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栗夏记

第28章

更新时间:2022-05-10   本书阅读量:

    朗晓脸色死白,那人竟是倪家的孙女,越家的孙媳妇?听说当年赫赫风云的宁家卡纳一夜之间摧枯拉朽地倒塌,与她和她身边人有莫大的关系。

    台下议论纷纷了。

    “除此之外,”栗夏瞟一眼门口的千贤,定定道,“我刚才接到消息,郎氏旗下的喜碧饮料被爆出食品安全威胁。各位股东,把栗氏交给他,不是跟着信誉受损?”

    这话更是引起轩然大波。

    朗晓倒镇定,冷冷一笑:“栗夏,做事要有凭”

    话没说完,千贤把门一拉,大批的记者涌了进来,全往朗晓跟前扑:

    “《经济晨刊》爆出郎氏默许经销商修改生产日期,请问作何解释?”

    “这次有这么多的证据,请问你们把消费者安全放在哪个位置?”

    就连傅思蓝和傅忆蓝也全全被围住:

    “修改日期是你们自己的主意还是郎氏的指示?”

    “食品安全风声鹤唳的今天,如此顶风作案,你们有没有把法律道德放在眼里?”

    “郎氏和傅家是多年的合作伙伴,这次危机是有合谋的吗?”

    现场顿时一片混乱,股东们全傻了眼。

    栗夏慢悠悠走下台,坐进椅子里,歪头微笑。

    chapter32

    栗夏没请保安来,所以现场一片混乱。

    记者们把朗晓傅思蓝傅忆蓝三人围得水泄不通,镁光灯嚓嚓闪,问题尖刻刁钻。

    朗晓被记者推搡着,满腔怒气却只能极力克制:

    “我还没收到消息,但郎氏从来都严格把握食品安全这道关,等回去调查了再澄清谣言,给大家一个满意的回复。”

    如此官方的回答不能让刁钻的记者满意,一时间甚至有人直接痛斥朗晓冷酷无情,商家无德。朗晓还没在公共场合受过这种侮辱,却也不能对记者发火,他也知记者这么放进来肯定是栗夏捣鬼,可现在只能憋着尽快离开。

    记者也一窝蜂追着朗晓他们下楼去了。

    一群人风卷残云地走了,只剩几张白纸在地上打转。

    栗夏靠着椅背,皮笑肉不笑:“现在还要投票吗?”

    众人不语。

    栗夏又笑:“还是在场另外有人想竞争我这个位置?”

    又是不语。

    掐着时间点的巧事?谁都看得出来是这小丫头捣的鬼。看上去天真烂漫笑嘻嘻,竟然来食品安全这一遭,狠呐!

    所有人都莫名生出一股寒意。

    栗夏收了笑容,手中的文件夹不轻不重地摔在会议桌上,“啪”的一声死寂。她目光凌厉,从在场之人的脸上一个个划过,话里透着冬日的凉:

    “江叔叔,我记得你以前是栗氏的运营部工程师,有一年鬼迷心窍玩□,欠下一屁股的债闹得差点妻离子散,还是我妈给你预支两年工资,又请心理辅导师帮你戒瘾。对吧?”

    姓江的人微微低下头。

    栗夏目光一转,“陈大哥,两年前你休假出游被车撞到,栗氏还另给你好几万安慰金?”

    几句话说下来,在场的都变了脸色。

    “说起来在座的每一位都和栗氏交情深厚,”栗夏轻叹一声,“都说商人重利轻情,我是新手,你们不相信我也情有可原。可至少我一步步走来让你们看到了我的能力。你们选择熟视无睹,没关系。只不过下次有谁还想闹腾什么,最好先考虑清楚。不要像郎家和傅家光顾着眼前,后院着了火都不知。”

    鸦雀无声。

    栗夏慢悠悠起身,忽而又笑:“当然,我还年轻,以后的工作还需要各位前辈多多指教呢!”说着,端端正正鞠了个躬,惊得所有人不自在。

    “散会吧!”栗夏转身出去了。

    回到办公室立刻上网看新闻,晨刊的那篇专题报道《食品之殇——记郎氏喜碧日期造假案》列举了近期的好几宗案件,最大篇幅的还是郎氏。

    这块领域一直是容易引起消费者愤慨的重灾区。不到一小时,全国各地留言上千条:

    “黑心商家就该去坐牢!”

    “ZF吃/屎的什么都不管,给官员手里塞点钱了事!”

    “国家越打越严,还是层出不穷,有没有人管了,不管老子去打砸!”

