震怖。梁萧摇动长矛,杀入敌阵,花斑豹尸身纹满豹纹,挂在矛尖上分外惹眼,惊得蒙古人斗志尽丧,精绝人则士气倍增,交锋数合,蒙军再也抵挡不住,吹起收兵号角,向后退却,梁萧一马当先,赶上冲杀。火流星遇上战阵,兴奋异常,纵声嘶鸣,马群得闻鸣声,不论伤疲残跛,纷纷挣起,紧随其后,竟不须精绝骑手驾御。如此一来,梁萧本已是无敌统帅,火流星又有号令万马之能,一人一马配合无间,统领精绝铁骑,势若掣电行云,追亡逐北,杀得蒙古大军伏尸三百余里,两万骑兵几乎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