    栗夏随意浏览了一眼评论,又重新看报道,都是她预想中的内容,她要找的是啊,蓝欣的名字。

    出事那个时间段管傅蓝商厦的是蓝欣,这件事她绝对脱不了关系。既然如此,帮傅家把蓝欣踢出来顶着,不是很好?所以,给冰沁集团消息时,栗夏特意补了句,请务必让罪魁祸首蓝欣见诸报端。

    傅家自上次奸/情曝光,早就觉得蓝欣是块烫手山芋,这下刚好成了契机,傅家一定会不遗余力让蓝欣顶上去。

    可蓝欣那么狡猾的女人,哪会那么好对付?

    又有好戏看喽,栗夏心满意足地关闭了网页。

    可此刻的另外几人坐在车里看手机报道,就没那么淡定了!

    朗晓看了新闻才知对手是有备而来。

    郎氏饮料去年的产品批号有“断档”,2、3和10、11月份;今年只有一档5、6月份。这更加证明今年2、3月份的产品全是去年的过期货。

    纵使是朗晓,也看得心惊胆战,差点儿砸了手机,对车内的另外两人吼:“你们家办的什么事?早就提醒你们栗氏转手了,赶紧把货调回傅家仓库去。结果呢!这回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收场!”

    傅忆蓝毕竟实战经验不足,也有些慌:“谁都没想到她突然就拿了股份和经营权啊?那么多的其他商品,哪那么快运得完?再说我们想着有那张支票,栗氏会跳票的?没想到,”她狠狠咬牙,没想到竟相安无事。

    脚趾头想都知道倪家放了栗夏一马,一而再再而三地延期,除了倪珞,傅忆蓝真想不到栗夏还有什么办法能让倪家延期。

    以前只是怀疑,现在想想,绝对是真搅在一起了。

    她恨得牙痒,自从上次栗夏爆出傅家的丑事后,就连平时和她家底相当她瞧不上眼的男人都一改往日的殷勤,全都避之不及。

    傅家名声臭烂了,门当户对都困难,哪里还能想高攀。

    偏偏栗夏,和傅鑫仁脱离关系,独自肩负拯救栗氏的重任,过得风生水起。怎么叫她不恨?

    她越想越窝火,郎晓却已冷静下来:

    “这次的事,郎氏没有任何责任,回去做公开声明时,我会说我们对经销商的行为毫不知情。所以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吧!”

    傅忆蓝惊怔:“你怎么能这样?”

    “没你的责任?”傅思蓝冷哼一声,“你那边不管宣传,把目标定得那么高,压力全推在销售终端上。为了提高业绩,把大于市场容量的货物统统甩给我们。你的账面上货是销出去了,可实际根本没有消费,全存在渠道的库房里。套了我们的钱,还大量压货,经销商早就负荷不了。”

    “我之前就提醒过你,”傅思蓝越说越冷,“像你这样和冰沁拼,追求短期销售业绩和指标,往渠道内强性压货,迟早会透支。你不听,这下好了,得不偿失了。”

    朗晓也没办法,和冰沁一场官司回收喜碧品牌后,必须抢占渠道资源提前完成业绩,压货是势不可挡。反正吃亏的也是经销商,所以他并没在意。

    听了傅思蓝一番控诉,他也不恼,却斜眼一笑:“傅思蓝,你知道这个时候,不要把我们家扯进去,是最好的方法。”

    傅思蓝闭嘴了了。

    虽然憋气,可郎晓说的是事实。事情已经闹出来,还是在傅家起的头,傅家是怎么都逃不过一场危机了。无论自己擅修日期或是按照厂商的指令修改,都是违背商业道德,拖不拖郎家下水都是一样的后果。

    为了长远利益,还真不能把郎家这个长期的合作伙伴拖下水。

    傅忆蓝也明白这个道理,默了默说:“我们知道,所以,也请你帮忙想想怎么让傅家从这次危机里脱身!”

    郎晓手指滑动着手机荧幕,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发生这事的时候,管事的人不是你们姐妹俩,再说你家的性丑/闻闹得那么丢脸,难道不想彻底和她划清关系?”

    意思再明显不过,让蓝欣承担。

    姐妹俩同时一怔,几乎是异口同声:

    “可以!”

    “不行!”

    而此刻,风口浪尖上的蓝欣正在城市的另一端,享受着另一种层次的“风口浪尖”。她和傅鑫仁好些天不见,这次好不容易私交到一起,难免狠狠一通翻云覆雨。

    傅鑫仁自从奸/情被踢爆,蓝玉每每学习各种性感床戏来招他,可画虎不成反类犬,弄得他恹恹不得趣,蓝玉便骂他心被狐狸精勾走。

    每次好意变成吵架收场,夫妻倆直接分房睡了。以前蓝玉温柔软弱时,傅鑫仁还偶尔宽慰,现在她抓到他的错处完全硬气了,他极不喜欢,愈来愈觉得还是蓝欣好。

    就像现在,他恨不得拱进蓝欣的身体里不出来。

    两人挥汗如雨完后,蓝欣转身从抽屉里扔了一沓相片给他,竟是蓝玉和简南律师的一系列亲密照,甚至酒店照。

    傅鑫仁怔住,反应不过来,那个小绵羊一样的老婆,出轨了?

    蓝欣笑:“看见没,这就是你老婆最近冷落你的原因,人家有姘头了。或许还把在你身上没用出去的各种招式都用在简律师身上了呢!”

    这话说得奇怪,傅鑫仁浑身一抖:“简南是你的人。你,是你设计的?”

    蓝欣幽幽一笑,魅得像蛇:“你们一家人把我排除在外,我当然要准备点儿东西防身。比如这次危机,你和她离婚好好处理还行,可要是敢拿我做替罪羊,呵,除了简律师,你又怎么不知我还有更多的把柄?”

    这女人从来只对对手阴狠,这次用在他头上,只觉浑身恶寒:“和她离婚,哪里能解决问题?”

    “当然不能解决,但你和她离婚,我就会帮你想办法。当然,你要是敢和我对立,就别怪我下手狠。”

    傅鑫仁又是一抖。

    蓝欣打完脸给颗糖,笑嘻嘻缠上他的脖子:“这么多年的相处,我和她哪个好,你不知道?再说,栗氏那些股份,还是我委托给你两个女儿的,不是比她们亲妈还好?你们要是不领情,我可就收回来了。”

    之前傅鑫仁还犹豫,可这句事关钱途,不能含糊。

    他立刻答应下来,事情交给蓝欣处理,他反倒放心,又是一次震床板后,他更加放心坚定地回家,要拿这些照片向蓝玉问罪,离婚。

    可一回家,三个女人正襟危坐,傅鑫仁还来不及开口,傅忆蓝便说:“我们商量决定了,明天的发布会把所有责任推在小姨身上。”

    傅鑫仁虽料到家里人会这么想,却没料到由她说出口:“忆蓝,你小姨待你,不薄啊。”

    傅忆蓝没有一丝动容:“那又能怎么样,这次的问题,郎氏不会出面,我们只能自己担着。推她出去是最好的方法。”

    他陡然觉得这女儿陌生得可怕,心里对这个家莫名生出厌倦,又看傅思蓝:“你的想法呢?”

    傅思蓝平静道:“小姨没那么容易对付,你咬她一口她还你十口。我不赞同。”傅鑫仁略感欣慰,可她话没说完,“但妈妈说有办法。”

    他更诧异,这没用的女人有什么办法,不禁心带怒气,“啪”地把那叠相片甩出去:“先说这个,你居然和我的律师搞在一起?我要和你离婚!”

    蓝玉却一点不惊讶,也掏出一叠照片甩上去:“离婚了和她结婚吗?”

    傅鑫仁定睛一看,差点儿没气绝。他的蓝欣各种姿势和简南律师在床上桌上地上各种做,离他最近的一张,蓝欣甚至丁字裤都没脱就撅着大屁股让别人的老二进进出出。

    热血直往头上涌,蓝玉的出轨都不及这个叫他愤怒。

    他不拿蓝玉当妻子,却把蓝欣当知己情人,他最*她在床上的一切,怎么会想到她在自己面前的一切风骚全给别的男人品味了一番?

    蓝玉见傅鑫仁震得都蒙了神,才知他对蓝欣确有感情,心里又妒又恨,刻薄道:“这下好了,你的女人全在别人身下叫/床了?”

    傅忆蓝巍然不动,傅思蓝扶额。

    傅鑫仁老脸成了猪肝色,一句话说不出。

    蓝玉又笑:“我和简律师一起也是为了拿照片威胁他,让他帮忙对付蓝欣。为这个家做贡献,你不用谢我。”

    这女人真是蠢得可以!傅鑫仁无奈,却也不能说你和简律师搞在一起是蓝欣的设计啊,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话:

    “女儿的栗氏股份是她的,她不出事,又没别的亲人,自然会留给女儿。可惹了她,随时都能收回去。现在栗氏解除了跳票危机,知道那些股份值多少钱吗?”

    蓝玉微笑着扬扬眉毛,摸开手机屏幕,见还在录音,安心了。

    傅思蓝垂着眸不说话,她也对小姨有感情,可傅蓝商厦也必须要保住。

    傅忆蓝却很轻松:“爸,没关系,我们和简南律师一起,把她打压下去关她坐牢。就算她想请律师处理她的财产,简律师也会帮我们伪造资料骗她。”

    傅思蓝直接起身离开了。

    傅鑫仁内心斗争得额头出了汗,傅忆蓝又慢悠悠地催促:“爸,上次的□曝光,你和小姨这辈子都是不能在一起的,不然你一个一个地换小三,可要千夫所指了。而且你想把奶奶气死吗?”